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过会儿,郑井又跑去垃圾桶里把血检单子捡了回来,他拿着单子去找医生询问。医生冷冰冰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哦,你这是怀孕了。”

         郑井激动得差点儿破口大骂,“你再给我说一遍!我……怎么了?”

         医生见怪不怪道,“你们有些小姑娘啊,性格趋向男性化就不说了,连怀孕这种事情都察觉不出来。你这至少得十一周了。可以去做b超了。你家里人呢?我看你年纪还小,是婚生子吗?”

         怀你妹啊!郑井嘟囔了一句脏话,转身就走。

         医生跟在后面叫道,“哎、哎,小姑娘,你得去做个b超,你怀上的日子可不短了。”

         郑井回到手术室外坐着,助理从厕所回来,看他魂不守舍的,问他是怎么回事。

         郑井的脸色尤其难看,“碰见个庸医!满嘴胡言乱语,气死我了!”

         郑井坐不住,重新去抽了一份血样做检查,化验结果跟上一次一模一样。

         他顿时如五雷轰顶,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同/性婚姻合法就算了,男人还能生孩子?他怀孕了?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女一号在手术室里呆了半个小时,脸色煞白的走出来。她的助理急忙上前搀扶她,到旁边的休息室略作休整。

         郑井见她难受得走不好路,吩咐助理抱她上车。女一号看一眼五大三粗的男助理兼保镖,再回头扫一眼甩着两只空手潇洒走在前面的郑井,眼神黯了黯。拍戏的这一个月她没少笼络郑井,可是郑井是个眼高过顶的人,在剧组也就孙导和几个男演员能跟郑井说上话。面对其他人郑井基本上爱理不理。

         女一号在心底叹气,谁让人家后台硬呢,有资本横行无忌。人老公是国内有名的娱乐大亨之子,业界知名导演。轮到自己,说起来是个女一号,这部电影里女演员的戏份甚至比不上男三号多,她仅仅是个陪衬的小娇花而已。

         一行人坐车回剧组。郑井心情烦躁,坐在座位上玩游戏,来剧组时他哥特意给他准备了一款游戏机,下载了好多新款游戏。

         他哥也是超坏,他还是喜欢女人,但他哥一句话就把白燕和灵灵给彻底封杀了。他不敢多跟女演员接触,所以跟他哥撒娇,他哥就给他下了几个养成类小游戏,但是警告他随便玩玩就好,不准当真。他打开游戏界面跟他的宠妃聊天互动,旁边坐着女一号跟她的女助理,两人对此表示无动于衷。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郑井平时喜欢玩养成游戏和暴/力手游,还把这个恶习传染给了其他男演员。

         郑井玩了一路游戏,途中只跟女一号说过一次话,问她要不要喝水,难受不难受?

         难受是肯定的。女一号是刚出道的新人演员。她跟经纪公司签约后才跟前男友分手,怀孕是个意外。为了在娱乐圈闯出名声,她选择放弃自己的爱情。

         郑井回剧组后帮女一号跟剧组扯谎,说她是急性阑尾炎,术后要休息一周。在他的力证下,剧组倒是没人说女一号闲话。只是两个人一同上医院的照片被人偷拍并上传到了网上,有人故意抹黑说郑井出轨婚变。

         郑井看到消息,先给佟绍礼打电话解释,结果没人接听。他以为他哥生气了不接他电话。他急得在屋里团团转,隔五分钟给佟绍礼打一次电话,连续打了二十通,全是无法接通。他整个人焦躁得抓头发,转而给艾特助打,艾特助的也打不通。

         另一边,佟绍礼下了飞机,开机后发现几十通未接来电,给郑井回拨过去。不等他开口,郑井在对面连珠炮似的解释了一大通。

         佟绍礼靠在椅背上,露出会心的笑意。“哥还没看到新/闻,等会儿我让人把照片给删了,小事儿一桩。看把你急的。”

         “我是怕你误会。我在外面可老实了。”

         佟绍礼又是笑。两个助理分早晚给他汇报消息,郑井每天干了什么,吃了什么,事无巨细。

         几个小时后,佟绍礼所乘坐的黑色轿车停在一间民居的大门口。已是晚上,郑井早早的爬上床睡觉。这边天太冷,屋里又没暖气,他睡不惯电热毯,那东西躺上去总觉得浑身不舒畅。他只用了一次就没再用了。所以每次上床后他都靠发抖取暖。偶尔会练功取暖。

         佟绍礼敲门时,他的被窝还没暖热。

         “谁啊?我上床了!”

         郑井不满的爬起来,打开门后,换成一副狂喜的表情,“哥!”

         这一声哥叫得,嗲死个人。

         佟绍礼揽着他往床边走,“你先回被窝里。别冻着了。”

         “被窝里也是冷的。”郑井钻进去后,拽他哥的胳膊,“你也进来吧。你进来就不冷了。”

         “我赶了一天路,要洗一下。”

         “你先进来!”

         郑井特能赖,佟绍礼只好脱掉外套和裤子,陪他躺进去。郑井把两只冰凉的脚丫子塞进他哥大腿中间,两只手按在他哥胸前,“好暖和。”

         佟绍礼一进门就变成了人形暖炉,郑井整个身子贴过来靠在他身上,恨不得在他身上扎根。

         等热乎劲儿上来,佟绍礼搂着郑井问,“你今天去医院做检查了?”

         郑井埋头在他哥胸口抱怨,“小县城的医院就是靠不住,我抽个血,他说我怀孕了。笑死人了!”

         佟绍礼也跟着闷笑起来,当成笑话听的。“要不明天哥带你去市区看看吧。之前说是水土不服,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看你瘦了好多。”

         郑井犹豫道,“好吧。我就是感觉不舒服。你找个好点儿医生给我看看,别尽找那些骗人的。”

         佟绍礼亲亲他撅起的嘴巴,笑得不能自已,“谁知道你看的什么医生?还能把你给看怀孕了?”

         郑井捶了他哥一拳,“烦死了,你别笑了。我做了两遍检查,他硬说我怀孕了,还让我去看妇科。”

         佟绍礼快笑疯了,掀开郑井的睡衣,毫无形象趴在他的小腹上,“嗯,让哥听听宝宝的心跳声。”

         “你走开!”郑井怒目瞪向佟绍礼,“你就会取笑我。”

         本来是小别胜新婚,可佟绍礼见郑井气色略差,没忍心折腾他,只是跟他互诉了思念之情。反正接下来他有足够的时间陪郑井。

         -

         郑井跟佟绍礼到市医院做检查,佟绍礼找熟人替他约了一位专家。然而专家的诊治结果也是怀孕了。

         郑井跟他哥大眼瞪小眼的坐在诊室里。

         “哥。”

         “嗯。”

         “我怀孕了?”

         “我知道。我的。”

         “啊啊啊!”郑井的叫声充满凄惨,“我是个男人,我怀孕了!”

         佟绍礼从前期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抱着他安抚道,“别冲动,我们慢慢理清楚。不要紧的,哥很高兴,你怀了哥的孩子。怀上了我们就生下来。”

         郑井炸毛,“生孩子是女人干的事情!凭什么让我来生!我不生!”

         在医院不好争执下去,佟绍礼哄着郑井先回去,郑井不答应,说,“昨天那个女一号几分钟就把孩子拿掉了。我也要拿掉。我一个男人,怎么能生孩子?谁知道会生出来一个什么怪物?”

         佟绍礼不停地跟他说好话,“别在外面闹行吗,给哥留点儿面子。还是说你觉得男人怀孕很丢人?你觉得给哥生孩子让你难堪了?”

         郑井的脸皱成了苦瓜,“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我是个男人。”

         佟绍礼强行抱着他往外走,凑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们回去慢慢商量。你在医院闹下去,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怀了哥的孩子吗?”

         郑井暂时冷静下来。他搞不懂他怎么就怀孕了。

         -

         而与此同时,剧组为了拍摄电影雇佣了专业团队过来炸山,不小心炸出了千年文物。第二颗龙首,跟几年前出土的龙首造型一样。孙导的夫人带考古工作队过来,现场立刻被保护起来。

         郑井下车时还在跟佟绍礼闹脾气,听说又发现一颗龙首,他的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不顾佟绍礼的阻止坚持要上山。

         上一颗龙首是在古城遗址被发现的,古城遗址位于东侧。而眼前这座山位于南面。郑井的眼神变得复杂而慌乱,他当年为自己建造的陵墓当真在此处吗?他效仿自己的父皇建造皇陵,为自己挖了一座地宫,里面藏纳着无数珍宝。

         郑井来到山上,看到考古工作者操作着各种工具在进行初步的挖掘工作。他莫名的心里不舒服,如果地宫还在,里面的东西也该是自己的。那么多奇珍异宝,随便拿出来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他虽然不缺钱,但是不代表他不爱钱。

         佟绍礼以为他是喜欢凑热闹,在旁边道,“看完热闹我们就回去吧。”

         郑井这时什么也做不成,只能干瞪眼。

         吃过晚饭后,佟绍礼把他按坐在床上商量生孩子的问题。

         郑井抵不过他哥的柔情攻势,他哥盘腿坐在对面,捧着他的脸问他,“你不想要个我们共同的孩子吗?可是哥真的是高兴疯了。宝宝,你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太多的惊喜和感动。我的腿痊愈了,我们还要当爸爸了。我们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好吗?嗯?”

         郑井扁嘴,怀孕的又不是你,生孩子的也不是你。他难道要像个女人一样大腹便便的生孩子吗?他不要啊!

         佟绍礼拿数据出来给他分析,“孩子已经两个多月了。最多七个月他就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很快的。我保证不让别人发现这个秘密。”

         郑井不忍心拒绝他哥,退一步道,“那我的电影怎么办?还没拍完。”

         “不拍了行不行?”

         “不行!”

         佟绍礼道,“我陪你在这里拍。我会让孙导尽量把你戏份提前,早点儿拍完我们回家。”

         郑井咬咬牙,不答应也得答应了。他哥用那么期盼的目光望着他,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能是白天受到的惊吓太多,时隔多日后,郑井又一次做了梦。这次的梦境他不再是主角,而是旁观者。他看清了那只怪物的本体,确然是上古神兽麒麟。在麒麟的背上横躺着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长发男人。对方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看不清他的脸。郑井竭力抑制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跟在麒麟身后,想知道对方接下来要做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地宫的正门。那只庞然大物一般的神兽,似捧着稀世珍宝一般将背上的人放入棺中。

         ——那是他的脸。郑井看到了自己的脸,胡亥的脸,一张毫无血色的,死气沉沉的脸。

         那只麒麟用粗粝宽大的舌头替胡亥清洗面上的污垢,用一双粗笨的爪子替他拢好如墨般漆黑的长发。

         而后是一声沉重哀鸣在耳边骤起,震得整个地宫发生剧烈的摇晃。郑井只觉面前一道金色的光芒乍现——

         他什么也看不清了,等他能够睁开眼睛,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佟绍礼殷勤得不行,早早的起床给立了大功的郑井做早餐,并端进了房间。

         郑井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从被窝里钻出来。

         “我伺候你穿。”佟绍礼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前,拿起羊毛衫帮他套在头上。

         郑井对生孩子一事仍是心存芥蒂,自然对佟绍礼不给好脸。

         佟绍礼连袜子都亲手帮他穿,语气中透着自豪感,“你立了这么大的功,哥到现在也没想好该怎么奖励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要说佟绍礼也是太宠郑井了,才让郑井这么作天作地。

         郑井没跟佟绍礼说昨晚的梦境,他时不时会做一些来历不明梦,告诉佟绍礼只会让佟绍礼担心。

         郑井坐在餐桌前用早餐。佟绍礼坐在他对面,翻开笔记本,认真的像个老学究,“从今天开始,哥负责你的一日三餐。我们争取生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出来。模样随你无所谓,智商最好还是随我。所以我需要提前对他进行胎教。”

         郑井咬着鸡蛋说,“哥,你是不是兴奋得有点儿过头了?你回去把公司抢回来才是正事,你难道要天天围着我打转儿啊?”

         佟绍礼沉了沉嗓子,一脸严肃道,“我觉得你比公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