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相认的前奏
        佟绍礼拿出吊坠和那片诱发他进入梦境的龙鳞,问,“这是你的东西吗?”

         郑井躺在床上,伸手要去抢那片龙鳞,“还给我!”

         “还给你之前我要先问你几个问题。”佟绍礼却将手往后一缩,背到身后去,脸色变幻莫测。

         郑井斜眼去看他哥,他现在都不敢尝试了,每当他试图去告诉别人他是郑井的真相,他就会遭受到惩罚,而且惩罚一次比一次严重。第一次只是窒息,第二次是昏厥,到第三次他全身抽/搐不止,差点儿丢掉小命。

         佟绍礼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我问你答。你真名叫什么?不要告诉我叫秦暮生,那是秦家人前些天给你办的假身份。”

         郑井从床上坐起来,不耐烦的朝他哥翻白眼。搞半天他哥还是没能认出他来。他要是能直接说出口,他能受这份冤枉罪吗?

         佟绍礼重复道,“你真名叫什么?”

         “我不能说。”

         “不能说?”佟绍礼挑起眉梢,神色淡漠道,“那你是怎么认识我的?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郑井模仿起秦政的口吻,高贵冷艳道,“呵呵。如果我说我上辈子就认识你了,你相信吗?”

         佟绍礼抚摸着龙鳞的纹路,摇头,笑得有些诡异,“不信。”

         “不信算了。把东西还给我,你可以走了。”郑井遭了这么多天的罪,心里苦得很。他哥还用这样冷漠和诡异的口气审问他,他别提多心酸了。他也学不会讨好和低三下四,他主动去争取过了,他哥跟个大冰块似的,根本无法接近。

         佟绍礼将龙鳞和吊坠放回口袋里,特无耻地说道,“东西我不可能还给你。我拿到了就是我的。等你肯告诉我你的真名和真实身份时,你可以来找我。我随时恭候。但是有一点,不管我们过去有什么渊源,我都不会对你有任何想法,希望你能自重。”

         郑井心塞啊,恨不得捶胸顿足,见佟绍礼起身要走,他怒道,“你这么对我,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你能奈我何?”佟绍礼站在病床边,居高临下地俯视他道,“就算是你说的前世今生,上辈子的事情也早就过去了,我不在乎。我今晚过来见你,只是为了替别人看你一眼罢了。你好好休息。再见。”

         郑井捶着床大声喊道,“你回来!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你个混蛋!混蛋,你给我回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佟绍礼走到楼梯口时,顿住了脚步。他伸手摸向自己的胸口,扪心自问道,“后悔吗?”他自嘲的笑了两声,一个无聊而又仿真的梦境而已。真又何妨,假又何妨,除非他手中这片龙鳞有让人死而复生的能力。然而就算有也没什么用处,他至今没能在两年前的事故现场找到郑井的尸首。人到底是死是活,杳无音讯。

         佟绍礼从医院出来,天色还未亮。他坐在车里发了会儿呆,今晚他是被心底的声音催促过来的。他很难去相信前世今生这种鬼话,他其实更愿意相信是自己中了邪,或者是医院里那个人对他下了蛊之类的。

         佟绍礼再度回想起他跟郑井在酒店里发生的那一夜,在他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对方想对他做什么都是轻而易举的。佟绍礼给自己的助理下达了一项任务,让助理务必搜集到有关秦暮生的全部信息。挂断电话后,他看到从医院的侧门蹿出来一道人影。

         郑井身穿宽大的病号服,脚踩一次性拖鞋跑下楼,到处张望寻找佟绍礼的踪影。他就是这种性子。口是心非吧,偏偏又是沉不住气的人。他哥前脚走,他在病房里嗷嗷嗷心痛得无法呼吸。

         佟绍礼鸣笛给他听。

         郑井听到声响,目光转过来,走到车前说,“我跟你坦白。”

         佟绍礼唇角弯了下,打开副驾的车门,“上车吧。”

         郑井从另一边上车,他早把秦政的嘱咐抛到九霄云外了。他不能说他是郑井,他总能说自己是胡亥吧,先把亲给认了再说。

         郑井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正襟危坐,开口道,“我首先需要你保证不会泄露我跟你说过的话。”

         佟绍礼好整以暇的点头道,“嗯。你继续。”

         郑井板着脸,严肃得不要不要的,“其实我们两个上辈子是兄弟……”

         佟绍礼刚听了半句话,忍不住噗嗤一乐,阻止他道,“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我跟你上辈子是兄弟?你怎么知道的?”

         郑井攥紧拳头去捶他哥胸口,心烦道,“你别打断我说话,你先听我讲完行不行?”

         佟绍礼被他捶得心口一酥,总觉得这个动作好熟悉,“好好好,你先讲。”

         郑井哼道,“不准打断我,我刚讲到哪儿了?嗯,我们上辈子是亲兄弟。然后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后来你就死了。你死后没多久,我也死了。等我再醒过来,我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上,然后我就想补偿上辈子对你的亏欠。”

         佟绍礼单手撑住额头,突然冒出来一句,“所以你就对我霸王硬上弓了?你别逗了。你直说吧,你是不是用这玩意儿对我下蛊了?”

         佟绍礼说罢,把龙鳞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我以前从来不会做梦。直到这东西出现在我家里。”

         郑井摇头否认道,“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你对我下药,把我带到酒店。嗯,你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兄弟,我是你哥对吧?你会对自己的亲哥哥做这种事情?”

         佟绍礼的反问让郑井哑口无言,郑井憋红了脸道,“兄弟又怎么样!只要我喜欢,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喜欢你。”

         佟绍礼面色微凛,收起方才听故事的好心情,正色道,“我不相信你。我会联系我舅舅,向他询问你的真实身份。你编的故事,我一个字也不信。一定是你用这东西给我下了蛊。你该庆幸你姓秦,所以我没有直接对你下手。换了别人,我会采取非常规手段逼供。”

         郑井鼓起双颊道,气喘如牛道,“我说的全部是真的!”

         “我、不、信。”佟绍礼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对郑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可以下车了。我想知道的问题已经问完了。”

         郑井目光灼灼的盯着佟绍礼,字字肺腑道,“我没有骗你。”

         佟绍礼的声音冷如寒冰,“下车。”

         郑井既屈辱又委屈,他咬牙道,“要我下车可以,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佟绍礼两指捏着那片金色的龙鳞把玩,讥讽道,“你还想继续对我下蛊吗?让我梦见你那可笑的前世今生,然后对你念念不忘?这种东西最好还是毁尸灭迹为好。”话音未落,佟绍礼已经将指尖的龙鳞连带吊坠扔向远处的喷泉。

         郑井的眼眶“刷”地就红了,“你太过分了!”

         “比起你对我下药,对我下蛊,我做得这些算什么呢?晚上我去找我舅舅谈话,你可以一起过来。我们当着他的面把话说清楚。”

         郑井狠狠地剜了他哥一眼,跳下车去喷泉里找他的龙鳞。

         春寒料峭,加上是深夜,水凉得透骨。郑井也想没想就跳了进去,那片龙鳞对他意义非凡,他敢肯定是龙鳞护住了他的身体,让他得以千年不腐。

         佟绍礼发动车子离开前,回头望了一眼喷泉的位置。在看到郑井发疯一样的跳进水池里时,他只是抱以冷冷一笑。然后,就在他准备收回视线时,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喷泉的上空突然出现了类似放映电影的画面。让他吃惊和顿足的原因是每一幕上面都有他,紫气氤氲的蓬莱仙岛上有他,数万士兵对决的战争中有他……他好像活了很多世,然而每一世里他身边都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此时正哭嚎着在水底找龙鳞吊坠。

         佟绍礼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走下车,他来到水池边,想伸手把郑井从里面拉出来。郑井不理他,恼羞成怒的甩开他的手,让他走开。

         佟绍礼冷下脸,强行把郑井从水里捞出来,“你出来。我替你找。”

         他脱掉西装外套,披在郑井的肩头上,而后卷起袖子跳进水池里。按照他刚刚扔掉吊坠的方向,没多久便将吊坠和龙鳞给找到了。他把龙鳞放进吊坠里扣好,重新挂回郑井的脖子上,问他,“这世上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郑井吸了吸鼻子,委屈道,“你不是不信吗?”

         佟绍礼迟疑道,“现在有点儿信了。你具体再跟我说说吧。我们先回你的病房,你得洗个热水澡。”

         两个人回到单人病房里,相继洗了一个热水澡。佟绍礼暂时从郑井的病号服里挑了一套穿在身上,跟他展开第二轮谈话。

         郑井添油加醋的把两个人的关系说成是前世今生的爱人。不让他承认他是郑井没关系,他可以捏造一个前世的爱情故事出来。佟绍礼对他的话始终半信半疑,但可以确定的是两个人纠缠了很多世。

         佟绍礼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前世的爱人找上门把他给强了。他是不是应该负责任?

         郑井盘腿坐在病床上指点江山道,“我告诉你,你死去的爱人是我的转世后人。你爱的一直都是我!”

         佟绍礼蹙眉,眼前这个颐指气使的家伙还真是跟记忆中的郑井一模一样。他的脑子有些混乱,“你是郑井吗?”

         郑井闭起嘴巴不吭声,只拿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去瞪他哥,看上去气呼呼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