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新的线索
    童瞳从抽屉里翻出放大镜,仔细的在尸体上观察起来。

     能让人昏过去的方法何止一个。

     看着童瞳认真的模样,明智靠在一边,嘴角微扬。

     记得几百年前的第一次见面,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

     梳着两个羊角辫,脑袋里成天不知道想着什么小坏事。

     看见自己不是骂就是躲。

     如今,相同的容貌,却是完全换了个人。

     “阿颖,你赶紧帮我查查白梅雪体内乳酸成分,我在她的腹壁上找到了针孔!我怀疑有人给她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白梅雪一定不是意外落水的。”

     “有什么好开心的,又没查到谁是凶手。”明智泼着冷水“这件事你最好别管。”

     “我陪你再去案现场看看,说不定能到什么新的线索。”

     “你身体不舒服,还是休息吧!你瞧你,年纪不大,倒是忙出了一身的毛病,真的上了年纪可怎么办!”

     “不是有你吗!”茶述浅笑着“法医也是医生啊!”

     “最多我记得以后身上准备些糖果,万一出事了也好救你。”

     “童法医干脆先请我吃顿饭吧!”茶述笑的眼睛弯成一条缝。

     “好啊!想吃什么!”

     “只要和你一起吃,吃什么都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茶述的目光,童瞳就不忍心拒绝。?◎?§

     拒他于千里好像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但她要找机会和他好好谈一谈,他们的之间的关系,仅仅是朋友。

     “童瞳,终于回来看我们啦!”童瞳和茶述从解剖室刚出来,就引起了办公室的哄闹“小两口现在形影不离,忙着干嘛呢!”

     童瞳也习惯了他们的玩笑,只是做了个鬼脸,不再搭腔。

     “明明是个法医,还真把自己当成大神探了!”

     嘲讽的语气,却不是从明智嘴里冒出来的。

     说话的人一边嘀咕,一边将手中的衣服粗暴的塞进袋子。

     “蒙怡,干嘛这么酸啊!”园园老师赶忙打圆场“这是上面派下来的任务吗!”

     “警局女警那么多,用得着一个女法医去当什么卧底吗!查了这么多天也没个结果!工作反倒都归我们了。真不知道是去查案,还是假公济私。”

     蒙怡是茶述的头号粉丝,听说他们上学的时候就认识,追了这么多年也没个结果,放在自己也得生气。

     “就算没有找到凶手也是我没本事,和她没关系。”

     “哎呦,茶队长舍不得咯!”众人又起哄笑道。

     “你们别起哄!”童瞳急的拉拉茶述的袖子,让她少说几句。

     “是啊是啊!蒙怡就是开开玩笑,你们好好查案,我们给你们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园园老师不愧是元老,任何事都处变不惊。

     “我没开玩笑!”蒙怡恼火的起身“我就看不惯有人假借工作之名追人家。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思,故意引起别人的注意,活脱脱一个心机婊。”

     蒙怡说话向来不顾忌别人的感受,童瞳知道她不该放在心上。

     可当着面被人说,心里总是有些委屈。

     “傻兔子,人家这么骂你也能忍,赶紧骂回去啊!平时对我不是挺凶的吗!”明智嘴上唠叨着,跑到蒙怡身边在她的茶杯里吐了一口。

     “你是不是无聊!”童瞳忍不住瞪着明智。

     “你还敢骂我!”蒙怡恼火的拍了拍桌子“别以为有领导撑腰我就怕你。”

     “不是,我不是说你!你误会了。”

     “够了!”茶述突然板着脸“是我先追的童瞳,我喜欢她,如果有什么意见,你们都可以来找我!”

     oh,no!

     事情怎么会这样!

     童瞳只觉得头脑晕,忍不住想要翻白眼。

     要是传出去,他的女朋友非把自己撕了不可。

     蒙怡的脸色由红变白,愤怒的将手中的东西扔到地上。

     片刻的愤怒换来了无尽的委屈,虽然知道他不喜欢自己,至少心里还有个念想,如今,唯一的指望也没了,怎么能不伤心。

     想着,蒙怡哭着跑了出去。

     又不是什么9o年代的苦情戏码,弄成这样可怎么办啊!

     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该是又尴尬。

     这个蒙怡脆弱又敏感,以后不会伺机报复吧!

     万一弄点人体组织液倒在茶杯里也吃不消啊!

     “给大家添麻烦了。”茶述拉住童瞳,向所有人鞠了一躬“等我们破了案,请大家吃饭。”

     “那就着吃你们喜酒了。”

     这个该死的茶述。

     童瞳心里抱怨着,走到蒙怡桌边地上的衣服都捡了起来。

     “先带个手套。”园园老师赶忙说道:“那都是被害人的衣服。”

     话音未落,童瞳就觉得手上被什么刮了一下。

     她的衣服上怎么会黏着这个?

     好像是某种金属,但很明显不是衣服上的挂饰?

     要赶紧将它交给阿颖化验。

     童瞳急匆匆的拿着证物袋要去陈颖那,却被茶述拦了下来。

     “你去哪,我陪你去!”

     “不用!”

     “你生气了?”

     不提这话童瞳还没想起来,这个茶述,就会添麻烦!

     “对,我生气了,别理我!”

     茶述不明就里的看着她,一脸委屈。

     “我告诉你,以后不许拿我做挡箭牌,否则我就告诉你女朋友。”

     一旁明智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这丫头不止是傻,根本就是蠢!

     童瞳急匆匆的去了阿颖那,又慌慌张张赶回学校,一阵折腾,新闻联播的时间都过了。

     这个茶述,看上去老实,一肚子坏水。

     为了不让自己被人纠缠,就谎称她是他女朋友。

     可她怎么办!还怎么做人!

     还怎么面对办公室的同时。

     最重要的是,等他女朋友从国外回来,还不被别人笑死。

     可生气归生气,活还是要干。

     童瞳抬手看了看表,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点还要去案现场,真是郁闷。

     东侧池塘本来就鲜少有人经过,如今因为白梅雪之死,更是人迹罕至。

     一阵小风吹过,还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每次需要明智那个家伙的时候他都不在,这个死鬼。

     “阿嚏!”

     身后突然传来一连串的喷嚏声。

     “傻兔子,你是不是骂我!”

     童瞳嘿嘿一笑,恐惧的心立刻平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