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参军(二)
        段副使坐在书桌后,微微垂着眼睫,正在翻看桌上的一沓资料,兰芷进来他也没有抬头。营帐中再无他人,兰芷犹豫片刻,跪下开口道:“大人,你找我。”

         段副使终是看她一眼:“兰芷?”

         兰芷低头:“正是。”

         段副使又垂了眸。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挑,缓缓翻过一页纸张:“你这人倒是奇怪。测试时,连个死人都不敢砍,怎么却敢对一个大活人下手?”

         兰芷自是想过应对,此时便一板一眼答话:“大人,伍长想要非礼我,我逼不得已,这才出手。”

         段副使指尖一顿,轻挑了眉:“非礼?”他一勾嘴角:“什么时候,一个猎户的女儿说话,竟也这般文绉绉了?”

         兰芷心中便是一惊!她自小在中原国皇都生长,有些措辞习惯已经扎根骨髓,无法轻易改变,却不料一句话的功夫,竟是被这段副使揪住了漏洞。看来,这段副使若不是已经对她生了疑心,便定是向来警惕。

         兰芷假意一愣:“我之前在永山居住时,与中原人多有交往,见他们都是这般说话,便学了下来,倒也不清楚这就是文绉绉。”

         段副使回想片刻:“永山……的确是宇元国和中原国的交界。”他缓缓点头:“中原国,好地方。那可是礼仪之邦。”

         这也不算问话,兰芷便任他自说自的,不接茬。却见段副使朝她看来,笑了一笑:“我听说永山那很多豺狼,你做猎户的,日子应该还好过吧?”

         这似乎是在关切询问家常,可兰芷朝段副使看去,见男人脸上虽挂着笑,眸色却依旧一片清冷,笑意不及眼底。

         兰芷莫名心中一凛。萧简初在信中,曾为她细细介绍永山的情况,当初兰芷还觉得他是多此一举,现下看来,是她考虑得不如萧简初周详。

         兰芷不动声色道:“大人许是记错了。永山那没豺狼,却盛产虎豹。爹爹在世时,我和他一起狩猎,日子倒也勉强能过。可爹爹过世后,我一人狩猎虎豹却是辛苦,维持生计不容易。”

         段副使再次颔首,这才不再试探她,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我是虎威卫副使段凌,今日前来军营,便是负责新兵一伍的训练事宜。你斗殴伤人这事,既是不巧被我遇上,我便得处理。”

         他神色亲和对她解释,兰芷自是更要安分懂规矩,低头垂眉:“悉听段大人责罚。”

         段凌沉吟片刻:“你一姑娘家,我也不以军法责打你。便削去你的军籍,着即日遣出军营。”

         兰芷猛然抬头:这人……竟是要将她从军中赶出去!

         她不怕军法责打,却在意是否能留在军营,遂急急开口道:“段大人,主动挑事的人是伍长,我不过是被迫反击,罪不至遣出军营!”

         段凌一派安然安抚道:“我知道。伍长也被开除了军籍,这一阵,估计已经送回了他家里。”

         兰芷暗道:那络腮胡手断了,便是重新接上养好了伤,往后也没法动武,又怎么可能再呆在军营!将他送回家,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怎能与她被赶出军营相比!

         兰芷据理力争:“段大人,昨夜的事情,你应当已有听闻。那种情况,难道我要坐以待毙,任他欺辱?”

         段凌本来时不时低头看桌上文书,听到这话,终是放下文书看兰芷,平静发问:“你既然来参军,难道就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事情?”

         兰芷一时哑然。军营中不能带家眷,男人们憋得慌了,自是不安分。她的确猜到了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却以为会有办法处理,并不曾放在心上。现下被段凌提起,倒像是她不知轻重了。

         话说到这份上,段凌似乎也不愿再做表面功夫,声音悠悠开口了:“军营里的确有些女人,可她们能留下,是因为她们找到了各自的生存方式,与男人相安。你珍重自己的身体,这没有错,可你生得这般好看,又不愿委屈变通,将来在军营里待着,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麻烦。”他一语定夺道:“为了军中安宁,我不能留你。你现下便回去收拾罢。”

         兰芷不料他竟是提及军中安定这一层面,丝毫不能辩驳。她沉默片刻,低头恳切道:“段大人看得深远,是我没想周全。只是,来参军是我已故爹爹的遗愿,也是我毕生的梦想。我愿意领军法,只求段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我必定会找到与男人相安的方式。”

         段凌却只是朝她笑了笑。男人语调柔和,说出的话却不留余地:“性格观念要改变,谈何容易,你又何必为难自己?早些离开,还能早些去别的地方,谋个好生计。”他唤道:“来人!”

         便有士兵进营帐,朝着段凌施礼。段凌吩咐道:“带兰芷姑娘回营帐,辰时前送她离开军营。”

         说完这话,他便不再管兰芷。兰芷看着等候在旁的士兵,只能起身,跟着士兵离去。

         兰芷缓步行在路上,脚步沉沉,心思也沉沉。

         她不可能就此离开。若没有了士兵身份,接近向劲修更是毫无指望。她必须要留在军营。

         可如何留?现下新兵一伍归段凌训练,他已经发了话,令她辰时前离开,她又要如何改变他的主意?

         段凌说过的话在兰芷脑中一一回放,兰芷脸色愈发凝重。这人看似讲理,实则自有一套道理,看似通情,实则冷情无情。对付这种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根本没用,要想达到目的,她只能……诱之以利。

         可她这么一个刚入伍的小兵,能给虎威卫的段副使带来什么利益?

         …………

         兰芷沉沉思量间,没有注意到军营外行来了两人。其中一人是追杀女孩的守城士兵,另外一人则是虎威卫的校尉。

         昨日,段凌令校尉与士兵每两人一组,兵分十二路,去搜寻兰芷的下落。可一晚上过去,却是一无所获。众人无法,只得前来回报。

         校尉行到军营门口,嘱咐士兵:“你且在这等候,我去请示段大人,下一步要怎么做。”

         士兵却直了眼,盯着远处,片刻方指着兰芷的背影道:“那、那人!那人!”

         校尉皱眉:“怎么了?”

         士兵终于把话说顺了:“那个女人!段大人要找的人就是她!!”

         营帐内。段凌听到校尉汇报,微微皱起了眉:“……竟然是她。”

         他沉思片刻,唤道:“来人!”

         有士兵行入营帐。段凌吩咐道:“刚刚从这出去那姑娘,应该还没有离开军营。你现下便赶去,让她再来见我。”

         士兵领命,正要告退,却听营帐外一阵喧哗。片刻,一个女声清朗响起:“段大人!兰芷还有几句话要说,求您赐见!”

         段凌微怔,旋即一声轻笑:“还说让人去找她,她倒是自个来了。”他摆摆手:“罢了,你们都下去,也别多说,让她进来便是。”

         兰芷就这么被放进了营帐。再次见到段凌,男人依旧坐在书桌后,可兰芷却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他不似上回见面时手中拿着文书不放,而是坐直了身体看她,眸中流光浅浅。这让兰芷莫名觉得,对于她的折返,这位段大人其实是有期待的。这样很好,只要他有期待,她便有希望。

         兰芷也不再下跪,就这么直挺挺站着道:“大人,你的担忧有道理,却并非没有解决之法。”

         段凌不动声色将兰芷看了个仔细,这才顺着她的话问道:“如何解决?”

         兰芷沉声道:“宇元国历来以强者为上,女人要在军营中生存下去,而不引起众人争端,方法不外乎依靠强者。兰芷昨夜不肯顺从那男人,也并非不知变通。只是什么东西都有价码,而我的价码,那个男人值不起。”她停顿片刻,抬头对上段凌的眼:“可兰芷对段大人,却是一万个臣服。所以,兰芷恳请段大人,帮我一个忙。”

         段凌这般剔透之人,自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却偏偏要望着她不做反应,就看她如何将心中所想说出口。果然,兰芷见他不答,只得避过他的目光,微偏头道:“若大人能对外声称……我是你的女人,那军中男人必定心服,自此相处相安。”

         女子别过目光时,隐约可见眸中的赧然。段凌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我不缺女人,又为何要帮你这个忙。”

         兰芷很快掩饰了情绪:“大人或许不缺一般女人,却一定缺我这种……生得好,武艺高,又没有依靠的女人。”她抬起右手,置于胸口处,行了一个宇元人的效忠礼:“大人若现下帮了我,将来,我定唯大人马首是瞻。”

         这番话,并非是兰芷的真心,却经过了深思熟虑,说得万分诚挚。段凌身为虎威卫副使,向他投靠表示效忠,对兰芷而言,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而且她现下的首要目标是留在军营,将来段凌若是给她出难题,她可以等事情发生了再思转圜。

         段凌挑眉。这举动却是出乎他的意料。若兰芷是寻常人,他定会顺水推舟,将她纳入麾下。依她的资本能力,将来的确会是一得力手下。可这人却可能是他找了许久的女孩……

         段凌起身,行到营帐中央:“你说你武艺高?”男人抽出腰间佩剑,眸光一时锐利:“拔剑,证明给我看。”

         有希望!兰芷精神一振,立时拔剑出鞘,肃穆凝神。她见过段凌的功夫,不敢小觑,宝剑感受到主人的战意,嗡嗡鸣响。

         段凌眯眼看兰芷手中的剑,和缓赞道:“好剑。”又看向兰芷道:“别毁了这帐里的东西。”

         回答他的,是兰芷急速冲刺的一劈!

         段凌说不能毁坏东西,兰芷便也不敢用上剑气,只能以基础招式与他对拼。也所幸如此,否则依段凌的功力……兰芷怕是已经输了几次。

         饶是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兰芷也觉得吃力。可为了证明自己,为了留在军营,她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支撑。这么又打了约莫两柱香时间,近身攻防间,段凌抓住兰芷的一个疏漏,错身闪到了兰芷身后。

         兰芷想要转身,却觉脑后一阵劲风,只得急急朝前闪去!却仍是躲避不及!她听见了金属撕裂的刺耳声音,随即背后便是一凉!

         她并没有受伤,可她穿的盔甲却被斩断,自后侧一分为二,掉在了地上!不只是铁甲,就连她贴身穿的里衣……也被剑锋齐齐撕开!

         衣裳立时散落。兰芷脚步顿住,大口喘气,不敢相信段凌对剑气的驾驭竟已如此精准。她还在震惊间,一只手却落在了她光裸的脊背上。男人的手指,微凉长着薄茧。段凌不知何时竟已站在她身后。他的指尖自她背上轻抚而过,低声道:“兰芷背上这花……却是生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