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4分手
        很多人在无法面对无法承受的事情时会选择逃避,梅雨也是如此。可是事情发展到无法逃避的时候,梅雨只能爆发。顾深在接到陈丽电话后立马跑到了美院,希望梅雨还没有做什么傻事才好。

         美院的教室大都亮着,里面都有不少学生,或上课或自习或画画。顾深形色匆匆地穿过走廊,来到隐于黑暗处只透出微光的学生会办公室门口。

         “陈丽,梅雨呢?”陈丽恰巧从里面出来,顾深连忙问道。

         “在里面呢。”陈丽揉了揉眉心,“他突然进学生会拿了教学楼的钥匙,要去开沈教授办公室的门,还好值班的小学妹是他脑残粉,一直关注他的行为,发现不对才通知了我。”

         陈丽作为学生会副会长,看人做事的能力挺强,她又是梅雨三年老同学,对梅雨的了解有时比任何人都深。在美术展见到梅雨的那一刻起,她就有些后悔冲动地把梅雨不愿展示的那幅《摘风筝的少女》搬上展览。可以画已经展了,沈教授和外界也已经赞誉了,一切已经覆水难收。

         展览完成后,下面的小干事一一把画还了回去,唯独梅雨的两幅作品,陈丽未免出什么幺蛾子,直接把它们交给了沈教授。沈教授正好想把梅雨往外推荐推荐,于是便把画收下了。

         “我已经让小学妹回去了,梅雨不愿和我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你进去看看吧。”陈丽拍了拍顾深的肩膀,又看了一眼学生会的木门,迈着步子离开了。

         顾深透过木门的玻璃小窗看了一眼里面,梅雨做在学生会的沙发上低着头,手指不停在手机上滑着什么。

         “梅雨。”顾深开门,轻轻唤了一声,里面饱含着无数复杂的情绪。

         “阿深!”梅雨没想到陈丽会把顾深叫来,慌忙收了手机。

         “你在看什么?”顾深起了疑心,做到梅雨身旁把手机拿了过来。

         梅雨在看微博。梅雨性格安静,画画的时候又不喜欢被打扰,虽然用着新款的智能手机,但根本没有下什么聊天软件,更何况是微博这种娱乐休闲性质的东西。

         梅雨看的正是有关顾深的话题。他显然翻了很久,热门的微博已经过了,都是一些没什么评论和点赞的个人意见和只言片语。

         【belialxu:#t大女神#高校校花换了一茬又一茬,*丝宅男们,你们看花眼了吗?[图]*9】

         【晚安_:#摘风筝的少女##t大女神#今天遇到校园名人了,像素高拍的就是清晰,日常装的花生美翻了有木有?![图]】

         【在下撩妹狂魔:#t大女神#新鲜资源奉上,别说我不仗义233猥琐大师[图]*9】

         “他们把你的照片当成私有物一样发来发去,还偷拍你,阿深,你不希望这样的对不对?”梅雨语气委屈,有种小孩被偷了玩具的感觉。

         “梅雨,他们没有恶意。”

         “不!他们当然有!”梅雨抓紧了顾深的手,“那些人有的是看戏,有的心里不知道藏着什么龌龊,全都是不怀好意!”

         “梅雨!我们左右不了他人的想法,但至少可以不被影响啊。就像一幅大师的画作,也不全是赞扬的声音,总会有人批评指责,这不是很正常吗?”顾深看着梅雨,不希望他受外界影响。

         “画……”梅雨根本没听进去,反而像被触碰到某个开关一般,突然站了起来,要朝门口走去,“就是那幅画,都是那幅画,它本来应该被珍藏的……我要去烧了它!”

         顾深被吓了一跳,连忙去拦,可是梅雨力气大,她根本拦不住。

         顾深咬了咬牙,她需要给梅雨一盆彻骨的冷水冷静一下,“你画的是我,烧了它,难道不是烧了我吗!”

         顾深的声音难得的十分响亮,在空旷的学生会办公室内回响,犹如在梅雨心中投下了一颗惊雷。

         梅雨停下了动作,颤抖地回身,眼里全是无助,“不是的,不是的,我怎么会烧你呢。不是的……”

         “那你在做什么?”顾深的态度冷硬起来,“不过是我的画和照片流传开来,你就承受不住了?烧了画有什么用?多少人看过了?”

         “你不如烧了我,过几年大家也就忘了!”顾深的话说得比当年还要诛心,也更残忍。

         “阿深,你不要这样说!求你了!我不烧了,什么都不烧。是我不对,阿深,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梅雨几近崩溃,他抓着顾深的肩膀,苦苦哀求。

         “我不生气。”见梅雨把注意力转回了她身上,顾深语气转柔,“我只是失望。”

         “失望?”梅雨慌了,“不要失望好吗?”

         “你最喜欢画画,现在却说出要烧画这样的话,我当然失望。”顾深看着梅雨的眼睛,“你在这美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样做只会自毁前程。”

         “我,我不需要出名,我学美术只是因为自己喜欢……”梅雨试图挣扎。

         也许梅雨的想法没错,可是社会是现实的,顾深一针见血道:“你不想出名,可是你的画作如果不能被那些你敬仰的大师看到,你就永远只能仰视他们,做井底之蛙!”

         梅雨沉默,显得有些颓废。

         “沈教授也好,陈丽也好,大家都在帮你,你难道要因为这件事放弃自己的梦想吗?”

         “我没有!”梅雨不过是一叶障目,他对艺术还是有着一颗赤诚之心的,让他放弃梦想,他迟早会后悔。

         顾深顿了下,像是下定决心般,说道:“梅雨,我们分手吧。”

         “阿深,你在说什么……”梅雨不可置信地喃喃,“阿深,我不烧画了,以后也会好好画画,我刚才只是一时冲动,不要分手好吗?”

         “梅雨,我不适合你。”顾深疲惫地垂下眼睫,“即便你反对,我还是会继续做兼职做模特。而这个行业就是给别人看的,任他人评头论足。”

         “阿深,你可以一直做我的模特,别人都是别有居心的。”梅雨还是不能接受顾深抛头露面。

         顾深失笑,“你哪需要模特,你需要的是灵感。”

         “可是阿深,你就是我的灵感啊!”梅雨急切道。

         “梅雨,你告诉我,这些天你除了烦我的事,有动笔画什么东西吗?”

         “我……”梅雨被问住了,开始胡搅蛮缠,“你那个高中同学都可以拍你照片,是不是因为他你才想要和我分手!”

         “我和魏然没有关系。”果然吴艺辰的暗示起了作用,顾深不想过多解释,只简单表明了立场,“梅雨,你知道问题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梅雨眼神哀切。

         “喜欢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以后的日子这么长,这点矛盾绝不是小矛盾。”顾深拿下梅雨搭在她肩上的手,“梅雨,我们都需要成长。分开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

         顾深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孙思思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了,李瑶还在打游戏,而吴艺辰也已经从外面疯玩回来,正敷着面膜。

         “花生,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干什么去了?”孙思思的床位在门口,她最先瞧见顾深进来,便询问道。

         “去了趟美院。”顾深笑笑,没具体说,但美院这两个字让孙思思意识到顾深应该去找梅雨了,因此孙思思回以一个暧昧的笑容。

         孙思思好糊弄,吴艺辰却不傻。她给梅雨发了那张微博截图后,对方到现在都没有回她,看似毫无波澜,其实内里早已翻江倒海。吴艺辰提早回了寝室,就是想看场大戏,可惜顾深离开得早,她错过了。

         “和梅雨约会怎么样?他不会还在吃魏然的醋吧?”敷着面膜的吴艺辰说话时面无表情,声音也没有任何起伏。

         顾深不知道要以何种表情面对吴艺辰,刚重生时是这样,现在更是茫然。她觉得自己对吴艺辰的感情被慢慢消磨了,有时还不如刚相识的陌生人。

         “艺辰,你以后不用把我的事都通报给梅雨了。”兼职的事情也好,魏然的事情也好,无论有意无意,都给梅雨造成了一定影响。

         顾深的语气很平和,吴艺辰却觉得这话是对她的不满和讽刺,“看来我好心办坏事了?花生,感情的事不是儿戏,双方都应该坦诚才对。本来我就劝你梅雨不是良配,但你一心站在他那边,我当然希望你们两个长久走下去,有些事我也得给梅雨打个预防针,免得到时候不好收拾。”

         顾深觉得吴艺辰大概是习惯了插手她的每一件事,魏然也好,梅雨也好,还有贺方,她人生中的所有感情都有吴艺辰的影子,也都一团乱麻。

         “我和梅雨分手了。”终于分手了,在毕业前,甚至搞定家里的情况前她都不会考虑恋爱的事,这样生活就会简单点吧。

         “什么?分手了?”孙思思觉得顾深和吴艺辰的对话怪异,一直不敢插嘴,这是也忍不住惊问出声。她对梅雨的印象很好,大概是因为她是梅雨和顾深梦幻相遇的见证人吧。

         “分手?你不是很喜欢梅雨吗,就这样把他甩了?”吴艺辰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她知道梅雨有多在乎顾深,绝不会主动和顾深分手。

         “你们应该恭喜我恢复单身。”顾深笑笑,“我兼职的钱也拿到了,找个时间我请吃饭。”

         吴艺辰看着顾深轻松的笑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原本应该伤心大哭寻求她安慰的人现在笑说要庆祝单身,这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