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大写的对不起
        两个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佟绍礼从郑井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影子。他的思维很混乱,脑子里凭空多出来一截记忆,使得他对眼前的郑井平添了几分好感。常言说相由心生,想到眼前这副躯壳里所承载的是他生生世世的爱人,他便觉得对方如同披着万千星辉般耀眼。

         然而他最迫切的问题还是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的郑井?他的郑井是死后在这个人身上复生?还是这个人仅仅是郑井的前世?如果仅仅是前世的话,他也只会说“不”。对他而言,前世就是前男友,不会影响到他这一世的生活。

         可郑井的一言一行似乎又在告诉他,他们是同一个人。

         不怪佟绍礼在这个时候举棋不定,换了旁人遇见这般匪夷所思的事情,恐怕早已吓破了胆。他算是镇定的了。

         郑井不肯回答他的问题,他只能继续道,“我不管什么前世今生,我只问你是不是郑井?如果你是,你就证明给我看。如果你不是,我很抱歉,我不会接受除他之外的任何人。即使你所描述出来的前世感人肺腑,但那已经是过去时了。”

         郑井这回是真泄气了。关键就是他没法证明,当他想去说一些详细的话或者做出一些明显的举动来证明自己时,他就会犯病。他总觉得是老天在故意捉弄他。他哥的脑子又不开窍,平常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人,眼神怎么这么不好。

         他火气也上来了,认不出来算了,烦死了。他掀开被子钻进被窝里,只留了个后背给佟绍礼。

         他是没看见啊,他背过身的那一刻,他哥的眼眶都湿润了。

         要有多强的自制力,佟绍礼才能压制住内心所有的惊喜和冲动,没有立刻扑上去亲吻拥抱他的宝贝。

         这是郑井最经常做出的动作,两个人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相处中,郑井稍有不顺心就甩后背给他哥看,连睡觉的姿势都一模一样。佟绍礼默然的坐在床下,眼睛里溢满了光彩。

         郑井却开始生闷气,不过也没生多久的气,因为他很快就睡着了。反倒是佟绍礼在床下坐了一整夜。

         郑井早上醒过来时,佟绍礼早已穿戴整齐。他一眼望过去,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佟绍礼伸手一指桌上的丰盛早餐,笑容可掬道,“我帮你叫了早餐,你趁热吃吧。”

         郑井跑去卫生间洗漱,心里嘀咕道,算你识相,我先给你记上一功。到时候等真相大白的那天,我就少揍你一顿,哼!

         佟绍礼准备的早餐相当丰盛,是过去家里经常食用的菜谱。他支着下巴坐在对面,眼睁睁地看着郑井用他所熟悉的方式用早餐。有些根深蒂固的习惯是模仿不来的。比方说郑井是左撇子,他左手使剑。他失忆后连筷子也用不好,是佟绍礼手把手的教他用筷子,用刀叉。他喜欢吃三鲜虾饺,几盘不同馅料的蒸饺摆在一起,看他毫不犹豫地选中三鲜那盘端到手边,蘸着醋大快朵颐。

         佟绍礼眼睛微弯,呈现出赏心悦目的弧度来。当然他不会去泄露自己此时的心事,他心中仍然存疑。如果这家伙就是郑井,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真相,反而用下药这么愚蠢迂回的办法。不过想想对方是郑井,他又释然了,郑井可不就是这么蠢嘛。是在故意试探他?他有些想不通,干脆顺着郑井的思路往下走。

         郑井吃了七分饱,放下碗筷,拿起纸巾擦拭嘴角的油渍。他擦嘴也有讲究,别人是慢条斯理的擦,他是胡乱一抹完事。别问一国之君为何不懂礼仪?当皇帝的时候他可不用自己擦嘴,用膳时少说得有十个八个人在旁边伺候着。

         佟绍礼耐心地等他吃完了,站起来道,“吃饱了我们就出院吧。”

         郑井的声音中透着惊喜,“我们?”

         佟绍礼收敛了方才的喜悦之情,刻意摆出苦大仇深的脸色道,“对啊。你不是说自己是我前世的爱人吗?”

         郑井抽了抽嘴角,“呵呵。你昨晚还说我是过去时呢。”

         佟绍礼倒也不反驳,只问他,“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吧?”

         郑井本来还想多傲娇一会儿,但怕佟绍礼中途反悔。“我跟你回家,那我算什么呀?”

         佟绍礼皱眉,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先处处看吧。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原本是要守着我爱人度过余生的。既然你说你是我爱人的前世,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好了。我们合则来,不合则散。”

         郑井的脑袋瓜高速运转起来,半晌后,死机了。丫个笨蛋,就这么被他哥给领回家了。

         佟绍礼开车载他回家,路上不忘记问他是怎么活过来的。郑井回答说是从古墓里爬出来的。

         佟绍礼继续问他跟秦政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会成为秦政的义子?

         郑井不肯说。佟绍礼也不逼他。想起昨晚他说他们是亲兄弟,便多嘴了一句,“我们以前还做过亲兄弟,所以你每次见我总是叫我哥?”佟绍礼进而联想到郑井第一次见他时所称呼的皇兄,郑井失忆后的怪异举动,还有后来坚持叫他哥的习惯,每一个细节都在告诉他,眼前的人就是郑井,如假包换!

         郑井改口道,“不是亲兄弟。我胡说八道的。我们是义兄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那种。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

         佟绍礼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勾起唇角道,“我没有心理负担,我是个普通人,我没有前世的记忆。有心理负担的人应该是你吧。”

         郑井的脸色悄然涨红了,别扭的转开脸,装作是看窗外的风景。过了会儿,他才支吾道,“我也没有心理负担。我们才不是兄弟呢。”

         佟绍礼笑着反问,“不是兄弟,你为什么要坚持叫我哥?”

         郑井吭哧了半天,为自己的谎言漂白道,“因为叫哥亲切!”

         佟绍礼几乎是百分百的确定这就是郑井。为什么之前他没认出来呢。可能就是先入为主的厌恶姓秦的人,然后不肯去仔细观察郑井的一言一行。且最近两年多,不少人主动往他身上贴,导致他产生了误解。

         佟绍礼把郑井带回家,下了车郑井熟门熟路的往屋里走。屋里的卷宝见了郑井比见了他这个主人还要亲切。卷宝那双充满灵气的黑眼珠子骨碌碌转,不停的去蹭郑井的腿,跳进来趴到郑井胸口,伸出大舌头去舔郑井的脸以示欢迎。

         佟绍礼不禁有些自愧不如,他不清楚郑井为什么不跟他说实话。但他清楚他最近都对郑井做了什么,他在书房里亲手打过郑井,被下药后把郑井干得后面撕裂,高烧不退,在医院躺了快半个月。他看到郑井晕倒在酒店的门口,当时心里想的竟然是活该。就在昨晚,他还用最恶毒的语言去中伤郑井。他觉得自己简直禽兽不如。

         郑井跟卷宝打了声招呼,回过头看他哥,“你看你们家的狗也很喜欢我呢。”

         佟绍礼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闷闷的嗯了一声。

         郑井脸上的笑意也僵住了,他看得出来佟绍礼心情不好。他撇撇嘴道,“你要是这么不情愿让我来你家,我走就是了。”

         佟绍礼率先走进客厅里,低声道,“来都来了,先住下吧。”

         郑井觉得自己特委屈,但为了儿子,他忍了!总有一天,他要把佟绍礼给揍死!等佟绍礼再一次爱他爱得如痴如狂的时候,他翻身的的日子就来临了。郑井握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哥血债血偿!

         不过眼下他只有夹着尾巴装小媳妇儿,佟绍礼对他态度那么差,他还要笑脸相迎。

         佟绍礼看到儿子坐在客厅里玩游戏,走过去跟儿子打招呼道,“龙龙。爸爸回来了,今天怎么不理爸爸?”

         龙龙背过身,“爸爸坏!”

         “爸爸怎么坏了?”

         “爸爸没叫宝宝起床。”

         “嗯……爸爸错了。宝宝大人有大量,不要跟爸爸一般见识了好不好。爸爸带了新叔叔回来给你认识。”

         龙龙这才转过脸,他对郑井还有些印象。但小孩子忘性也大。昨天见过的人,今天可能就忘了。

         佟绍礼介绍道,“你先叫他叔叔吧。他以后要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了。”

         龙龙拍拍小手站起来,走到郑井腿边。小家伙人小鬼大,煞有介事地问道,“爸爸是要给我找后爹了吗?”

         佟绍礼认真的纠正儿子的错误认识,“不是后爹,谁教你乱说的。叔叔也会对你很好,会很疼你的。”

         龙龙生气的拍开佟绍礼,啪嗒啪嗒跑到电视机墙边,抱起小相框说,“我不要新叔叔。爸爸说过只有宝宝。我只要爸爸和小爸爸就够了。”

         郑井一句话没说,听着父子俩的对话,他只觉得寒心。

         龙龙早忘记上次郑井是如何带他玩耍的,跑过去推郑井,“你出去!你不准来我家!听见没有?你快出去!”

         佟绍礼的脸色阴沉下来,“龙龙!爸爸平时怎么教你的?你的礼貌呢?”

         龙龙垮着小脸,哇地一声哭出来,哭得一抽一抽的,“是你说只要宝宝,只要小爸爸就够了。宝宝不要新叔叔,不要!让他走!”

         佟绍礼从小没凶过儿子,没对儿子说过重话。儿子张嘴一哭,他心疼得要死,赶紧抱住龙龙哄。却一抬头,发现郑井已经转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