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陷阱(四)
        眼见兰芷行远,段凌朝秋玉成道:“圣上的玉佩给我。”

         秋玉成瞪大了眼:“小凌凌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拿个假玉佩骗你不成?”

         段凌一声轻嗤:“偷鸡摸狗的事情你都没少干,偷天换日也不是没可能。”

         秋玉成一脸委屈,又扑上去想抱段凌,被段凌一个闪身避开。秋玉成直起身,却是得意晃了晃手中的东西:“什么偷鸡摸狗?我这是妙手空空。”

         段凌一眼看去,便见到了自己的玉佩,脸色一沉:“还给我!”

         秋玉成不还。他拿着段凌的玉佩翻来覆去细看,连连赞道:“好玉!好雕工!小凌凌,你什么时候也懂得欣赏玉器了?”

         段凌脸色稍缓:“我女人雕给我的,自然是好东西。”

         秋玉成听了这话,竟是哈哈大笑起来:“嫂嫂说这是她雕的?”他又将那玉佩看了几看,朝着段凌挤挤眼:“哎哟哎哟,我突然开始对她感兴趣了呢!”

         不待段凌发怒,秋玉成便将玉佩扔回:“开玩笑开玩笑,你别当真!”他终于从怀中摸出圣上的玉佩,递给段凌。段凌板着脸仔细看过,确认是真物,这才将东西交还,问道:“圣上有什么安排?”

         秋玉成难得正色道:“我向你讨要质子府令牌,并非为了整修宫殿,而是为了设计抓捕中原细作首领。”

         段凌不料他会提起任元白,心中便是一惊。却听秋玉成继续道:“几个月前,我策反了一个中原细作,本想顺藤摸瓜抓住他们首领,可惜那人级别不够,不曾与首领接触。但他向我透露,首领想偷质子府令牌,营救中原太子回国。”他撇撇嘴:“我本想着,他们若敢偷你的东西,定是会被你抓个正着,便也没插手,只安静等候消息。可许是你防备严密,他们竟然迟迟没动手,无法之下,我便与圣上商议,以整修宫殿为名,让你将令牌交予我。”

         他戳了戳段凌的胳膊:“想你段凌是谁啊!堂堂虎威卫副使,威名在外。”又指指自己的鼻子:“我呢?不过一宗人府吃闲饭的小官员,庸庸碌碌。”

         段凌依稀猜出了他的安排,心中不好预感渐升,口中却是淡淡道:“你是圣上钦定的暗卫头目,专司刺探缉捕,又武功高超,怎么会是庸庸碌碌的小官员。”

         秋玉成假意害羞捧脸,却是道:“可这种事没几个人知道啊!”他一拍手:“你看,我这没本事的官员正巧给小妾办寿宴,邀许多人前来参加,还请了戏班子入府唱戏!届时人来人往管理松懈,那首领此时不来偷令牌,更待何时?”

         段凌总算明白为何他不参加秋玉成的宴席,圣上都会出面干预了。他面上没有表情,心中却暗自庆幸:所幸他已经将任元白赶出了浩天城!否则此次秋玉成计策周详,任元白十之□□会上当。届时那人被抓,兰芷说不定就会被连累。他不屑状道:“你就这么笃定他会前来?”

         秋玉成嘻嘻一笑:“你别说,还真差点让他跑掉。前些日子,那首领不知是不是听到了风声,竟然偷偷离开了浩天城。我让那细作写信给他,告诉他令牌在我这,他也十分稳妥,只是留在城外静观其变。”他顿了顿:“不过,还好我有小桃红。”

         段凌微微皱眉:“小桃红?”

         秋玉成盯着他看片刻,忽然一脸愤愤道:“你!你是不是根本不记得她了?!她那么漂亮!”他夸张比划起来:“她有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黑色的眼睛就如同夜空一般剔透。她的皮肤细腻光泽就如上好的羊脂玉,她的腰肢……”

         段凌沉默听完了他的一大串肉麻话,终是道:“黑发黑眼……她是中原人。”他只觉心沉了下去:“她是中原人的细作。”

         秋玉成抚掌赞叹:“小凌凌果然聪明!”他兴致勃勃:“我估计前些日子那首领按兵不动,便是在等小桃红打探消息。现下得知消息属实,小桃红又能在府中接应,他们怎会再浪费机会?”

         段凌不自觉抓紧了手中的剑。他继续与秋玉成闲聊,想要多从秋玉成口中套出些信息:“你的爱妾背叛了你,你怎么看着一点也不伤心?”

         秋玉成哈哈大笑:“为什么要伤心?实在太有趣了!你不知道,她近日借采办之名外出与人接头,给他们传递消息,晚上却与我恩爱甜蜜,我若不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还真要被她勾了魂去。”他连连摇头:“所以啊,女人不能信!”

         段凌一时心乱。小桃红既然会外出与人接头,便说明任元白已经上钩。那兰芷呢?她知不知道任元白回了浩天城?又知不知道任元白想来秋府偷东西?

         有猜测在段凌脑中闪过,段凌脸色立时难看:又或者……即便他不邀请兰芷来参加宴会,她也会设法跟来,因为……她知道任元白的计划,并且也要参与。

         秋玉成却停了话,在旁新奇打量段凌:“小凌凌,你干吗这么严肃?”他想了想,吃吃笑了出来:“哎哟哎哟,你是在想嫂嫂么?”他扒在段凌肩头,凑近压低声道:“对,女人不能信。不定嫂嫂便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这一瞬间,段凌几乎要以为秋玉成看透了他的心里。所幸理智仍在,他很快反应过来,秋玉成不可能知道兰芷的秘密。他推开秋玉成,就如往日一般厌烦道:“你这计划很好,祝你一举成功,我静候你的好消息。”

         秋玉成“哎哎”直叫唤:“你当我没事干和你说故事么?你也得帮忙!”

         段凌暗叹口气:“你的暗卫都是武功高手,以一敌十不在话下,哪里需要我出手?”

         秋玉成得意嘿嘿笑了几声,忽然一瞪眼:“暗卫才三十几人,就算能以一敌十,也□□乏术啊!何况他们另有任务。”

         他笑眯眯朝段凌道:“那首领偷了令牌,定会趁我们还未察觉,即刻去质子府带走中原太子,集中精锐将人送回国。届时你便领了你的近卫去抓捕他们。”他又去抱段凌的胳膊:“小凌凌,你看我待你好吧?这么大的功劳,我都让给你!”

         段凌甩开他:“那你的暗卫呢?”

         秋玉成愈发兴奋:“等小桃红偷出令牌后,我便让他们盯着那些接应之人。此次我不仅要抓住那首领,还要将浩天城里的细作一网打尽!”

         日头西沉,夜色渐浓。这厢,杜怜雪弹奏完毕,下了戏台。兰芷在座位上犹豫半响,终是起身,趁着无人注意,行去了戏台后。

         杜怜雪一人坐在暗处,见到兰芷,便是一愣:“姐姐,你怎么来了?”

         兰芷四下望去,见众人都在各自忙碌,这才低低开口道:“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怎么会来这?”

         杜怜雪站起身,勉强一笑:“戏班子班主请我过来凑个场,我便过来了。”

         兰芷借着烛光仔细打量她,见她脸色微白,额头上还有细细的汗珠,蹙眉道:“你干吗紧张?”

         杜怜雪惊了一惊,摇头连连:“没有没有,我哪有紧张。”

         兰芷再上前一步,靠得更近了些:“说罢,你到底来干吗?”她低声道:“你人都在这了,想干什么我也不可能再干涉你,你不如和我说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处主意。”

         杜怜雪微垂头,挣扎半响,终是坦白道:“圣上令宗人府整修宫殿,段凌前些天已经将质子府令牌交给秋玉成。秋玉成的小妾小桃红是我们的人,今夜会为我们偷令牌。”她抬头道:“首领疑心其中有诈,却又不愿放过这机会,是以作了妥当安排。稍后便会有人在府中放火,另一批人同时自外杀入府内。他们制造骚乱,吸引众人注意,小桃红则借机送出令牌。”

         兰芷只觉心一紧:“任元白?他不是离开浩天城了么?”

         杜怜雪别开目光:“那天段凌带你离开后,首领便接到了手下传讯,而后偷偷回了城。此次谋划,他怕情况有变,这才让我随戏班子入府,及时通风报信。”

         一时间,兰芷既气恼又无奈又担忧,却也终是明白,任元白那句“殿下一日不回国,我便一日不会离开浩天城”的话,绝非虚言。事已至此,她的确没法再做干涉,只得对杜怜雪道:“我不能久留,这便出去了。你们万事小心。”

         她转身就要离开,却见一个女子跌跌撞撞朝两人跑来。杜怜雪一见到那女子,神情愈发紧张,一把抓住她的手:“小桃红!你怎么来这了?!外面已经开始放火了吗?”

         小桃红惊慌朝兰芷看去,杜怜雪连忙道:“不怕,她不是外人。东西拿到了吗?”

         小桃红反抓住杜怜雪的手,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不行,不行,我做不到!那人太可怕了!”她的情绪激动:“你不知道那人多可怕!我曾经见过他扯掉下人的舌头!用手!”她突然将手朝杜怜雪嘴巴伸去,杜怜雪被她捅个正着,痛得皱起了脸。

         小桃红比划道:“他就这么捏住那人的脸,手伸进去一扭!再一拔!一条舌头就出来了!不行,不行!我不能偷他的东西!不能背叛他!他会杀了我的呜呜呜呜……”

         说到最后,她崩溃低泣,再站立不住,瘫去了地上。杜怜雪脸也是白的,却强做镇定蹲下安抚她:“我们有那么多人接应你,你只需要依照计划行事,便不会被他发现。事已至此,你不能临阵退缩,否则近些日我们的努力便要付之东流。你不是想回中原国么?想想中原的父老乡亲……”

         兰芷在旁看着,忽然开口道:“她现下这个状态,若是真去偷令牌,怕是会被发现。”

         杜怜雪的话顿住。她看了看根本没听她们说话的小桃红,站起身:“好吧,我去通知首领,就说计划有变……”

         可话没说完,却听见外面喧嚣四起。有人大喊:“走水了!走水了!”

         兰芷几步行到幕帘边,探头朝外看去,便见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杜怜雪也走到她身旁,见到此番场景,难掩焦急:“怎么办?!已经放火了!来不及通知首领了!”她扭头看小桃红,恼道:“她怎么到了这种时候才说不行!”

         兰芷没接话。她倾耳细听:“有兵刃交接声。刺客也冲进来了。”

         杜怜雪咬牙,忽然冲到小桃红身前:“令牌放在哪?你告诉我,我去偷。”

         兰芷皱眉:“胡闹!你什么身份?哪能在这府中随意走动。”

         杜怜雪情绪也有些激动:“那怎么办?难道就看着大伙的心血白费?此番出动,还不知会死伤多少兄弟!再说经此一事,宇元定然警惕,下一次机会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兰芷垂眸,思量许久,终是一声叹:“罢了。”她行回两人身旁蹲下,握住小桃红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小桃红,你听我说。”

         小桃红被她捏得生痛,飘忽的目光终是落在兰芷身上。兰芷沉声道“今夜事大,官府一定会彻查,届时诸多线索,你不可能置身事外。就算你没偷令牌,与中原反贼勾结,秋玉成也会认为你背叛了他。”

         这话让小桃红眼中一片死灰。兰芷却又道:“我知你害怕,可此番首领已经做了周密安排。他令我前来,暗中保护你。我是虎威卫小旗,有功夫在身,若是你不幸失手,我可以带你离开,至少能确保你的安全。”

         小桃红就如抓住了救命稻草:“真、真的?”

         兰芷将腰间佩剑拿给她看,肯定道:“自是真的。”

         明明是分秒必争的时刻,可兰芷的言语动作却缓和而坚定。小桃红看着,情绪没来由的平和了些。却听兰芷又道:“你想回中原国,可是因为家中还有亲人?”

         小桃红抹了眼泪:“我娘亲还活着。前些日子,首领还给我送来了她的信。”

         兰芷松开她的肩膀,改而握住她的手:“那真是太好了。中原的日子虽然不好过,可是能和家人在一起,再辛苦也值得。等你此番偷得令牌,我便让人送你回中原,可好?”

         小桃红眸中有了光芒:“真的?”她紧紧握住兰芷的手:“你说话也能算数?”

         兰芷一笑:“这点小事,自然算数。”

         小桃红抿唇,终是站起:“好,我这就去偷令牌。”她转身行到幕帘边,却又回头看兰芷:“你……你真会跟着我?”

         兰芷没有答话,却是行到她身旁:“没时间了,我们快些走吧。”率先出了戏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