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番外
        白韩国的乌城依山傍水,又是联通几国的交通要道,与宇元休战五年,早已恢复了元气,每逢初一十五集市,城中便熙熙攘攘。乌城的私塾坐落在远离街市的一角,橙黄橘绿的季节,秋风送来孩子朗朗的读书声,对衬着繁华的街市,颇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不远处的课室,一篇《弟子规》诵读过后,夫子开始讲解释义。这和谐的景象中,却突然出现了一声惊呼!有孩子惊慌大叫:“蛇!蛇!”

         夫子的声音顿住,片刻再度响起,却是微变了调:“莫慌!莫慌!不要乱跑!绕开它,走到门口来!”

         不过片刻,一个约莫四岁的孩子走到门口,像模像样指挥起来:“大家不要挤!阿浩,从你开始往后,一个个来。”

         孩子们倒是很听这小男娃的话,骚动立时平息,一个接一个走了出来。夫子松一口气,将课室门关上,赞许拍拍那小男娃的肩:“阿茂,我去找人来抓蛇,你把大伙带去偏堂找周教习。”

         阿茂仰头看夫子,大眼睛忽闪忽闪:“夫子,你打算去找钟伯吗?”

         夫子点头:“那是银环蛇,毒性剧烈,必须找钟伯来抓。一般人若是出个差错,可就没命了!”

         阿茂害怕拍拍胸口,却是道:“可今日是十五,钟伯一定去赶集了!”

         夫子闻言皱眉,倒是想起了这回事。阿茂揪住夫子的衣角,小脸难掩紧张:“夫子你别走,蛇这么危险,万一跑出来怎么办?不如你让我们回家吧。”他看周围的小孩们一眼,委委屈屈瘪瘪嘴:“呜,阿茂怕怕……”

         他这一哭可不好,周围的孩子们都跟着哭了起来。夫子年纪一大把,身子骨本来就不好,此时更是被吵得头晕脑胀,也没了办法,只得道:“好了好了,今日便不上课了,大家回家罢。”

         阿茂这才收了哭声,安排大伙回家。待众人离开,他行出学堂,还不忘朝夫子鞠躬道:“夫子我走了,那蛇有毒,你也小心啊。”

         夫子被这奶声奶气的关心戳得心里酥软,看着阿茂瓷娃娃一样的小脸蛋,不由撸着胡须欣慰暗叹:纳兰家的孩子可真懂事啊!

         纳兰茂离了学堂,便收了那副讨人怜爱的小模样。几个男孩还躲在巷外没离开,见到他出现,纷纷迎上前,七嘴八舌说了起来:“茂哥!你太厉害了!”“是啊,果然让夫子放了我们假!”“那蛇真那么毒吗?你怎么敢带着它?”

         纳兰茂学着父亲,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蠢材,我早让人拔了它的毒牙,否则哪敢揣在身上!”

         孩子们连连点头,一脸叹服。一个孩子兴奋问:“茂哥,那今日咱去哪玩?”

         纳兰茂大人模样摆摆手:“谁要和你们玩!小爷今天有事,你们谁都别跟着啊!”

         他说着,拎起衣袍一溜烟跑了,一会便消失在街角。几个孩子目送他离开,羡慕互望:“茂哥的轻功可真好啊!”

         纳兰茂一口气跑到集市,熟门熟路钻过几条街,来到了乌城最有名成衣店。这家店的生意向来很好,今日店内更是挤满了人。数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四下站着挑选衣裳,眼神却时不时朝内堂望。纳兰茂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立时发现了那个身影,抡起小胳膊就朝里冲,欢喜呼喊:“陈姐姐!”

         陈小姐年方二八貌美如花,乃是乌城第一大美人,追求者应接不暇。店里的公子哥们好容易“偶遇”佳人,还没捞上机会搭话,便被纳兰茂这豆大的小屁孩横插一脚,一口血差点吐出来。偏偏这小孩能说会道,哄得陈小姐笑声不停,连声夸他可爱。待到陈小姐选好衣裳离开,这小孩也牵着陈小姐的手一并离开,临走前还嚣张扭头,朝众人做了个鄙视的鬼脸。

         众人:这谁家的小兔崽子不拴好!放出来祸害人!!

         纳兰茂陪陈小姐逛了几家街,日头便上了中天。陈小姐喜欢他长相精致又古怪机灵,去酒楼吃饭也带上了他。纳兰茂坐在陈小姐身旁夹菜献殷勤:“姐姐你吃这个!我娘亲做的菜可好吃了,改天我带你回我家吃。”

         他正开心晃着两条小短腿呢,却听身后一个清冷的男声道:“娘亲的菜做得好吃,那你为何不回家吃饭?”身子便是一僵。

         陈小姐见着那人,脸色微红,起身朝他福了一福:“纳兰先生。”

         纳兰茂不情不愿跳下凳子转身:“爹……你怎么来这了?”

         段凌不答他,却是朝陈小姐微微一笑:“犬子顽劣,给陈小姐添麻烦了。”他拎起纳兰茂的衣领,将小孩往后一甩:“他娘亲还在家等他吃饭,我们便不叨唠了。”

         他微倾身告辞,陈小姐也躬身回礼。父子俩就这么出了酒楼。纳兰茂脸上再不见各种机灵劲,低头老老实实跟在段凌身后。段凌负着手,于闹市闲庭信步,姿态别提多优雅,可说出的话却是让纳兰茂额头冒汗:“逃学找女人……纳兰茂,你出息了啊。”

         纳兰茂呐呐道:“不是的爹爹,今日学堂不知从哪钻来一条毒蛇,夫子怕我们被咬伤,便放了我们一天假。我本来打算回家,结果路上碰巧遇见陈姐姐,这才一起玩了一阵。”

         段凌一声轻笑:“毒蛇?你是说那条你从行商那买回的银环蛇?”他暼小孩一眼:“你不是已经让行商把它毒牙拔了么。”

         纳兰茂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连忙将头垂得更低,不敢接话。段凌慢条斯理道:“拿娘亲雕给你的玉佩去换蛇,特意打听了陈小姐出外采买衣物的日子,又巴巴绕远路跑去成衣店,还叮嘱阿浩来告诉我你要在夫子家吃午饭——纳兰茂,你这么费心折腾一场,便也别留漏洞让我发现啊。”

         纳兰茂气都不敢大声喘了。所幸段凌说完这番话,也没再开口,父子俩就这么一前一后行过了几条街。纳兰茂远远看见了“风雷镖局”几个大字,终于松一口气,在段凌看不见的地方做了个鬼脸:我耍不好心计漏了破绽又怎样?我只要摆平娘亲就够了!哼哼哼!

         段凌三年前来到乌城,便开了这间风雷镖局,行镖之余,还开班收子弟教武艺。这也是为何陈小姐会称他“纳兰先生”的原因。午饭时间,练武场上没人,纳兰茂跟着爹爹进了镖局后院,家中老奴卫伯便迎了出来,笑眯眯朝纳兰茂道:“小少爷回来啦。”

         纳兰茂心不在焉“嗯”了一声,探头探脑就想找兰芷,却听段凌问:“夫人回来没?”

         纳兰茂一愣,便见卫伯摇头道:“还没。”纳兰茂这才想起今日是他一个萧叔叔的忌日,娘亲每逢这日,都要去城外寺庙诵经上香。纳兰茂小心肝咯噔一下:完了!娘亲不在家!这回要惨!

         果然,段凌听言脸色不好,转头就朝纳兰茂道:“去墩子上站着。”

         纳兰茂苦了脸。他跳去一人高的木墩上站好,接过卫伯送来的沙袋,一手一只挂好拎起,直至两手臂与地齐平。这还不够,小豆丁苦兮兮抬起一只脚,金鸡独立:“爹……要站多久啊?”

         段凌淡然道:“站到你娘亲回来。”

         纳兰茂一声惨呼直扑嗓子眼,可看到段凌那淡淡的神情,又活活憋了回去,小小“哦”了一声。

         段凌转头便离开了,留下纳兰茂一人站在院中。纳兰茂小半个时辰后便觉得累了,偷偷把脚放了下来。可他还没歇上一会呢,一颗石子便正正砸在了他的小腿上!纳兰茂“哎哟”一声,连忙抬起脚,再不敢偷懒,眼睛却四下偷偷瞄:爹爹藏在哪?太过分了!竟然监视他!

         这么又过了半个时辰,纳兰茂身上开始冒汗。卫伯显然觉得不妥,可远远经过了几次,却愣是没敢凑过来。纳兰茂午饭没吃上几口就被段凌拖了回来,这会儿肚子也饿了,饥渴交加下,愈发觉得心里委屈,就连上午牵到了陈小姐的手也没法让他打起精神。

         可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流泪不浪费。爹爹才不在乎他哭不哭,纳兰茂倔着一口气,努力忍住不掉金豆豆,却听见了卫伯的声音:“大人,外面一个客人带了箱货,镖头正巧不在,只能劳烦你去看看。”

         片刻,段凌的声音传来:“知道了。”

         纳兰茂精神一振,悄悄把脚放下。这一回,果然再没人扔小石子砸他。一会功夫,卫伯端着碗水匆匆赶来:“少爷,快喝口茶。”

         纳兰茂蹲下,将沙袋递给卫伯,端过碗咕嘟几口,将水喝了个底朝天。卫伯在段府当了十多年管家,又跟着段凌一路辗转来到乌城,看着纳兰茂长大,早将他当成了自己亲孙子,现下见他一身汗,万分心疼:“唉,少爷,你怎么好巧不巧,挑今天惹事?你爹爹心情不好,你这不正撞枪口上么!”

         纳兰茂拿袖子一抹嘴巴:“我哪记得今天是萧叔叔忌日啊!卫伯,娘亲啥时回?”

         卫伯一边帮他擦汗一边道:“这可说不准。你一岁那年,你娘亲还带你去寺庙住了几宿呢!”

         纳兰茂瞪大了眼:“那她一夜不回,难道我还得在这站一夜么!”小男娃眼珠一转,扯住卫伯的袖子摇了起来:“卫伯卫伯~阿茂知道你最疼我啦!你去帮我找娘亲回来好不好?求你啦~”

         卫伯被他晃得心软,连连叹气:“好了好了,真是拿你没办法。”

         纳兰茂欢喜抱了他一抱,这才将沙袋重新拎起。卫伯则急急朝后门行,就想避过段凌出去。却不料他才绕过屋角,便撞在了一人身上。卫伯抬头看去,惊得后退一步,话都磕巴了下:“大、大人,你这么快就回来啦?”

         段凌“嗯”了一声,却是转身让开了路:“马拴在后门边,快去快回。”

         卫伯:“……”

         ——这、这又是闹哪一出啊!

         兰芷收到消息,即刻赶了回来,进门便见到纳兰茂站在木墩上,手都举不高了。偏偏段凌看她进院,还一颗小石子扔了过去,正正砸中小孩的手臂:“抬高!”

         寺庙里那些心烦意乱通通跑了个没影,兰芷行上前,低声朝段凌道:“哥,你让他站了多久?”

         段凌不紧不慢道:“午时边开始的……也就两个时辰吧。”

         兰芷立时心疼了。她觉得这么站两个时辰,对一个四岁的小孩来说实在太辛苦,可她一向信奉“养不教父之过”,认为父亲应该在孩子的教育里占据主要地位,因此必须维护父亲奖惩的权威,遂也不去抱纳兰茂,只是将段凌拖到一边:“哥,差不多行了,他还小……”

         她话没说完,段凌却忽然抬手,又朝着纳兰茂甩出一颗石子:“站好!我有让你休息吗?”他冷冷道:“怎么?看娘亲回来了,觉得有底气了?这还当着我的面呢,就敢耍心眼,我若不在家,你还得上房揭瓦么?”

         兰芷后半句“别累出病了”便吞回了肚里,只觉这回段凌生气不小。纳兰茂却苦着小脸,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他哪里休息了?!他根本就没动过好不好!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娘亲在这,爹爹反而发起脾气了?

         兰芷一声轻咳,转头朝纳兰茂板了脸:“小茂,你做了什么事,惹爹爹发这么大的火?”

         纳兰茂还没答话,段凌便在旁冷笑道:“他买了条银环蛇放去学堂,逼得夫子不得不放假一天,就为了找他的‘陈姐姐’玩!”

         兰芷听到前半句,觉得情况实在严重,必须好好教育,听到后半句,却又哭笑不得。她调整了下表情,严肃道:“你怎么做这么危险的事!那么毒的蛇,若是咬了你或者咬了别人,可怎么办?”

         纳兰茂一听,只觉这回娘亲太不给力!居然屈从于爹爹的淫威,要在这里批判他!他现下腿发酸手发抖,才不干!

         纳兰茂可怜兮兮气若游丝道:“没……那毒蛇……是拔了牙的……”

         话没说完,他将手中沙袋一松,身形晃了几晃,狠心一闭眼,就朝一旁栽下!

         他弓着身子,还以为屁股会被撞疼,却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兰芷抱着他,轻拍他的脸颊:“小茂!小茂!”她朝段凌恼道:“你看你!小孩子做错了事是该罚,可也别把人累晕啊!”

         纳兰茂暗自得意一笑,眼皮都懒得掀了。

         段凌嘴角一抽,行上前,曲指一弹纳兰茂的额头。纳兰茂疼得差点叫出来,却只能生生忍住。兰芷一把推开段凌:“你干什么!下手没轻没重的。”

         她将纳兰茂抱回屋,给他擦汗喂水,又吩咐卫伯去准备饭菜。段凌在一旁看着:“你也别太宠他。看看他多娇气,这才站两个时辰,居然就累了。我四岁的时候,可以这么站半天不喘气呢。”

         纳兰茂在心中腹诽:“吹皮!羞不羞!”

         兰芷不理段凌,将纳兰茂放在床上,给小孩换上干净衣裳。段凌也跟着坐去床沿:“上回夫子说,他连千字文都还背不全,我四岁的时候,四书都能默写了。”

         纳兰茂在心中呐喊:“胡扯!!无耻啊!!”

         兰芷却并不这么想。她为纳兰茂换好了衣裳,手掌温柔抚过小孩的头顶,轻声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不能总拿他和你小时候比。”

         段凌看着闭眼也难掩得瑟的小孩,抓了兰芷的手自己握住:“我纳兰家的血脉,就生不出没用的种。”

         兰芷默然片刻,忽然慢吞吞道:“他许是随我呢。你记性好,可我对三岁之前的事根本没印象。”

         段凌:“……”

         这可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段凌发现他竟然无法反驳,只得火速转了话题,告状道:“你不知道这小孩多没良心!之前一个多月,他不是一直跟在钟伯身边帮忙么?把老人家高兴坏了,结果他就是想弄一毒蛇!前几天他恰好在别处买到了,就再没去过钟伯那!”

         纳兰茂差点想拍床而起,心中抓狂:“污蔑!这是**裸的污蔑!我今天逛街还给钟伯买了蜜饯呢!”

         可任他心中如何咆哮,现下却还“晕”着呢,根本没法反驳,只能听着段凌将他今日的罪行夸大其词描绘了一番,憋得几乎要吐血。兰芷偶尔会搭几句话,却也一次也没帮他,末了还叹道:“你说他才4岁,怎么就喜欢追着漂亮姑娘跑呢?”

         纳兰茂一瞬间福至心灵,突然找到了反击良机。他一下坐起,扑到兰芷怀里,指着段凌鼻子嚷嚷:“这不都是因为他!我打小好色,这点随他!”

         段凌:“……”

         纳兰茂情真意切控诉道:“我自小崇拜爹爹,听爹爹说他四岁时就有十多个相好了,心生向往,这才会逃学去找陈姐姐!”

         段凌:“……”

         兰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看着埋头往自己怀里钻的小家伙:“不装晕啦?”

         纳兰茂被戳穿了,却毫不紧张,甜腻腻道:“娘亲~你发现了我装睡啊?娘亲就是聪明~”

         兰芷任他抱了一阵,这才推开他:“好了好了,就你嘴甜。卫伯正在准备晚饭,你先过去吃着罢。”

         纳兰茂偷偷从兰芷怀里露出头,一眼便见到了在旁微笑的段凌,危机顿生。他深觉现下若是离了兰芷,段凌定会将他打得屁股开花,忙道:“不用不用!我不饿!我等娘亲一起吃!”

         兰芷再度失笑:“真不饿?”她看段凌一眼:“爹爹要和娘亲说话,还得好一阵呢,你真不先去吃?”

         纳兰茂瞬间改了主意:“那我先去了!爹爹你和娘亲慢聊!”

         他跳下床,脚底抹油跑出了房间。兰芷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笑容也淡去,低头垂眼片刻,轻叹了口气。

         段凌只觉心中打翻了酱料坛子,五味陈杂。他只做不在意站起身:“你怎么就让他走了?这还没教训完呢,我去把他揪回来。”

         兰芷却抓住了他的手:“算了,他都饿一天了。”她轻轻一拽,段凌便顺着她的力道坐回了床边。兰芷暼他一眼:“你这么计较着要教训他,是不是恼他戳穿了你的风流辛秘?”

         段凌眨眨眼:“冤枉啊!我这辈子就你一个相好,就算当初以为你是奸细,心里恨到不行了,都还为你守身如玉,哪里来的什么风流辛秘!”

         兰芷便笑了。她握了段凌的手:“那你可是因为他不是女孩,所以一直耿耿于怀?”

         段凌一怔,无奈道:“这都哪跟哪!我只是觉得,我们要对他更严厉些。世道不太平,他一个男孩,总得有担当。”

         兰芷沉默半响,将头靠在他的肩,“嗯”了一声:“好,听你的。”

         这难得的顺从让段凌有些意外,却很快把握住机会,义正言辞道:“就比如他都四岁了,应该独立,不能再时不时跑来和娘亲睡了。”

         兰芷低低笑了一声。段凌镇定道:“我没有私心。”

         兰芷起身应好。她坐去梳妆桌前解散头发:“其实我也就来癸水那几日会陪他睡,又不和你冲突。”

         段凌一脸惊讶外加痛心疾首:“你怎么这么说!难道我是那种人?就算什么也不能做,我也想抱着你聊聊天啊。”

         兰芷放下发簪,嘴角微翘:“哥哥果真没私心呢。”

         段凌得了她的保证,也不计较她的取笑,见到兰芷起身解腰带,凑上前帮她宽衣:“要沐浴?”

         兰芷任他将自己的外衫脱下,又去衣柜里拿了干净中衣:“回城才吃的包子,现下也不饿。倒是路上沾了一身灰,还是先洗洗干净。”

         段凌点头:“白韩这地界,寺庙香火一向不盛,累得上山的路也年久失修。”他看看兰芷的脸色,貌似不经意道了句:“要我说,这么麻烦,来年便别再去了。”

         兰芷不吭声了。段凌便也不再多说,看着她进了后屋。男人想了想,转头关好房门,又从床头摸了一小瓷瓶揣在衣袖,也跟了进去。

         后屋有一个大浴池。段凌和兰芷的初次便是在浴池里,或许便是因此,对水中运动情有独钟。他进去时兰芷已经下了水,可氤氲水汽却遮不住女子的窈窕身姿,段凌只看了一眼,便觉小腹一紧,也脱了衣服下水,行到兰芷身旁。

         兰芷微仰着头,静静靠在池边看他,瓷白肌.肤已经被热气蒸出了红晕。段凌不敢似平日一般放肆,只是伸手试探着去抱她。兰芷没有躲,段凌这才低头吻了上去。先是湿漉漉的发,然后是光洁的额,再是脸颊,唇角……

         兰芷没有拒绝,段凌心中便是一热,随即又是一叹。五年了,每每今日,她总是一个人躲去寺庙,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追忆那个男人,此番还是他第一次能碰她……段凌心里有些泛酸,却是苦中作乐想:虽然这忘却之路憋屈又漫长,但好歹有进步啊。

         一吻终了,兰芷倚在段凌的胸口,忽然低低道:“明年不去了。”

         段凌片刻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一时不敢相信:“真的?”

         兰芷缓缓仰头,轻吻他的下巴:“我是你的妻,本来便不该这样……”她的唇转到男人的喉结:“谢谢这几年……你的包容。”

         欢喜就这么没有预兆喷薄而出。段凌本来没想贪心做到最后,却不料兰芷竟会这么说,还这般主动。他定定立了片刻,终是丢了那些不再必要的克制,急急压了上去:“阿芷……”

         五年的时间,足够两人彼此熟悉,可他依旧渴望,而她依旧涩然。情到深处,段凌却猛然抬身,伸手去扯浴池岸上他的衣物。衣袖中那个小瓷瓶滚了出来,段凌此刻无比钦佩自己的有备无患。他倒出一颗药丸正要咽下,兰芷却挡住了他的手。她的声音染上了**,听着有些绵软:“哥,别吃了。”她夺走那药丸随手一扔,又抓了瓷瓶丢去浴池另一头:“让我再给你生个女儿……”

         她将自己送上,段凌差点把持不住。可临门之时,兰芷煞白的脸在他脑海划过,段凌生生克制住了,转身还是要去捡瓷瓶:“不生了!”他不满瞪兰芷一眼:“好好的提这个干吗,多提几次,我都不敢碰你了。”

         兰芷却一反常态缠了上来:“当初生产时,可没人让你进屋。稳婆卫伯都劝你说不吉利,你却死活不听,偏偏要来陪我。”她搂住段凌脖子不放手:“哥,谁生孩子都是要痛的,痛完就过去了。你看我现下不是好好的么?”

         段凌不听,坚决扯下她的手,可才转身,兰芷却又没骨头一般从身后贴了上来。段凌声音都憋哑了:“阿芷别闹!”他去掰兰芷搂住他腰的手:“一个纳兰茂就够了,我不会再让你受那个罪。”

         兰芷被推开,却又吊去他胳膊上:“你敢说看到是个男孩,你没有失望?”

         段凌欲.火焚心,索性打横将她抱起,乱七八糟回答:“还好,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兰芷被禁锢在男人怀里,没法作怪了,嘴上却还不停:“当初是谁说的?纳兰王族的血脉,不能断在我这。”她看着段凌放下她去捡小瓷瓶:“纳兰凌,你的志向呢?”

         段凌利落倒出药丸一口吞下,倾身覆上:“你更重要。”

         兰芷便再没法多说。律动之间,无数过往在眼前闪过,又一一飘远,最终定格成身上男人俊逸的面容。兰芷神思恍惚地想:他总是这样,用他的方式爱她宠她,认定了就要坚持到底,不容她反抗。有时想想,还真替他累得慌。

         只是……兰芷唇角微翘,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只是这样,也真的很窝心呢……

         激烈过后,已是亥时。兰芷不愿出屋吃饭,段凌便打算叫人送些点心。哪知才推开门,竟是看见纳兰茂抱着被子睡在门口,嘴角便是一抽。段凌朝小孩的屁股踢了一脚,轻声道:“纳兰茂,醒醒!”

         纳兰茂迷迷糊糊听见爹爹的声音,揉着眼睛坐起:“爹……你们回来啦。”他扭头四下张望:“娘呢?”

         段凌心中好笑。想来这小子今日被整了一顿,立时便琢磨着要报仇,晚上想抢娘亲,让爹爹一个人孤枕独眠。他应该是敲过门,可段凌和兰芷都在后屋浴池,根本没听见。他以为爹爹娘亲出外了,这才守在门口。

         段凌心情好,也不和他计较:“娘亲已经睡了,你也回屋睡吧。”

         纳兰凌有些懵,觉得爹爹今日特别和蔼,都不趁娘亲不备欺负他,傻傻“哦”了一声,抱着被子往自己屋走。却听段凌又道:“明日去学堂,记得和夫子道歉。还有,这个月都不许再见陈小姐。”

         纳兰茂脚步一顿,苦兮兮扭头:“爹……”

         段凌摆摆手:“不必说。啥时你能瞒过我,爱做什么便去做什么。”

         纳兰茂站了片刻,气呼呼丢下句:“你等着!会有这么一天的!”愤愤离开。

         留下段凌在原地轻声失笑:小家伙真想瞒过他?那银环蛇还是他托人抓来,又费劲卖给他的呢!

         不过——

         段凌偏头看向卧房:也不枉他折腾出这一堆的事,本来只是想让阿芷分分神,不想再看她陷入过往自责悲伤,却不料,竟有意外收获。

         段凌心中甚美又不无昏聩地想:他家阿芷果真好哄呢。

         作者有话要说:

         萧简初心声:我真傻,真的。我以为任元白那些人才是炮灰,似我这种头三章就出场的男配,是有机会和楠竹一争高下的。没想到……作者从一开始就打算让我给段凌垫脚……

         段凌心声:我真傻,真的。我以为正文才有那许多讲究,似番外这种苦尽甘来的章节,是会给些福利的。没想到……作者从头和谐到尾……

         纳兰茂心声:我真傻,真的。我以为作者只会虐大人,似我这种人见人爱的小孩,是登场了就要出尽风头的。没想到……我出来就是为了挨揍……

         作者菌心声:我觉得我还挺有写甜文的天分呢!大家一定也是这么认为哼(ˉ(∞)ˉ)唧

         《强宠记》到这里就完结啦!感谢一路支持的读者!爱你们!鞠躬!

         最后,希望大家能收藏我的专栏,作者收藏可以增加基础积分呢~多谢! <INPUT TYPE=button VALUE=  沐沐的芦苇笛   OnClick=window.open("xet/ohor.php?authorid=968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