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营救(三)
        苏明瑜脸上的脓包还未消,兰芷扶他坐起,又给他喂了几颗药:“殿下,你感觉怎样?”

         苏明瑜虚弱一笑:“无事,已经好多了。”

         兰芷又递给他一壶水:“你且休息片刻,一会到了接应处,还得骑马。”

         苏明瑜对着壶嘴喝了些水,听话闭眼休息。他好容易恢复些许,却感觉马车停下,还以为这就到接应处了,却见到一个青年男子进了车厢。

         兰芷显然认识这人,站起身道:“交给你了。”

         她转头出了车厢,上了一旁一辆一模一样的马车。此番计划虽然周详,却也有些无法遮掩的漏洞,若是被有心人发现仔细追查,刚刚那暗藏机关的马车便是实打实的证据,自是要首先换下。她赶回两仪庵,段凌还未发现她的离开。兰芷换上素衣布袍,领了一把锉刀,朝后殿行去。

         段凌正心无旁骛镌刻佛经,却感觉身边坐下了一个人,扭头看去,手中的锉刀便是一抖,一撇划了好长:“……阿芷?”

         兰芷轻轻“嗯”了一声,在他身旁坐下,也拿起手中锉刀刻字。段凌老半天才能问出一句:“不是说你要抄写佛经一个月么?”

         兰芷摇摇头:“我也是客人,住持师太怎会那般为难我。”

         段凌似乎不能理解这话的意思:“客人?”

         兰芷不出声,游龙走凤在墙壁上刻下一字。段凌追问道:“你不是出家了吗?”

         兰芷平静道:“住持师太不肯收我。她说我只是一时疲惫,尘缘却未尽。”

         段凌看着她光秃秃的头顶:“那你的头发?”

         兰芷偏头:“丑吗?”

         段凌只得否认:“我不是这个意思……”

         兰芷这才道:“我只说要剃发还愿,住持师太只得应允。”

         段凌定定看她,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原来你不是想抛下我。原来你说不想待在我身边,是骗我的。”

         兰芷微微垂眼:“不算骗你。知道自己怀孕前,我的确一直那么想”。

         段凌便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抬手搂住她的肩。兰芷也放下锉刀,靠在他的胸前。两人静静相拥,许久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段凌打破了沉默:“你又做了什么?”

         兰芷竟也不瞒他:“我把苏明瑜送出城了。”

         段凌并不惊讶,只是问:“怎么做到的?”

         兰芷便将计划和盘托出:“那夜欢迎宴上萧康刺杀苏明瑜,其实是一石四鸟之计。除了让我得以偷偷出外与人接头,还让蛊蝎初饮苏明瑜的血,又给了机会让使节挺身而出救主,降低了宇元的防备之心。更牵扯出了萧将军的灭门旧事,让今日的刺杀更可信……”

         她徐徐讲述,段凌听完,默然片刻:“你全都告诉我,就不怕我现下领人去追?”

         兰芷坐直身:“你要去吗?”

         段凌苦笑一声:“我若要去,你是不是就真要出家了?”

         兰芷摇头。她缓缓伸手,寻到段凌的手,与他五指相扣:“救出苏明瑜是元白的嘱托,我总要完成他的遗愿,往后才不至于心中不宁。”

         段凌一声叹息:“所以,我若不去,你便会原谅我吗?”

         这回,兰芷沉默了许久,久到段凌以为她不愿回答。他想起早上老尼说的话:“那扫地老尼是你们的人吧?”他的声音带着种掩饰不住的失落:“她说我逼得太紧了,这也是你的想法吗?”

         兰芷很快否认道:“不。”她抬起另一手,抚上段凌的脸:“我不想离开,却又没法安心留下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理由,让我可以说服自己与你厮守……”

         段凌抱紧兰芷,缓缓笑了出来:“好,好。有你这句话……不论往后发生什么,都值了。”

         兰芷却从段凌怀中挣出:“那便不等以后。苏明瑜两个月后便会策划继位,我们要在计划败露前,尽快安排好一切离开。”

         她还怕段凌会有异议,却不料段凌只是沉吟道:“一会任千户来送消息,我便下山去看看情况。只是,秋玉成定不会善罢甘休,此番离开怕是不会太平,你现下又怀有身孕……”

         兰芷心中大石落地:“不必担心,我还没那么娇气。”

         “真不料……”段凌一声长叹:“我们最终还是要走这一步。”他看入兰芷的眼:“你并非中原人,仅仅为任元白一句嘱托,便冒尽风险,最终亡命天涯,值得吗?”

         兰芷幽幽道:“或许……不单单是因为任元白的嘱托吧。我虽不是中原人,可中原却是养育我成长的土地,那里有让我午夜梦回的家。看到大家那么努力,我终是无法置身事外……”

         段凌便不再多说。他抚上兰芷的小腹,轻声道:“你知不知道,纳兰王还有一个传说,若非天命选定的纳兰一族最强者,是没法让纳兰王怀孕的。我娶你时,总有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担忧,害怕自己不是那个命定之人。”说到此,他露出一个微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怀孕了。”

         兰芷不知该对这个传说作何评价,遂笑道:“所以你就是那个命定之人。”

         段凌认真点头,又问:“你说,这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兰芷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腹:“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段凌毫不犹豫答话:“女孩。最好背上还长着尹罗花。”

         兰芷失笑:“我觉得我生不出背上有尹罗花的孩子……”

         段凌万分笃定道:“肯定可以,我们慢慢生,总有一个会是纳兰王。”他摸摸兰芷的肚子道:“只可惜,到时爹爹不能给你百名纳兰亲卫,只能尽力给你最好的……”

         兰芷微微垂首,额头贴上他的肩:“何需百名?今生有幸,得你一人足矣。”

         任元白死后这许久,兰芷终于能放下心结,与段凌互诉衷肠。两人在后殿轻声私语商量可能面临的逃亡,却听见殿外传来了喧嚣声。段凌以为是任千户来送消息了,与兰芷出外查看,却意外见到了三十余名羽林军。

         这些羽林军个个身着盔甲,腰悬佩剑,背挂□□,将殿门团团围住,颇有些严阵以待的意味。为首之人朝段凌躬身一礼:“秋大人奉圣上旨意,查探中原质子苏明瑜死亡一案,邀段大人回城相助。”

         谁也不料秋玉成竟是这么快得知了消息。段凌神色不变,兰芷却是不自觉抓住了他的手。段凌淡然道:“好,我去换身衣服。”

         众羽林军让开路。段凌带着兰芷去了后院,进了厢房。兰芷压低声道:“哥,你不能去。羽林军是圣上直属,怎么会有空管质子之死?定是那秋玉成发觉不对,还拿出了确实证据,圣上对你起了疑心,这才派来了羽林军……”

         她朝紧闭的房门看去,声音更低:“你此番进城凶多吉少,不如我们现下便逃!这两仪庵中还有数名中原人,是为了保护我留在这的,我们择机发难,他们定会配合……”

         段凌沉默脱下麻衣,去拿自己的外衫。兰芷所言他又怎会不知?此时拼力一搏的确有可能成功逃脱,可他不敢冒险。兰芷有孕在身,若是有个闪失……

         段凌穿好衣裳,将一脸凝重的兰芷搂进怀中:“宁逸院归我看守,苏明瑜逃脱,我的失察之罪却是逃不了。圣上想必是因此生气,这才派来了羽林军。他就是这种个性,倒是害你瞎担心。”

         兰芷不信:“我不觉得他是那种没轻没重的人。”

         段凌一笑:“你才见过他几次,对他的了解能有我多?”他低头在兰芷发上落下一吻:“别瞎想,我去看看情况,晚些便回来找你。”

         段凌跟着羽林军来到云来客栈,便见秋玉成正蹲在地上拨弄一具尸体。见到段凌出现,秋玉成咧嘴一笑:“哟,小凌凌,你来啦?”

         段凌行上前。不过几个时辰,“苏明瑜”的尸体便已经烂得见了骨头,段凌心中稍定,毕竟毁坏到这种程度,秋玉成也难下判断。他也蹲下,问道:“有什么收获没?”

         秋玉成便吃吃笑了起来:“你看他的手。”秋玉成用手中铁钳轻敲尸体的指骨,发出咚咚的响声:“你觉得声音听起来怎样?”

         这话问得莫名其妙,段凌却了解秋玉成,知道他这么问定是有原因。他从秋玉成手中拿过铁钳,自己敲了几下,立时觉察出了不对。秋玉成在旁看着,笑眯眯道:“很坚硬。”

         段凌将铁钳还给他:“对。”

         秋玉成又依样敲了敲尸体的腿骨:“那夜殿上,刺杀他的不过是个老头,他居然也逃得狼狈之极。”他看段凌一眼:“若不是小凌凌你及时出手相救,他怕是已经死了都不一定。这般身手,明显是不曾习武,怎么会有这么坚硬的骨头?”

         段凌心中暗叹:终究还是瞒不过。他问:“你觉得他被掉包了?”

         秋玉成伸手比了个八,口中却是道:“十成把握,他被掉包了。”

         段凌站起身,一声轻嗤:“就凭这骨头?你也太武断了些。”

         秋玉成也跟着站起:“怎么?小凌凌不同意我的观点?”

         段凌朝温泉行去:“圣上既然将此事交给了你,我便不多言了。”

         秋玉成追在他身后:“小凌凌别走啊!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段凌四下打量,寻找是否有遗留下的漏洞,心不在焉道:“我不想听。”

         秋玉成偏偏将脸凑到他眼前:“嘻嘻,你真不听么?这事还和你有关呢!”

         段凌一脸厌烦推开他:“滚!”

         秋玉成被骂了也不恼:“前段时间,我收到了一封血书……”

         段凌一凛,心中便是一声长叹:无怪圣上会怀疑他!

         段凌杀死司扬回到浩天城后,一直在暗中追查血书的下落,却没有消息。现下看来,那血书早就到了秋玉成手里!这人却现下才将血书拿出来,倒是会挑时机!

         秋玉成仔细打量段凌神色:“你猜猜是谁写的?”

         段凌不理他。秋玉成没等到答案,只好自己一拍手:“是虎威卫千户司扬写的!她前段时间不是失踪了么,大家还以为她在任务途中被杀害了。却没料到,她竟是给我送来一份血书,还说杀害她的凶手,就是你!”

         段凌看秋玉成一眼,一扯嘴角,以示对这个故事的不屑。秋玉成啧啧道:“你觉得她荒谬吧?我也觉得她荒谬啊!谁知道她还告诉了我一件更荒谬的事情,她说你是中原人的细作,那夜中原人大闹秋府,你也有参与!”

         段凌在客栈转完一圈,没有再发现其他漏洞,这才直面秋玉成:“你说完了?说完我就走了。”

         他扭头就走,秋玉成却没有再急着追上。段凌行到客栈门口,便被一众羽林军拦住了去路。为首之人板着脸道:“段大人去哪里?”

         段凌心中一沉:“我去哪里,难道还要请示你?”

         那人一板一眼道:“不敢。为方便办案,还请段大人到宁逸院暂住。”

         三十余名羽林军虎视眈眈盯着段凌,手都放在刀柄上,显然是提防他突然发难。段凌扫视众人一圈,偏头朝悠悠闲闲行来的秋玉成看去:“秋玉成,你这是要软禁我?就因为司扬说我是细作?”

         秋玉成哈哈大笑。段凌也跟着一声轻笑:“你也不想想,我若是中原人细作,以往那些行动你还能成功?”

         秋玉成摸着下巴点头:“嗯嗯,你说得有道理。可是——”他卖了个关子,见段凌不接话,这才继续道:“可是,我又一想啊,那些成功的合作都是兰芷出现前的事啊,兰芷出现后我们只合作过一次,结果怎样?细作首领死了,城中大乱,败得那叫一个惨哟!”

         段凌面无表情:“所以呢?”

         秋玉成压低声,凑到段凌身旁:“所以我便想,会不会兰芷才是中原细作,而你太过在意她,只得在旁协助呢?”

         段凌不辨情绪道:“你觉得我有这么蠢?”

         秋玉成连连摆手:“我当然觉得不会啊。可我家小凌凌哪都好,就是有一点死脑筋。我便想啊,若是小凌凌碰上了纳兰王呢?”他看着段凌,笑容愈大:“那可就说不准了。”

         两人互望。片刻,段凌目光萧杀道:“秋玉成,那夜宫中,你已经派人看过她的后背,还想怎样?”

         秋玉成丝毫不否认:“是啊,她背上啥都没有,我真是好失望!于是回府后,我便给中原的眼线写了封信,让他查探一二。结果前些日子他回复我,说秦安山新近研制出了一种药水,抹在身上,便能遮掩印记……”

         他一摊手:“怎么办呢小凌凌,我还是觉得,她就是纳兰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