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皇上有喜了,四方来贺吧
        佟绍礼安排了几个保镖全天候跟着郑井。郑井不高兴,全程拿保镖当陪练,把保镖一个个揍得鼻青脸肿。佟绍礼的双腿痊愈后,郑井的内力与日俱增,普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以轻松的甩掉这群保镖跑路。可他没有这么做,他明白佟绍礼是舍不得他,尽管心里讨厌佟绍礼的大男子主义做派,但却不愿跟他哥闹翻。

         于是兄弟二人开启了第一次冷战。前面也闹过不少矛盾,每次都是佟绍礼先服软,对郑井好言相劝。

         郑井倔脾气一上来,软硬不吃。到了跟孙导约定的日期,佟绍礼索性留在家亲自看管郑井,“你不是厉害吗?把哥也揍趴下,然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郑井提着收拾好的背包默不作声,他哥堵着门不给他出去。外面全是被他揍得哭爹喊娘的保镖。

         蛋卷在旁边观战,过了会儿,凑头过来咬郑井的背包,郑井大怒,冲着蛋卷吼,“走开!小心我揍你!”蛋卷哀呜了一声,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到阳台上。

         佟绍礼的脸色愈发苦闷,揉着太阳穴问,“那么想演?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是想躲开我?还是单纯想演这部戏?”

         两人刚刚进入甜蜜期,郑井却硬要为了一个男二号跟他分开数月。佟绍礼信不过郑井。郑井在他的眼皮底下都敢勾三搭四,等出了他的眼界,不定能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佟绍礼清楚自己对郑井的感情,但郑井对他却一直以兄弟相称,且在床上抗拒多于回应。这让佟绍礼感觉无力,你说郑井不爱他?可郑井拿他当最亲的人。你说郑井爱他?郑井见了姿色漂亮的女人,照样会看得两眼发直。

         佟绍礼伸手去接郑井的背包,郑井耍横,不让他碰。

         佟绍礼叹气道,“你背包里只装了几件衣服够么?跟我回卧室,我重新帮你收拾。山里条件艰苦,不像家里有暖气供应,要多带几套保暖衣。”

         佟绍礼接过郑井的背包上楼,打开衣柜和行李箱,从内到外给郑井收拾行李。他在生活上是追究精致的人,这段时间对郑井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郑井失忆后跟他像是连体婴,没分开过几天。

         佟绍礼一共给郑井收拾出两个行李箱的行李物品,吩咐司机先把行李箱搬上车。他自己回到客厅里打电话让人订机票。

         “哥。”郑井主动从后面搂住佟绍礼的脖子,勾过头去亲他的脸,软声道,“我拍完戏就回来了。仅此一次,往后的剧本全由你说了算好不好?”

         佟绍礼无动于衷的靠坐在沙发上,任由郑井转到他面前,贴着他的脸亲吻,他就是不理郑井。

         郑井觉得他哥先让步了,他也该哄哄他哥。

         佟绍礼想跟郑井发脾气也发不出来,干脆扒掉他的裤子,没做多久前戏就挺了进去。郑井为了哄他哥高兴,特别卖力的伺候他哥。佟绍礼本就拿他没办法,噙着他的下唇吮吸道,“你只会惹我生气。”

         郑井环住佟绍礼的肩膀,用更大的热情去回应他。

         佟绍礼享受着欢愉的同时,在胸中腹诽自己,我什么时候这么好打发了?我的原则,我的底线全被狗吃了!

         完事后,佟绍礼陪郑井一起出发去机场。佟绍礼仍是不放心,安排了两位得力助理跟在郑井身边。

         《国宝》的拍摄地点选在古城遗址附近的一座深山里。郑井下飞机后,有专车过来接他。从机场到片场花了近六个小时的车程,郑井坐车坐得想吐。到地方后,他扶着一棵老树干呕了好长时间。

         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统一安排下榻在山下的村落,郑井所住的这家是一间干净的二层民居。楼上住的是女一号和她的助理。楼下三间房,主卧是房子的主人在住,剩余两间留给郑井。郑井挑了一间向阳的卧室,安排助理住在他隔壁。当晚,房主热情的招待了郑井,烹制了一大桌当地特色菜肴。

         郑井望着满桌子的饭菜,毫无食欲。

         “是不合胃口吗?我们这里没什么好招待贵客的。”房主是个利落干练的村妇,为人爽快热情。

         郑井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夹起蒸野菜尝了一口,强颜欢笑道,“挺好吃的。主要是我一路坐车过来,晕得厉害,胃里不舒服。”

         房主道,“原来是晕车。我们这里山路十八弯,绕得厉害。头回来都是这样。等会儿我给你拿些家里自制的梅子。好多游客过来这边游玩都会买一些带在路上吃,解渴、解乏,还防晕车。”

         郑井强撑着吃了小半碗饭,饭后房主给他送来一碗自制话梅。他靠在床上边看剧本,边捏着吃。吃完后舔舔手指头,他才惊觉一向不喜酸的他竟然吃光了一碗酸话梅!

         睡前佟绍礼打过来视讯电话,郑井哭丧着脸跟他哥抱怨来的路上有多绕,他晕得多厉害,吐得多难受。

         佟绍礼隔着屏幕看他苍白的面色,又气又心疼,“你自己非要去,这会儿跟我诉苦有什么用?”

         说是这样说,郑井稍微皱皱眉头,佟绍礼都舍不得,简直想把郑井给宠上天。

         “最多一个月,哥忙完就过去陪你。你注意跟组,不要乱跑知道吗?”

         郑井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小声抱怨说,“一个月好久啊。我们刚刚分开两天,我就好想好想你了。”

         佟绍礼扭开脸,眼睛里盛开着满满的抑制不住的笑意,郑井这小家伙真是,拿他没办法。他生着天大的气,郑井三两句软话在他耳边一吹,他立时没了气焰,转过脸,露出带着一丝痞气的笑容,“那哥现在动身过去陪你?”

         郑井兴奋的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坐直身子,义正辞严的拒绝道,“不要不要!我是出来工作的,嗯!”

         “好了。早点儿休息吧。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嗯。”

         郑井挂掉电话,钻进被窝里。这屋里冷得很,好在房主给他铺了一层电热毯。他赶了一天的路,没多久便陷入睡眠。

         -

         第二天,郑井正式进组参加拍摄。郑井在《国宝》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博物馆的小馆员,意外陷入一场国宝失窃案当中。在追回《国宝》的过程中,他和两位警探、一位盗墓世家的传人一同进入皇陵,展开了一场探险之旅……

         这部电影带有悬疑、灵异、同/性等元素,原作者是业内颇具盛名的文学网——123言情的知名悬疑作者。

         郑井进组后才发现剧组准备的国宝竟然是真正的文物——龙首。

         郑井并非第一次见到龙首,他上辈子亲眼见过工匠铸造而成的青铜龙首,而眼前的龙首竟保存得与两千年前无异。所谓龙首就是一颗龙头,约莫有四十公分高,龙首后刻有文字,统一用小篆书写。

         因是贵重文物的关系,孙导派了四名保镖和一名文物管理员负责看护龙首。郑井问过后方才知道原来龙首原本珍藏在本地的博物馆当中,是三年前古城遗址出土的文物。而博物馆的馆长正是孙导的夫人。

         郑井权作闲聊,跟管理员聊起龙首的发掘经历。管理员只道龙首是在古城遗址中发现的,其他的一无所知。问他古城遗址中是否有墓穴,对方也是摇头。

         郑井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松一口气,龙首是千年前他为自己建造皇陵时所铸,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镇守,缘何只剩一个?可是想想他又释然了,他死后谁知道被人葬到了哪里?他一个被世人唾骂的昏君,亡了国,谁会在意他是否入土为安?

         郑井抚摸着龙首上熟悉的雕刻工艺,心中颇有些感慨。

         拍戏是一件劳累的工作。在佟绍礼手底下做演员时,郑井尚能够偷闲。在孙导手下就不行了,孙导是出了名的严师。郑井每天跟着剧组进山拍摄,工作量相当大,从早上六七点起床进山,到日落时下山。

         他在剧组只呆了一个月,瘦了三四斤。他的胃被佟绍礼的厨艺给养刁了,整日在剧组吃盒饭,吃得他想吐。前世他高高在上,吃的是山珍海味,这辈子穿过来便被佟绍礼悉心照顾着,他哪吃过这种苦?

         白天剧组唯一的女演员累倒了,剧组要派车送她上县城的医院。郑井忙捂着肚子,跟导演请假道,“孙导,我也想去医院一趟。我最近肠胃不舒服。”

         孙导说,“去吧!正好接下来要找专业团队过来准备炸山,给大家放几天假。辛苦了一个月,大家伙都不容易。”

         郑井跟着剧组的车到医院,女一号跟他一同去的。县医院不比市里的大医院,人流量不算多。两个人分别挂了号,女一号去妇科看医生,郑井挂了肠胃科。结果肠胃科的医生查不出郑井的病症,给他开了一大堆化验单据,让他抽血、拍片。

         郑井郁闷得要死,身后的助理却充满警觉,趁着郑井抽血的功夫给佟绍礼打了一通电话,将郑井身体不适的消息报告给他。

         郑井出来前全副武装了一通,包得只露出两只眼睛。他跟女一号打扮得如出一辙。两个人在抽血室遇上,郑井对待女孩子的态度一向是很温柔的,关心的问她,“你是哪里不舒服啊?”

         女一号唇色泛白,咬着唇道,“这个不好说,是女人的私密问题。你怎么样了?不是说肠胃不舒服,怎么来抽血了?”

         郑井哼了一声,“医生也是个庸医,他非让我过来做检查,说我肠胃没有问题。”

         两个人分别抽了血,在外面等候。女一号见郑井的助理去了厕所,向郑井小声乞求道,“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郑井看着妹子的剪水双眸,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什么忙?”

         女一号小声道,“我怀孕了。”她之前用验孕棒做过一次检查,查出是怀孕。她信不过验孕棒,所以今天故意装作累昏的,想来医院抽血做检查,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她现在怀孕两个月,《国宝》还要再拍三个月。到时候她的肚子肯定挡不住。

         她跟郑井央求道,“我等会儿可能要做流产手术。做完能不能麻烦你抱我回车上,然后替我跟剧组的人撒个谎。我们正好住在一家,这两天要麻烦你多多照顾我了。别人我信不过,我们在一起住了一个月,我相信你的人品。拜托你了,小井。”

         郑井看她怪可怜的,便点头应承下来,也没问孩子他爹是谁。

         过了会儿,化验单出来了。女一号取过自己的化验单,盯着上面的化验结果看了片刻,低声喃喃道,“果然是怀孕了。”

         “你怎么看的?”郑井问。

         女一号指着上面的数据跟郑井解释了一番。郑井低头看着自己的化验单,愣了半天,然后把单子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这是什么鬼啊!看不懂!”

         接下来的检查郑井也懒得做了,让助理把随身携带的梅子拿出来,他端着玻璃瓶坐在手术室外吃梅子,顺便等女一号做完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