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完结(二)
        兰芷本想直接回府,可耐不住搜查的士兵太多,她又不愿费劲再躲,索性便寻了一处酒楼坐下,等人来抓。秋玉成赶到时,她点的醋溜鱼刚上。兰芷也不管他,自顾自吃了起来。

         秋玉成让士兵们退下,自己坐去了兰芷身旁。他看着兰芷戳了戳鱼腹,又戳了戳鱼尾,最终却只是夹了一小撮葱送入嘴里,挑眉道:“哟,嫂嫂胃口不好啊?”他凑近一些,压低声道:“怎么,那些中原人不帮你,不开心了?”

         兰芷看他一眼,和颜悦色回道:“秋大□□妾虽多,却一直未得子嗣,不知道女人怀孕时会胃口不好,也是正常。”

         秋玉成嗤道:“我才不想要子嗣,麻烦!”他话头一转:“不过还是要恭喜嫂嫂怀孕,段凌一定很开心吧?”

         兰芷笑道:“自是开心。若是秋大人能让我和他见上一面,那就更开心了。”

         秋玉成状若遗憾道:“这可不好办啊。不让你见他是圣上的旨意,我也有心无力啊。”

         两人这么你来我往对了几句,若是不听对话内容,单看那和睦气氛,完全无法想象刚刚发生了一场满城追捕。秋玉成甚至点了酒水,陪着兰芷自斟自饮。眼见菜上齐,掌柜和小二也一并退下,大堂中再无旁人,秋玉成这才没甚修养打了个酒嗝:“嫂嫂啊,给我看看你背上的花好不?”

         那酒气喷了兰芷一脸。兰芷退开些许:“秋大人,男女有别,提这种非分要求不好吧?”

         秋玉成嘻嘻一笑:“这就算非分啦?你知道我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吗?”

         兰芷叹道:“秋大人想做的定然不是什么好事,我还是不听了。”

         秋玉成啧啧道:“嫂嫂,你原本是个很有趣的人,可是现下,却变得和段凌一样无趣了!”他对着壶嘴抿一口酒:“嫂嫂不听,我偏偏要告诉你。我很早就想睡段凌的女人啦!只可惜他一直不近女色,我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兰芷竟也不生气,平静点头:“嗯,段凌和我说过,你喜欢睡别人的女人。”

         秋玉成连忙抬手:“哎,嫂嫂你又有些不一样!我想睡你,不单单因为你是段凌的女人,更因为——你是纳兰王啊!”

         他似乎兴奋起来,连带着手脚都开始比划:“他们说,只有纳兰一族的强者才能让纳兰王怀孕,我就想试验下是不是真的!”他美滋滋道:“等段凌死了,就没人管你啦!到时我把你弄回府里,还不是轻而易举?我先睡你一年,不给你喝避子汤,看你会不会怀孕。然后再找个老乞丐睡你一年,也不给你喝避子汤,再看看你会不会怀孕。”他开心凑上前:“嫂嫂,你觉得结果会怎样?”

         他将壶中最后一口酒灌下肚,笑眯眯盯着兰芷,就打算用她的愤怒恐惧当下酒菜。兰芷却认真想了想道:“我觉得……不用一年,顶多几个月,秋大人就会横死呢。”

         这回答让秋玉成哈哈大笑。他摆摆手道:“嫂嫂,我既然要强迫你,怎么可能容你反抗?到时挑断你手筋脚筋绑在床上,你还能奈我何?”

         兰芷也笑:“可若挑断了我手脚筋,纳兰王择强者而孕的血脉会不会因此失效?秋大人这般求知若渴,怎会容许试验里存在这种偏差?”

         秋玉成听言愈发开心,连连拍掌:“有道理有道理!嫂嫂,我要收回我刚刚的话。你可比段凌有趣多了!怎么办?!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试验一番了!”

         他肆无忌惮盯着兰芷上下看,毫不掩饰他的欲意。兰芷迎上他的目光:“秋大人大可来试,我现下不就在你面前么。”

         秋玉成却一动不动,只说不干。兰芷早料定他不敢对自己出手,此时便一声轻笑:“秋大人将我夫君无辜扣押一个多月,却拿不出个名目交代,压力想来不小吧?便也别在这和我说些有的没的吓唬人了,有这精力,不如省下来对付那些弹劾你的人?”

         秋玉成听言,将空酒壶拿起掂了掂:“嫂嫂能耐是不小。这一个多月兜来转去,还真把手伸到了朝廷……”

         兰芷面上终于带出了几分厌恶与冷淡:“秋大人说哪的话。我不过一妇道人家,哪有这通天的本领。公道自在人心,你做事太偏颇,还不容旁人说几句?”她在桌上搁下块银锭,站起身:“便这样吧,我还有事,先回府了。”

         她朝门外行去,守卫的士兵却堵在了门口。兰芷停步,扭头朝秋玉成看去:“怎么,秋大人还真想留我一试?”

         秋玉成吃吃笑了起来:“嫂嫂别心急啊!试自然是要试的,只是现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咱们只能先做点别的,就比如……”他行到兰芷身旁,礼貌一躬身:“比如,嫂嫂此番失踪,原来是为歹人所劫,为确保嫂嫂安全,秋某不得已请嫂嫂回寒舍暂住几日——这件事却是可以呢。”

         兰芷只觉心沉了下去。

         秋玉成以确保兰芷安全之名将兰芷带回秋府的事,很快传到了段凌那里。兰芷没有因为秋玉成的恐吓乱了分寸,可只这消息,就让段凌再无法镇定。朝廷的情况段凌也知道,因此他心中其实清楚,秋玉成不敢碰兰芷,此番将兰芷带回府,一定也倍受压力。理智告诉他,这只是秋玉成山穷水尽的最后伎俩,他必须沉住气。可是止不住,他依旧万分焦虑。

         这些焦虑在次日任千户来访时,再压制不住。任千户昨日得到消息,便即刻去了秋府交涉,秋玉成却不肯放人,甚至不让他见兰芷一面。任千户从袖中摸出了一个小布包,递给段凌:“他只交给了我这个,让我转交你。”

         段凌接过打开,竟看到了一只女式的素白袜子,脸色便阴了。任千户也不料秋玉成这般无耻,见段凌脸色不好,连忙道:“这东西街上到处都有卖,是个女人都会穿,不一定就是夫人的,大人不要多想。”

         段凌其实清楚他说得在理,却偏偏要咬牙道:“若不是阿芷的,他何必送来给我?”

         任千户直言道:“自是想以此激怒大人。”

         段凌拿着那袜子攥紧,复又松开,最终丢回布包里,深深呼吸:“你说得对,你说得对……”

         任千户松一口气,再不敢为秋玉成转送东西。可他不送,还会有其他人送。宁逸院的守备尽职尽责,偶尔便会来交给段凌一个包裹:先是女人撕破的中衣、惨遭□□皱巴巴的肚兜,然后是浸透了血迹的手绢、沾染了不明液体的床单,后来甚至是一根通体翠绿的玉势……

         段凌对着这些东西,不好的猜想就如野马脱缰,一发不可收拾。焦虑与担忧几乎要将他逼入绝境,白日他犹能强自克制,可夜晚他却再没睡过一分一秒。连日的折磨不曾稍停,这天傍晚,许久未露面的秋玉成又来到了宁逸院。

         秋玉成穿着大红衣裳,更衬得人唇红齿白,精气神十足。他笑嘻嘻与段凌招呼:“小凌凌,我来给你送饭啦!”

         段凌正在院中凉亭里调息,听见秋玉成的声音,手指在衣袖的遮蔽下微不可见一抽。他垂眸许久,终是缓缓道了句:“劳烦。”

         秋玉成将饭盒放在凉亭石桌上:“没事没事,来来,趁热吃。”

         段凌抬眼看他,眸中不见波澜,心中却恨怒满满。这恨怒早已攀登至临界点,却一直被强行镇压,不敢爆发。持续的思虑与疲劳让段凌的神经绷成了一条细线,他深知他的怒火一旦爆发,便会将他摇摇欲坠的理智一并焚烧殆尽。届时,他再无法自控,不定便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正中了秋玉成的下怀……

         秋玉成回望,笑得愈发嚣张。两人对视良久,段凌终是坐去石桌旁,不言不语将饭菜摆出,竟是真吃了起来。

         秋玉成就顶着那欠揍的笑脸在旁看。待到段凌吃完饭菜,招呼守备收拾碗筷时,他才一声轻叹:“小凌凌,不得不说,我有时还挺佩服你。”他朝着段凌竖起大拇指:“真沉得住气。”

         段凌好似没听见他的话一般,转身朝房中行去。因为极力克制,他的脚步几近沉缓:“秋大人若没别的事,我便回屋歇息了,慢走不送。”

         秋玉成啧啧了几句,竟也不拦他:“好吧,我也该早些回府了,毕竟家中还有美人等候……”

         段凌脚步一顿,双手握拳,指甲掐入掌心。他克制得万般辛苦,才没让自己转头,问出有关兰芷的话。可秋玉成见他不上当,却是追了上来:“哎不对,小凌凌等等!我要拿回我的东西。”

         段凌声音都有些变了调:“什么东西?”

         秋玉成脸皮比城墙厚,夸张做了个吃惊的表情:“我的宝贝大玉棒啊!”他吃吃笑了起来,就如分享秘密一般低语道:“小凌凌知道不?她很喜欢呢!”

         这一回,秋玉成清晰看见了段凌的脸扭曲了一瞬。他兴奋崩紧了身体,打算迎接段凌的攻击,可段凌只是猛然闭眼,片刻后再睁开,眸中又是一片冷清。他的声音愈发压抑而缓慢,却是一指院中一角:“都扔那了,你要,自己找。”

         秋玉成哈哈大笑。他作势要拍段凌的胸口:“来,来,顺顺气。”

         段凌后退一步。秋玉成手拍了个空,却仍是一脸满足,从袖中抽出了一副画卷:“我昨夜的大作,送给你。”

         段凌盯着那画卷,视线仿佛要在那薄薄的纸张上落地生根。秋玉成好整以暇等他伸手,可他却吃力拔出目光,拒绝道:“不必了。段某不比秋大人风雅,不通文墨,不敢糟蹋你的大作……”

         他的声音愈来愈小,最终消失。因为秋玉成不管他的意见,直接展开了画卷。段凌便见画中有个女子,正赤身趴在床上,一副娇宠之后无力的模样。她散乱发丝间隐约露出了光裸脊背,那瓷白肌肤上……赫然开着一朵朱红色的尹罗花。

         段凌心中,理智的弦终于崩断。他红了眼,狠狠一拳朝着秋玉成脸上砸去!秋玉成一个闪身躲开!嘻嘻笑着火上浇油:“不亏是纳兰王……”他一边闪躲一边道:“滋味果然不同一般!”

         可还没等秋玉成摩拳擦掌热战一番,段凌忽然一声不吭,奔去最近的守备士兵旁!那士兵没反应过来,呆呆站立不知反抗,只以为今日就要毙命于此。却不料,段凌只是虚晃一招抽走了他的佩剑,又转头朝秋玉成攻去!

         秋玉成没有武器在手,只能狼狈奔逃,身上立时见了血。守备士兵们终于反应过来,大喊着追了上去。段凌却不管不顾,竟是毫不防守,又是一剑挥下,就想将秋玉成击杀!

         秋玉成命悬一线,却是哈哈大笑,高高将手中画卷举起展开,大喊道:“快来看春宫图!”

         段凌的剑一滞,去势一转,将那画卷削了个稀烂。秋玉成则借机一个打滚溜到一旁,笑得咳起嗽来。守备士兵们此时一拥而上,将段凌团团围住。

         众人神情紧张戒备,可段凌却知机会已逝。他冷冷扫视众人一眼,将手中宝剑一扔,一拂衣袖,转身回了房。

         士兵们面面相觑。眼见段凌关上房门,终于有人开口问:“秋大人,这……?”

         秋玉成从地上爬起,大度一挥手:“没事,我和段大人闹着玩呢!”他拍拍衣裳上沾染的泥土,拖着伤腿一拐一拐朝院外行:“行啦,别围着了,都散了吧!”

         是夜,任千户听闻了宁逸院发生的事,急急赶来。他以为段凌一定心情差极,却意外见到男人坐在卧房桌边,往日的焦躁再没了踪影,一脸沉静。

         任千户愣了一愣:“大人……你还好吗?”

         段凌不答,偏头示意他坐下。任千户关上房门,小心入座,便听段凌沉声道:“明日巳时中……我们行动。”

         任千户浑身一僵。“行动”这二字的意思他清楚,甚至曾经提议过,可现下显然不是行动的好时机。他连忙道:“大人不可!今日之事,显然是秋玉成的陷阱,你若此时出手,不是正遂了他的意?”

         段凌打断他,简单道了四个字:“将计就计。”

         任千户眼睛一亮,心中忽然升起希望:他跟随段凌这许多年,没少见到他家大人以少胜多翻转死局,此番不定也有妙计!遂立时闭了嘴,期冀聆听。可待段凌安排好一切,他却犹疑道:“大人,这计划虽好,可京城守备军若是插手呢?虎威卫近骑不过百人,便是能冲出城去,也逃不过守备军的追捕。”

         段凌默然片刻,低低道:“我知道。我并无意逃脱……此番举动,也不过是为吸引秋玉成的注意。届时浩天城防守必定松动,你便带着段府亲卫,去秋府营救阿芷……”段凌缓缓闭眼,面容寂然沉默良久,这才睁眼看向任千户,轻声道:“护送她回中原。”

         任千户呆呆看段凌,忽然就明白了“将计就计”的含义:这一次,他家大人并没有什么妙招翻转局面,他只是决意顺秋玉成的意步入陷阱……用自己的绝境,去换兰芷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