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孽城(二)
        女孩反应过来,缩着身子往后挪,摇头不止,口中喃喃道:“不,不,不……”

         兰芷静静看她,声音愈发轻缓:“你在害怕吗?你也看见了,我的剑很快,不会让你死得痛苦。”她偏头朝山下方向看:“你的爹爹娘亲刚走不久,跟他们一起离开,不好吗?”

         女孩终于停了挪动,坐在原地,可她垂头半响,却是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吼:“不好!”她抬头死死盯着兰芷,声音因为压抑而古怪:“你不知道……我娘亲的半个脑袋都掉在了地上,可她还抱住那杀了她士兵的脚,死都不肯放手!就为了……帮我拖住那士兵一时半刻……”

         说到这里,她的嘴唇颤抖,喘气断续:“我爹爹娘亲想要我活!我若是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她的泪珠颗颗落下,似在驳斥兰芷,又似在质问自己:“……那他们又算什么?!!”

         兰芷默然。女孩胡乱去擦脸上的泪珠,可眼泪却停不住:“便是受再多欺辱,便是日子再难过……我也要活下去!我要好好活着,成全他们的遗愿……然后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为他们报仇!”

         女孩涕泪交流,一身血污,身体克制不住发抖,看着狼狈不堪,可那双眸子却异常黑亮。有什么在其中熊熊燃烧,那种恨意与执念,几乎要将兰芷也点燃。

         兰芷只觉心被狠狠一撞。这个女孩或许比她柔弱,却比她勇敢,比她坚强,自然也比她更有资格活下去。兰芷站起身,行到女孩身旁,躬身朝她伸出手:“别哭了……起来吧,我带你进城。”

         兰芷就这么带着女孩,踏上了前往浩天城的最后一段路。月上中天时,两人寻了一户人家借宿。女孩累坏了,进了柴房便睡了过去,连热水也没顾喝上一口。

         借宿于人家,是为了让女孩好好休息。至于兰芷自己,并未期待能有好眠。可这一夜,她竟是也睡着了。夜半时分,低泣声入耳,她才缓缓睁开了眼。女孩蜷在她身旁,睡得迷蒙,一脸泪痕。

         兰芷低头看了女孩片刻,指尖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珠,心中暗叹:这么哭着,是做噩梦了么?

         兰芷也经常做噩梦。自2年前中原国覆灭之后,她便再没有好好睡过。2年时间里,她的梦中都是震天的杀声,遍地的尸首,无尽的哀鸿。身着铁甲的将军一声令下,养父养母的头颅便被挂去在城门之上,家中百余口齐齐被屠!华美的皇宫也被付之一炬,随着皇宫一并被火光吞噬的,还有她聪明调皮的弟弟……

         北行这四个多月,噩梦更是一路相随,兰芷几乎夜夜不曾安眠。而今夜,她却难得没做噩梦。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快到浩天城了?

         恍惚之间,一个男人沉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阿芷,你心中有魔障,我无法开解。去宇元国皇都吧……或许在那里,你会明白你想要做什么。”

         兰芷站起身,缓步走到柴房门口,心中默默想:那人向来是对的。一路的行走平淡,却让她看清了自己的心。还没有到浩天城,她便已经清楚,她想杀了那屠她满门的将军,她要复仇。

         如何讽刺,她是宇元人。那些毁了她家园的暴徒,其实是她的同族。而这片她为着复仇而踏上的土地,其实是她真正的故乡。

         次日中午,兰芷带着女孩到了浩天城。沿着街道缓步而行,兰芷终于能明白,流民们为何会将这座城称为“乐土”。浩天城的街道四通八达,房屋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行人熙熙攘攘。若是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座城,那只能是“繁华”。

         可陌生而嘈杂的环境让女孩不安,她握住兰芷的手愈紧。兰芷将她的恐惧看得清晰,却不能再相陪。城中有中原人聚居的中原街,兰芷将女孩送到附近,给了她五两银子,对她说了一句甚少对人说的话:“好好活下去。”

         便就此别过。

         兰芷不放心女孩,可人各有志。女孩已经选择了要走的路,而她也有必须做的事。加之她要杀的人曾经是将军,现下只可能更位高权重。她不可能再与这孩子在一起,就怕她若失手败露,还要连累这个孩子。她在街上散漫行了一段路,这才收拾了心情,打算找家便宜的客栈住下,再行探听消息。

         却听见街上一阵骚动。有人大喊:“哎!注意了!前面的人让一让!”

         兰芷扭头看去,便见到一辆马车拖着几棵树干行了过来。街上的行人纷纷闪避,兰芷也站去街边,腾出空地让那马车经过。

         可待到马车行到她近前,兰芷却看清了那树干的切口处,竟是隐隐泛着淡蓝色的寒光。心中便是一惊:这……分明是她的剑留下的切口!

         兰芷7岁时,养父给了她一把宝剑。宝剑看似朴素,却削铁如泥吹毛断发。更神奇的是,这宝剑寒气森森,出鞘时剑意凛然,若是砍上了东西,物事切口处还会留下淡蓝色的寒光。

         ——那这几棵树……难道是她昨日为威慑宇元国士兵砍下的?

         兰芷数了数那树木,不多不少,正好五棵,果然是她昨日砍倒的数目。看来她的猜测不错。

         ——可她昨日砍倒的树,为何今日就被送入了浩天城中?

         兰芷作势闪躲不及被树枝勾住衣角,一边努力扯开树枝,一边与那车夫搭话:“大叔!这几棵树这么大,你干吗送它进城呢?”

         车夫放缓了车速:“你不知道么?这树质地坚实,又自带幽香,能防虫蛀,圣上前些年才命人种植了一批。今日守备去山上查看,发现竟是被人砍倒了五棵!圣上要的东西,那便是被砍了,也不能随便扔啊!自然是得送进城里。”

         兰芷心中叫苦:她怎么正好就砍了宇元皇帝的东西!这万一皇帝不高兴了,下令追查下去,她还不知道会惹上多少麻烦!

         虽然心中担忧,兰芷却也不再多问,只是远远尾随马车。虽然这树是皇帝的东西,但皇帝百事繁忙,定是没空管这几棵树的事情。她想看看这几棵树会被送给什么人,那人又会作何处理。

         马车行了一段,在一衙门口停了下来。兰芷远远看去,便见到了虎威卫几个大字,原来是皇城守备军的府衙。临街有个茶棚,兰芷进去坐下,要了壶茶。却见那车夫通报后,便候在大门处。过了约莫半柱香时间,一名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行了出来。

         那男子约莫二十八、九岁,身穿赭色劲装,身材颀长,长相俊朗,一双眸子仿若秋夜的江水,泛着清冷的流光。他不急不缓问了车夫几句话,略一思索道:“皇宫偏殿正在修整,这几棵树正巧可以用上。你把它们送去宫门口,自会有人接应。”

         这便是不追究了。兰芷听到这番话,暗自舒一口气。车夫应是离开,却不料马儿才跑了几步,男子又忽然皱了眉,喝道:“且等等!”

         车夫停车:“段副使,还有什么事?”

         段副使不答话,只是缓步行到树木旁,俯身朝切口处看。这个角度,兰芷看不见他的表情,心中揣测不止。片刻,却见那段副使直起身,扭头朝守门侍卫道了句:“把你的剑给我。”

         侍卫将剑送上。段副使反手抽剑出鞘,复又干脆利落一剑劈下!

         男人面色平静,动作亦行云流水丝毫不显阻滞,可那五颗树木竟是齐齐被他削掉了一截!兰芷远远见了,不解之余,微微震撼:这男人的武功远远在她之上!

         在木桩断续落地的闷响中,段副使将剑还给侍卫,朝那车夫道:“底下沾了些泥污,就这么送进宫,你会被责骂。”

         车夫顿悟,连声道谢。兰芷一颗心也再次落地。一碗茶水很快见了底,兰芷摸了个铜板递给小二,起身准备离开,却意外见到段副使并没有回虎威卫,而是负手立于衙门边,正朝街上看。兰芷的目光不意与他对个正着,段副使神色不变,兰芷便也一脸自若挪开了目光。

         兰芷离开了,段副使却还站了一会,让人将木桩抬走烧掉,这才回了虎威卫。他则带上几名心腹,策马去了树木被砍的山坡,再次仔细查看五棵树桩的断处。又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昨日的暗杀,追查到了守城的士兵。

         士兵们以为惹上了大麻烦,跪地恐惧连声哀求。可段副使竟丝毫不责备。男人只是和缓道:“那砍树之人是宇元人?还是个女的?”他远眺山下,微微眯眼:“如果你们再见到她,可能认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