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反目(一)
        兰芷一出外,便见到秋府乱成了一团。戏台被中原人趁乱弄塌了大半,桌椅翻倒砖瓦四散,更别提还有刺客与侍卫宾客交手,女眷哭喊奔逃。

         可这人人自顾不暇的混乱场景却让小桃红镇定了些。她朝着兰芷点点头,而后一脸决绝朝内院行去。兰芷倒也不骗她,果然遥遥跟在她身后。她知道她的行为危险,可小桃红是最熟悉秋府的人,也是最有可能偷出令牌的人,有她在旁跟着,小桃红或许能多一分胜算。为了任元白,或许也是为了中原国,兰芷决意最后冒险一回。

         一路上意外顺利。偶尔有家丁或侍卫遇到小桃红,都是简单行礼,便匆匆离开。兰芷远远跟着小桃红到了内院尽头,眼见她进了一间小院,不过半柱香时间,又面露喜色出来,心知她已经拿到令牌,只觉松了口气。

         四下并无旁人,兰芷想了想,还是决定送佛送到西,索性自己接手令牌,给任元白送去。她几个跃起跳进小院,可始一落地,却觉察了不对劲:她听见了轻微的呼吸声。

         一时间,兰芷心中震惊:这院中有人!而且不止一个!这几人呼吸绵长,还都是武功高手!

         小桃红却毫无所觉,欢喜朝她跑来:“我拿到了!首领当初说让我去外院与另一人接头,现下还需要吗?要不要直接交给你?”

         兰芷不答,只是缓缓道:“令牌呢?先给我看看。”

         小桃红将怀中令牌掏出,递给兰芷。兰芷接过,翻来覆去查看,仿佛在辨认真假。她的面容无波,却是心思电转:有人埋伏在小院,却任由小桃红偷走令牌,这说明什么?

         ——他们故意放小桃红带着令牌离开,就想利用这令牌引蛇出洞,抓住小桃红背后的人!

         ——任元白的担忧果然无错,这次的宴席果真有诈!

         兰芷的手心冒了汗:大事不妙!任元白已经入了陷阱,而她也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小桃红见兰芷不说话,有些紧张发问:“怎么了?这令牌不会是假的吧?”

         不过转瞬,兰芷心思已定。她将令牌递还小桃红:“令牌是真的,只是我另有任务,你还是依照首领安排,去外院与人接头。”

         成功偷得令牌让小桃红信心大增,她也不犹疑推脱,只将令牌藏好道:“那我去了,你也小心。”

         兰芷目送她离开,这才行到院门口,作势也要出外,却猛地一甩手,将衣袖中藏着的小瓶掷在了地上!

         小瓶是任元白的东西,那日兰芷搜解药时顺手拿了过来,却不料今日派上了用场。它落在青石板砖上,没有发出多大声响,却是即时碎裂,腾腾浓烟瞬间升起!浓烟之中,兰芷飞身一跃,宝剑无声出鞘,就朝着屋顶牌匾后藏身的黑衣人刺去!

         事发太突然,又有浓烟遮蔽,黑衣人反应不及,被她一剑捅穿胸口!跌落在地!兰芷一击得手,毫不犹豫转身,又朝着藏在树上的第二个黑衣人冲去!

         秋府的火光愈大,映红了兰芷的眸。那双素日里清冷的眼,此时满是坚定的杀意:她绝不能暴露身份!否则定会连累段凌!必须杀了这三个埋伏者!然后去给任元白通风报信!

         可第二次出击并不顺利。对方已然清楚她的打算,有了提防,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只见那黑衣人身形舒展,一把匕首便斜斜刺来,挡住了她的攻击!与此同时,第三个黑衣人也从屋顶跳下,直奔兰芷的后背而去!

         兰芷听见了身后的动静,却无暇顾及。她必须在两人的包抄之势形成前,先行解决眼前的对手。对方的功夫比她好,却只想活捉她,存了拖延之心。这给了兰芷可乘之机。她只攻不防招招狠厉,任对方的匕首刺中自己肋下,却借机逼近,手肘重重横扫!击碎了对方的喉咙!

         可她的手还来不及收回,第三个黑衣人便已经来到她身后。兰芷听闻头顶有破空之声,却没法闪避,只得堪堪一扭身,错开头颈,就想以肩头迎接一击!

         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兰芷狼狈闪到几米外,这才扭头看去:便见那黑衣人大瞪着眼,眸中还残留着不可置信,头却歪成个离奇的角度,竟是已被人生生扭断了脖子!

         黑衣人的身体缓缓倒下,砸在青石砖上,兰芷便见到了站在他身后的……脸色阴沉的段凌。

         一时间,被匕首伤到的地方忽然疼痛起来。兰芷捂住肋下,喘气唤了声:“哥……”

         段凌没有表情上前,一把将兰芷抱起,道了句:“这里不安全。”便纵身跃出了小院。

         段凌运起轻功在内院飞奔,兰芷蜷在他怀中,借着时明时暗的光线打量他,莫名觉察男人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冷厉。她觉得自己又给段凌添麻烦了,呐呐想要表示歉意:“哥,我……”

         段凌却打断了她的话。男人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场面基本控制住了。一会到了外院给你找大夫,然后你乖乖休息。”

         兰芷张嘴片刻,终是道:“伤不碍事……我有急事,得先出去。”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段凌听了这话,脚步似乎有了片刻凝滞。他沉默而行,直到外院的打杀声渐近,方才开口道:“已经迟了。虎威卫已经出动,你现下赶去给任元白报信,也是来不及。”

         兰芷身体僵住。她一点点抬头,望向段凌:“……你早就知道?”

         外院就在不远处,段凌终是停步,低头看兰芷。他觉得很奇怪,光线明明昏暗,可他却清楚在兰芷眼中,看出了质问之意。这让他忽然烦躁气闷起来。他想,他都没有追问她为何会出现在内院,为何会与暗卫交手,跟来宴会是不是别有目的,她却先怀疑他知情不报?

         可眼下实在不是谈话的好时机。段凌简单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又是沉默。两人互望片刻,兰芷不明含义“哦”了一声,却是扶着段凌的肩一扭身,站去了地下。她别开目光朝外院看去:“我没事。虎威卫既然出动了,那哥哥还是去露个脸吧,否则怕是会惹人怀疑。”

         段凌并不离开。他注视着女子的侧脸:“那你呢?”

         兰芷偏开头,含混道:“我?我自己去外面找人看伤就行。”

         她口中这般说,心中却是万分焦急。她觉得段凌不会相信她的话,却又担心任元白安危,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段凌一声轻叹,而后便是一阵风声!

         兰芷心中一惊,急急扭头想要闪躲!却是不及!她只觉后颈一痛,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段凌抱住兰芷软倒的身体,又是一声叹息。夜色与火光之下,他轻柔抚开女子散落的发,喃喃道:“你背着我做了那许多事,我都不曾怪过你……”他缓缓垂头,在兰芷额上印下一吻:“所以这一次,换你原谅我……可好?”

         一吻终了,段凌抬头,面色已然冷硬。他再次抱起兰芷,几个起跃,直接出了秋府。小巷内,任千户等在马车边,见到他出现,一脸喜色上前:“大人,那首领拿到令牌后,果然去质子府带走了太子。也不知他们从哪弄来了黑.火药,现下城内四下爆炸起火,到处人心惶惶,秋玉成手忙脚乱无暇他顾,正是虎威卫大显身手的时机!”

         如果兰芷此时清醒,听言必会松一口气:她的弟弟虽然中计,却到底还有后招。只要虎威卫不干预,他完全可以趁混乱带太子逃离。

         可段凌听言却丝毫没有反应。其实早在看见兰芷与暗卫交手时,他的心中便有了决定:他是可以放任元白一条生路,但他不可能放中原太子随任元白一并逃离,否则做得太过,怕是会惹来秋玉成怀疑。可太子不离开浩天城,任元白又怎会死心?往后任元白若是再做出些什么事,将兰芷牵连其中……

         段凌抱住兰芷的手微紧,心中的念头愈发坚定:与其今后担惊受怕,还不如借秋玉成这设计之名,绝了任元白这后患!

         段凌掀开车帘,将兰芷小心放去了车内软垫上。然后他下车,对任千户道:“送她回我府上,你亲自看着她。我不回来,不要让她出外。”

         任千户愣了愣:“大人,这……”

         段凌却不再管任千户。他牵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马,翻身上马,一扬马鞭喝了声“驾!”就这么策马远去!

         他的身后,秋府的火终于熄灭。侍卫与家丁们忙着整理现场、安顿伤员,谁也没有注意到,秋府最高的大堂顶上,藏着一个人。

         司扬立于大堂之上,将手中的小长筒收入怀中,静默片刻,忽然便呵呵低笑起来。

         ——她看见了!她全都看见了!

         不枉她花大价钱,从西洋商人手中买了这稀奇东西,竟能看见几里外的事情。袁巧巧死后几个月,她都在暗中关注段凌,却一直没有抓到这人的把柄。今夜起火后,她见到段凌找来任千户私语,便生了疑心。她知道以自己的功力,没可能跟踪段凌,这才藏身在这大堂顶上,用千里眼偷窥,果然见到段凌偷偷潜入秋府内院,和不知哪冒出的兰芷一并,联手杀了三名家丁!

         可很快,司扬又兴奋不起来了。她的确看到了一切,可没有真凭实据,她说的话有几人会相信?

         司扬思量片刻,也趁人不备摸进了内院。小楼前的三具尸体还没清理,想是府中人手都去了外院,没人注意到这里。她轻轻推开小楼门,闪身进入,就想看看这楼中有什么东西,或许便能发现线索,找到证据。

         可她在楼中四下翻找,却只见到了些寻常器具,无奈之下,只得失望转出。不甘与憎恨啃噬着她的心,司扬立于院中,忍耐不住重重一拳!捶在一旁的树干上!

         树枝狠狠一晃,落叶纷纷而下。司扬的目光无意识跟着树叶落在地上,却意外发现树边的尸体……竟然睁着眼!

         司扬一惊!定睛看去:便见到那人看着她,嘴巴微微动了动,眸中竟然有了求救之意!

         ——这人没死!

         狂喜涌上心头!司扬扑去那人身旁,连声呼喊:“坚持住!坚持住!我这就为你找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