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反目(二)
        任元白坐在车厢中,听完手下汇报,一脸凝重放下车帘,缓缓闭上了眼。

         坐在他对面的太子苏明瑜一路静默不语,此时见状,双手不自觉握紧。他微微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不及开口,却见任元白睁眼站起,二话不说抬手!竟是将他发上的玉簪扯了下来!

         乌发立时散落。任元白一边朝苏明瑜道:“殿下,得罪了。”一边胡乱抓住他的发盘起,又躬身,却解苏明瑜的腰带。

         苏明瑜有片刻呆愣,可反应过来,却没有挣扎,甚至配合抬手,方便任元白行动。

         任元白暼了眼与他年岁相仿的少年,叹息一笑:“殿下就这么任微臣折辱?”

         苏明瑜神色坦然:“你我一同长大,既为君臣,亦为知己。于你,我身家性命皆可倾付,又何来折辱之说?”

         任元白笑不出来了。他将苏明瑜的外衫脱了,这才蹲下,自车凳下翻出一个包袱打开,拿出了一套粗布短衣。然后他平静道:“元白无能,愧对殿下信任。眼下追兵渐近,全身而退已是无望,只能兵行险招,最后一搏。”

         他将衣衫递给苏明瑜:“殿下且换上这套衣服,乔装成山中农夫,立时下车逃离。我会派高手与你随行。”

         苏明瑜依言起身穿上短衣,却是问:“那你呢?”

         任元白又从包袱里扯出了一双草鞋:“前面便是平定山脉,我会兵分三路进山,吸引追兵,为你争取生机。此番若是苍天庇佑,殿下有幸躲过,萧简初自会与你联系。”

         说话之间,苏明瑜已经换好衣裳。任元白蹲下为他换上草鞋,再站起时,朝着车厢外道:“停车!”

         马车停下。任元白扶苏明瑜下车,又唤来五名手下,一番嘱咐。他自幼顽劣,从小到大都不曾主动朝苏明瑜行君臣之礼,可分别在即,他却忽然生了叩拜之心。他想告诉苏明瑜他对中原的一片拳拳之心,想恳求苏明瑜看在中原万千百姓的份上,不论未来多艰难,都要活着回去。可最终,他却只是伏地叩首,沉声道:“臣便送到这里,殿下往后……请万事小心。”

         苏明瑜扶他起身,眸中情绪复杂,却只是道了句:“中原得你任家,百姓之幸。”

         苏明瑜离开后,任元白弃了马车,果然兵分三路进了山。十几天前,他也曾在这山中躲藏,被相同的人追赶,只是彼时他清楚他不会有危险,而此番若是被抓住……他的身份已然暴露,却是断无可能生还。

         山路颠簸,风在耳边呼啸。夺命狂奔时,没缘由的,任元白忽然想起了兰芷。

         他的姐姐自小就待他好。爹爹古板,娘亲拘泥,一家人里,他最喜欢的人就是姐姐。犹记幼时,他还曾傻傻想过,他们姐弟俩要找对兄妹成亲,这样他们就可以一直住一起,姐姐就可以一辈子照顾他。后来长大了懂事了,这个目标就变成了给姐姐在京城里找个夫君,这样往后他在京中为官,还可以就近照顾姐姐。

         那时的他们谁也想不到,任家的天不会屹立不倒,皇城的高墙也并非固若金汤。他们终是因为国破家亡天各一方,一个沉浸于往事夜夜苦痛,一个为复国日日谋算。

         此番重逢,他真没脸见姐姐。他算计了自己唯一的仅剩的亲人,他亲口相求,让他想照顾一世的人为他涉险赴难。

         马蹄踏响声中,任元白皱起了眉。他忽然有些迷茫: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明明是首领,一切设计都出于他之手,没人逼他大公无私不徇私情。他完全可以不将兰芷牵扯进来,又何必央求她出手,害自己难受难安?

         …………

         他的思考没有得到答案,便被身后袭来的冷箭打断。不过一个时辰,追兵竟已在不远处。身旁的护卫陆续中箭倒下,任元白终于赶跑脑中纷乱的思绪,握紧缰绳,催马狂奔。

         可山路一转,有人却挡在了他的前方。段凌领着几名骑兵堵在路中,一身萧杀之气,目光冷厉看他。

         任元白吁马停下,扭头朝后望去。追兵竟是不多,只有十余人,可他近百名护卫却都已身亡。逃无可逃之际,任元白反而轻松了:这批人功夫高强,定然是段凌的精锐,他们来追自己了,那太子逃脱的希望就更大。

         段凌却仿佛看透了他的心理。男人冷冷开口道:“任元白,太子已然被俘,你还有何脸面苟活?”

         任元白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失败的沉痛让他没有注意到段凌这话的古怪逻辑,他只是努力保持平和,一言不发,只待追兵将他捆起。

         无错,任元白知道他会被诛杀,但也清楚他不会死在这里。身为浩天城的细作首领,他手中掌握了太多信息,宇元人自是要将他活捉带回城刑讯。他还知道酷刑之下,他会生不如死,可这炼狱他决意一赴,只因他若活着,或许便能以自己做筹码,为苏明瑜多换一线生机。

         段凌却只是眯眼看他,并不发令。任元白不明所以。他觉得段凌在等待他做些什么,可此情此景,他还能做什么,他却又弄不清。双方就这么僵持半响,段凌忽然微微偏头,而后脸色一变!男人神色挣扎看他,竟是没有预兆弯弓搭弦,咬牙道了句:“任元白,我说过……再有下次,不会饶你!”

         这转折太出乎意料,任元白还没反应过来,那箭便携着疾风呼啸而来,正正扎穿了他的胸膛!

         任元白被箭矢的力道带得朝后连退几步,这才不可置信低头看去。便见到血染红了衣裳。呼吸突然被夺,力气瞬间流失,任元白只觉再无法站立,失去支撑,重重倒在了地上!

         当身体砸在尘土里的那一刻,任元白忽然产生了幻觉:他仿佛听见了兰芷尖利的叫喊声,很远很远,却又似乎很近很近……

         意识开始飘忽。他以为此时此刻,他应该什么也想不了,可偏偏,他的脑中却闪过了许多事情:比如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比如他担心苏明瑜会被怎么处理,比如他觉得无脸下去见他爹娘,比如……比如方才,段凌原来是在等待他自尽……

         却感觉有人冲到他身旁。兰芷的脸出现在他眼前,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崩溃与绝望,任元白定定看她,又仰面望天,微不可见眨了眨眼睛。

         便是此刻,任元白忽然明白了,段凌为何希望他自尽。那个男人担心他活着回去会连累他的姐姐,所以索性一了百了,让他死在这里。

         一时间,他竟是有力气扯了扯嘴角。原来……姐姐所言果然无错,段凌待她很好,好到愿意承担风险,杀死他这个必须活捉的细作首领。如果……此番带苏明瑜逃离的人是姐姐,段凌定是会放过他们,或许他们就能成功也不一定……

         任元白的目光慢慢飘回兰芷脸上,目光却再无法聚焦。他用尽力气想要抬手,却只能动了动指尖。兰芷却抓住了他的手。任元白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的手上,心中忽然无比难过,可他却撑着最后一口气,动了动嘴唇:“姐姐……太子……”

         这句话出口,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死掐住了兰芷的手,就如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用力。兰芷反握住他的手,另一手搂住他的肩,将他抱入怀里。她的身体无声地剧烈地颤抖,然后她哽咽道了一个字:“……好。”

         那声音就如被埋在了土中一般,又闷又沉,让人光是听着都觉得喘不过气。任元白心中愈发难过了。一路上思索的问题此时又跳了出来,他满心悲哀地想,他为何要这么做?他为何要将苏明瑜托付给兰芷?他为何要让姐姐接手这么危险的事情?

         ——他明明希望她快乐安康过一辈子啊……

         那无力的悲伤仿佛自心中溢了出来。任元白眼角缓缓滑落一行泪,喃喃道:“姐姐,对不起……”

         兰芷看见了他嘴唇的蠕动,努力将耳朵贴近。然后她听见任元白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我是……真想对你好的……”

         然后他头一偏,便再没了声息。

         兰芷将头埋在他的肩,终是嘶声痛哭:“啊——”

         这一夜,兰芷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当她再恢复神智时,天色已然渐明。她抱着任元白坐在原地,而杀人凶手段凌和他的骑兵……却早已没了踪影。

         任元白的尸身已经冷透,兰芷胡乱一抹脸,擦去半干的涕泪,这才抱起她的弟弟,跌跌撞撞站起。

         她找了个向阳的小山坡,寻了片芳草萋萋的绿草地,用剑挖了个坑,将任元白埋在了那里。下葬之时,有什么从任元白衣袖中掉了出来,兰芷捡起,便见到了一个香囊。

         香囊的花色眼熟,原来是她陪杜怜雪一并买的。她将香囊收入怀中,发觉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她能去的、且又愿去的地方。

         天已大亮,她回到浩天城,敲响了杜怜雪的院门。门很快打开,杜怜雪一脸紧张看她。女孩显然一宿未眠,见到兰芷便是一愣,却是急急让她进屋,问道:“他们逃脱了没?”

         兰芷缓缓伸手入怀,摸出了那个香囊。杜怜雪颤抖着手接过:“元白……怎么了?”

         一时间,兰芷忽觉喉头干涩。这让她说得字字艰辛:“他死了。”

         杜怜雪攥紧香囊,眼泪立时出来了。她先是呜咽,而后跪坐在地,放声大哭。兰芷静静立在一旁,却觉得再流不出一滴眼泪。她的灵魂仿佛出窍一般,已自这苦痛中剥离,以至于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杜怜雪,她心中的悲伤几近平静。她甚至有些同情失去了任元白的杜怜雪。

         可随即,她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没资格同情别人。因为昨夜……她不仅失去了任元白,还失去了,她愿全心交付、可信任依靠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