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3团圆
        “你是……深宝!”顾月虹细细打量了一番顾深,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你怎么来我这儿了,家里去过了吗?”

         “我想姑妈了,所以直接来了这儿。”顾深将眼角的泪水拭去,绽开笑颜,语气也带上了撒娇的意外,“想吃姑妈做的饭。”

         言下之意就是没回家了,顾月虹清醒的时候和正常人无异,甚至比农村大部分的妇人都明理,因此再看顾深时便暗含了不赞同,“那跟家里说过没?”

         她的姑妈就是这样,太过明理思虑过多,才有了难以承受的困苦,还拖累了身体。顾深不想再提顾家的事,挽着顾月虹的胳膊摇了摇,撒娇道,“姑妈,我午饭都没怎么吃一路赶回来,真的好饿……”

         “午饭没吃怎么行,你要吃什么,我现在去买菜。”顾月虹不及疑虑,她心疼顾深,恨不得马上给她做上一大桌饭菜,可惜家里一直就她一个人,只有些地里种的蔬菜,根本拿不出手。

         顾深连忙拦住她,“我就想吃姑妈烧的青菜面,再放点姑妈炒的辣椒,和小时候一样。”

         顾深很喜欢吃面食,但仅限于于q市本地的面食,尤其是顾月虹做的,其他地方其他人做的总归不是那个味道,失望多了,反而不常吃面。她来这边前考虑江余轩的情况,两人在市区吃过饭了,此时一点也不饿,但是见了顾月虹,一边转移她的注意力,一边也把自己的馋虫勾了起来,也不全是哄顾月虹的。

         顾深由顾月虹养着的时候毕竟还小,又一直无忧无虑,绝大部分事情都是不记得的,只在脑海的最深处,有些模糊的感觉。但有些事情被反复提起,就会不断地从脑海里翻出来,成为印象深刻的事情,顾月虹的面便是其中一样。

         还未回到顾家前,她每回生日都有顾月虹买的小蛋糕和烧的长寿面吃,她习以为常,过了也就忘了。然而被接回顾家后,她再也没有过过生日,连吃蛋糕都是顾汴生日才能捎带上的,更不用肖想顾母会特意给她做长寿面了。于是每一次生日她都会想起姑妈,想起那碗青菜面,这也成了她儿时印象最为深刻的几件事之一。

         “好好的饭不要吃,就爱吃面。”顾月虹看似责怪,实则心里高兴得紧,“快把行李拿进来,站门口像什么话。”

         顾深闻言松了口气,前世她心里对姑妈孺慕不已,但一直不远不近,除了自己不够强势,考虑顾父顾母的感受外,最主要是她姑妈将她拒于千里之外。好在姑妈此时的态度还未那么强硬。

         两个门面的老屋,两层高,底层是普通的水泥地,光秃秃的,堂屋里只有一辆老旧的自行车。进了堂屋则是烧饭做菜的地方,没有电饭煲,只有一个用柴烧饭的灶,还有烧菜的煤气灶。吃饭的地方摆了一张掉漆的八仙桌,一旁是坏掉了没修的冰箱,整个屋子没什么光线,昏暗中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气。

         其实这屋子跟她儿时住时没什么改变,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无比心酸。二十年过去了,别人家的房子新造的新造,没新造的大多在镇上城里买了房,就算再差些的,过了几个年头也会翻新一下,哪一家如姑妈家这般困苦?

         “姑妈,我去洗手间一趟。”顾深交代一声,走出了厨房。不过她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上了二楼。

         二楼比一楼好多了,地上都铺了瓷砖,虽然很旧了,有几块还裂了,但顾月虹打扫得勤,看着十分干净整洁。楼梯上去就是姑妈的房间,印象中那时姑妈结婚后屋子里各种布置都以红色为主,可惜后来就变样了。顾深没看,向一旁稍小一些的屋子走去。

         这原本是姑妈准备了留给自己孩子住的,可惜那孩子留不住,后来这里就成了她的房间。顾深推开门,原以为会看到虽然陈旧但整洁有序的房间,却不想推开门后屋子里竟连那张小孩都没有了,整间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光秃秃的衣柜靠在墙边。

         怎么会这样?顾深记得前世她最后一次进这个房间是大二暑假,那时这里还好好的,怎么如今都空了?顾深疑惑,又推开了其他几个房间,客厅、书房还有客卧全都空了。顾深吸了口气,打开了姑妈的卧室。

         这个房间稍微好些,至少、椅子一类的家具还在,至少依旧少了不少东西。原本放电视剧的电视柜上光秃秃的,安装过空调的地方留下了与周围不同的一块洁白,旁边还有一个突兀的洞,是空调管道留下的。

         顾深心里发寒,又打开了柜子抽屉。顾深记得这抽屉是姑妈用来放一些钱和存折首饰的,最开始没锁,她小时候不懂事偷偷拿了个金手链出来玩,结果丢了找不到了,姑妈没有怪她,只是锁了起来。这事她有印象,毕竟是她做错事,姑父训了她很久,她也哭了很久。可是现在这柜子没有锁上了,顾深抽开来,里面除了几百块和一些零散零钱,竟是一样首饰都没了。

         姑妈离婚后就不怎么戴首饰了,可不戴不代表没有,顾深吃了一惊,急匆匆下楼。

         “怎么去个洗手间这么久,面好了,深宝快吃吧。”顾月虹正要出去找她,见她来了,连忙把筷子递上。

         顾深接过筷子,看姑妈一脸慈爱的样子,决定还是先吃了面再问。

         却不想顾深刚吃下最后一口,顾月虹旧事重提,“深宝吃完面就回家去吧,哥嫂他们该等你了。”

         顾深没答,反而说道,“姑妈,我好久没有住你这儿了,今天我想和你睡。”

         顾月虹一惊,脸上严肃起来,“自己家不回,住在我这里像什么样子!”

         “姑妈家不就是我家吗,住这里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行,你住在我这老婆子这里,传出去多难听。”顾月虹坚决不同意。

         顾深想说姑妈还很年轻,哪里是老婆子了,不过她知道姑妈的重点根本这个。

         顾月虹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个村子里,除了结婚时去北京蜜月旅行了一次,基本没有出过这个镇,连市里都没去过几次,她敏感聪慧但见识终归浅薄。村子小,消息从这头传到那头有时长有时短,但每次都会被添油加醋了说。当年她没了孩子,就被说成了克子女,命里无福。顾深也是被流言说走的,她丈夫**,闹到离婚,未尝没有大家闲言碎语的影响。

         顾深如今正是最紧要的年纪,她只是一个没丈夫没孩子的女人,顾深过节不回家却和她一起过,传出去别人肯定在背后指指点点,让她哥哥嫂子听了又要难为顾深,以后顾深找对象结婚对方问起来也不好听。

         “日子是我们过的,管别人做什么?”顾深知道改变姑妈根深蒂固的想法很难,她得慢慢来,便撇开了这个不提,“姑妈,我刚才上楼看了看,我房间里的东西呢,都去哪儿了?”

         顾月虹还想苦口婆心地劝,闻言愣了愣,两手放在前面交握在一起,眼神有些闪躲,“我怕放屋里久了会旧,就全搬到最后的房间锁起来了。”

         “姑妈,你别骗我了,其他房间我都看过了,都空了。”顾深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你房间我也看了,你的电视机空调呢,还有那些首饰和存折呢?”

         “那些……深宝,你也知道姑妈身体不好,脑子也时好时坏的,前些天还去医院看病了……”顾月虹想了个由头想要搪塞过去,“现在看病贵啊,我就把家具首饰都了。”

         看病的确贵,尤其姑妈的病吃的要多,还有些是进口药,如果真是看病,了这些也不是不可能。可是顾深还是了解姑妈的,病一直看不好,她就不想多砸钱进去了,宁可求神拜佛也不会浪费钱的。

         因此顾深不依不饶,也严肃道,“那姑妈把医院的账单还有你平时吃的药给我看看。”

         “你这孩子,看那些干嘛,沾了晦气。”顾月虹摆手。

         “姑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告诉我,那些东西到底去哪儿了,你有没有好好去看病?”这一世顾深绝不能像上一世一样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直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了。

         “深宝,你就别问了,姑妈一切都好呢……”顾月虹想打哈哈过了。

         “姑妈,你告诉我,是不是顾长虹和罗秋做的!”顾深加重了语气,眼里满含恨意。

         顾月虹吓了一跳,“你怎么能直呼你爸妈的名字……”

         顾深没应,目光灼灼地看着顾月虹,让她忍不住有些躲闪,顾深心中的怀疑变成了肯定,“什么时候的事情,是不是我不问你永远都不会告诉我!”

         “深宝说什么呢,真是看病了。”顾月虹词穷了,只能反复说着由头。

         顾深猛地站起身,“姑妈你不说我就去问他们,帮你把钱讨回来。”

         顾月虹急了,两手抓住顾深的胳膊,“这事跟你爸妈无关,是我自己乐意的。你现在已经22了,村里和你同龄的姑娘孩子都有了,你妈就想着给你相相人。结婚可是大事,要花钱的地方多了,你哥娶你嫂子又是造房子又是买车的,你爸妈的积蓄已经差不多了,所以就来向我借了点钱……”

         顾深心里冷笑连连,前世他们把她所有工作的钱都拿走了,哪有办法为她以后考虑的样子,竟有脸用她的名头来跟姑妈要钱!

         “为我结婚借钱?八字没个一撇,他们这借钱的理由也好意思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