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室友
        原来只是恰巧拍到了才认出她来的,顾深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又觉得自己刚才太自作多情。

         “是吗?我看看魏大摄影师拍的好不好看,毁形象的必须删。”顾深看着魏然的眼睛,假装好奇的样子,语气俏皮。

         魏然只是为了表现地自然才提出让她看看的,现在她这么说,魏然突然就不想给她看了,生怕她说出个什么不好或者其他理由让他删了照片。

         虽然偷拍是他不对,可他能拥有的也就这么多了。

         魏然把相机朝向她飞快地闪现了几张照片,而后皱着眉收回相机,“这边光线不好,这样吧,我会做后期,到时候发你你再看吧。手机给我,我给你电话。”

         除了刚才看的那张,顾深连照片里的人是不是她都没看清,魏然语速很快,她都没机会说光线还行,就被提议了交换电话。毕竟是老同学,撇开两人间的尴尬不谈,这个要求正常得无法拒绝,顾深从单肩包中拿出白色的vivo,应了声好。

         天色渐晚,魏然又给顾深换了两次手帕,脚踝处的红肿好了些。期间两人随意瞎扯了几句d大的风景,完全是无关痛痒的话题后,顾深忍不住提出回去。

         “我送你。”魏然其实有很多话想问,可是最终哪怕是一句这几年过得好吗都没有说出口,也只能同意她想要离开的提议。

         “不用,我在t大读书,离这里挺近的,一会儿出d大打个的就行。”顾深委婉拒绝。

         “出租车开不进t大吧?我可不想我费尽心思帮你做的冷敷全废了。”魏然语气有点冷,带着不容拒绝的意思。他将相机放进包里,递给发愣的顾深,然后在她面前半蹲下身,示意她上来,“走吧。”

         顾深第一次知道魏然是如此说一不二的人,只能乖乖地背上两人的包趴到了他背上。

         春日的晚风十分凉爽,之前顾深心思都在前程往事上时倒不觉得,此时两人间静下来,她的□□的手臂就有些微凉。顾深不自觉地紧了紧环住他的双手,人也更贴近他的身躯。

         不得不承认,魏然的肩膀宽阔,无论是当场拦腰抱她还是此刻背她,都给顾深一种强烈的安全感,这是瘦削的梅雨和同样高大的贺方都达不到的。两人贴得近,魏然走得再稳,步伐间难免有肢体的摩擦,让顾深深刻地体会到他的强健。

         “谢谢。”顾深的声音很轻,像晚风的呢喃,不留神的极可能漏听。

         但魏然听得清清楚楚。晚风不仅将她的细语传到了他耳畔,还吹乱了她的发,让几缕淘气的发丝轻拂到他的脸庞,像是无意的挑逗。魏然暗暗吸了口气,入鼻的却是顾深身上自然的体香。再加上背部无法忽略的柔软触感,魏然觉得自己在凉风中越来越热,就快脱离控制。

         好在他的车停得并不远。

         走过围绕人工湖小道就是大路,一辆黑色奥迪q7停在路边的车位里,魏然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不舍,便道:“钥匙在我裤子口袋里,你拿下开门。”

         顾深有点傻,她觉得这样很奇怪,但又说不出这样哪里不好,有些被动地问:“左边口袋还是右边?”

         顾深说话的气息吹得魏然耳朵痒痒的,他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语气自然道:“右边。”

         顾深听话地将小手探进魏然右边的裤子口袋,她没敢往深处摸去,动作小心翼翼的,不想碰触他的腰线,甚至更下面。可是男生裤子的口袋普遍较深,顾深越摸越往下,明明是没几秒的事情,她却觉得时间过了有几分钟,等终于拿到了钥匙,她的脸庞已经彻底红透了。还好他看不见,顾深庆幸。

         魏然也好不到哪里去,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魏然觉得自己刚才的指示根本就是给自己惹火,而且挺成功的。

         顾深按了开锁键,魏然正好走到了副驾驶位边上。他别过身让顾深开门,而后将她放在座位上关上门,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快得不可思议。

         此时是饭点,又是周末,校园里来往的学生很多,车子开得很慢,但每个转弯都没有丝毫迟疑,很快从最近的d大偏门开出,驶向了t大。

         魏然对这里很熟悉,这扯出了顾深从再次见他起就一直埋在心底的疑惑:魏然为什么会出现在d大,这些年他过得怎么样?

         “你对这里挺熟的。”顾深挑了个轻快的语气试探道。

         魏然刚平复心中的悸动和身上的燥热就听到这话,顿时觉得如坠冰窖,“你不知道吗,我在d大读研,从上个学期开始。”

         顾深有些惊讶,她从高二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确实不知道。不过顾深挺替他高兴的,在t大读研绝不容易,他很优秀。

         当然,这一点顾深一直知道。

         “真好,以前我也想考d大来着。”顾深想起她高考失利,差的那几分就失落。

         魏然记得高二时顾深的成绩在他的辅导下提升很快,考d大也不是完全没可能,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走了之后她才掉下去的。想到这里,魏然不由心里自嘲,他走前他们就已经不说话了,那时候月考,顾深的成绩依然挺好的,怎么会和他有关系?

         魏然转进两校中间最繁华的商业区街道,“d大的研究生不难考,t大考进来的比率很大。”

         他这是在鼓励她考研进d大吗?顾深看了他一眼,“我试试,不过你怎么读研了,好快。”

         “嗯,出国后直接读了本科,三年修完学分就回来了,所以比较快。”魏然说着慢下了车速,在路边的车位停了下来,“你等一下。”

         顾深还在消化他话里的信息,就见他下了车,步履矫健,一路走进了旁边的药店。没几分钟后他就出来了,却又转向了药店旁边的快餐店。周围的学生来来往往,有不少女生将目光放在他身上,还有几个动作夸张指指点点的。

         顾深隐约捕捉到了“好帅”、“男神”之类的词,才知道魏然在两校挺有名的,是她孤陋寡闻了,难怪之前他会反问她不知道他吗。

         顾深不仅反思自己,她性格里的自卑和内向让她固守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原本她还会因为穷困打工而拓宽自己的交际见识,可是上辈子此次之后她连兼职都不做了,真是成了彻底的井底之蛙,因此错过的风景无数,又何止魏然呢?

         顾深想过了,她上辈子因为别人的期望委屈自己,这一世为什么不遵从本心?上辈子因为容貌要忍受嫉妒和不怀好意的目光,这一世何不大方地以此为武器?上辈子因为没钱无法做主人生,这一世为什么不早早地打下基础?

         顾深忆起前世在这段时间错过的网红路,暗自下定决心。她知道今后几年网红将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第一批起步的网红走得很艰难,但是一旦成功,前途不可限量。

         上天让她重来一次,重生回这一刻,她定然要将人生活出精彩。

         顾深平复了心绪,默默地看着魏然拿着两个纸袋回来。

         “云南白药,回寝室先热敷,明天之后再用它。”魏然将东西一一递给她,“还有晚饭,我随便打包了点,你回去再吃吧。”

         细心的男生顾深不是没见过,梅雨就是个很细心的人,但梅雨出身书香世家,从小生活顺风顺水,他的细心体现在浪漫上,生活上则是一窍不通,需要顾深照顾。魏然的细心则完全不同,从再见到现在,顾深完全单方面被照顾,她完全不用自己想,对方就把所有的事都做好了。

         说不感动是假的,顾深不敢看魏然的眼睛,只低头看手中散发着饭菜香味的袋子,“魏然,谢谢你,没有你我可能得在寝室多休息好多天呢。”

         “不用客气。”魏然不喜欢顾深太客气,他将车驶入t大,轻车熟路地开到了兰苑女生公寓门口,“要我送你上去吗?”

         “不用不用不用,我们学校女寝管得严,男生是不让进的。”t大寝室的管理的确算严格的,但绝没有男的都不让进,只要有正当理由,然后压上身份证一类东西速进速回还是可以的,但顾深实在不敢让魏然送,“我刚才已经通知了我室友,她会下来接我,没事的。”

         魏然点点头没说话,她连说三个不用,即便有事他也不会硬送。顾深想和他拉开距离他早就知道,他本来已经放弃了,今天遇到才会得寸进尺地试探她底线,但再过界的他不敢。

         今天的一切已经是胜利了,难道要在最后一刻毁于一旦?

         天渐渐黑了,车里安静了几分钟,顾深终于看见了人,和魏然说了一声后自己下了车,开心向门口挥手。

         魏然看着顾深一瘸一拐地走离他的车,和一个女生汇合,而后被搀扶着向里面走去,到最后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反倒是扶她的女生好奇地回头看了他的车好几眼。

         两人的身影彻底看不见后,魏然像泄了气的皮球颓废地靠在座椅上。他的心摇摆不定,前些日子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弃,现在又起了波澜,生出了更大的希望来。

         魏然拿起手机翻开通讯录,滑到吴艺辰一栏,又犹豫了。他注意到刚才来接顾深的室友不是她,他不想和吴艺辰说那么多,因此询问她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