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破绽(二)
        段凌这回戳得也痛,可兰芷却没好意思再躲。她的脸有些烧:当初她说了那话,便知道定是逃不过段凌一顿调笑,果不其然。

         兰芷一声干咳,死板答话:“向正使当时想杀我,我实在没办法,这才拖上了大人,还望大人恕罪……”

         段凌本来还想逗弄她几句,可眼光却不意落在了她手腕的绳索上,立时发现了不对劲。他抬手将绳索一挑,便见那东西四下散开,掉落在地。

         段凌指尖勾着半截绳索,眯眼看兰芷:“哟,原来兰芷还有后招。”

         兰芷不吭声了。她哪里知道过了点数段凌还会来,自然要先割断绳索,方便寻找时机逃出去。这下倒好,被抓个正着。

         段凌上下扫视兰芷,见她右手攥拳,也不多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拽到了自己面前。兰芷顺着他的力道坐起,心知没法瞒他,犹豫片刻,乖乖松开了手掌。

         段凌便见到兰芷手中藏着一枚锋锐的刀片。他默然片刻,也不问兰芷这东西她是从何得来,又是如何将它藏起躲过搜身,他只是轻声道了句:“有出息。”

         男人的声音不辩喜怒,兰芷也摸不清,他到底是真在夸她,还是在说反语。她低头道:“给大人添麻烦了。”

         段凌没有答话。兰芷多想了,这话的确是夸奖,只是……段凌并不因为她“有出息”而高兴。

         段凌回忆起属下的讲述:细作撞向袁巧巧,而后扑到兰芷,兰芷嫌恶,击碎了他的喉结。这些事情是接连不断发生的,前后相距不过几秒。如果说,兰芷击碎细作喉结的行为真是本能,又怎可能在杀人后的瞬间,寻到地上散落的刀片,好好藏起?

         ——这说明什么?

         ——兰芷会杀了那细作,并非莽撞之举,而是思考之后的决定。只有伺机而动,她才能做出这一系列快速的反应。

         ——那她为何要蓄意杀死那中原细作?

         段凌忽然忆起了两人初见那日。彼时,兰芷向他求情,说参军是她的梦想,也是爹爹的遗愿,希望他再给她一次机会,不要将她踢出军营。可参军若真对她如此重要,那她明知杀了细作会惹上麻烦,又为何还要冒此风险?

         难道,那个“梦想”“遗愿”的说法,是她在骗他?亦或是她并没有说谎,只是……杀死那细作,对她来说更为重要?

         这丫头看着规规矩矩,却竟是瞒了他许多。这个念头冒出,段凌心中隐隐浮起不安:15年后,她再次出现在浩天城,到底抱着怎样的目的?

         兰芷一直低着头,诚恳表达歉意,没有看见段凌沉沉的表情。她听见男人平和道:“你既也知道你拖累了我,那便答我个问题。你为何要杀那中原细作?”他的声音一向温润,现下还格外轻缓,因此愈发显得柔和:“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且说实话。不管原因为何,我都会为你隐瞒,绝不责罚你。”

         他说得真心诚意,只是兰芷没法看见他的心。她不可能因为这么一句简单承诺,便将真实情况和盘托出,又知道段凌既会这么问,便定是不相信她“不小心”的解释,于是暗自找了其他理由。

         兰芷抬头,愤愤开口道:“向劲修逼我嫁给那细作,我不高兴,索性弄死那细作,让他也跟着不舒心!”

         她的表情语气刚刚好,就似在赌气。段凌垂眸片刻,拍拍她的脑袋站起身:“往后,别再这么任性。”

         段凌带着兰芷出了天牢,又送她回女兵营,一路上神情自若,反应丝毫无异。兰芷因此心中安定,以为他相信了自己的话,却不知道,段凌对她那“任性”的解释,依旧不相信。

         段凌说不清他为何不信。或许兰芷给他的感觉便不是一个任性之人,又或许他不相信她会为逞一时之快,杀害一条性命。他心中的不安不但没得到开解,反而还因为兰芷的不信任不坦诚,多了一份郁闷之情。天色将明,他也没有回府,却去了任千户的府邸。

         任千户才刚起身,见到段凌,万分惊讶:“段大人,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段凌沉吟道:“查探兰芷底细的事情,你是否已经有了人选?”

         任千户便报了几个名字,最后道:“我打算让他们几人去。”

         倒都是可靠之人。段凌点头应允,却又道:“你一会便过去找他们,让他们今日启程,火速前往,仔细查探,尽快回报。”

         任千户跟随他许久,难得见到他这般用词,知道他定是上心,肃容应是。却听段凌又道:“上元节宫中的比武,你去帮我报个名。”

         任千户一愣:“段大人,你不是向来低调,不参加宫中比武么?现下难道是打算……”

         段凌垂眼,遮住了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郁。男人活动了下手腕关节,懒洋洋道:“没啥打算,就是忽然看一个人不顺眼,想当着同僚的面,往死里揍他一顿……而已。”

         段凌安排妥当,这才晃悠悠离开,安心回了虎威卫。可吃罢早餐,他却又不放心了。

         他的人去永山一趟,来回最快也要一个月。这期间兰芷难道便会安安分分?若是捅出了什么娄子,可怎么办?她能一直待在虎威卫还好,出了事他能替她挡上一二,可她若跑去城中胡来呢?他也不过只是虎威卫副使,这浩天城中,能压在他头上的少说也有几十人,他哪能处处照应过来?

         段凌觉得,他活了二十八年,还不曾这般瞻前顾后犯愁过。

         ——果然是有弱点了么?啧……糟心。

         可他思来想去,终是暗叹一声,做出了决定:这一个月时间,他得盯着兰芷。他要去做一件他许久没有亲自做的事情——跟踪。

         却说,兰芷决定了要去永乐酒楼,却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她不知道她在囚室中的行为是否被人注意,遂决定小心为上。过了几日,一切如常,兰芷稍稍放松。这天恰逢她休沐,许多女兵都会趁这日进城游玩,兰芷便也换上了寻常衣衫,借机外出。

         可她刚离开虎威卫不久,便觉察到有人跟踪。兰芷不急不缓逛过几条街,这才钻进了一条小巷,纵身跳去屋顶上躲起。不过片刻,便有两名女兵出现,自兰芷身下匆匆行过,又朝着巷外奔去。

         兰芷见两人的身影消失,自屋顶跳下,往另一方向离去。她的神色无异,心中却暗自警醒:司扬怀疑她了。那日在囚室中,司扬没有多余动作,俯身直接去摸细作的喉结,兰芷便隐约知道这人有所发现,现下看来果然不错。这两女兵定是听从司扬吩咐,前来跟踪她的。

         ——这人能力了得,又与她比邻而居,还是她的千户,看来往后她真得多加小心。

         甩掉了两个尾巴,兰芷这才前永乐酒楼。

         永乐酒楼位于浩天城十九街。这条街道不比其余街道繁华,却也自有特色。宇元国的士兵们出外征战,可以带俘虏回国。他们将掳来的女人租卖给青楼,这些女人价格低廉,因此很受欢迎。十九街的青楼专门供应这种女人,到了夜晚,许多人前来寻欢作乐,也是热闹非常。

         如此兴旺的生意又养活了一批东离、中原、白韩国的短工。兰芷来到永乐酒楼时,正是中午,还未进门,便见到几桌宇元人在大堂正中喝酒划拳,短工们则缩在角落吃饭,场面倒也泾渭分明。只是那酒气与汗臭味混在一起,着实不大好闻。

         兰芷在门口停了步:这里人来人往,是个龙蛇混杂之地。她没有丝毫线索,又要怎么找到那中原细作留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