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后记1
        两个孩子慢慢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人。到了晚年,佟绍礼腿疾复发,身体每况愈下。庆幸的是孩子们懂事孝顺,哥哥早早地从佟绍礼手中接过家族产业。弟弟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念的导演专业,毕业后开始筹备自己的电影处/女作。弟弟在外拍电影,时不时会打电话回来请教自己的父亲。

         每次通话时间一长,郑井就会很生气的对着弟弟吼,“你个烦人的家伙!不准打扰你父亲休息!”

         “爸!”弟弟双手合十,在对面央求。

         郑井气呼呼的关掉视讯,一家独大道,“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回过头再教训佟绍礼,“为什么总是不听话!医生说让你多休息,不准看剧本!”

         说着,抽走佟绍礼膝盖上的剧本。

         “孩子第一次拍戏,想让我帮忙看看。”

         郑井把剧本锁进抽屉里,推着轮椅离开书房,冷哼道,“不准看!再让我发现你偷偷帮他们两个干活,我真的要生气了。”

         佟绍礼苦笑起来,捞过他的手按在胸口,轻声道,“你把哥当老头子看啊。看个剧本而已,累不着。”

         郑井心头难受,他自己的容貌身体这些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可他哥却突然病倒了。不过半年时间,腿疾复发,身体的其他方面也出了不小的问题。他们请了最优秀的专家来诊治,治疗效果并不好。

         郑井用内力灌输给佟绍礼也不行。他每天都快急死了。他哥却总是不急不忙的,像是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而到了晚上,佟绍礼又会把郑井搂在胸前,暗自喟叹,“哥最怕的就是要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可该怎么办呢?让你像你父亲那样在人世上长生千年吗?虽说有违规则,但有我护着你,无人敢动你分毫。可长生是你所求的吗?”

         ……

         一晃过去数月。佟绍礼病危住院。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但上面有人绞尽脑汁想让他赶紧死,他此时作为普通人并不能反抗。两个孩子纷纷从外地赶到医院里,陪佟绍礼走过生命的最后一程。

         处理完佟绍礼的丧事,两个孩子停下手头的事业,开始轮流照看他们的小爸爸,主要是怕郑井会想不开。他们都清楚爸爸有多依赖父亲,从穿衣吃饭到日常出行,郑井哪里离得了他哥?也是佟绍礼这些年把他照顾得太过周到,临终前特意雇了管家上下打点,安排郑井日后的生活。

         可是并没有什么作用。管家做得饭菜,郑井不肯吃,绝食了好些天。丧事完了后,整个人变得神神叨叨的。尤其是见不得大儿子,见着大儿子就要发脾气。因为老大长得太像佟绍礼。

         老大在照顾郑井期间,亲自下厨给他烧菜,希望郑井能够从巨大的悲恸中走出来。毕竟郑井这么年轻,他看起来甚至才三十来岁。

         郑井却不肯让两个儿子陪他,把两个家伙赶出去,把所有人通通赶出去,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别墅里。

         两个孩子不敢忘记父亲临终前的嘱托,每日就算挨打挨骂,仍然坚持上门照顾郑井。

         佟绍礼要他好好活着,两个孩子要他好好活着,可他什么都没有了,他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这样坚持了不到半年,郑井便跟着病倒了。弥留之际,他看到了眼前金光大作。当年的梦境一幕幕补全。

         而后,像是他来到了九天之上,眼前云雾缭绕,有一巍峨宝殿坐立其中。

         所有记忆回笼,他方才记起自己不过是一只修炼百年的九尾天狐,因修为浅薄,至今不能化作人形。他自然也记起了他哥的身份,他哥可是九天之上的玉华帝君。郑井摇着尾巴,欢快的跑向正中央的宝殿。

         “来者何人?”宝殿门口的仙子叱问道。

         郑井挠挠尖尖的小耳朵,回复道,“我是来见帝君的。”

         仙子仔细打量眼前的小狐狸许久,突地一笑,“哦,这便是当年悄悄跟着帝君下界的小狐狸吧?”

         另一仙子回道,“倒像是真的。当年帝君从外面随手捡回来一只小狐狸,没想到给他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下界生灵涂炭,后世接连不断的祸事,便是从他起的头。”

         守门的仙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八卦来,丝毫不在意脚下的小狐狸。

         郑井发出唧唧的不满声,听得仙子低喝一声,“快走开走开!帝君不罚你已是恩泽,你还敢找上门来?”

         郑井修为不敌他们,只好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恳求两位仙子通传一声。

         仙子道,“你还是回快活林修炼去吧。帝君怜你年幼无知,向上面求了情,对你网开一面。你如今还想如何?”

         仙子指了指宝殿左侧的牌子,又道,“看清楚了,非仙籍不得入内。小狐狸等修炼成人形再来求见吧。”

         郑井发出呜呜呜的叫声,两名仙子却对他视若无睹,紧跟着对迎面走来的身着黑色袍服的仙君作揖,“拜见仙君。”

         “爹——”

         郑井兴奋的叫道!他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爹嬴政。嬴政此时还是叫嬴政,他平定六国有功,死后入了仙籍。若不是他当年执迷不悟求长生不老药,他早该位列仙班了。听说是玉华帝君助他登上仙门,他此番是特意来道谢的。

         眼见地上的小白狐狸一口一个爹叫得亲热,嬴政面露疑惑。他弯腰抱起地上的小狐狸,问道,“你是?”

         郑井忙道,“爹,我是你的胡亥啊!爹!”

         嬴政挑眉,“胡亥?你……怎地变成低等的小畜生了?”

         郑井听他爹唤他小畜生,一下子不高兴了,拿尾巴去甩他爹爹的脸。

         嬴政呵呵笑起来,提溜着他的尾巴道,“你且先跟爹说说前因后果。”

         郑井认真的同嬴政讲了一遍,嬴政这才知晓帝君竟然就是扶苏,也是绍礼。嬴政不禁感叹道,“没想到啊,我竟有幸与帝君做过一世父子。”

         “爹,您别说废话了!赶快带我进去见我哥。”

         兀那仙子却拦路道,“仙君万万不可。小狐狸并非仙籍,不可入内。请您单独去见帝君。”

         嬴政道,“仙子通融一下吧。”

         仙子摇头,“规矩不能坏。”

         郑井哼道,“爹,你进去告诉我哥,说我来找他了,让他出来接我。”

         嬴政道,“也罢。爹先去了。”

         郑井探着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宝殿门外久候多时,不见有人出来请他进去。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嬴政一个人走了出来。

         “跟爹回去吧。爹的住所虽不比这里富丽堂皇,但总归是个落脚的地方。”

         郑井被他爹抱在怀里,扭着身子跳开,继续往宝殿里面张望,“爹爹,我哥怎么不出来接我?”

         嬴政叹气,“休要胡说。帝君岂是你能随口称道的。你还是随爹回去吧。”

         “我不要!你是不是忘记告诉他了?”

         嬴政又是叹了一口气。他是最心疼小儿子的,为了小儿子连老命都豁出去了。如今来到九天之上仍能跟儿子团聚也是喜事一桩。

         然而帝君真不是他们能够高攀得上的。他今日是过来答谢,有幸见上一面。更是因为帝君念在下界的情分上。不然他一介小仙,如何能够拜见帝君?

         嬴政强行把小狐狸带回自己的住处,吩咐他道,“从今往后,你乖乖跟着爹修炼。”

         郑井才不修炼,趁他爹不注意偷偷跑了出去。宝殿门口的仙子们早已认识了他,仍是不许他入内。

         他不顾嬴政的劝阻,日日前来等待。嬴政根本管不住他,唯有无奈的叹气。那日帝君同嬴政说过的话虽残酷无情,却也在情理之中。嬴政实在见不得小儿子受伤害,当时没敢告诉他。

         可郑井整日失魂落魄的往宝殿跑,几乎成了整个仙界的笑料。

         随便哪个仙子见了门口的小狐狸都能踩上几脚,“这小狐狸难不成对帝君动了真情。看他这般痴情的模样,倒是异想天开。”

         “帝君从天地鸿蒙之初便跟随天帝创/世,活了九万余年。要不是跟天帝打赌输掉,怎么也不至于下界走这一遭?”

         郑井就特别倔强,那群仙子欺负了他,把他当球踢来踢去,他缩到墙角里不敢出来,还要冲着那群人危言耸听,“你们都给我等着,帝君……帝君他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哈哈哈哈哈哈……”

         外面传来朗声的大笑,有仙君直言不讳道,“嬴政竟是没有将帝君的话如期带到吗?那日嬴政拜会帝君,向帝君提起下界之事,你可知帝君是如何回应的?”

         郑井愤恨的蜷起爪子,呜呜的叫起来。

         “帝君道:本座活了数万载,下界百日对我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过往云烟,早已记不得了。”

         郑井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嬴政那里的。嬴政见他浑身脏兮兮的,又是失魂落魄,忙问他发生了什么。

         “我哥……帝君是不是说他不记得我了。”

         嬴政脸色一白,“谁与你乱说的。傻孩子,帝君是让我转告你好好修炼。”

         郑井趴在他爹怀里哭起来,早知道他就不死了。他还不如在下界好好活着,至少两个孩子陪着他,他还能横着走。等到了天上,到处都是大仙大神,他一只弱小的九尾天狐如何求存。更何况,他因跟随帝君下界消陨了八条命,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命,种族的优势都丧失了!

         嬴政好一番哄劝,骗他说,“等你能修炼成人形,爹就带你去求见帝君。”

         郑井抑制不住的难过。他听信了他爹的话,开始勤奋修炼。

         只是修炼不过数日,他便坚持不住了。他本就是个惫懒不上进的家伙,脑子一转,想走个捷径。他在幼崽时期常常躲在药君的炉鼎旁捡食药渣废材。那些药渣都是好东西,一般是喂给各种灵兽增加修为,他会悄悄叼走一些。

         郑井打定主意后,去了药君的府邸。

         药君的府邸是灵兽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有拿仙草来换丹药的,有过来投机取巧的。郑井从过去的密道里潜伏进去,守在炉鼎旁边。等着药童将药渣清理出来。这样连续吃了几日,郑井的行为倒是真的比过去好了一些。但距离修炼成人形至少还得千八百年。

         郑井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绝望。反观他爹却是怡然自乐,在仙界结交了不少好友。

         嬴政对小儿子的种种举动只能用恨铁不成钢这五个字来形容。丫个不争气的家伙,到哪儿都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

         这一日,小狐狸又欢天喜地的跑去偷药渣吃,被那群药童逮了个正着!

         “师傅,抓到他了!一定是他偷了仙丹!”

         药童押着小狐狸去见药君。

         药君捋着白须,喝问,“你这畜生好大的胆子,竟敢偷本君的仙丹?”

         郑井欲辩解,“我没有!”

         “师傅,就是他!他身上有药香味。”

         “我吃的是药渣!”

         对方明显不信他,稍候提议要开膛破肚取出仙丹。因仙丹是药君炼给天帝的,故而兹事体大,不敢耽误了时辰。

         郑井吓得瑟缩,“我真的没有偷东西!”

         药童坚持道,“那你为何要挖密道潜入丹房中?只是为了偷药渣吃,你就挖出一个密道?”

         郑井见解释不清,同他们说道,“我爹是嬴政!”

         药君沉沉的哼了一声,“一个初入仙籍的仙君罢了。在下界有些作为而已。仙界众仙哪个还会怕了他?不知深浅的家伙,把他的肠子挖出来,老夫要看看我的仙丹是不是进了这小畜生的腹中。”

         有年长的药童挨过来说道,“师傅,嬴政是在帝君的提点了登了仙门。是否要卖他一个面子,先问过再说。”

         药君派人去请了嬴政过来。

         嬴政也得罪不起他们啊,哎,想抽死郑井这个专业坑爹的家伙。看他那么无辜,心里却又舍不得。

         嬴政跟药君说了许多好话,最后还是要去求帝君帮忙。

         帝君万年淡漠的面孔上出现轻微的动容,沉默良久后,起身道,“我陪你走一趟吧。”

         郑井远远望见了帝君,从药童手中挣脱,一下子蹦到帝君的胸前,伸爪子就往他哥脸上挠,泄愤似的。

         挠一爪子,骂一句,“让你不管我!让你说忘了我!”

         以他那点儿能耐,也伤不了帝君分毫。

         帝君眉头轻皱,刚想抬手挥开这只放肆的小畜生,岂料小狐狸哇哇大哭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那叫一个断肠心酸。

         帝君瞳孔缩了一下。天界众仙多是清心寡欲之辈,以静心修炼为主。包括他自己,数万年的修炼早已造成他淡漠的性情。他之前说的话也是实情,下界不过几百日,再短暂不过。他随手清洗了记忆便可。

         可胸前这只小狐狸哭得他方寸大乱。下界的诸多记忆也再度浮现出来。

         -

         在帝君的协助下,他们抓到了偷丹药的贼人,还了郑井的清白。

         药君怕开罪帝君,主动向小狐狸道歉,并送给他一颗丹药做补偿。郑井便要了一颗化形丹,当场吃了下去。

         化形丹的效果好是好。

         可郑井修为太低,年纪太小,化出来的人形只是十二三岁的美少年。他拿到化形丹,当场就吃了。

         众人只见府邸内白光闪过,那只刚刚化出人形的小狐狸已被帝君纳入怀中。帝君脸色黑得可以,用外袍裹住浑身赤/裸的郑井,抱住他往外走。

         郑井第一次化形,哪里知道,化形后都是不穿衣服的,好害羞啊,被看光光了。还好他哥反应快。

         嬴政见帝君抱走了自己的儿子,赶紧跟在后面喊道,“帝君!你要带我儿子去哪!他还是个孩子啊!”

         帝君脚步略作停顿,低头望了眼怀里的小家伙。这张脸虽稚嫩,却是曾让他爱到铭心刻苦的面孔。他的思绪一阵混乱,冲着郑井呵斥道,“变回去!”

         小狐狸扭扭腰,“不要!”

         帝君眼神加深,掐了个口诀,郑井就被打回了原形,软趴趴的卧在地上。

         “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化成人形。”

         帝君高高在上的吩咐了一句,然后拂袖而去。

         郑井重新被他爹抱在怀里,嬴政拍了拍他的后背,劫后余生道,“吓死爹了。我以为帝君要对你做什么!”

         郑井扁扁嘴不吭声。

         等回去后,嬴政找仙子替他订做了衣裳,郑井穿上新衣裳又去求见帝君,仍是被挡在大门之外。

         他也灰心丧气了,想想还是算了吧。接下来便不再去求见了。因化成了人形,加上嬴政的好人缘,他认识了不少玩伴。

         其实只要郑井不去高攀帝君,仙界也就没人低看他了。他跟一位仙少关系不错,对方送了他不少仙草助他增加修为,还要带他去瑶池泡仙泉。

         郑井羞赧道,“听说瑶池的门票好贵的。泡了能增加修为。”

         仙少大方的挥挥手,“本少有的是钱。”

         郑井偷笑起来,他就是喜欢跟土豪做朋友。于是好朋友勾肩搭背的跑去瑶池泡仙泉去了。

         结果郑井连衣裳都没脱,就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帝君给掳回到自己的府上。

         “你拿我的话当戏言?”

         郑井怒瞪对面的家伙,“要你管我。我好不容易能去泡仙泉,你凭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帝君指向旁边的池子,无奈道,“在这里泡吧。比瑶池的仙泉效果要好上许多。”

         郑井不脱衣裳,坐在池子边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天天求见你,你不理我。现在又把我带过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