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参军(三)
        段凌口中的花,其实是兰芷自小便有的胎记。养父会给她取名兰芷,便是因为她背上胎记的像极了香兰。一般人的胎记生得小而模糊,兰芷这胎记却生得大而清晰。那香兰就如画师用朱砂勾勒,细细爬满了她的整个背脊。

         段凌的指尖顺着香兰的脉络,缓缓向下。男人的呼吸浅微,打在兰芷光裸的肩颈上,激起了肌肤的颤栗。兰芷身体僵直想要闪躲,段凌却沉沉道了句:“别动。”

         兰芷心中挣扎片刻,选择了听从。她没有回头,却可以感觉到,至少此时此刻,段凌对她并没有男女之欲。他只是……沉溺于她背上的那朵花。

         养父曾告诉兰芷,他是在山间捡到兰芷的,也不知道兰芷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后来兰芷长大了些,对身世愈发好奇,也曾经将背上古怪的花给弟弟看,询问读书奇杂的弟弟是否知晓一二,却依旧没有得到答案。

         那么,段凌这般迷恋的态度,难道……是知晓这香兰的来历?

         她心生疑虑,却再无法细想下去,因为段凌的手已经一路下移,落在了她的尾椎处。兰芷不能再忍,突然将剑扔去地上!金属落地的撞击声中,她下跪垂头,声音清朗道:“段大人剑法高超,兰芷自愧不如。”

         一室旖旎被这朗朗声音冲散。段凌沉默了片刻,行到她身前。他双手牵住她的手,将她扶了起来:“你年纪还小,能有这般剑术造诣,已是不凡。”

         兰芷的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又抬头朝段凌看去,便见男人脸上带了笑。只是,这笑却不似之前那般虚伪假意,那双浅棕色的眸中……竟是隐约可见暖意。

         兰芷一愣。她心中思量:段凌既是说她不凡,想来便是愿意收她做手下。或许这人将她当成了自己人,言语间便也少了些冷漠,做出了些真实情意。

         兰芷抽出手,退后两步,及时躬身表达感动感激:“多谢段大人赏识!兰芷往后定当尽心竭力,回报大人知遇之恩!”

         这话说得倒是应景,可她躬身时,那撕破的衣裳却跟着滑下,一直落到了胸前。兰芷连忙用手去扯,勉强遮住春光,只觉尴尬又窘迫。

         段凌笑了。他抬手解开腰带,竟是将赭色外衫脱了下来,只着一身便装。然后他行到兰芷身前,动作温柔为她披上了外衫。

         这举动却是太过厚爱属下了。兰芷闪身躲过,惶恐状跪下:“大人!兰芷不敢!”

         段凌低头看着外衫底下的女子,眸中暖意愈深,平和道:“站起来。”

         兰芷只得站起。段凌再次用外衫将她罩住,一颗一颗帮她扣起扣子,慢条斯理道:“既是我的女人,穿件我的衣裳,又有何不敢。”

         兰芷想了想,倒是觉得这话有理。何需段凌昭告天下她已经有主?她只需穿上这件衣裳,在军营里晃上一圈,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遂低低应了句是。

         段凌却又道:“既是我的女人,往后没外人时,便不要下跪了,倒像是我折腾你一般。”

         兰芷自是由着他喜好,继续应是。段凌帮她扣好了扣子,又俯身捡起了她的剑:“这剑……”

         剑锋寒光悠悠,段凌看兰芷一眼,忽而一勾嘴角:“这剑甚好,我喜欢。不如送给我吧。”

         兰芷迅速抬头,抿唇盯段凌:这人竟然开口要她的剑!这么示好给她披了件衣服,却得她拿剑来还!

         可这剑是养父给她的东西,已经陪了她整整十二年。兰芷垂头恳求道:“大人……这剑是家父的遗物,还请大人给兰芷留个念想。”

         段凌笑意愈大:“竟是这样。”他顺手将那剑挥了几挥:“既如此,那我往后便记得将这剑带在身旁,你若是想你爹爹了,只管过来看剑便是。”

         兰芷:“……”

         兰芷只觉面前的男人没由来变了个模样!她心中不悦,却又不能和他翻脸,只得暗自盘算:或许往后,她好好帮他做几件事,他一时舒心了,便会将剑还给她。若是实在不还……那待她离开浩天城时,便是用偷的骗的,也要把剑夺回来!

         主意已定,兰芷便也不再多说,索性解下腰间剑鞘,送至段凌面前:“那,便请段大人好生爱护它。”

         段凌见兰芷看向宝剑的眼光十分不舍,料想她心中定是不快,可那张脸上的神情始终淡淡,让人看不出分毫情绪。这让他不禁想起幼年时的她。那时,他欺负了她,她也只是睁着大眼睛看他,不哭不闹。段凌莫名觉得有些窝心,开口却仍是悠悠道:“怎么,兰芷舍不得?”

         兰芷垂眸摇头:“不是,我只是……时常带着剑,现下忽然没了剑在身旁,不习惯。”

         段凌也不戳穿:“那一会我让人带你回虎威卫,你去领一把剑。”

         兰芷一怔,反应过来:“虎威卫?”她知道段凌有权力从各个军营中挑人,编入虎威卫,也是因此,才会选择投靠他。却不料段凌行事会如此迅速:两人才第一日相见,他刚刚还想将她踢出军营,转瞬便要带她入虎威卫!

         不管这人存着什么打算,能带她进虎威卫,对她来说便是好事。兰芷开始觉得,宝剑借段凌用上一阵,也不算亏了,连忙一脸惊喜道谢。段凌便笑道:“既是我的女人,那总该放在我身旁教着,我才心安。”

         这是段凌第三次提起“我的女人”。初时兰芷自己说这话时,便有些自荐枕席的尴尬,偏偏段凌还故意揪住这话不放。却又没法反驳,只得躬身行了一大礼,正经又古板道:“兰芷往后,必定努力学习。”

         段凌伸手去扶她。可这一次,兰芷自己直起了身,巧妙避开了他的手。段凌笑了笑,并不勉强,却是不容拒绝道:“今晚来我家一趟,我给你看些东西。”

         他已经等不及和她相认了。她现下还不知道他是谁,处处防备于他,段凌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打算今晚便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她。想来,她若知道他还活着,一定也会高兴吧?

         段凌随后去训练新兵,派了一名校尉送兰芷去虎威卫。校尉带着兰芷领了佩剑,带她去女兵营。两人行到半途,却听见身后有马蹄声传来。校尉转身看去,示意兰芷站去路旁:“且等等,给向正使让个路。”

         兰芷脚步顿住,缓缓回头,便见一壮硕男子正策马而来。

         两年的时光飞速倒退,一瞬间,兰芷仿佛回到了中原国皇宫。养父被杀,养母被奸,两人留给她最后的话都是“去救弟弟”。兰芷换了套宇元士兵的军服,一路奔皇宫而去,却在皇宫外受到了阻拦。她好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来到太子殿,却只见到漫天的火光!

         殿门紧闭,兰芷屏住呼吸上前,一剑劈开了厚实木门!殿内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宫女太监,多数已经被熏死,少数还有口气,仍在垂死挣扎。火光之中,兰芷看见了弟弟熟悉的身影,正捂住口鼻朝殿外爬行。

         兰芷就想冲进火场救人!却感觉身后一阵劲风,连忙扭身!便见到向劲修骑于马上,正举剑朝她劈来!

         彼时,兰芷被宇元国士兵围攻,已经受了好些伤。向劲修武艺又远在她之上。她勉力周旋了几个回合,便被他一剑刺中了胸膛!

         向劲修狠狠拔剑!兰芷胸口的血立时湿了衣裳。重重倒在尘土中那刻,她朝着宫殿看去,正见到木梁承受不住火势掉下,砸在了弟弟的身上。而向劲修高高骑在马上,将剑上的血一甩,阴冷俯视看她。

         之后……便是无尽的黑暗。

         时隔两年,向劲修再次策马而来。兰芷双手握拳,身体克制不住微微颤抖。蚀骨的恨意烧得她头晕。可滔天的恨意中,却还有一种兰芷不愿承认的情绪……名唤惧怕。

         萧简初将濒死的兰芷救了回来。她的伤养了半年便痊愈了,可剑锋刺进胸口的痛却始终挥之不去。濒死的记忆一直残留在兰芷心底最深处,她害怕死亡的痛,害怕那无尽的黑暗,也害怕那个轻易将她诛杀的男人。

         她无数次安慰自己:当年她已经尽力了。现下弟弟已经死了,而向劲修又是一国将军,她再没法做什么。于是她假装遗忘,假装不在意,在萧简初身边一躲便是两年。

         可逃避让她心中难安。那些日日夜夜纠缠她的噩梦,便是对她怯弱的惩罚。

         若不是萧简初推她一把,她怕是现下还躲在中原吧?前来浩天城的路上,她也曾经心生惧怕想要折返。可是越往前行,她的心思却愈发坚定。而现下,她既然站在了这里,便不会再容惧怕主宰她。

         向劲修策马,很快经过兰芷面前。校尉倾身施礼,兰芷便也跟着缓缓弯下了腰。却不料,那马蹄自兰芷面前踏尘而去,却又生生停了下来,折回了她的面前。马上的人没有说话,却是用手中的马鞭柄挑住兰芷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脸。

         兰芷顺着向劲修的力道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面前的中年男人脸宽眉粗,轮廓极深,正皱眉眯眼打量她。

         兰芷垂眸,声音平和开口道:“见过向大人。”

         向劲修不松手,片刻,不辨感情的声音传来:“女人,我记得你。”

         兰芷心中便是一惊:什么意思?!难道时隔两年,向劲修还记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