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接下来,佟绍礼和郑井一同离开医院,两人先是去了一趟剧组。电影方面的拍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只差最后两场戏,补完就可以全线杀青。郑烨剩下的戏份改由替身演员完成。佟绍礼本来想让郑井也用替身演员演动作戏,郑井不答应,一定要亲自上场。

         拍完戏,天色已晚。为了庆祝新戏杀青,佟绍礼请剧组的演员和主创团队一起到酒店聚餐娱乐。剧组的人不敢灌导演酒,就组队逮着导演的“弟弟”灌了一通。

         佟绍礼有心维护郑井,替他挡了几杯,“你们别欺负他,他心眼实在,今晚喝了不少了。”

         郑井酒意上头,大着舌头冲他哥比划道,“我只喝了这么一小杯。我没醉,你别扫大家兴。”

         说完,他摇晃着身子,走向饰演风骚客栈老板娘的影后,表白道,“姐,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被你的风姿所倾倒……呃,我的梦里时常会出现你的倩影……”

         包房里的其他人开始起哄,吹口哨,坏笑,更甚者敲着酒瓶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这时候没人去注意佟绍礼的表情,大家都在围观郑井耍宝。

         郑井跑到花瓶旁摘了一朵玫瑰花簪在影后耳畔,“娇花配美人,美酒配英雄。”他笑得春情荡漾,直接抓起茅台酒,对瓶灌下去两口,大呼痛快。

         影后对郑井的印象还不错,以为他是个有背景的富二代,毕竟是佟绍礼带进组的新人。她在圈里打拼多年,应付起郑井这类追求者可谓是游刃有余。她并没有当面拒绝郑井,想等到私底下再跟郑井说清楚。

         可是酒过三巡后,在场的诸位醉得离谱,起哄要郑井抱一个亲一个。郑井有点儿小害羞,腆着脸问影后,“姐,我能亲亲你吗?”他会说最初他想演男二号就是为了跟客栈老板娘演对手戏?佟绍礼那个坏蛋却把他们的亲热戏删减掉一多半,仅有的几次亲吻全是错位拍摄。大骗子!

         影后是个玩得起的角色,露出半边精致的侧脸给他,妩媚地笑道,“好啊。”

         眼看郑井又要作死,佟绍礼沉着脸走过去,二话不说将他按在墙上,捧着他的脸来了个法式深吻。

         于是,整个包房陷入一片死寂。

         郑井被他哥吻得七荤八素,傻呆呆地靠在他哥怀里。佟绍礼冲着在场的诸位同事说道,“之前瞒着大家很抱歉,郑井是我的爱人。我们三年前就注册结婚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制片人吐槽道,“绍礼,这事儿你办得不地道。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连杯喜酒也没喝上。”

         佟绍礼颔首微笑,“婚礼日后会补办,酒席不会缺了你们。不过今晚我们要先走一步了,郑井确实喝多了。”

         众人倒也爽快,摆手道,“走吧走吧。”

         佟绍礼说了声再见,拖着郑井快步离开包房。

         “哥。”郑井晕乎乎的,没走几步就开始耍赖,“我头晕,你别走这么快。”

         事实是夜风一吹,郑井的酒意醒了大半。他见佟绍礼脸色铁青,料想到自己会被收拾,赶紧装可怜。

         佟绍礼从鼻腔中发出沉沉的冷笑声,“酒醒了?闹够了?我不过是在医院跟郑烨说了句客套话,你气什么?还敢跟其他女人眉来眼去,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你每天晚上跟我睡在一张床上,脑子里却想着其他女人的倩影?”

         郑井缩了缩脖子,小声辩解道,“我跟姐开玩笑的,我……我背的是电影里的台词。”

         佟绍礼微愣,自己竟然忘记了那段对话是台词,而后恼怒道,“难道我听不出来是台词吗?台词也不行!你非要气死我是不是?回家再收拾你。”

         两人坐进车里,很快回到佟家。

         佟绍礼将郑井扒光了扔进浴缸里,然后返身出去找润-滑液。

         等手指头捅-进去试探的时候,郑井眼睛里泛起了泪花,哭嚎着求饶,“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晚了!今晚哥非要教训教训你。你跟哥诅咒发誓说不会再出去找女人,你还记得吗?犯了错就必须要接受惩罚。”佟绍礼忍得也很辛苦,前戏做了近一个小时,他下面快爆炸了好吗。

         郑井边哭边低头往水里看了一眼,嚎叫得更加惨烈。那么大的家伙待会儿要怎么进去?一根手指头就把他疼哭了,他死也不能让他哥得逞。

         他委屈地擦干净嘴边的口水,开始威胁佟绍礼,“你知道我不愿意跟你动手。但是你再不把手指头拿出去,我只能动用武力了。”

         佟绍礼抬起头轻笑,对他的话不屑一顾,“你觉得你现在打得过我?”

         郑井仿佛惊弓之鸟一般,抽身往后退了两步,“哥。你的眼睛……怎么是金色的?”跟昨晚梦里那只怪物的眼睛是一个颜色。

         佟绍礼重新缠上去,抱住他温柔诱哄道,“什么金色的?你乖一点儿呀,哥跟你保证不会弄疼你的。”

         郑井揉了揉眼睛,盯着佟绍礼的脸细看,怎么又变成黑色的了?是自己看错了吗?一定是因为昨晚的噩梦让他印象太深刻。

         他直视着佟绍礼的眼睛问,“我不愿意。你是要强迫我就范吗?”

         他内心里打定主意,佟绍礼如果用强,他不会屈服。

         佟绍礼的心思转了转,笑道,“不会的。但你要给我一个你不愿意的理由。我不可能只跟你做兄弟,这一关你早晚要过的。”

         郑井咬牙不吭声,就是抵死不从。

         佟绍礼又不忍心逼他。

         他们是要携手一生的爱人,佟绍礼不想给郑井留下阴影,他想让郑井发自内心地接受他。

         草草结束了浴室play,他们回到床上,像往常一样相拥而眠。

         睡前,郑井跟佟绍礼解释晚上的误会,“我酒品不好,喝了酒容易胡说八道。跟别人的酒后吐真言不同,我酒后说的话全都不作数,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佟绍礼似有若无的嗯了一声。

         郑井没有听见回应,便抓住他的胳膊摇晃道,“哥,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我对你发过的誓言我会遵守的。”

         佟绍礼抖了下眼皮,嗓音中含着压抑的苦闷,“睡觉吧。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一没心没肺的东西。栽你手上,我认了。”

         郑井抿唇浅笑,嘴边抹了蜜似的,他特别享受他哥对他无条件的宠溺和无奈。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昨晚的梦境会再度发生,而他躲过了眼前这一劫,却差点儿在梦里缴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