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郑井刚闭上眼睛没多久,昨晚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便再度弥漫在周身。半梦半醒间,他试着伸手去摸身侧的佟绍礼,他记得睡前他为了防止做噩梦钻进了对方怀里。可是他摸到的不是热乎乎的皮肤,而是入手冰凉的鳞片。

         郑井这回学精了,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选择继续装睡。他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梦。他悄悄伸手去掐自己的腿,想确认自己能否感觉到疼痛。只是手刚刚伸出去,就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抓起来按在胸前舔吻。

         郑井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只巨爪的坚硬,他尝试运行内力,发现内息在体内是正常流转的。

         这更坚定了他的猜测,这不是梦!

         他在浴室里看到佟绍礼的眼睛是金色的,也不是幻觉。

         那么昨晚怪物也确实吸食了他的血。

         郑井此时姑且还算镇定,他在酝酿一场攻击。他不清楚怪物是不是佟绍礼所化,但怪物吸食了他的精血,是敌非友。他上辈子也遇见过精怪,那些不过是几百年修为的小妖精。那时他有帝王血脉做屏障,脏东西根本不敢近他的身。

         他咬牙忍受着怪物对他的亵-渎。内力运行了一个周天过后,他突然睁开眼睛,准备采取攻击之时,耳畔响起熟悉得令他永世难忘的声音,“胡亥,是我。”

         胡亥?

         他有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他几乎是瞬间被激红了眼眶,瞪着对面长发玉带的扶苏公子,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鬼魂还是妖怪?你如何知道我前世的名讳?”

         “胡亥,我是阿兄啊。”

         “别叫我胡亥,我现在不是胡亥了,我是郑井。”

         “呵呵。你是与不是又如何呢?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阿弟。我能够现身的时间不多,有三件事情要告诉你:第一,你所追随的人并非是我的转世,它是两千多年前降世的麒麟神兽。第二,我的魂魄被他拘住,镇压了两千多年。每隔一甲子,他会重新降世幻化成我的模样在世间行走。第三,保护好你自己,离开他,越远越好。”

         郑井的脸上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他花了几个月的精力去努力照顾的人不是皇兄的转世,反而是害了皇兄的人。

         “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出来?”他急声问。

         “龙首归位。”

         “可是龙首在哪儿?我找不到怎么办?”千年已逝,他到哪里去找龙首。国不国,家不家。他自以为找到了真正的家人,却原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扶苏公子苦笑道,“无妨。你不必去想救我,我早已习惯跟他共用一个身体。反倒是你,趁他此番觉醒之前,早日离开为好。不然到时候连我也无能为力。麒麟的寿命是两千年,如今他吸食你的精血是为了续命。”

         说完这番话,扶苏公子的魂魄变得更加单薄了些。

         郑井扑上去想抱住他,触手只是一片虚无的空气,他满脸羞愧地说道,“皇兄!我一定会救你的。还有我当年不想做皇帝,我没想跟你抢的,是你错信了奸人的话,你如果还活着的话……”

         “当年的真相并非你所知道的那样。记住阿兄的话,不要相信任何人。”

         “皇兄!”

         郑井坐在床头上,无能为力地看着扶苏公子的影子化为乌有。他回过头,看向身侧的男人,佟绍礼正在熟睡当中,睡颜平静。

         郑井伸手去抚摸佟绍礼的五官,低声喃喃道,“我到底该不该相信皇兄的话?你到底是好还是坏?”

         佟绍礼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

         郑井在床头枯坐了片刻,毅然决然地站起身,穿妥衣服准备离开。他从穿衣镜里看到自己的颈子上有一排牙洞,牙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他取了一条羊毛围巾系在脖子上。出门前他记得带上足够的盘缠,银|行|卡他不敢拿,只抽取了一部分现金带在身上。他打定主意,离开后先找个地方落脚,再慢慢打听龙首的下落。佟绍礼身边是不能呆下去了,他的精血能喂食这头怪物几次?再这样下去,他早晚要变成一具干尸。

         郑井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往外走,发现客厅里亮着灯。他偷偷瞄了一眼,看清是晚归的蒋东旭坐在沙发上看直播球赛。

         蒋东旭听到脚步声,视线扫过来。郑井飞快地闪躲开,他不想跟蒋东旭打照面,只好从卧室的窗口往外跳。

         夜色深沉如水,郑井猫着腰一路小跑。忽然眼前闪过一道黑影将他扑倒在地上,而后一阵闷笑声在黑夜里响起。

         蒋东旭骑坐在郑井的腰上,低声戏谑道,“大嫂这么晚是想去哪里啊?要不要小叔子我送你一程?”

         “你起开!”郑井伸手推了蒋东旭一把,蒋东旭反而四肢缠上来将他抱得更紧。

         “我不起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这么晚出门做什么?”

         蒋东旭就像一只蜘蛛,把郑井缠得无法动弹。

         郑井原想用暴力推开蒋东旭,后来脑袋瓜一转,这家伙不是喜欢他吗?何不利用蒋东旭逃离这里呢?

         郑井舔了舔嘴唇,说,“我想离开佟绍礼。你能不能带我走,到一个他暂时找不到我的地方去。”

         “哟~开窍了?是不是大哥在郑烨面前给你气受了?”蒋东旭摸着他的脸蛋问,“我早就警告过你,你不信我的话。吃了亏才想起我来了,我可不是接盘侠。二手货什么的老子没性趣。”

         郑井纳闷,“什么是接盘侠?二手货?”

         蒋东旭笑得邪恶,“二手货意思就是大哥操-过的人,我没兴趣。”

         郑井心里头一个咯噔,口是心非道,“我们没有做过,你先放开我。等离开这里我再跟你解释清楚。”

         “哦?是吗?”蒋东旭坏笑,“那让先验验货,我满意的话,你说什么是什么。”

         说着,蒋东旭开始伸手扯郑井的衣领,其实是在跟郑井闹着玩。看清郑井吓坏的表情后,他哈哈大笑着倒在草地上,“你怎么这么好玩?我听说今晚大哥在剧组公开承认跟你的婚姻关系了。说句实话,大哥的人我可没胆量胡来。我平时也就逗着你玩,你还真以为我爱你爱得要死要活啊?”

         “你——”郑井提起一口气,狠狠地踹了蒋东旭的胸口一脚。他转身要离开,却刚一转头就望见对面的男人。

         佟绍礼只穿了睡衣,双臂环胸,懒洋洋地靠在路灯栏杆上,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你想离开我,让老二带你私奔?”

         蒋东旭笑得难以自已,拍拍屁股从草地上站起来,“大哥,你听见了吧?我之前跟你说过郑井不是真心实意跟你。我怀疑他真的有精神病,一会儿一个样。前几天哭丧着脸想见你想得发疯,现在又想骗我带他走。他怎么这么能耐,他咋不上天呢。”

         郑井不卑不亢地束手站在原地,跟对面的兄弟二人对峙。

         蒋东旭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他是听到脚步声后才变脸的。如果佟绍礼没有出现,他可能会答应郑井的要求。可是眼下,他颇具同情地望了郑井一眼,摆摆手大步离开了。对蒋东旭而言,忤逆他的大哥就是找死。他们做兄弟这么多年,他再清楚不过对方的性格。他以前敢逗弄郑井是因为佟绍礼不在乎郑井。

         佟绍礼等蒋东旭走远了,自嘲地开口道,“我哪里做得不好?不够宠你还是不够疼你?”

         郑井面色为难道,“不是,你对我很好。”

         佟绍礼冷不丁地拔高了声调,“你知道我对你好,你还敢背地里朝我捅刀子!”

         郑井不是聪明人,他理不清梦境和现实孰真孰假,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掉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佟绍礼上前两步,单手扼住郑井的下巴,冷声问道,“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所以又想回头找东旭?”

         郑井摇头。

         佟绍礼深吸了一口气,说,“先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跟你离婚。”

         “你再说一遍?”

         郑井重复道,“我要跟你离婚。你不是我哥。”

         佟绍礼揪住郑井的衣领往屋里拉,让风度见鬼去吧!他受不了郑井天天这么瞎折腾,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一拉一拽之间,郑井脖子上的羊毛围巾脱落,露出他细嫩光洁的颈子。

         佟绍礼斜瞥过去,意外地看到颈子上那一排小血孔,“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儿?”

         郑井满心屈辱地回道,“你还在装!全是你咬的!你每天晚上都变成怪物来咬我,吸我的精血。亏我拿你当兄弟!”

         佟绍礼一头雾水地看向郑井,把他带回客厅里检查伤口,“我去拿药棉过来,你先坐在这里,不准乱跑。”

         佟绍礼趁着拿药箱的间隙,给之前郑井在精神病院的主治医生打了一通电话,他觉得郑井的精神可能又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