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孽城(一)
        兰芷站在高高的城墙下,仰头看向城门上的“浩天”二字。

         她已经在这城外等候了三个多时辰。想要进城的流民太多,可入城的份额又太少,守城的士兵盘查之时,少不得要借机勒索刁难,速度自然被拖慢。

         不远处的城墙角下,一个士兵压着个女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干那档事。这是个有着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只要她满足了士兵,她的一家人便都能进关。女人的低泣声断续传来,可队伍中的人们只是定定望着城门,面上丝毫不见同情,只余羡慕,抑或木然。

         城门口却一阵骚动,原来,一男子被拦在了城门之外。士兵的骂声遥遥传来:“我前天才见过你!说了你不能进城!竟然又来!还不滚回你的中原国!”

         男子却不肯走,伏地磕头不止。士兵没有留心,被他绊了一下,差点摔倒,立时大怒:“不听话的中原狗!”竟是拔剑出鞘,挥手一劈!男人的脑袋便和身子分了家!

         自有人上前,熟练收拾男子的尸体。等候排查的队伍一片静默,却没有人选择离开:他们的中原国已经亡了,就亡在这些宇元国士兵的手上。如果可以,他们也不愿在仇人的地界生活,可宇元人统治下的中原国已成地狱,而繁荣安定的浩天城,是他们最后的幻想。

         兰芷便在这静默中,收回了目光,不再听,不再看。神思放空间,不知不觉,队伍渐短。却听一个男声哈哈笑道:“女人!你以为你戴着兜帽,我便不知道你是美人了吗?”

         伴着这句话,一只手朝兰芷伸来。兰芷本能身形一扭,错身避过,抬头便见到了一名宇元士兵。

         士兵皱起了两道粗眉,似乎不敢相信兰芷竟能避开他的手。却见兰芷自己将兜帽取了下来,然后她抬眼,同样浅棕色的眸子对上了他的目光。

         士兵便是一愣。他上下打量兰芷,见她约莫十八、九岁,个高肤白,姿容的确出众。却是眉目幽深,发色与眼眸也不似中原人那般漆黑,而是如他一般的浅浅棕色,便是一声骂:“呸!怎么是个宇元人!真晦气!”

         兰芷不语,从怀中摸出一两银子,交到了士兵手上。

         士兵碍于她同为宇元人,倒不敢太放肆,只是一副嫌弃的表情收了银子:“这才一两,你得给我五两!”

         兰芷直直望他:“城门告示上写得清清楚楚,中原人进城,收税银五两,我是宇元人,只需交银一两。”

         士兵见她不识趣,便有些恼了。又见她身后背着把剑,便是一声冷哼:“进城不得携带兵器,你这剑得留下!”

         兰芷继续一板一眼反驳:“不得携带兵器的是中原人。宇元人尚武,只要不是出入宫廷,到哪都能携带兵器。”

         士兵再次索要财物不成,索性斥骂道:“你这人好不懂规矩!我们兄弟这么大冷天守城,你却也不给些酒水钱!”他恼道:“既如此,那你便别进城了!”

         兰芷看他片刻,忽而认真道:“我必须进城。”

         士兵一脸嘲讽:“凭什么?!这可是皇都!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城吗?!”

         这话刚刚说完,他便看见眼前寒光一闪!兰芷的剑不知何时已经出鞘,剑锋堪堪擦着他的脸颊而过,切断了几缕他的头发!

         士兵的瞳孔猛然紧缩!这一瞬间,他毫不怀疑兰芷是想杀了他。却见那女子又撤剑退后几步,竟是有模有样耍起剑招来。

         城门口本就堵了好些人,加上个舞剑的兰芷,便显得有些逼仄了。许是意识到了这点,兰芷很快收势站定,转头看向士兵:“就凭……我是要进城参军啊。”她迎向士兵呆滞的目光,态度有礼,仿佛之前那一剑只是一场愚蠢的表演:“圣上有令,前来参军的宇元人,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

         冰寒的剑意依旧残留,士兵咽了口唾沫,心底的那个“不”字,却是怎么也不敢出口了。正在僵持之际,排在兰芷身后的中年男人却行上前来。他朝着士兵躬身施了一大礼,讨好笑道:“大人,大人。这姑娘是我请的镖师,一路随我行到这的。她的钱,我给。”

         中年男人果然从怀中摸出银锭,塞去士兵手中。士兵得了台阶下,又掂了掂那银子分量,再不管兰芷,却是朝着中年男人身后的马车问道:“车子里是什么人?”

         中年男人连忙跑去马车边,掀起车帘让士兵看:“是我的拙荆和小儿。”

         兰芷朝车厢里看去,便见到了一中年妇女和一十三四岁的男孩。那妇女斜躺在车厢里,病怏怏的模样。男孩则低头朝着士兵躬身一礼,末了又朝兰芷暼了一眼。兰芷的目光无意落在那男孩脸上,心中便是一颤。

         可不待她细看,中年男人却放下了车帘,躬身连连道:“大人,拙荆身体不好一直卧病,小儿在车内照顾,不能下车拜见大人,还请大人恕罪。”又指着马车后的一众人道:“这些人也是我请的镖师。世道不好,多个人总是多分安全……”

         说着,又摸出了几锭更大的银子,塞去了士兵手上。

         士兵难得见到出手如此大方的人家,朝同伴使了个眼色,便放他们进了关。

         进关后并非就是浩天城,防关与浩天城间还隔着大片田地山脉,种满了粮食。兰芷有些心神不宁,竟是一直跟在那马车边,时不时朝车窗帘看。

         马车沿着驿道行了一段路,在一家面馆落了脚。男孩下车,阳光照亮了那张脸,兰芷定定看着,目光不能稍离。

         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一个女人,这么目不转睛盯着一个男孩看,总是不甚礼貌,特别是在这男孩长得……甚是貌美的情况下。

         没有缘由的,另一张相似的脸在兰芷脑中闪过。十岁的弟弟朝她做了个鬼脸,眸色黑亮笑了开来:“姐姐,今日我去宫中陪太子殿下读书,听见侍卫们说,你是娘亲买给我的童养媳!无怪姐姐一向能吃,想来是曾经太穷了吃不饱,所以才卖身来我家混饭吃吧?”

         兰芷缓缓仰头,在阳光下闭上了眼。当时她是如何回答?似乎是狠敲了下弟弟的脑袋,恼怒斥道:“听那些混账东西胡说!你爹爹娘亲都将我当亲女儿看待,处处不曾亏待我,如何就变成童养媳了!”

         她的弟弟继承了养母的美貌,也如那男孩一般,男生女相。只是,都说男生女相主富贵,可在她弟弟那,似乎并不然……

         兰芷正在回忆之中,却听身旁一个男声低低唤道:“姑娘?姑娘?”

         她睁眼,便见到了入城时帮她付银子的中年男人。男人态度万分恭敬,朝着她行了一礼:“姑娘,我看你似乎没有去处,不如与我们一道同行?”他急急补充道:“你放心,钱粮方面,我不会亏待你!”

         兰芷知道男人为何会主动提出这个建议。宇元国等级制度森严,宇元人为上等,其余人均下品。这男人纵然有家财有能力,却到底是中原人。他若能拉上个宇元人同行,实在大有益利。

         兰芷躬身回了一礼:“今日,还要多谢你帮我解困。”她直起身,却是拒绝道:“只是我有要事在身,实在不能与你同行。”

         中年男人听言很是失落,却也只是礼貌与她告辞。兰芷最后看了那男孩一眼,转身离开面馆,可没走几步,却听见身后那中年男人唤道:“姑娘且留步!”

         兰芷停步转身,便见到那男孩站在中年男人身旁,手中捧着两张大饼。他将大饼送到兰芷面前,也不说话。兰芷一愣。中年男人在旁笑着解释道:“他看你一直盯着他吃面,想着你也该饿了,于是送这两张饼给你。”

         兰芷从心底,缓缓笑了出来。她自中原国一路行到这里,见多了流民的憎恶排斥、刻意讨好,已经很久不曾接收如此单纯的善意。她接了那大饼,轻声道:“谢谢你。”

         大饼就塞在她的胸口处,热热的温度,行路之时,烫得她心中都暖洋洋。可便是她再不舍,东西终究会凉。兰芷爬上一座小山坡时,终是停了步,将胸前的饼拿了出来。

         ——再不吃就真凉了。

         她盘腿抱着剑,靠着树坐下,嗅了嗅那大饼,这才大口吃了起来。

         不远处却传来了兵刃交接之声。兰芷吃完了最后一口大饼,抱着剑站起,纵身跃上了树梢顶,朝着山下张望。

         树林遮目,她看不清山下情况。兰芷便也不再上心,又坐去了树枝上,打算休息一会便上路。

         可有人朝着山上跑了过来。兰芷本来斜斜倚靠着树干,见到那人,却是坐直了身子。

         来者竟然是刚刚给她大饼的男孩。男孩一身是血,正在拼命奔跑,身后追着数名士兵。兰芷一眼看去,便明白了所以:那中年男人因着家财雄厚,方能在流寇中讨得活路,平安行到浩天城。可却也因为他家财雄厚,激起了宇元士兵的贪欲,被暗中追杀。

         不过一会,男孩便跑到了兰芷的近旁。可宇元的士兵也追了上来,个个手握宝剑,剑锋寒光闪闪。

         几个月的路途,兰芷不知见了多少厮杀,但只要事不关己,她向来不管。世道大乱,她没有能力拯救这天下,便也不愿轻易沾惹麻烦。

         可胸口依旧残留着热度,好似那大饼还在身上一般。兰芷垂眸犹豫片刻,终是自树上跳下。

         男孩咋见到天降一人,惊得脸色大变,可见到是兰芷,那双黑眸却骤然一亮,仿佛看见了希望。他几步跑到兰芷身后,呼哧喘着气,瘫在了地上。

         兰芷静静站立,就等着士兵追到近前。然后没有预兆的,她突然抽剑出鞘!

         没有人看清她的动作,可一旁的几颗大树……竟是被齐齐砍断!

         高大树木的轰然倒地声中,兰芷收剑回鞘,一把拉了男孩的手,朝着士兵们道:“我喜欢这种小男孩。这笔买卖,你们要钱,我要人。”

         士兵们被她这一手功夫震慑,互相使着眼色,最后终是离去。兰芷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她看向那男孩,见他趴在地上,头发已经散乱,身体微微颤抖,不知是在恐惧还是在悲伤。

         兰芷叹口气:“除了你,还有人活着吗?”

         男孩仰头看她,摇头哽咽道:“都……都被他们杀了!”

         兰芷微微蹙眉。男孩的声音虽然哽咽,可听着却过分细腻了些。兰芷在男孩身旁蹲下,忽然伸手,扯开了他的衣领!

         细长的脖颈平滑,不见喉结,兰芷对上男孩惊慌的眼神,忽然抬手去按他的胸,竟是隐约摸到了柔软。

         兰芷站起,偏头侧身,对着被砍倒的树木而立:她终于知道初时给她送大饼时,这孩子为何不说话了。“他”根本不是个男孩,而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女孩初经丧亲之痛,却并不全心全意悲伤。她见兰芷沉默,跪爬到她身前,连声哀求道:“姐姐!姐姐!我虽然不是你喜欢的男孩,但是却听话懂事,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求求你,带我进城吧!”

         兰芷任她跪在那,只是垂头盯着地上。女孩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便见那小路一旁,生出了一丛蓝色小花。

         女孩看看那花,又看看兰芷,跌跌撞撞跑到小花旁,挤出了一个笑容:“姐姐!这花开得真娇艳!姐姐若喜欢,我帮你采了它!”

         她伸手想要去摘采花朵,面前却寒光一闪!女孩的手还停在空中,那花朵却再不存在,只余细碎的花枝花瓣,在空中缓缓飘散。

         刀锋的凌冽之意仿佛还残留在空气里。女孩一点点扭头,惶恐朝兰芷看去。兰芷剑已回鞘,面色柔和对她道:“不必了。你看它美好,它却无力自保,不如我现下碎了它,还免得它待在这条路上,被人畜践踏。”

         她躬身,指尖轻柔抚过女孩的发:“我会救你,是以为你是个男孩。可你看你一个女儿家,生得如此美貌,却又孤身一人,手无缚鸡之力。你可有想过,便是我带你进了浩天城,等待你的,会是怎样的境遇?”

         女孩呆呆看她,完全不能答话。兰芷的眸中有种温柔的悲悯,可开口却是认真道:“好孩子,与其将来受人欺辱日子难过,还不如,我现下便杀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