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抉择(四)
        兰芷一瞬间,心跳都停了一拍!她缓缓扭头,朝着候在一旁的众人看去,却分辨不清他们面上的表情。记忆中那张俊秀几近艳丽的脸在她脑海晃过,兰芷勉强定神,声音平静道:“我没有弟弟。”

         出乎她意料的,向劲修竟是丝毫不追究。他鼻孔里出气:“又是这句话!他还会不会说点别的!”他朝身后看一眼:“袁巧巧,你就不能给他喂点药,让他清醒些么!”

         兰芷缓缓呼出一口气。原来……这男人神智已经不清了。不论谁问他“首领是谁”,他都会回答“是你弟弟”。倒是害她着实紧张了一阵。刚刚一瞬间,她还真抱了希望,她的弟弟是不是还没死呢……

         袁巧巧行上前,声音柔柔答话了:“向大人,我刚刚已经给他喂了提神的药,否则,他是没力气说话的。”

         向劲修“啧”了一声:“还不如没力气说话,都好过现下,只会说废话!”

         袁巧巧有些为难:“这些天为了折磨他,我给他下了太多药,已经伤了他的神经,他才会神志不清。大人若要想要我治好他,可得费些时间……”

         向劲修愈发烦躁:“也真不知道是你们折磨他,还是他折磨你们!”他想了想:“罢了罢了,这人太顽劣,若是真治好了他,他缓过了气,怕是又不肯招供了。”他看向兰芷:“你,继续去套他的话。”

         司扬此时行到兰芷身旁,低声朝她道:“你和他聊聊他媳妇,不准他开心了,会清醒一些。”

         兰芷暗叹一声,果然朝那男子道:“你媳妇可生得漂亮?”

         提到媳妇,男子的眼中总算有了神采:“漂亮,可漂亮……她是她们村里最漂亮的。我女儿也漂亮……”

         兰芷以为他又要自顾自絮叨许久,却不料这回,男人很快停了话。他的眼中缓缓滑落一行泪:“她们都死了。城破那天,她们都死了……我女儿才12岁,却被……被你们……”

         他顿住话,许久没有出声,然后没有预兆的,他忽然抓住兰芷的手,面目狰狞朝她吼道:“我恨你们!你们为什么要伤害她!她才12岁……”

         兰芷被他惊了一惊。男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张嘴就想咬兰芷,兰芷连忙抽手!男人被她一带,身体便失了平衡,掉去了地上。一旁的校尉急急上前,将他提起。

         男人显然已是强弩之末。校尉们将他放回椅子上,他便瘫成了一团,再无力动作,眼中却流泪不停:“你们杀了我吧……我真不想活了!阿若茹茹死后,我还会活下去,就是想给首领帮帮忙……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可我希望其他中原人能过回从前的生活……我不可能供出首领,不可能……”

         兰芷定定看他。又一次,这个男人在她面前求死了。他说的是“你们杀了我吧”,可这里除了她,还有谁会将他的哀求放在心上?

         司扬此时低声提醒道:“兰芷,他清醒了!快点问话!”

         袁巧巧也提了她的小药箱,站去了男子身旁,朝兰芷使个眼色:“你问话,我逼逼他。”她朝男人打开药箱:“这些东西,你可还要试一遍?把你弄疯了,我们照样能从你嘴里得到答案!”

         男人不敢看那药箱,身体却瑟瑟发抖。兰芷莫名能感觉到他的绝望。原来……他害怕刑罚,却更害怕他疯了后,真的会将那些秘密说出去。她垂了眸,不带感情道:“你说要娶我,我已经来了。现下你总能告诉我们,首领到底是谁了吧?”

         她没有抬头,不知道那男人此时的反应,却能听见他的喉咙发出了怪异声响:“你们……害了我全家不够……还要逼我背弃我的念想……”

         兰芷静静站立,脸上没有表情。是啊……念想。若不是为了念想,他何苦千里奔波来到浩天城?若不是为了念想,他何苦每天对着他憎恶之人笑脸逢迎?若不是为了念想……他又怎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如此空虚飘渺的东西,却支撑这个男人渡过了四天的炼狱。只可惜,他再撑不住了。

         兰芷忽然后悔了。当初胡同中他求死时,她便该成全他。这种人值得干脆一死,而不该受尽折磨后,把他的坚持都丢了。

         袁巧巧见那男人不答话,从药箱中摸出了一把银针。那男人见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腾身跃起,狠狠一撞!将袁巧巧撞倒在地!

         药箱砸在了地上。叮叮当当的药瓶落地声中,兰芷抬起了眼。那么多人在场,那男人却偏偏冲着她扑了过来,目光中有种决然:“你杀了我的茹茹……我和你拼了!”

         兰芷不知道他又神智不清了,还是在装疯卖傻。可这一回,她没有闪躲。男人将她扑到在地,狠狠张口,一下咬在了她的肩头!那牙齿穿透衣物,撕开了她的皮肉。

         刺痛之中,兰芷没有犹豫抬手,作势要推开他,却暗中一掌,击碎了男人的喉结!

         疯狂的神情瞬间在男人脸上凝固。兰芷一脸厌恶,顺着掌击的力道将他甩去地上,却见到男人眸子有一瞬间的聚焦,然后……他看着她,微不可见扯了扯嘴角。

         一切发生得太快,校尉们此时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将那男人抬起。男人瘫软任他们动作,却再没有睁开眼。兰芷听见有人喊:“他晕过去了!巧巧,快来给他扎针!”心中却漠然而安定:她知道任谁也没法救活男人。她击碎了他的气管,他必死无疑。

         想起男人最后留给她的表情,兰芷缓缓捂住肩膀的伤口,坐起了身。

         ——那应当是个笑吧?他假意松口让向劲修找她来,便是知道他撑不下去了。他不愿说出秘密背弃他的信仰,于是他求助于她,希望她能给他一个了断。

         兰芷并不知道,这个男人与她只有一面之缘,却为何会对她寄予希望,可她终是如他所愿。她杀了他,也给了他最大的慈悲。只是,她到底不是寺庙中的勘破万事的佛陀。她渡了他的劫,可她的心中压抑而冰寒,丝毫不见欢喜。

         她甚至没时间体味她的情绪。袁巧巧仔细查看一番,收回手轻声道:“他……他死了。”

         刑室中一时无声。下一秒,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兰芷身上。兰芷脸上的厌恶还未褪去,不敢置信连连摇头:“不可能……我只是推了他一下……”

         司扬却在袁巧巧身旁蹲下,没有多余动作,指尖直接抚上了男人的脖颈。然后她看兰芷一眼,起身朝向劲修道:“喉结碎了。应该是气管受损,窒息而死。”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兰芷神色惶恐,也朝着向劲修道:“我不知道会这样……他血肉模糊扑上来,我只觉得恶心想躲开,这才推了他一下……却不料下手重了……”

         向劲修一脸冰封之意,大步朝着兰芷走来,二话不说,抽了她一个耳光!

         兰芷顺着向劲修的动作摔倒在地,脸迅速红肿起来。若不是她巧妙卸去了一部分力道,怕是现下牙齿都该掉了。

         向劲修俯视看她,冷冷道:“恶心?恶心你也该忍着,怎敢把他弄死?”他微微侧身,抽出一旁校尉身上的佩剑:“虎威卫谋划了多久才抓到这个人!好容易找到的线索,竟然就这么断在了你手上……”

         向劲修真怒了。他不似刚刚那般暴躁,可周身都是凛然杀意。兰芷曾与他对战过,自是清楚感受到了。

         ——他想杀了她泄愤!

         刀锋缓缓上移,锐利的剑意几乎要将兰芷剖开。兰芷猛然伏地,哽咽道:“向大人!我没法忍!我的身体……必须干干净净留给段大人!”

         一语落地,兰芷身体紧绷,等待向劲修的反应。这番话,实在是无奈之选。与向劲修第一次相见时,他明明对她有兴趣,却因为段凌打消了念头。这只能说明他忌惮段凌。她便是要提醒向劲修,她是段凌的人。她知道自己的手段不够光明,可现下,段凌是她唯一能仰仗的势力。

         那刀锋堪堪停在兰芷头顶,距她不过一尺。随后,向劲修猛然抬手,一剑劈下!将兰芷身旁的椅子劈成了两半!

         地上立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向劲修扔了剑,恶狠狠道:“将她和那中原人绑在一起,丢去天牢!”他停顿片刻:“再让人去通知段凌。如果今夜子时前,他不亲自来这里救人,那便将屋里的刑罚,全部给她上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