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身世(三)
        还真是……远大的志向。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竟也曾有过幼稚的时候,兰芷忍不住浅浅勾起了嘴角。可见段凌看她,她又敛了笑意,轻咳一声道:“唔……只可惜后来我离开了,你也再没机会实现愿望。”

         段凌的手指轻缓摩挲她的掌心:“兰芷可是觉得我幼稚?”

         兰芷不答,只是对着膝盖上的雪花呼出了一团白气。

         段凌眨了眨眼,神情就似讨要表扬的孩子一般,歪头看她:“但为纳兰一族报仇的人,却是我啊。”

         兰芷一直蜷身而坐,听到这话,却是下意识直起了腰:“你不是说……下令诛杀纳兰一族的人,是先皇么?”

         “无错,就是他。”段凌似是愁苦皱了皱眉,可声音却是悠悠:“便是因着他的权势地位,我这复仇之路,走得可不容易。”

         他的目光越过兰芷,投向远方:“当今圣上与我年纪相仿,早年又曾得机缘相识。他的母妃出身低微,他也不得先皇喜欢。16岁那年,我以段凌的身份入虎威卫,与他重逢。他知晓我的底细,而我也清楚他的野心。”

         “现下想来,那个时候,也不知是他有意招募了我,还是我主动投靠了他。”说到此处,段凌停顿片刻,声音愈发低沉:“之后五年,我为他算计谋事,为他铲除异己,费尽心机活了下来,好容易等到了那一天……”

         他看着脸色渐渐凝重的兰芷,却是缓缓绽开了一个笑。男人凑得更近,仰头贴去她面前,轻声细语:“兰芷,我有几个秘密,现下告诉你。”

         “都说当今圣上是奉旨继位,其实不然,他是逼宫。”

         “都说先皇是暴病猝死,其实不然,是我……亲手砍下了他的头。”

         兰芷一瞬间,忽然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砰!!灯笼烛光斜斜投照在段凌脸上,那张素日里俊逸的容颜,此时却意外有些妖冶。男人浅棕色的眸子锁住她,薄唇再次开合:“那男人尊贵无比的头颅,我就埋在大堂石碑底下……”

         兰芷瞳孔微缩,猛然抽手,捂住了段凌的嘴。她深深吸气,片刻方道:“别说了。”

         段凌依旧贴近,就这么任她捂着自己,定定看她。兰芷也不放手:“这些秘密,你应该至死都埋在心里。”

         ——这些都是当今圣上忌讳之事,段凌却一清二楚。无怪他曾是圣上的心腹,现下却只能在虎威卫做个副使。都说狡兔死走狗烹,圣上即位后没有第一时间将他杀死,已经是个奇迹。他便应该安分沉默保命,又怎能将这些事告诉第三人?

         他还说先皇的头颅埋在纳兰祠堂……当今圣上便是再残暴不仁,为着天家颜面,也不可能不留他父皇全尸。那先皇的头颅,还不知是段凌通过什么途径弄来的。这种足以让他死千百次的秘密,他竟然也告诉她……

         兰芷收回手,缓缓道:“今日的话,我只当没听过。”

         段凌却一把握住她逃离的手:“别啊!”男人浅笑盈盈:“我将这条命都交到了你手里,你却想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他明明是笑着,可兰芷却从那目光中,觉察出了些逼人之意。两人对视片刻,兰芷败下阵来,偏过了头:“你……你不必如此。”她呐呐道:“自……爹爹死后,我便以为,我在这世上再无亲人。现下得知有你这位兄长,我心中不知有多欢喜……”

         她向来不习惯这般直白表露情绪,说到“兄长”二字时,不自觉便微红了脸:“今日你对我所言,字字句句我都相信,你实在不必将那些秘密也说与我听。”

         段凌似乎很满意,长长“哦”了一声,却是道:“那叫句哥哥来听?”

         哥哥?兰芷暼段凌一眼,别扭感又浮上心头。她努力许久,终是没好意思开口,索性将头埋进了膝盖。

         段凌唉唉直叹气:“我找了你十多年,好容易相认了,你却连声哥哥都不肯叫,真是伤心。”

         兰芷脑袋动了动,露出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还活着?这么多年我音讯全无,许是死在了哪里也不一定。”

         段凌摇头:“不可能。”他笑得眉眼弯弯:“纳兰王有神灵庇佑,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神灵庇佑……兰芷暗自腹诽这个回答,段凌却缓缓敛了笑:“阿芷,我的秘密已经告诉了你,那你的秘密呢?是否也该告诉我?”

         她的秘密?兰芷一点点抬头,便撞上了段凌认真的目光。男人声音轻柔,问出的问题却是一针见血:“你来到浩天城参军,是否别有目的?”

         兰芷一时默然。原来……今日段凌将她带来这里,又对她说了许多,便是想要问这个问题。

         他是在担心她吧?这个男人思虑周详,看到那细作的香囊,还不知道想了多少。可是……她应该把她的过去告诉他吗?将他牵扯进她的恩怨里?

         段凌见兰芷不答话,忽然退后一步,单膝跪下!他右手抬起置于胸前,低头躬身,朝着兰芷行了一个宇元人最为郑重的效忠礼。然后他直起腰:“纳兰列祖为证,纳兰凌在此起誓,会以性命守护纳兰芷,不让她受到伤害……”

         兰芷大惊!她连忙从石柱上跳下,俯身去拖段凌:“……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他竟是……朝她下跪!

         便是此刻,兰芷心中忽然明了:段凌心中,其实并不真将她当做妹妹。他说她是他的王,或许……是有几分认真的。

         虽然他口中责骂纳兰家族愚蠢,可孩童时期,长辈的反复教导和他的耳濡目染,已经在他心中留下印记。所以他纵然孤身一人,也要执着为纳兰一族复仇;所以他数十年如一日寻找她,不曾放弃。所以他说她有神灵庇佑,所以他能朝她下跪……

         怕是连段凌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古老的纳兰家族已经覆灭,可他身为仅剩的幸存者,却依旧在坚守虚妄的传说。

         ——段凌的誓言绝无虚假。这样的段凌,真的能为她舍命。

         兰芷忽觉一阵恐惧。她不要他舍命。她已经失去过家人,那种痛,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现下好容易碰上段凌这个血亲,让她在这乱世中有了一份牵系,不是曾经失去过的人,不会懂得她有多珍惜。往后的路,她宁愿一人磕磕绊绊去摸索,能走多远是多远,能做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就最后算没法杀了向劲修,也决不拖累段凌。

         段凌顺着兰芷的力道站起,便见女子低头垂了眸:“哥哥这么问,可是因为我帮中原细作传递了消息?”

         她没有否认她今日所为,这让段凌松了口气。他反握住兰芷的手臂:“阿芷,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中原人的细作?”

         “不是。”兰芷答得果断:“我会帮那中原细作传递消息,只是因为他曾经帮我送过信。”

         “送信?”段凌皱眉:“送给谁?”

         兰芷犹豫片刻,措辞道:“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段凌眯眼打量她,忽然问出了句:“是你喜欢的男人?”

         兰芷抬头看他一眼,很快偏开了目光,却没有否认。段凌得了这默认,冷笑出声:“我猜猜。那男人知晓你武艺高强,对你嘘寒问暖,与你暧昧不断。他许诺你未来,却又哄骗你来浩天城参军,便是想要你‘顺便’帮他点小忙。”

         男人语速渐快:“你的反追踪能力很强,是他特意教导过你?他还教了你什么?遇事要沉稳冷静,果敢大胆,随机应变?对了,你这猎户的身份,不会也是他帮你伪造的吧?”他用力抓住兰芷肩膀:“阿芷,你想一想!那中原细作能与他传信,那他又会是什么人?你被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