<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端倪(一)
        段凌看兰芷一眼,但笑不语。兰芷见他不愿回答,便也不勉强。这么又行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无相寺。

         无相寺人声喧嚣,兰芷站在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下,看着满树的香囊,忽然忆起她曾帮中原细作偷传消息。那香囊后来出现在了段凌屋中,兰芷猜测是无相寺的接应出了问题,却一直没有向段凌求证。现下既然想起,她便趁无人注意,朝段凌道:“哥,你是怎么找到我扔去树上的香囊?”

         段凌这回倒是爽快答话了:“我派人在此盯梢,发现有一中原长工借打扫之便,去树上取下了一个香囊。”

         虽然兰芷对此早有预期,可亲耳听到,却依旧不是滋味:她出于好意的插手,竟是又导致了一个人身陷囹圄、受尽折磨。她低声问:“那中原长工被抓起来了?”

         她的声音沉闷,段凌以为她在担心:“现下知道后怕了?”他悠悠道:“放心,牵扯不到你。他一取下香囊,我便让人杀了他。”

         兰芷停下脚步,心中一时震惊:不过是取下香囊,段凌却不加审问将人诛杀,他就不怕杀错人么?

         段凌抬头看菩提树,又扫视周围人群:“哎,怎么又说到打打杀杀的事情上来了。”他朝兰芷一笑:“这可不是好兆头。今年我若是走了背运,你得负责。”

         四周笑颜围绕,可段凌看着人群时,眸色一片清冷,唯独看着兰芷时,眸中才有暖意浮现。没来由的,兰芷忽然想起她砍断络腮胡手后,段凌浅笑着要将她赶出军营的模样,却又忆起雪夜里,昏黄烛光勾勒出的男人宽厚的肩背,一时觉得面前的人有些陌生:仿佛段凌身体里,藏着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般。

         只是,即便他不是自己心中的那副模样,又如何呢?兰芷一声暗叹:他们俩是一个家族最后的幸存者,单凭这分关系,便是旁人不能比,更何况,段凌还毫无保留地待她好。

         想来纳兰家族被屠,独段凌一人忍辱负重活了下来,后又帮着宇元皇上弑父篡位,行事手段定然不会温和。现下他宁愿背负错杀的罪孽,也不过是因为想要保护自己。兰芷想,人总该知道好歹,便是段凌是个恶人,她也不介怀了。

         兰芷没有对中原长工之死置一词,她只是捐了些钱,在无相寺偏殿里添了两盏油灯,便当做那中原细作和中原长工的牌位。添油之时,她不让段凌跟随,毕竟段凌是凶手,任他出现在死者牌位前,实在不敬。她点燃香烛躬身拜下,身旁却行来了一人,跪去了蒲垫上叩拜。

         兰芷弯腰时,余光扫了那人一眼。是名中原男子,个头不高,身穿玄色锦袍,黑发如墨披散,气质是难得一见的清逸。他的脸上带着傩舞用的面具,看着像是前殿表演傩舞的戏子。

         兰芷将香烛插去香炉中,男子也正巧叩首毕。他站起身,行去油灯边添香油,经过兰芷身旁时站定,朝她躬身一礼:“大人。”他直起身,面具下的一双眼睛亦如墨染,声音低沉悦耳:“您来给家人祈福么?”

         兰芷倒不意外他与自己搭话,只因中原人大多友好,陌生人在外遇到,也会相互寒暄几句。她回了一礼,答道:“不是家人,只是两位……”她犹豫片刻,措辞道:“有缘人。”

         那男子便点点头,狭长的凤眼弯起,似乎是笑了:“能做大人的有缘人,定然是有福之人。”

         兰芷心知这只是普通的恭维之语,可许是今日段凌带给她的意外接二连三,让她忽然有了些倾诉*,她竟是一声轻叹:“不……是我亏欠他俩。”

         男子似乎也不料兰芷会接他的话,一时不知如何应答。他将香油添入灯盏中,转了话头:“这两盏灯是我为父母点的。中原人与大人你们的习俗不同,燃灯不是为健在的亲友祈福,而是为故去的亲友指路。中原人认为魂魄可以附于灯芯之上,若是为死去的人燃上一盏油灯,他们便能时不时回来探望。”

         兰芷自是知晓这习俗,安静点头以示回应。却见那男子又往第三盏油灯中添入香油:“这盏灯是为我自己点的。从中原来到这里,变化天翻地覆,有时难免迷茫,我便为自己点了这盏灯,时不时来此看看,提醒自己,莫忘初心。”

         兰芷忍不住再看男子一眼:倒是个有趣的人。她微微一笑,欠身告辞,跨出门槛时,见到段凌站在小路边,正朝自己看。

         兰芷行去他身旁:“我们回吧。”段凌却只是看着她身后。兰芷扭头回望,便见到中原男子也出了偏殿。那人经过兰芷与段凌身边时,谦卑朝两人行礼。段凌没有表情看他,并不回应,待他行了几步后,却开口道:“站住。”

         男子停步。段凌冷声道:“转过来,把你的面具摘下。”

         兰芷颇有些意外。段凌盯着男子的背影:“傩舞表演已经结束,这里又不是戏台,你为何还要戴面具?还有,你的戏班已经下山离开,你却为何还留在这里?”

         兰芷扭头去看男子。却见男子朝着两人侧过身,果真将脸上的面具取下。入目是一张被火毁坏的脸,狰狞可怖。男子似乎是笑了笑,面部的伤疤翻滚蠕动:“大人,我并非表演傩舞的戏子,却一直带着面具外出,便是因为面目丑陋,不愿惊吓了他人。”

         段凌仔细盯着他的脸,确认那伤疤不是作伪,这才一声轻哼,朝兰芷道:“行了,走吧。”越过男子离去。

         兰芷待行了一段路,方才问段凌:“哥哥,刚刚那个中原男子……有问题吗?”

         段凌答得没有迟疑:“没问题。”

         兰芷一愣:“那你为何逼他拿下面具?”

         段凌歪头,朝她眨眨眼:“因为你和他说了两句话,我见了不顺心,自然也要让他不顺心。”

         兰芷:“……”

         这日直至傍晚时分,段凌要进宫当值,两人方才分别。时间略有富余,段凌绕道回了府,传唤一心腹前来。此人名唤童高,是隐退的江湖剑客,为人甚寡言,办事却意外牢靠。多年前被段凌收入麾下,养在府中,专为他做那见不得人的暗杀。

         童高见到段凌,面部表情没有波动,只是点头以示礼貌。段凌简单吩咐道:“虎威卫女兵营,袁巧巧。”

         虽然应允了兰芷,但段凌根本没有放弃杀袁巧巧。司扬便罢,这个女人是出了名的功利,将仕途看得更重过性命,他相信她为着自己的前程,也不会冒险触怒自己。既如此,那看在兰芷的份上放她一码,也不是不可以。可袁巧巧却是个行事冲动不循常理的人,他没法控制风险,便不能留她在兰芷身边。

         童高听言,一脸木然:“时间?”

         段凌一时犹豫。他今日方答应兰芷不杀司扬和袁巧巧,若是动手太早,定要惹来兰芷怀疑。但任袁巧巧活在兰芷身边,哪怕只是一日,他都无法安心。遂叹道:“尽快吧。”

         童高应是离去。段凌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道:他出尔反尔,兰芷若是知道了,会生气吧?

         ——可再生气人也得杀啊,他绝对不容许她受到伤害。

         段凌抬手,揉了揉眉心:啧……这破事,糟心。

         却说,兰芷与段凌分别后,也没有回虎威卫,而是去了新凤院。杜怜雪已经应允兰芷戒掉玉丹髓,恰巧兰芷这几日夜晚都没有任务,便想陪陪她。

         杜怜雪果然是新凤院头牌,今日初一,她竟也没得休息,兰芷到时,她正在陪恩客。恩客是名中原人,兰芷不比他有钱,却胜在有虎威卫校尉这身份撑腰,遂从大堂一路闹去杜怜雪房中,踹破门闯进屋,将那恩客赶了出来。老鸨早就听说了昨夜的事,也不记得是否得罪过兰芷,掂量再三,还是睁一眼闭一眼没管,转头去安抚客人。

         杜怜雪的瘾症并不太重。按她的话说,自入了新凤院后,夜夜都要被男人弄个半死,难得有空闲悲秋伤春。也是因此,她戒玉丹髓不似兰芷曾经那般难熬。时是戌时中(20点),她洗了个澡,缩去床上吃干果,竟是很有精神。

         兰芷思前想后,还是告诉了她仇人已死的事实。杜怜雪听了,脸上的神情绝对谈不上开心。兰芷早知会如此:杜怜雪为了复仇,已然豁出一切,甚至自愿堕入风尘。可现下她的仇人却死了,死在她不知道的角落,死得与她没有半分关系。那些人甚至根本不知道,有个女孩抱着杀死他们的执念,悲苦而倔强地活着。

         兰芷找不出安慰的话语,只能默默陪她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杜怜雪终是重新捡起干果包,一颗一颗朝嘴里塞果脯。兰芷这才开了口:“你往后有什么打算?”

         杜怜雪动作一顿。仇人死了,再留在新凤院似乎没了意义,杜怜雪静默片刻,忽然将手中蜜枣递给兰芷。她看入兰芷的眼:“姐,进城那日你救了我的命,我还没有和你说谢谢。”

         兰芷不料她会提起过去的事,也不料她会突然分一颗蜜枣给自己,就好似要用这颗蜜枣报答她的恩情。她将杜怜雪的手推回:“不用谢。你吃吧。”

         杜怜雪笑了笑,果然将那枣子送回了自己口中。她慢慢咀嚼,许久方才将枣子咽下肚:“左右我也无事可做,便去帮你杀向劲修吧,也算是还了你的救命之恩。”

         饶是兰芷向来淡定,此时心中也是大惊!她眯起眼,声音也冷硬起来:“谁告诉你我要杀向劲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