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芝士蛋糕(上)
    唐楚没想到高屾的行动力这么强,第二天快递员就把烤箱送上门了。

     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工具和原材料,有电子秤、打蛋器、长的圆的方的模具、量杯、温度计什么,还挺像那么回事;原料大部分包装都是英文的,她只认得cheese和r。

     拆开箱子,奶制品的香味便飘了出来,一包包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唐楚闻到这味儿就馋了。自己做蛋糕,这牛奶、奶酪什么的就能随心所欲大把大把往里头搁了!

     “恭喜高大厨正式进军烘焙界!”她坐在椅子上狗腿地抱了抱拳,“今天打算做什么呀?”

     高屾把原料放进冰箱:“我找了一些烘焙的菜谱,先从最简单的做起练练手。”

     “要我帮忙吗?”

     他回眸微微一笑:“不用,你等着吃就好。初次尝试,请多包涵。”

     嘿嘿,其实她也就是客气一下,等得就是这句话。

     她回到自己电脑前一边上网一边等。过了半个多小时,烤箱里开始飘出香味。

     厨房没地儿了,高屾就把烤箱摆在餐边柜上,离客厅特别近。

     你从现场制作的面包房门口经过过吗?就是那种恨不得飘一条街、几百米外就能勾住你的鼻子、丧心病狂甜腻到死的热烘烘的奶香味。

     唐楚被这味道萦绕,坚持了五分钟,忍不住问:“烤好了吗?这么香。”

     “早着呢,要烤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接下来都得闻着这个味道不给吃吗!

     香味越来越浓,她又坚持了十分钟,实在受不了了,关上房门躲进卧室去避难。

     门外传来“叮”的一声计时器时间到的声响,她立刻从房间里蹿出来:“是不是好了?是不是好了?”

     高屾带着隔热手套,打开烤箱门,小心翼翼地把滚烫的模具取出来。

     唐楚以为他所谓“最简单的”就是小饼干、小蛋糕之类,谁知出炉的竟是一个金灿灿的芝士蛋糕。

     还是……心形的。

     她一直以为芝士蛋糕是蛋糕店里等级最高的品种之一。一上来就这么重量级真的好吗?

     “这是……芝士蛋糕?”

     “对,重芝士。”

     “它很简单吗?”

     “很简单,不用打发也不用裱花,原料拌在一起搅一搅就行,十几分钟就弄好了。前辈们说不容易失败,适合新手。就是不知味道如何。”

     “味道尝一尝就知道了嘛!”

     高屾拦住她伸向蛋糕的爪子:“现在还不能吃。”

     她吧唧吧唧眨眨眼:“没熟?”

     “你吃过滚烫的芝士蛋糕吗?”他失笑地戳了一记她脑门儿,“还要冷藏三小时以上。”

     唐楚摸摸被他戳的地方,然后悄悄在背后甩了甩手,把那股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觉甩掉。

     “还要三小时呀!那我不等了,玩儿去了。”她哀号一声,“对了,别忘把窗户打开,油烟机也开开,散散味儿。”

     烤箱关了,起码味道不再那么折磨人。

     唐楚打开剑三客户端,正在更新,qq上忽然有消息闪,是小姨家的表弟:“唐楚,你又回来玩剑三了?看你签名说第一次去军械库就出了玄晶!”

     表弟其实只比她小不到一岁,小男生傲娇,上学起就不肯叫姐姐了,互相一直直呼名字。他也在同一座城市上学,今年大二,野鸡大学课业松,成天吃喝玩乐过得很嗨。唐楚已经很久没和他联系了。

     她回复:“是啊。”

     “太好了!还玩原来的号吗?我一直在玩,一起呀!”

     表弟玩的是藏剑,id叫叶知秋。去年他听说唐楚玩剑三来投奔,结果她很快就因为期末考试a了,当时表弟还没出新手村,几乎没带过他。

     “对,就是那个和尚号。我刚满级,现在得你带我了。”

     “没问题!我今天大战还没打呢,你去不去?”

     客户端更新完了登录上去,好友列表里只有叽叽叽叽叽叽一个人在线。她翻遍离线好友,也没见到叶知秋。

     表弟也问:“你叫什么来着?我找不到了。肯定没删!”

     “我改名了。”

     “我也改名了。”

     唐楚看着好友列表里唯一亮着的藏剑头像,难道……

     “你不会叫叽叽叽叽叽叽吧?”“糖醋排骨是不是你?”

     两人各自在网络的一端猛烈嘲笑对方的新id。

     “合服重名,被迫改的,好舍不得原来的名字!”

     “我也是。”

     藏剑山庄是个家族企业,庄主一家姓叶,所以叫叶某某的藏剑特别多,而叶知秋这种显然属于撞名高发,比叫无花的和尚还多。

     其实叶知秋就是表弟的大名,这年头难得有用真名当网名的实诚孩子,还被别人占了先。

     难怪会互相在对方好友里,当时没想到这一层。回想起来,叽叽叽叽叽叽那浑身散发出来的逗比二货之气,确实很有表弟的风范……

     叽叽叽叽叽叽在成都接日常:“今天大战是华清宫回忆录,这个本让我很有心理阴影。”

     “为什么?”是回忆录,又不是华清宫。

     “感觉好像要再去回忆一遍前天华清宫的悲惨经历,想起来就菊花一紧。”

     小和尚也心有余悸,因为她看到信息框里刷过一行黄字:“你的亲传师父[提拉米苏]上线了,你可以召请他协助你做任务。”

     “提拉米苏邀请你组队,是否同意?”“叽叽叽叽叽叽邀请你组队,是否同意?”

     她犹豫了片刻,组了师父。

     很快叽叽叽叽叽叽又组了进来,看到队伍里另外一个人,立刻腿软了。

     [叽叽叽叽叽叽]悄悄地说:快告诉我秀秀已经做完大战了,你们只是组队聊天联络感情而已。

     师父适时地在队伍里问:“去做大战吗?”

     [叽叽叽叽叽叽]悄悄地说:你的好友[叶知秋]已下线。_(:3」∠)_

     你悄悄地对[叽叽叽叽叽叽]说:喊个给力的奶,没问题的,少一个dps也能打……

     [叽叽叽叽叽叽]悄悄地说:那你等一下,我叫个朋友过来。

     [队伍][糖醋排骨]:师父,队长给我吧,我来组人。

     万一师父太随意太任性又组了一队t和dps然后被迫切奶,那就严重了,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叽叽叽叽叽叽]悄悄地说:组这个五毒[冰梦樱泪]。

     嗬,这不就是昨天在马嵬驿勾搭到的奶毒嘛,发展态势不错的样子,你俩还不知道被路边打坐的中立小和尚围观了全过程吧?

     在副本门口又组了个装备分数挺高的纯阳,糖醋排骨切t,进本开打。

     冰梦樱泪给不给力看不出来,反正大战简单,队友的装备也不错,她就一直对着人群无脑读“醉舞九天”群加;但小嘴儿是真能说真甜,一路和叽叽叽叽叽叽打情骂俏,小表弟明显被撩拨得春心荡漾。

     让小和尚惊讶的是,师父居然表现不错,不但没死,dps还是全队最高——拼命ot什么的就不说了,怪小和尚自己太水仇恨不稳;被英怀珠的音波定身、高力士的鸡定身不知道躲也不说了,定身还打第一说明dps真的很高啊!至于没躲开被安禄山摁在地上用石头咣咣地砸差点丧命,当然是奶的错!这都不给大加还在那里一边醉舞一边聊天!给师父个爱的舍身吧……

     这些毛病很多人都会犯,师父以前没打过大战本,短短两天时间,她就从一个大写的水货变成了一个一般的水货,进步很快了!假以时日,一定能成长为一名……呃,正常的普通玩家……

     一场大战打完,神行cd居然还没好。

     趁着安禄山磨唧走剧情,表弟悄悄问唐楚:“秀秀还是上次那个吗?感觉好不真实,居然如此顺利,是否在最后关头还隐藏着更深的阴谋?”

     “阴谋就是你毛都肉1不到一根。”

     被她一语成谶,安禄山出的两件装备两个道具,全被提拉米苏肉走。

     叽叽叽叽叽叽和冰梦樱泪都是阵营玩家,打完大战就拉着小手去马嵬驿浪了,还问提拉米苏:“秀秀要不要一起去收人头?”

     冰梦樱泪说:“我们是去自杀袭击的,不要连累秀秀啦。”

     叽叽叽叽叽叽说:“秀秀的奇穴里有个小风车,也很给力的。点个耐夜,抠脚冲进人群,天地鹊踏一开,转个风车,再重置一波,犀利的还能活着回来呢。”

     小和尚既没玩过秀秀也不打架,半懂不懂。不过,进人群、收人头、还得活着回来,这对师父来说会不会操作难度太大了一点?

     冰梦樱泪又说:“秀秀肯定要和大师一起玩,你干嘛硬拉人家来嘛。”

     五万七果然天生没法一起愉快地玩耍,啧啧。

     师父高深莫测地沉默了半晌,问了一句:“小风车是什么?”

     →_→

     操作难度什么的,师父暂时还不适合这么高阶的命题。

     神行cd一好,叽叽叽叽叽叽牵着冰梦樱泪的小手火速飞离,再也没有提邀请师父一起去打架的事。

     糖醋排骨回主城交任务,发现师父站在交易行的信使面前,估计正在收寄卖的金钱,顺口问了一句:“师父今天的生意好吗?收成如何?”

     “不太好,有的东西要砸手里了。”师父蛾眉微蹙,语气忧桑,“只赚了二十几万。”

     “只”这个字是这么用的吗?

     小和尚看了一眼自己包包里可怜的两万五千金——哦对了,两万是师父赏的,五千是她自己的。

     对师父的观感总在鄙视和膜拜两个极端之间切换,感觉好精分好累……

     “提拉米苏邀请你交易,是否同意?”

     师父又来赏赐了?她忙谢绝:“上次给的还没用完呢。”

     “包里金币上限了,邮箱里的钱取不出来,借你包包腾个地儿。”

     然后师父就硬塞了五十万给她……

     _(:3」∠)_

     一不小心就被师父用钱砸了一脸的霸道总裁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