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爱恨(三)
        兰芷第二次入宫,心情较第一次大有不同。第一次她只需忌惮秋玉成及这宫中之人,可这次她还得防备段凌。

         举办晚宴的地方是宫廷前殿。中原使团虽是来赔礼送钱粮的,但到底算是外交,因此参加晚宴的还有数十名朝廷官员。出于对中原使者的尊重,宇元皇帝还将中原太子苏明瑜放出了天牢,让他宴席上一并作陪。

         苏明瑜被关押许久,气色很不好,但依旧进退有度不卑不亢。中原使节是个国字脸的中年大叔,时常一脸自责看向苏明瑜,难掩痛心疾首。兰芷不由有些奇怪:萧简初曾说使节是萧老将军的侄孙,可这使节的面相……也着实太显老了些。

         她打量中原使团时,段凌一直盯着她。见她收回目光,段凌为她夹了一筷子菜,凑近耳语道:“怎么?这些人里,也有你们安插的人?”

         兰芷知道他在暗中提防自己。今夜她不仅要与萧简初的人接头,更要与之交谈获得信息。粗粗估算,至少需要两柱香时间。便是因此,她必须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离席,让段凌没有线索追寻自己的踪迹。可现下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兰芷只能沉心静气等待时机。她近些日胃口不好,对段凌夹来的菜毫无兴趣,几下将那东西拨到碗边,也轻声细语回话:“大人若是不放心,大可带我去城里。这宫中处处拘束,你以为我愿意?”

         段凌握了她的手,拇指摩挲她的手背:“去城里……也不是不可以。”

         兰芷暼他一眼,便见段凌目光虚落在殿中歌舞上,一勾嘴角:“再陪我一个月,我便带你去城里。”

         兰芷手中的筷子狠狠一下戳在碗里。或许房事真能让男人放下怨恨,自段凌将她提出地牢那一夜起,他便再没有憎恶待她,近些日来,他甚至还会调笑她几句……

         却见中原使节站起身,朝宇元皇帝躬身一礼。宇元皇帝便微微抬手,示意歌舞停歇。使节开口道:“圣上,此番我等前来,不仅给圣上准备了礼物,还为殿下带了些特产,请圣上应允,容我等聊表心意。”

         宇元皇帝显然不以为意,点头应允。苏明瑜一直微垂着头,此时终于抬眼朝使节看去。使节拍了几下巴掌,便有一老使者端着个小箱子进了殿。老使者在苏明瑜桌前停下,跪地行礼:“殿下,公主殿下为你缝制了几件冬衣,丁嬷嬷为你腌制了几块腊肉,特叮嘱老臣送与殿下。”

         这话出口,苏明瑜脸色有些沉重。一国太子,非但不能保护国民,还沦落到让自己的胞妹和奶娘操心吃穿,实在心酸。可他很快收敛了神情,站起身简单道:“多谢。”

         老者便躬身高举箱子,碎步挪到苏明瑜桌前。苏明瑜没有近侍,只得亲自去接。众人都以为这个小插曲即将结束,却不料陡变突生!老使者眼中精光一闪!忽然掀翻箱子,一掌朝箱底劈去!又从碎木中抽出了一把匕首!直直朝着苏明瑜刺去!

         苏明瑜大骇!急退两步!却是闪躲不及,被那匕首扎中肩膀!老使者一击得手,神色凶狠拔出匕首,又朝苏明瑜胸口刺去!这一次,苏明瑜一个打滚险险躲过。可那手脚并用的样子着实狼狈至极。

         殿上侍卫谁也不料中原使者竟会刺杀中原太子,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眼见老使者又朝苏明瑜挥出一刀,兰芷不自觉坐直了身体。段凌看她一眼,手中筷子便脱手而出!

         那筷子带着内力凌空呼啸而过,直直撞上了老使者的匕首!老使者被打得后退两步。中原使节此时方反应过来,不顾礼仪自个冲了上去,挡在苏明瑜身前:“保护殿下!保护殿下!”他口中大喊:“萧康,你疯了么?”

         老使者萧康一声大吼:“我没有疯!今日我便要为萧家五百二十七口人报仇!”

         宇元圣上一直玩味看着这场刺杀,此时意犹未尽撇撇嘴,轻轻挥了挥手。殿上侍卫这才上前,将萧康抓了个严严实实。苏明瑜半躺在地上,脸色煞白,肩上衣襟尽数被血染湿。萧康还挣扎着想上前,口中大骂:“苏明瑜,你也有今天!当年若不是你给先皇进谗言,萧将军何至于惨死?!萧将军若是不死,中原又何至于大败?!如今你自食其果,正是报应!……”

         大局已定,段凌便不再管这些人的是是非非。他扭头朝身旁看去,脸色便是一沉:兰芷已然不见了踪影。

         殿上众人都被萧康刺杀吸引了注意,段凌又为保护苏明瑜无瑕分神,兰芷终是抓住机会,悄然离席。她不知自己应该去哪,只能先设法避开侍卫视线。她行到宫殿偏僻处,便感觉到有人跟踪。兰芷停步回头:“谁?”

         那人自阴影处行出,原来是个年轻的中原男子。他朝着兰芷一笑,拿出了一块玉佩:“段夫人,萧某候你多时了。请随我来。”

         兰芷一眼便认出那是萧简初的玉佩,松了口气跟上。她知道这人既敢与她会面,便定是有所安排,却依旧担心段凌找来,遂也不多废话,直接问道:“现下情势如何?”

         如此紧张时刻,男子却一脸笑意。他脚步不停:“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萧将军的侄孙。”

         兰芷不知他为何要自报家门,微微皱眉:“萧简初不是安排你做使团使节么?怎么换了人?”

         男子依旧笑眯眯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觉得自己隐藏在暗处方能更好行事,这才没有听从叔叔的命令。”

         兰芷脚步一顿:“叔叔?”

         男子偏头看她:“对,你还不知道吧?萧简初是我的叔叔,也是萧将军最小的儿子。”

         兰芷一时震惊。她曾经问过萧简初他是不是萧将军远亲,萧简初否认了。原来他的确不是萧将军远亲,他根本就是萧将军的血脉。

         男子继续道:“叔叔被先帝毒酒赐死,后虽为高人所救,却自此缠绵病榻,一生都要受毒性折磨。你见过他发病,也该知道这两年他是如何受苦,”他顿了顿:“可先帝害他至此,他却死心塌地要救太子,甚至不惜自毁双目潜入浩天城……”

         说到此处,他停住脚步,推开一扇门:“这里。”

         兰芷跟他躲进房间,好容易才消化了这个信息。她心中百味陈杂,却是道:“苏家虽败,气候却不尽,在中原仍有余威,亦有一批追随他们的老臣。萧简初大义,他只是不愿中原再生无谓动荡……”

         男子关上门,含笑躬身一礼:“多谢夫人为我叔叔美言。”他直起身:“夫人既然能理解叔叔,便一定能理解我的所为。今日我与夫人的对话,字字句句都与叔叔的嘱托违背,可字字句句都是为了中原,为了大义。”

         无怪他兜了个圈子,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兰芷叹道:“你说。”

         男子负手,在屋中踱了两步:“段凌自一个月前,一改过去态度,主动出手疯狂追捕,抓了我们许多人。”

         兰芷一怔,却很快明白了缘由。一个月前,段凌见到她背上无胎记,以为她是中原细作,万分恼火,那些抓捕估计是在拿她的“同党”撒气。却听男子叹道:“我们损失了近百名兄弟,其中一官员身份非常重要,本该在营救太子那日,正面与虎威卫校尉交锋。”

         他看向兰芷:“叔叔不让我告诉你这些,他说你另有要务,营救当日要负责支开段凌。可我们实在没有合适替补人选。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便想着,段夫人会不会碰巧有办法,既能支开段凌,又能帮我们这个忙?”

         男子说罢,直直盯着兰芷。兰芷缓缓道:“你想让我支走段凌,而我自己还得留在浩天城。”

         男子点头:“我知道这个要求强人所难,可段凌对夫人爱护有加,这两个任务,相信也只有夫人才能够暗中完成。”

         兰芷一声苦笑:“若是一个月前,我倒还能一试,可现下,他甚至不容许我出府……”

         男子的黑眸立时有些黯淡。兰芷却又道:“只是,段凌会抓捕那官员,这事终归是因我而起……”她沉默许久,再叹一声:“我会尽量弥补,但不确定能否成功。你们也需做好两手准备。”

         男子甚喜,连声道:“这是自然。”复又朝她躬身一礼,以示感激。

         兰芷便与男子辞别,先行离开。她离开屋子不多久,便遇上了段凌。段凌脸色阴鸷,狠狠将她按在宫墙上,语气森森:“你竟真敢与他们联系……”

         兰芷垂眸:“大人说笑了,我只不过觉得闷气,这才出来走走。”

         段凌一声冷笑:“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他掐着兰芷的脸抬起,逼迫她看向自己:“兰芷,你别逼我……”

         却便是此时,一队侍卫远远巡逻过来。段凌只得压下未尽之言,放开兰芷,抓住她的手回了前殿。

         殿门口,几名宇元侍卫正拖着萧康出外。偷带兵器在皇宫行刺,虽然刺的不是宇元皇帝,却也是大不敬。中原使节为表歉意,只得将萧康交予宇元皇帝处理。皇帝几乎是没有犹豫判了萧康死刑,令人将他拖出午门砍头,即刻执行。

         兰芷随段凌踏入殿内,立时便闻到了血腥味。苏明瑜被太医带去偏殿包扎伤口,可殿上的血迹尚未清理干净。那血腥味混杂在饭菜味和熏香里,万分古怪。兰芷便觉一阵反胃,忍不住干呕了声。

         身旁的段凌看她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行到桌边坐下。倒是宇元皇帝看到这一幕,笑嘻嘻问了句:“咦,段夫人怎么了?”

         段凌只得起身答话:“内子身体不适,这才出外走走,现下已无大碍……”

         他话还没说完,兰芷便一偏头,控制不住直接吐了出来。

         反胃的感觉阵阵涌上来,兰芷难受蜷起了身体。段凌的话语一顿,在旁告罪道:“……请圣上恕内子无礼之罪。”

         宇元圣上的声音传来,还带着笑意:“无事。段夫人是不是有喜了?”

         段凌的声音片刻才响起:“……我也不知。”

         宇元圣上便啧啧道:“你看你,还说求子心切,怎么这都不知。”他唤道:“哎张太医,你且过来,先帮段夫人把把脉。”

         一个年老的声音应是。片刻,一双黑靴出现在兰芷眼前。兰芷这才勉强压住呕吐之意,抬起头道:“多谢圣上,不过不必……”

         段凌却同时道:“有劳张太医了。”

         兰芷便闭了嘴。张太医上前把脉片刻,复又退后几步,朝段凌躬身一礼:“恭喜段大人,段夫人怀孕已有月余。”

         宇元皇帝便笑了起来:“哎哟,月余?那不就是‘不见兵刃’后不久么?段凌,看来你找得那高僧倒很是灵验嘛……”

         皇帝说的话兰芷都没听见。她的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张太医那句“怀孕已有月余”。她呆呆盯着桌上没吃完的饭菜,思绪混乱:她怎么可能怀孕?段凌不是给她喝了避子汤么?难道……这是段凌联合张太医演的一场戏,想要欺骗她?可宇元皇帝在这,张太医又怎么可能胡言乱语?

         …………

         所以,她真怀孕了??!

         不知所从之际,兰芷终是转头看向段凌。却见男人正眸色复杂看着她,可那种种情绪之中……绝无半点惊讶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