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两只宝宝掐起来了
        佟绍礼最开始没想到儿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这两年把儿子给宠坏了。不是说龙龙不是好孩子,而是龙龙之前被他灌输了一些不太正确的理念。

         在动画片上看到爸爸妈妈和宝宝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时,龙龙会抱着自己的小相框说,“我有两个爸爸,小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但宝宝还是很爱小爸爸。宝宝一点儿也不羡慕别人有爸爸妈妈。”

         佟绍礼也是最近半年才给龙龙讲关于郑井的事情。佟绍礼自己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佟楚河后来娶了蒋东旭的母亲,蒋母是大家族出来的,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人。她待佟绍礼不薄,幼时蒋东旭顽劣,常跟佟绍礼发生争执。那时蒋母总是站在佟绍礼这边,训斥自己的亲生儿子。

         郑井出事后,他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蒋母特意抛下手头的事情过来帮他带孩子。期间蒋母不止一次的劝过他续弦,也是为了孩子好。

         佟绍礼却坚持不肯另娶,还因此误导了龙龙。现在龙龙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流着眼泪鼻涕质问他,“你不要小爸爸了吗?可是宝宝不想要新叔叔,不想要新爸爸。宝宝不喜欢他。”

         佟绍礼觉得脸疼,他软着语调跟龙龙解释,“叔叔会很疼你的。叔叔就是小爸爸。”

         龙龙的哭声更盛,哭着拒绝道,“我不要!爸爸骗人!”

         这么小的孩子,佟绍礼没办法跟他解释郑井是如何死而复生的。况且他自己也没能搞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不管佟绍礼怎么哄龙龙,怎么利诱,龙龙就是不接受。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嗓子都哭哑了,“宝宝不要!宝宝不喜欢!”

         佟绍礼动之以情不行,晓之以理不通,只好搬出大家长的架势来命令他,“可是爸爸喜欢叔叔,爸爸想让叔叔加入我们的小家庭。宝宝为了爸爸,接受叔叔好不好?”

         龙龙身上那股犟劲儿特像郑井,占有欲特别强。佟绍礼一向把他捧在手心里疼宠,突然开口吼他,他心眼一下子就透亮了。就是那个坏叔叔,他还没进门呢,爸爸就开始凶我了,绝对不能让他进门。

         龙龙哭着给佟绍礼指相片上的郑井,“宝宝只要一个小爸爸,不要其他人。”

         家里的阿姨和月嫂心疼孩子,在旁边劝道,“先生。龙龙还小,您能不能慢慢跟他说。您看他哭得快喘不上气了。”

         外人都知道心疼孩子,佟绍礼能不心疼吗?可他好不容易把郑井给找了回来,他怎么可能放手?他也心疼郑井啊,他把郑井带回家是想跟他好好相认,好好弥补他犯下的过错。他想知道这两年时间郑井身上到底都发生过什么。

         郑井没有走远,他站在玄关处,听着儿子的哭声,他心乱如麻,五味交织。他热脸贴他哥,他哥对他冷漠无情。他热脸贴儿子,儿子恨他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叔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图个什么。如果没有他,他们父子二人过得更好的话,他干脆放手好了。反正他后半辈子也没办法跟他哥相认,他何必委屈自己做自己的替身。

         另一边,龙龙再一次跟佟绍礼发飙,动手摔了他最珍爱的小相框。在佟绍礼焦头烂额之际,龙龙跑到玄关处,哽咽着对郑井道,“宝宝不要你!你走!你不要来我家!”

         郑井低下头去看地上的小家伙,小家伙眼里闪着泪光,眼底有抵触和愤恨的情绪。

         郑井的身子晃了两下,竟然有些站不稳。他哥再怎么对他冷漠,他都能够忍受。可儿子用这种眼神看他,他接受不了。

         他也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哭下去,他心里也难受,小声对龙龙说道,“我走还不行吗。我走。”他慢慢的弯下腰,换上自己的鞋子,从衣帽架上取下自己的外套穿上。

         佟绍礼走过来劝他,“你先等会儿。你跟孩子计较什么。”佟绍礼想的是人先留下来,慢慢从长计议。小孩子是很好哄的,一天哄不好,两天三天,多哄几天,总会哄服帖的。结果小的还没哄好,大的也炸毛了。

         郑井紧抿着双唇,推开他哥往外走。

         佟绍礼不是看不见郑井的难受,他刚迈出去一步要去追郑井,“你等等。”

         脚底再一次爆发出龙龙的哭嚎,战斗力直逼天际。龙龙跟只树袋熊似的,吊在佟绍礼的大腿上,“爸爸不走!爸爸!”

         佟绍礼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纠结的情绪,他弯腰抱起泣不成声的儿子,再抬头,郑井已经没了踪影。

         佟绍礼只能暂时抱儿子回屋里,龙龙用两只小胳膊紧紧的圈住他,鼻子红红的,眼睛红红的,模样格外可怜。

         阿姨绞了一条热毛巾过来给小家伙擦脸,月嫂冲了奶,拿玩具过来逗他。他不理人,一只手抱住奶瓶,另一只还紧紧地揪住佟绍礼的领口。

         佟绍礼试着去拨开他的小手,“宝宝先松开好不好?”

         龙龙反而抓得更紧,还不小心呛了奶,“咳咳咳。”

         龙龙吐了佟绍礼一身的奶。

         佟绍礼轻轻的给儿子顺背,再也不敢大声说话了。他养的不是儿子,他养的全是活祖宗啊。

         佟绍礼照顾儿子,忙活到晚上。等把龙龙哄得不哭了,把龙龙哄睡了,他才有时间拿起手机联络郑井。

         佟绍礼在电话里问道,“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

         郑井淡淡道,“我回家了。”

         他同样是有家的人,他也有爹疼的。他不能跟儿子计较,他不能跟他哥相认,他只能回秦政这里。

         佟绍礼头疼得厉害,他已经确定对方是郑井了,郑井哪来的家。“你回哪儿的家啊?”

         郑井“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佟绍礼回拨过去,提示音是该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佟绍礼转而给秦政打了一通电话,问有关郑井的情况。

         秦政并不隐瞒佟绍礼,直截了当道,“不是义子。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流落在外面很多年,我刚刚找到他。”

         “他在您那里吗?”

         “嗯。”

         “能让他听电话吗?”

         秦政举起手机来到郑井房外,敲着门笑得一脸慈爱道,“绍礼找你。”

         郑井冷下脸,“说我不在。”

         秦政苦笑着摇头,说起谎话来毫不脸红,“他心情不好,早早地睡下了。他从小就崇拜你,喜欢你拍的电影,想去你的戏里演男一号。他跟我说要跟你做兄弟。虽然我们舅甥关系不好,但我希望你能跟他好好相处。”

         佟绍礼挂了电话,抓起车钥匙来到车库。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郑井跟秦政是父子关系,他跟秦政是舅甥关系,也就是说在血缘关系上他是郑井的表哥。然而佟绍礼顾不上那么多,他需要立刻见到郑井,先相认再说。这会儿他真想给自己两巴掌,今天办的事真是够糟心的,两头得罪。

         佟绍礼驱车来到秦政的住处。佣人见来人是佟绍礼,直接放行。佟绍礼长驱直入的来到内宅。

         里屋,秦政正贴心的给小儿子做心理辅导工作,“多大点儿事,哎哟,还哭鼻子。他不愿意跟你做兄弟就不做呗。他又不是你亲哥。咱们父子俩在一起好好过日子,爹如今只有你一个儿子,不用你争抢,爹的产业都是你的。”

         秦政不劝还好,秦政越劝,郑井心里越委屈。

         “那你说怎么办?爹把佟家搞破产了,然后让绍礼过来求着咱们?”秦政多活了两千年,可盼来一个亲儿子,对郑井自是无比疼爱。至于佟绍礼,既然只是转世,在亲生儿子面前,肯定要暂时靠边站。

         郑井本来正难过呢,听他爹这么一说,突然火冒三丈,冲他爹吼道,“你敢搞我哥?”谁敢欺负他哥,他跟谁急。

         秦政说,“你到底跟谁亲?是爹重要,还是你转世的哥哥重要?爹还不是为了给你出口气。绍礼那孩子我也喜欢,要不是为了你,我搞他干什么。”

         郑井发烧落下的病根,还没好利索,他擦着鼻涕道,“你别瞎掺和行不行。我自己会处理好。”

         “你处理的啥啊?”秦政负手站在床边,盯着他说,“你三天两头跑回来,在屋里发一通脾气。从你来到我这儿,你说说这屋里的东西你砸了多少回了?几千年的臭脾气,还是改不掉,一生气就砸东西。这是你出身好,你要是投胎个穷苦人家,你砸什么?”

         郑井说不过他爹,怒道,“你出去!”

         秦政叹气,“爹过去忙于军国大事,对你们兄弟姐妹疏于管教。眼下有机会跟你共处,实在不忍心责罚于你。可你也不能天天给爹添堵啊。你也该学会懂事了,胡亥。”

         秦政跟小儿子扯不清,转身来到屋外。见佟绍礼候在客厅里,他面色一沉,问他,“你怎么来了?”

         “我找……秦暮生。我有事跟你说。”

         秦政不知道郑井已经把秘密泄露出去了,还继续在佟绍礼面前装成舅舅,嘱咐佟绍礼好好跟郑井谈谈。

         佟绍礼谈个毛啊,他进屋后,直接把郑井给按在了床上,目光灼灼地望着郑井道,“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是谁。”

         郑井憋了一肚子气,“你知道我是谁,你还欺负我!”

         佟绍礼低下头吻他,“跟我回家好吗?我们慢慢来,龙龙会接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