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扛起老公跑,喂
        那天的最后,郑井是让小高给硬拖走的。他在佟绍礼眼中像个演无声电影的跳梁小丑。到后来,佟绍礼甚至有点儿同情他,嘱咐小高尽早送他上医院接受精神治疗,同时吩咐佣人以后不准再让这位秦家少爷上门,以免吓到年幼的儿子。龙龙起先蛮喜欢这位新叔叔,可新叔叔犯病后,他也吓到了。

         郑井那种跋扈的性格和不着调的行事作风很让人反感。而且佟绍礼很难从郑井身上找出过往的熟悉感和美感。过去佟绍礼是先入为主,他喜欢郑井这个人,进而从容忍他的性格,转变为纵容他的小性子。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一旦这种性格放在其他人身上,佟绍礼只会觉得这个人糟糕透顶,没有修养,神经病。一时间他对舅舅新认的这个义子反感到了极点。

         郑井受了打击,回到秦政那里,躺在床上心塞了三天。秦政从小高口中得知小儿子在大儿子家闹得天翻地覆,决定去跟小儿子谈谈。

         郑井反锁房门,谁也懒得见。秦政在门外敲门,没人回应他。

         “胡亥,开门。”

         私底下没人的时候,秦政依然习惯叫这个名字。

         郑井心烦的踢开被子,喊道,“别敲了。胡亥已经死了!”

         秦政皱起两道浓密英气的眉毛,从口袋里翻出一串钥匙,泰然自若的打开房门,走到床边坐下来。

         郑井赌气的背过身,拿被子蒙住头。他心情不好,看谁都不爽。而且他觉得他爹没了军国大事处理以后,天天逮着他找茬儿,真不知道这两千年他爹是怎么活过来的,怎么没把自己给活活闷死。

         “小高说那天你想认绍礼当哥。绍礼冲你发脾气了?”秦政的语气中带有几分同命相连的惋惜,毕竟佟绍礼跟他也不亲近,“之前我跟你讲过了,绍礼是普通人。他不是你皇兄,你硬要去认亲,肯定要吃闭门羹。”

         郑井开始跟他老子犯浑,“不用你管!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秦政如今是活久见。天大地大,没有儿子大。小儿子好不容易从墓里爬了出来。他自然舍不得对小儿子凶悍,胡亥可是他从小惯大的。说句出格的,扶苏是他最钟爱的长子,那胡亥就是他的“掌上明珠”。

         虽然这家伙脾气奇差,但是遗传自他这个老子,他也只能忍让一步,“你听我给你解释,别说绍礼只是跟你皇兄长相相似。就算是你皇兄此时此刻站在你面前,你觉得他会原谅你吗?为父不同你计较,是因为虎毒不食子。可你当年犯下的错,哎!”

         秦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拿小儿子没辙,“你日后把绍礼当个普通人接触就好。你觉得他跟你皇兄举止相仿,是为父的错。这些年我总在他身上找扶苏的影子,才渐渐把他教化成了这副模样。”

         郑井缩在被窝里,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雪白的墙壁。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没受过打击,没受过挫。佟绍礼一脸冷漠的甩开他的瞬间,他心都要碎了。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赌气,生自己的气,也生他哥的气。狗狗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他哥就认不出来,还要说那种话羞辱他。

         秦政伸手去拨弄被子,耐心的劝解,“何必呢。你既然活过来了,不如好好享受这安稳盛世。上一世的恩怨过去就过去了。”

         秦政仅从小高那里获悉郑井跟佟绍礼叫哥,却不知道在书房里郑井差点儿把佟绍礼给生扑了。要是让他知道真相,他还能平心静气的安慰郑井才怪。

         郑井确实是走投无路了,从床上坐起来,跟他爹求助道,“您不知道,我心里总觉得对不住皇兄。所以我想有了来世,我一定要继续跟他做兄弟,给他当牛做马也要补偿他。现在有机会见到他的转世,我就是想跟他做兄弟,做一辈子的好兄弟。您不想这样吗?您不想看到我们兄弟和睦吗?”

         秦政难得见到小儿子这么有诚意的说话,激动万分道,“胡亥啊胡亥,你终于长心了。为父深感欣慰。”

         郑井眼皮耷拉下来,掩盖住眼底滑过的一抹狡黠,又道,“您支持我一次行吗?我会努力跟我哥做成好兄弟,也让我哥跟你和好,也让我哥叫你爹。您觉得如何?”

         秦政的下巴轻点几下,一只手按在郑井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还是你最懂为父。既然如此,随便你放手去做吧。你不要受了打击就躲起来犯浑,做事要有始有终有毅力。绍礼那孩子面热心冷,你要多下点儿功夫,好好跟他相处。”

         郑井严肃的点点头,“我明白。您放心好了。”

         郑井三言两语把秦政这只拦路虎打发走,起身到浴室冲澡。秦政命人给他准备了应季的名牌服饰,他从衣柜里挑了一身套装出来。

         他站在穿衣镜前看自己,自问道,“明明比原先英俊多了,为什么反而不讨你喜欢呢?”

         好在秦政这关暂时过了。郑井饱餐后,带着小高一路来到佟绍礼的家门口,却被告知先生不准他再进门。

         郑井在门口立了一会儿,满身落寞的回到车里。

         小高附在郑井耳边,帮他出谋划策道,“佟少的新电影在筹备中,今晚好像邀请各位投资商和演员们在一起吃饭。我们公司这边也有投资,你可以到饭局上跟佟少联络感情。”

         郑井眼前一亮,嘿嘿笑道,“这个主意好!”

         郑井跟佟绍礼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哥行事是正人君子做派,郑井则是纯小人做派。他哥追他那会儿,哄啊宠啊骗啊,没对他用过强,是拿逗猫棒一步步引诱他上钩的。轮到他收服他哥,他直接到成人药店买了一包烈性春/药。

         这猪脑子!他还以为自己是在两年前呢,等他哥睡了他就万事大吉了。毕竟他对分开的两年没有概念,只是做个梦,他活在昨天,佟绍礼却已经来到了两年后。

         郑井说干就干,在饭局上跟剧组的众人一番推杯换盏过后,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佟绍礼的水杯里下了药。他的手脚还是挺麻利的,换回原先的身体后功力猛增,一般人很少能察觉出他的小动作。

         佟绍礼这两年极少应酬,也极少会喝酒。今天是新电影开拍前的第一次聚会,他跟投资商喝了两杯。郑井是秦家的人,又是投资商,主动向他敬酒,他便没有推辞喝了下去。喝完没多久,他开始浑身不舒服,燥热难受。他的对面正好坐着郑井,郑井朝他笑得一脸孟浪痴情。

         佟绍礼无端端感到下腹一热,眼前人影一晃,他竟然错把对面那人当成了郑井,笑得那么讨喜那么熟悉。他猛地灌下去一杯冰水,起身对在场的诸位抱歉道,“对不起大家,家里的小孩最近身体不舒服,我得早点儿回去照顾他。各位请慢用,我在旁边的娱/乐/城订了套房,大家用完晚餐可以过去放松一下。”

         在几位老板和两位著名一线演员的起哄下,佟绍礼自罚了一杯酒,告辞离开。

         郑井紧跟着佟绍礼的脚步离开。他才懒得告辞,他站起来就走了,招呼都不跟其他人打一个。

         佟绍礼在艾磊的陪同下来到停车场,艾磊见他脸色涨好,担忧地开口道,“少爷,你怎么了?”

         佟绍礼咬牙强忍着小腹处燃烧的欲/火道,“我应该是被人下药了。”

         艾磊愣了愣,“下药?什么药?”

         佟绍礼喘着粗气,忿然道,“你说什么药?”

         这种正式场面的饭局,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敢背地里耍手段。艾磊明白过来,急道,“那怎么办?我去药店问问看有药没?”

         佟绍礼独自一人坐在车里,摆手道,“你去问问吧。我这个样子没法回家,不然得吓到孩子。”

         艾磊几乎是跑着去了附近的药店。

         郑井躲在旁边偷听了他们的谈话,等艾磊走了,他吭哧哧来到车前,“哥。”

         “滚——”佟绍礼的神智还算清楚,冷着脸对郑井道,“是你给我下药了对吧?我见过疯狂的爱慕者和粉丝,但没有你这样的?我们刚刚见过两面,你就对我下药?你这样的行为是在犯罪你知道吗?”

         郑井扁着嘴,闷闷的哼了一声。犯个毛罪啊?才不是两面,等我能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吓死你!

         然后在他哥试图用语言来说服他放弃犯罪的时候,他直接把他哥扛在了肩膀上,冲向不远处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他提前布局好了,扛着他哥直奔开好的高级套房。在武力值方面,佟绍礼从来不是郑井的对手。之前他们在一起,郑井都是故意让着他哥,故意装柔弱的。实际上他一点儿也不弱,且力大如牛。

         渐渐的,佟绍礼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晰,像做梦一样,他总觉得是郑井回来了……郑井叫哥的语调总是微微上扬,末尾似打着勾般……耳边有人也是这样叫他的……

         两年半了,他在儿子的面前强颜欢笑,他在公众面前努力传递正能量,可是到了夜深人静之时,他总是望着卧室里的大幅照片发呆。他想念郑井,想得发疯,想得爆炸。他在家里保留着郑井的所有生活习惯,就像郑井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他给儿子讲郑井,让儿子知道小爸爸是多么的惹人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