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订亲(二)
        初时兰芷不愿见段凌,便是害怕出现这个局面。她害怕面对段凌的指责。可真到了这一刻,她却自那怒意之中,感觉到了男人不愿宣之于口的伤痛。段凌背对着她的脊背挺直,仿佛他不会被什么击垮,可兰芷却发现,她的哥哥虽然强大,她却越过了他严密的防线,伤了他的心。

         没来由的,雪夜那晚的记忆忽然复苏。男人此时的身影与彼时的温暖重合,便是这一瞬,兰芷终于做出了决定。她行到段凌身后,轻缓抬手,自背后搂住了段凌的腰。今夜之前,她不曾想过她会主动至此,可情之所至,真正做出这个动作,她竟觉得万分自然。她将头贴上段凌的背,轻声道:“不是的,哥哥……我并非不信任你。”

         段凌的身体瞬间僵住。他听见女子的声音传来,低柔而轻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欺瞒你,你别生气。”

         段凌缓缓放松了身体。今日跌宕的心情此刻悄然平复——发现兰芷依旧在与中原反贼联系时的担忧,被公孙良激怒时生出的怀疑,面对一堆烂摊子时的糟心——通通都消散在这句“你别生气”里。

         贴着他的身体意外柔软,柔软得能让人忘记素日女子的冷清。段凌将手覆在兰芷的手上,暗暗鄙视自己:这样就不与她计较,他是不是太好对付了?

         可他以为依兰芷的性格,定是要和他闹上一场,却不料,她竟然这么快就服了软……

         ——啧,真是……这丫头什么时候,也无师自通学会了哄男人开心?

         段凌觉得,他其实很想立时转身,将身后的人抱个满怀,然后好好亲上一亲。可他努力克制了自己,故作冷淡开口道:“那现下你愿意告诉我原因吗?”

         兰芷沉默片刻,闷闷开口道:“你抓得那些人里……很可能有我的弟弟。”

         段凌皱眉,终是拉开兰芷的手,转身面对她:“你说你弟弟已经死了。”

         兰芷既是开了口,便不打算再遮遮掩掩,否则段凌心疑再去查探,若是闹出什么动静,反而会给任元白添麻烦。遂低垂了头道:“我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而且来了这浩天城……做了中原细作的首领。”

         她不知道段凌听到此话的表情,却感觉到男人握住她的手一紧。这让她心中一慌,连忙抬头,急急道:“哥哥你要答应我,不能伤害他!”

         她望着段凌,眼中尽是恳求之意。段凌却不答话,面上也看不出表情。兰芷愈发紧张:“哥!他对我的重要性,就像段广荣段承宣之于你。我没法报答养父养母的恩情,只愿好好护他一世,完成养父养母的遗愿!”

         这话倒是让段凌脸色和缓。男人默然半响,问道:“你弟弟的姓名是?”

         兰芷微张口,犹豫片刻答话:“任元白。”

         段凌便朝她一笑:“好,我不伤害他。现下我便去找任千户,让他放人。”

         他松开兰芷的手,揉了揉她的发,转身就要离开。兰芷却几步挡去他身前,几近惶急道:“哥哥莫要再骗我!”她知道自己并没有说服段凌,心思电转间,又道:“哥哥且试想,如果我杀了你的大哥,你会如何待我?”

         这以己度人的策略很好,可段凌想了想,却是歪头道:“唔……”他笑道:“可能会将你困在床上几个月,日日夜夜索要……直到消气吧。”

         饶是此情此景,兰芷也禁不住涨红了脸:“哥!我和你说认真的!”

         段凌敛了笑:“我也认真想过啊。我定是会怨恨你,或许会冷淡你,甚至有可能伤害你以作报复,可是最终,我定会选择原谅。”他双手捧住兰芷的脸,在她唇上印下一吻,轻声叹道:“因为我放不下。对我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重要过你。”

         只盼你心中亦是如此。段凌压下未尽之言,离开些许,仔细观察兰芷神情,便见女子微垂了眼,脸上的惶急之色尽数退去。他微微讶异,却听兰芷低低道:“那请哥哥务必看在我的份上,放过任元白。毕竟照应他这事,你也有责任……”

         段凌挑眉。他的手轻缓掠起兰芷额前的发,柔声问:“为何我也有责任?”

         兰芷微偏头,避开他的目光。她的语调极轻,却不曾犹疑:“因为,你是他姐夫。”

         段凌的手瞬间顿住。他几乎是立刻明白了这话的潜在含义,只觉心跳不受控制加速:“阿芷这是……愿意嫁给我了?”

         兰芷不吭声,头却垂得更低。见她这反应,无需她开口,段凌也清楚答案。他呆了片刻,猛然用力箍住兰芷的腰,将她紧紧抱入怀里!

         可满腔的欢喜还不及喷薄而出,段凌却忽然想到了现下的境况:兰芷不早不晚,偏偏今时今日答应与他成亲,难道……是为了她那所谓的弟弟?

         段凌顿觉泄气。他松开兰芷:“阿芷怎么会突然愿意嫁我?”

         兰芷莫名觉得段凌这话说得有些哀怨,暼他一眼:“不是突然……我考虑很久了。”

         段凌一愣。兰芷虽然有秘密欺瞒于他,却极重感情,因此之前面对他的追求,她宁可拖延宁可逃避,也不愿胡乱承诺予以回应。现下既是说出了口,便定是真实想法。

         所以说……她一直在考虑他的求亲。她愿意嫁他,根本不是因为她弟弟。

         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一扫而空!段凌一时间觉得,不论现下他做什么说什么,都无法彰显他此刻的欢喜。他抱紧兰芷,复又松开含笑看她,片刻又重新搂紧,脸颊爱恋摩挲她的发:“阿芷……阿芷……你是什么时候做的决定?”

         兰芷却是努力推开他,微红了脸:“哥!你还是先去让任千户放人罢!”

         段凌撇撇嘴,心中暗道:这时候说这些,阿芷也真是扫兴。可巨大的愉悦依旧占领身心,段凌努力平复心情,半响方端出姿态道:“你得先答应我几件事,我才能放过你弟弟。”

         他没有似之前一般简简单单答应,倒是让兰芷安了心。兰芷思量片刻道:“任元白虽是我弟弟,可自小就有自己的想法,我管不住他。”

         段凌浅微一笑:“我并不打算让你管他,我只要求你置身事外。你得向我保证,从今往后,绝不参与他们的任何谋划,这是其一。”

         兰芷犹豫片刻。她心中清楚,这个要求是段凌的底线。段凌不能接受她的身旁有危险存在,一旦发现,便要扼杀在萌芽。现下只要求她置身事外,想是已经看在“姐夫”二字的份上了,她若还不答应,他断无可能放过任元白。遂只得道:“好。”

         段凌便点点头,继续道:“其二,我可以假装我不曾发现新凤院的秘密,也不知晓任元白是细作首领,但是,我只放过他这一次。往后若他遇到麻烦,我不会帮忙,若是他不幸与我狭路相逢,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兰芷微微抿唇。段凌想得倒是周全。他怕他放过了任元白这一次,往后任元白再碰到麻烦,还要他出手相救,那真是没得安宁。所以现下他便申明立场,这“姐夫”的职责,他只尽此一次,往后断无再为敌人操心的道理。

         思及任元白不久便会送太子离开浩天城,且她也不愿让段凌陷入困境,兰芷再次点头应允。段凌神情愈发轻松,又道:“其三,你得陪我一起洗个澡。我刚刚看过了,这屋子后有个大浴池,不如咱们现下便去那里鸳鸯浴。”

         兰芷:“……”

         她恼道:“哥!你再逗我,任元白就要被打残了!”

         段凌哈哈笑出声。他前行一步,一把抱住兰芷,安抚道:“好了好了,你也不必担心,我并没有让人刑讯。”

         兰芷不信:“可是我听见了男女的惨叫声,就在二楼的包间里。”

         段凌笑眯眯:“前些年我出外执行任务,见到了一戏班子里有人善口技,便将他带回了京城,养在府里。刚刚你听见的就是他的口技。”段凌微微动了动,只觉怀里的身体又温又软,便有些心猿意马了,心不在焉道:“阿芷若是不信,我可以让人传他过来,表演给你听。”

         他敢这么说,兰芷倒是相信。她愣了一愣:“哥哥没抓人?”

         段凌将头埋在兰芷的脖颈,唇齿也跟着蠢蠢欲动:“人自然是抓了,但是哪敢用刑?万一谁受不住,把你供了出来……”他扯开兰芷衣领,在那肩颈上啃下,仿佛在发泄心中怨气:“……我还得费劲保你。”

         兰芷被咬得缩了缩脖子,却是终于放松了神经。她想起新凤院门外严阵以待的虎威卫官兵,呐呐道:“那哥哥此次动用虎威卫官兵,却没抓到人,岂不是不好收场?”

         段凌的唇转移去了兰芷脖颈,吮吻轻啄,缓缓上移:“谁说我是来抓人的了?”男人的声音愈低:“心上人青楼私会小花魁,段副使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事即便传出去,旁人也只会笑我太痴情。”

         亲昵愈深,青楼特有的燃香仿佛突然变得浓腻,兰芷渐渐觉得有些缺氧,清醒再维持不住。泛昏的头脑中,却是有念头一闪而过:无怪段凌在杜怜雪的屋内等她……原来是早想好了退路。却见段凌停了动作,目光炙热看她,竟是继续编排道:“次日两人一并离开新凤院,段副使已然是春风得意。知情人难免思量一二,那兰芷究竟是用了如何的手段,才让段副使消了满腹怒气?”

         许是烛光暧昧,兰芷莫名觉得,段凌一向清冷的眸中,竟是有了些魅惑之意。男人搂于兰芷腰间的手缓缓下移,音色沙哑道:“阿芷……你也说说,到底是何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