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破绽(一)
        司扬回到屋中,在桌边坐下,也不说话。袁巧巧奇怪问:“你怎么了?从天牢回来就一直心不在焉,可是累了?”

         司扬摇摇头:“我在想兰芷。”

         袁巧巧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

         司扬看她一眼,无奈一笑,朝她招招手。袁巧巧抿唇,却还是靠去了司扬身边。司扬默然片刻,伸手揽了她的腰:“我怀疑……兰芷有问题。”

         袁巧巧蹙起了两道柳叶眉:“有问题?你是说……她今日杀了那细作?”

         司扬沉吟道:“当时情况混乱,你被撞倒后,大家的目光都在你身上,没有人注意兰芷。我却正巧在她身旁,看得更清。”她的面色凝重:“她说她是不小心击碎了细作的喉结,可我见到她当时那手法……却是像有心为之。”

         袁巧巧想了想:“她便是有心为之,也不奇怪。她才刚来虎威卫,没甚觉悟,又不知轻重,以为杀个细作没有关系。而且向正使又逼她和那细作*。”她一声轻哼:“若是他逼我,我也会找到机会将人杀了,气不死他!”

         司扬失笑,却是道:“你和兰芷不一样。这人看着温吞沉默,实则果断冷漠,是个脑子灵光的聪明人。她在军营砍了伍长的手,行为看似莽撞,却震慑住了一伍的新兵。抓捕那日她和我在一起,见我与那细作交手,拖延不肯上前。初时我以为她是第一次出任务,难免心怯,可看她今日下手干脆,又不是个胆小之人。”

         袁巧巧并不觉得哪有不妥:“许是她看重身体,被男人侵犯了,自然会做出反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司扬笑了笑:“或许吧。我也知道我可能想多了,可直觉就是认为她不对劲。”

         袁巧巧胡乱揉了揉她的发:“虎威卫每每招收新人,不都会派人去查底细么。你若真不放心,姑且等等,过一阵便会水落石出。”

         司扬的发被弄乱,发丝掉下来遮住了眼,连忙抓住袁巧巧的手:“可你想想,虎威卫里负责查人底细的是谁?是段副使。这人从来不近女色,却对兰芷处处照顾,可见偏爱之情。若他有心帮兰芷遮拦,我哪能探知分毫。”

         袁巧巧也没了主意:“那你想怎么办?”

         司扬拍拍她的手:“我没法离开虎威卫,可你炼制药材时常需要出外采药,我希望你去永山一趟,问问那里的人,帮我好好探探兰芷的底细。若真有问题,我直接报给向正使,定是大功一件。”

         袁巧巧苦了脸:“有必要么?去永山一趟,来回定是要月余,我不想离开你那么久。”

         司扬一声叹:“罢了,你若不愿,那便算了。也怪我心急,总是拼了命想要争口气,让家族中人不敢再看轻……”

         袁巧巧一时沉默,片刻终是低低道:“你若想我去,我明日启程便是。”

         司扬和袁巧巧的谈话,兰芷并不知晓。向劲修想要恶心她,让人将她和中原男子捆在一起,单独扔在天牢中。兰芷于囚室中静静闭目侧躺,积蓄体力。

         她并不敢完全将希望寄托于段凌。男人的示好的确明显,却也来得太突然诡异,兰芷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好意。生死攸关之际,她宁愿相信段凌待她好只是一时兴起。

         她的手中握着一锋锐的薄刀片,这看似不起眼的小小武器,才是她真正的底气。刀片是袁巧巧药箱中掉出的,初时混乱,兰芷趁人不备偷拿了来,插在厚厚的靴底里。后来被投入天牢,司扬给她搜了身,却也没有发现这东西。

         兰芷已经试过刀片的利度。袁巧巧竟是有些好东西,兰芷无需太用力,就能用刀片划开青石板砖。段凌今夜若是不来,她便得靠这刀片逃生。以她的身手,加上出其不意的攻击,只要不碰上向劲修和段凌这般的高手,她还是有把握逃出天牢。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兰芷在昏暗的烛光里,小睡了几回。她不知道确切时辰,可第四次醒来时,她的身体告诉她,已过子时。

         段凌还真没来救她。或许是因为不曾抱期望,兰芷也并不失望。她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好容易能进入虎威卫接近向劲修,却没法再待下去。她逃出天牢容易,可逃出天牢后,如何再找到方法杀向劲修,却是难题。

         兰芷稍稍活动了下手腕,割断了将她和中原人绑在一起的绳索,坐直了身体。她扭头看中原男人,见他的脸上的血肉已经开始腐烂,幽幽烛光下,更显得可怖,便是一声暗叹。

         这个男人和他的同伴值得敬佩,只是……她不该蹚这浑水。过往已逝,宇元国滚滚铁骑之下,她不认为他们真能找回美好光明。既然他们的梦想本身便是个幻境,她又何苦为他们费心力?

         可她终是意气而为。或许是因为没有她的参与,这个男人便不会被抓,不会受尽折磨。对于他,兰芷到底有些负疚之意。于是她杀了这个男人,保全了他的首领,也让他飘渺的梦得以暂时延续。

         ——这样,他们俩便算两不相欠了吧?

         没有缘由的,兰芷忽然想起了抓捕那日。胡同暗色中,男子低低急急朝她道:“永乐酒楼!”

         永乐酒楼。这家酒楼到底藏着什么,让这男人牵肠挂记?

         兰芷沉默再看男人片刻,终是再叹一声,决定逃出天牢后,去永乐酒楼走一遭。

         却便是此时,兰芷听见了脚步声。她连忙将绳索伪装还原,又摆出被捆绑的姿态,侧躺回了男人尸体边。

         不过片刻,牢门果然打开了。兰芷缓缓抬眼看去,便是一愣。

         来者竟是段凌。他站在牢门边,歪头看了兰芷一阵,方才挥挥手朝狱卒道:“你们先下去吧。”

         狱卒应是告退,临走还不忘体贴关上牢门。段凌缓步行到兰芷身旁,高高在上俯视她。烛光在男人脸上拉出忽明忽暗的光影,这让他看上去似乎有些阴郁。兰芷以为他生气了,可是很快,她发现这只是她的错觉。段凌毫无形象在她身旁蹲下,面色如常勾唇浅笑着,指尖用力戳了下她红肿的脸。

         兰芷被弄疼了,缩着脖子往后躲了躲,心中却暗道:这人还是来了。只是,怎么来晚了?

         段凌并没有来晚。这些天圣上密派任务,将他困在宫里,可接到向劲修的消息后,他还是及时赶了过来。可在牢门外见到了狱卒,问清了情况,得知兰芷只是挨了一巴掌,并无大碍后,他又似突然来了兴致,竟是召集狱卒们玩起了马吊。

         这一玩便是两个多时辰,直到丑时中(2点),段凌方才叫停,让狱卒带他去见兰芷。

         段凌被兰芷惊吓了。在来天牢的路上,他便听属下说过今日事情的始末,只觉一阵后怕。兰芷的行为实在莽撞!也所幸向劲修对他有所顾忌,这才在盛怒下留了她一条命,若是碰上旁人……哪还会有这好运气?

         ——他才刚找到她,她是打算就这么死了,然后让他抱憾怀恨终生么!

         到了天牢,确定兰芷的确无事后,段凌便打算晚些露面,正好借这机会,给兰芷一个教训。想来她一人在囚室等他相救,心中定是担忧,时间一长,担忧便会变成懊悔与反省。他晾她一阵,也免得她往后行事不长记性。

         见到兰芷吃痛闪躲,段凌愈发笑得像个孩子,又转而去戳兰芷肩膀的伤口。男人慢悠悠开口道:“不是说,你的身体要干干净净留给我么?怎么却被别的男人先啃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