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魏然
        顾深对魏然的印象停留在高二那年。

         他那时就瘦瘦高高的,皮肤白,五官深邃,每次出操排队他总在最后,却让无数女生回头望。顾深也是其中一个,但她从小就内向,胆子小,做这种事也不敢明目张胆。而且她也不需要特地在这种时候看他,顾深因为个子高,视力好,一直坐在教室后排,隔了个狭窄的过道,旁边就是魏然。

         魏然的成绩很好,好到每次考试他都能拿第一,而且能拉开第二名好多分。相比之下,吴艺辰和顾深却是班里的吊车尾。吴艺辰胆子大,每次做完作业都会跟魏然要他的那份对答案,而后那份堪称标准答案的作业就会在班里疯传,不少人会拿着校对,而后似有所悟。顾深语文英语还行,可是她读了理科,数理化却很一般,好多东西懂却不会用,看了魏然的答案都还一知半解。

         顾深很用功,那时的她不懂其他的,却知道自己一定要上大学,否则日子就会像她那些堂表姐妹一样。

         顾深记得那个夏日气温很高,体育课,老师整队之后也受不了躲回办公室了,让他们自由活动,下课也不用集合了。魏然喜欢打篮球,当时就和几个男生去了篮球场。其他女生原本兴致缺缺,见此马上跟着去看。吴艺辰也去了,顾深却惦记着作业,又怕晒,独自回了教室。

         二十分钟后,魏然一身汗水进来,唇红齿白,长长的睫毛都湿着,脸颊也挂着水珠,顾深却看呆了。

         魏然摸了把脸,朝她笑了一下,走到座位旁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见她还在愣,反而不好意思,“看着我干嘛?”

         魏然不知怎么的,很快移开了视线,恰好看到了她正在做的物理题,“不是这样的,这个条件是无用条件……”

         顾深知道好多跟魏然告白却毫无回音的女生暗地里骂他的书呆子,以前顾深觉得魏然样样好,打球棒,笑起来像暖阳,怎么会是书呆子,可此时他一讲题就小老师的样子的确挺呆的,心里彻底认同了这个外号。

         魏然讲得认真,顾深听得也专心。这一次的接触让顾深对魏然单纯的崇拜变了质,其后的日子,两人频繁接触,顾深的少女情愫生根发芽,长成了大树。

         可是没到高三,魏然就走了。不少人问过老师他为什么走,老师显然不希望应该专心学习的学生将注意力放到其他事情上,只含糊其辞地说是出国留学了。

         出国留学?顾深根本不信这个说法,不止顾深,其他人也是如此。魏然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常年挂着贫困生的名额领补助金,据知情人说魏然一家一直住在破旧的老屋里,确实一穷二白。

         但顾深也就想想,她没能力深究,也不会去深究。在魏然离开前,顾深和他已经彻底没了交流,连座位都调换远离了。

         这场无疾而终的恋情是顾深心田的一片泥泞,时间久了渐渐被其他风沙掩埋,好像已经没事了,内里依然是湿的。

         原因无他,顾深被拒绝了。

         时隔多年,再见魏然,顾深的脑海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和上一世临死前再见梅雨完全不同,如果说再见梅雨,她是面对老朋友的兴奋和不知道如何回应的纠结,再见魏然,她则感慨万千,各种情绪都翻涌上来,像打破了调味瓶。

         “谢谢。”顾深站定,边低头看扭到的右脚,边小声道谢。她注意到男人脚上亮洁如新的阿迪白鞋,材质舒适的九分休闲裤,设计感很强的白色棉麻上衣,以及从肩膀悬挂到腰间的黑色相机,全身都价值不菲,早已不是当年连周末都穿着校服的样子了。

         如果这人真的是魏然,当年他可能的确出国了。

         “几年不见就不认识了,顾深?”男人虽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语气。一声顾深,像是从遥远的时空中穿透而来,让她有些恍惚。

         他个子高大,快有一米九了,顾深一米六五的个子,即便是穿着高跟鞋,也矮他一个头,以至于他说话的时候,气息就拂到了顾深额头。顾深觉得痒痒的,却僵着不敢动。

         而这下,她终于确定了对方是魏然。

         “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魏然。”顾深抬头对上他茶色的眼眸,扯了个浅浅的笑容缓解尴尬,“好久不见。”

         魏然嘴唇紧抿,这样又傻又甜的笑容和记忆中没什么差别,甚至因为精致的妆容而显得更有女人味。他曾经设想过无数次,以为自己再见到她的笑颜会欣喜会兴奋,可是内心控制不住地泛起的酸涩让他有些愠怒。

         为什么眼前的人还可以笑得这么开心,她忘记了自己曾对他造成的伤害,还是只是在粉饰太平!

         魏然别开眼,夕阳下,他的五官比记忆中还要立体,还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过去坐着,你脚扭了。”

         “不用,就扭了一下,没伤着……”顾深摆手,同时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扭动了下右脚。的确不严重,但还是有轻微的刺痛。

         魏然没理她,直接蹲下身,温热的大手触上了她细腻的脚踝。顾深脸颊微红,连忙不自在地挪动右脚,却被魏然抓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了按脚踝。

         “啊。”顾深没防备,吃痛地闷哼,声音不大,却像猫似的挠在了魏然心窝。

         魏然顿了下,强自镇定下来,而后起身一言不发地拦腰抱起顾深就往凉亭里走。

         “你干什么!”双脚离地,重心悬空,顾深条件反射地扶住魏然的肩膀。他的体温从掌心传来,男性的气息极具倾略性,扰得她大脑一片混乱,心也怦怦乱跳。

         魏然三两步走上凉亭,将顾深放在石凳上,而后迅速退开,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我不想被当成看见老同学扭伤坐视不管的人。”

         魏然说这句话的时候依然没什么表情,他示意顾深等一下,而后走到了凉亭旁的人工湖边。

         顾深看着他动作潇洒利落地拿出裤子口袋里的白色手帕,浸入湖水中打湿,而后半拧干,心中反复想的却是那句老同学。

         老同学,在他心里他们也就是萍水相逢的老同学关系吧,扯朋友或者其他反而会更加尴尬……

         顾深心绪百转千回,魏然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有些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是他执着放不下,回国后还迂回地试探她。现在见到了,她没有避开自己,两人能像普通同学一样,他还能奢求什么呢?

         魏然走到顾深面前蹲下,脱下她的高跟,用手托着她白皙的小脚,将微凉的手帕敷在略有红肿的脚踝上,“这地方没有冰块,将就一下吧。”

         d大是百年名校,扩建了好几次,整个校区非常大,商店小卖部都在宿舍区周围,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人烟最少的地方,最近的小卖部都要走十几分钟才到。

         “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顾深俯下身,接过手帕自己按着。

         魏然没有说什么,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上看着她冷敷。气氛有些安静,顾深被盯得不好意思,想找些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过去的事不好提,顾深便就着他身边的事物说。

         “你喜欢摄影?”魏然佳能相机应该是专业级的,镜头也很大,他的背后还有专业的相机包,一看就是资深的摄影爱好者。

         以前的魏然连用手机都不大会,这种爱好显然是在他高二后才培养起来的,挑这个话题,顾深觉得十分安全,彷佛是和陌生人闲聊一般。

         “嗯。”魏然应了一声,却没有多说的意思。他想反问顾深,你不是很喜欢拍照吗?但最终没有问,那时候她也不见得喜欢拍照,很可能只是满足他对手机照相的好奇,表现得开心喜欢罢了。时间过去那么久,手机更新换代无数,他连相机都换了几个,又如何能确定她的喜欢没有变。

         她还在拍照,却是在别人的镜头里,为了工作……

         魏然将相机放在石桌上,摊开手示意顾深把手帕交给他。顾深照做,魏然拿了手帕再次走向湖边。他要把手帕重新浸凉,顾深意识到。

         顾深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他了,她将目光转回来,对着相机发呆,手不自觉地就伸出去碰了碰那些按钮。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顾深没什么目的性,甚至是无意识地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因此相机屏幕亮起,显示的最新照片还是她时,顾深吃了一惊。

         照片上的顾深就穿着此时的蓝白青花瓷图案旗袍,眼睫微敛,雪白的双臂趴在凉亭的朱红栏杆上,正望着湖面出神。这是一个脸部的特写镜头,其他都被模糊了,她被风吹起的长发甚至眼中倒映的湖色却十分清晰,以这个相机的高标准,想必放大几十倍都不会糊。

         顾深像被烫到一般,连忙按灭了相机,把手收回坐好。

         魏然走回亭子,将拧好的手帕递给顾深。他心细如发,立刻察觉到顾深微妙的慌乱,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摆放角度变换过的相机。

         “拍照拍到老同学,也是巧。”魏然第一次知道人在喜欢的人面前潜力可以这么大,借口和谎言可以这般信手捏来,“我拍了好几张照片才认出你的,你要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