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2端午
        魏然什么东西都没拿就被接走了,顾深羡慕地叹了口气。她在顾家一应的生活用品极少是完全属于她的,大多数是顾汴用旧不要的,顾深这次回去,自然不想委屈自己,所以做不到魏然那般轻松,需要收拾一番。

         “江助理,我要回家一趟,桂圆没人照顾,你能带它去唯爱宠物医院的寄养中心暂住两天吗?”顾深边上楼,边给江余轩打了个电话。

         江余轩动作挺快,顾深东西还没收拾好他就到了。把桂圆交到他手中,顾深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端午节还让你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事,我在魔都也没亲戚,一个人过节也挺无聊的。”江余轩琢磨着说辞,“老板你老家在哪儿?”

         “q市,你去过吗?”江余轩的表情闪过惊讶,顾深不由问道。

         “听过几次,一直想去还没去过,本来打算这个端午去的。”江余轩觉得做惊喜表情的脸都僵了,“那里有山有水,景色不错。要不这次我和老板你一起去吧,你回家我去玩玩,然后一起回来,怎么样?”

         江余轩一张显嫩的娃娃脸,看着亲切和善,但为人还是挺严肃认真的,此时他一副期待的样子,让顾深觉得换了个人似的,有些想笑。原来江余轩私底下是这样一个人,顾深觉得自己对他的了解深了些。

         “也好,反正我回来你就得工作,这样一起也不耽误事。那你快把桂圆送去寄养吧,一会儿路上我给你说说必去的几个地方,哦,还有不少美食呢。”

         江余轩快去快回,顾深也加快了整理的速度,两人赶在十点前出发了。端午是个不大不小的节假日,外出自驾游的人非常多,车子从城里慢慢开上高速,速度也没变快多少,有些路段甚至还有些堵车。从魔都到q市,高铁一小时,高速三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花了四个多小时才进入q市。

         q市这种五线甚至偏六线的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它距离北上广也是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而它的发展也是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就这样一个处在尴尬位置的城市本身就是极为矛盾的,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带头的拔尖的有那么几个,吊车尾的也有一些。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而且因为地方小,所有一切都无所遁形,暴露在阳光下。

         顾深让江余轩在市中心最大的商厦停下,两人下车找了家餐厅吃了点东西,算是补上午餐。随后顾深在女装区买了几件适合中年妇女穿的衣服,又买了一些吃的用的,一并装好带到车上。

         q市的市中心不算大,最繁华的地方也就是商厦附近,这里的建筑不新不旧,也不算高大,和她前世最后一次来时没什么区别。过了市中心则是一些工业园区,私人的小工厂林立,集中了q市大部分的富裕人家。顾深记得吴艺辰家开的公司就在其中,只是具体是什么公司她并不清楚。

         出了市区,路过了几个镇,开过了两条街区的镇中心大街,车子拐进了乡村小路。

         “这地方比城里的村好多了。”林荫细碎地投在江余轩身上,他看着路两边的人家,种着农蔬的天地,随意说道。

         顾深顺着他的目光往外看,嗯了一声。毕竟地理位置没那么差,q市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两层三层楼的屋子,加上分配的地,比那些大都市的城中村看上去好很多。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江助理,你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再往里的小路不好开,我走进去就行。”顾深看到熟悉的老屋夹在两幢新造的房子中间,心里涌上酸涩。

         江余轩看了眼后视镜,慢慢在路口停下,“东西这么多,要不要我帮你拿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拿就行,你现在去古镇上,正好可以在那边吃晚饭看夜景。”顾深在路上时就推荐了江余轩去q市一个小有名气的古镇逛逛。q市旅游方面做得最好的就是那地方,古香古色的东西保留得不错,加上后期的建设,虽然免不了商业化,但还是有些特色和看头的,据说还有剧组特地去那里取景拍戏的。

         江余轩无法,这是他自己找的跟出来的理由,怎么都得圆,所以很快离开了。

         顾深推着行李箱,拎着包装袋踏上水泥路,两旁桑树的枝丫刚被修剪好,露出这一片人家的全貌。顾深吸了口气,目不斜视地走向最破旧的那一家。

         下午三点多,过了最热的时候,还不到做晚饭的时间,大多数人家中的老人会干些家务和农活,孙婶就是如此。她像往常一样在家门前的一小块地里看种着的瓜果蔬菜,悠闲地浇着水,便看见一个十分漂亮的年轻女人从家门前的小路走来,不由心里疑惑起来。

         这村是这这镇上最大的村,尽管如此,农村人不似城里人那般忙碌,又喜欢东家长西家短,隔壁村谁家发生了什么都一清二楚,对自个儿村里更是清楚了解。因此孙婶当下就警觉起来,他们村上哪有这么漂亮穿着那么“艳丽”的女娃?要说是外地人,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从偏远地方背井离乡来打工的。这人究竟是谁啊?

         孙婶放下手中浇水的瓢,上前几步,用q市的方言招呼顾深,“丫头,你找谁,是不是走错路了?”

         顾深看见年迈的孙婶,一阵恍惚。自从顾深读高中读大学后,她来这边的次数就越来越少,即便来也都是悄悄的,便几乎没有见过孙婶了。

         她对孙婶的印象停留在三岁的时候,孙婶每天逗她唱歌跳舞,顾深很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孙婶爱唠嗑,嘴巴大,邻里的人都爱来她这边聊天,顾深就被孙婶一次次地介绍给了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婆。

         顾深遗传了顾父文雅和顾母明丽的容貌,从小就美丽可爱,两三岁又是最天真,带着孩子特有的灵气的时候,做什么都很讨那些妇人喜欢,导致顾深那时在村里极为出名。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她真是被村里的妇人夸上了天,一个个都说她冰雪聪明,简直比得上电视里那些小童星。那时候的顾深其实也是极为开朗活泼的,否则一伙人逗个内向的木头,也不会如此夸赞。

         正所谓凡事都有两面,福兮祸所依,大概在顾深身上是最真实的写照。知道顾深的人多了,妇人们闲来无事,自然就会说起她的身世。她养在姑母家中,却不是姑母的女儿,这件事本来就有些人知道,很快就传得连隔壁村都知道了。

         “顾丫头那孩子还没生下来就没了,之后就有些不好。顾老大心疼妹子,就把刚出生的女儿过继给顾丫头了……”

         “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是顾老大生意失败,家里还欠了债,没钱养赔钱的女儿,所以老婆的孩子一生下来就给了顾丫头……”

         “不止吧,顾老大有个儿子了,本来这二胎就是超生,邻村那个做过接生婆的全福人说是儿子才决定生下来的。结果跑到了外面偷生下来发现是女的,所以才给了顾丫头……”

         这些是那些妇人当着顾深的面讨论的,她们以为她还小听不懂,她的确听不懂,可是小孩子也是会察言观色的,顾深当时就明白她们在说自己还有姑母,且不是什么好话。她记住了那些话,印象深刻,而后没有等到她长得足够大,她就一一理解了这其中的意思。

         而顾家离姑母家根本不远,这些言论很快就被顾父顾母知道了。顾父好高骛远,顾母心高气傲,两人最大的相同点除了都长得挺好看意外,就只有好面子这一点了,当下就觉得穷得养不起女儿,怕超生被罚什么的是对他们的侮辱。后来某次孙婶遇到顾母,又夸了一番顾深,说了句顾深这么美丽,都是遗传了你,你怎么舍得把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拱手让人,让顾母彻底下定决心把顾深要了回来。

         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方向却完全不同了。那之后姑妈离婚,精神问题逐渐显露,她也被顾父顾母带回了家中,开始了“新”的生活,她再也没有了原来的无忧无虑。

         “孙婶,我是顾深啊,你不记得了?”顾深回过神,朝满头白发的孙婶笑笑,“我姑妈在家吗?”

         “顾深?”孙婶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但对顾深终究还是有印象,很快恍然大悟,“原来是深宝啊!你长大了,孙婶都认不出你了!你姑妈也就偶尔会去集市上的饭店打打工,现在应该是在家里的,你去敲门看看。”

         顾深道了谢,越过孙婶继续往前。

         顾母住的屋子还是那时她结婚前翻新的,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原本白色的墙已经泛黄,墙面甚至在风吹雨打中剥落了不少。屋顶依旧是老旧的黑色青瓦,碎了好几块地方,漆成深红色的门黯淡无光,门把手也生锈了。顾深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红了眼眶,良久才收拾好心情,大声拍门。

         “谁啊?”顾深敲门一分钟后,屋里才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带点沧桑和倦意的女声让顾深彻底控制不住,留下泪来。

         “姑妈!是我啊,顾深!”模糊的眼中印出熟悉的身影,顾深来不及擦干眼泪,扑进了妇人怀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