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闺蜜
        顾深和孙思思回到寝室的时候,李瑶正沉寂在网络游戏中无法自拔,闻到了顾深手中盒饭的香味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还没吃饭。

         “我去,都这么晚了!”李瑶摘下耳机,奇怪地打量着顾深,“我说花生啊,难得见你打扮这么好看,总算对得起你这张脸了。手里的饭是什么,有没有给我买一份?”

         花生是顾深的外号,大一刚进来时的夜谈会,孙思思和李瑶纷纷感慨一开始听顾深名字,以为会是个帅哥,结果没想到是美女,以致于再喊这个名字怪怪的。吴艺辰是顾深三年老同学了,毫无顾忌,当时就说你们喊她花生就行,她喜欢。至于为什么喜欢,吴艺辰没来得及说就被顾深捂住了嘴。

         花生最终成了她的外号,久了,顾深也就习惯了。

         “说再多好话也没用,今天花生扭到脚了,没给你带饭。”孙思思是个爱干净,做什么事都按部就班的认真的女孩子,最受不了李瑶的拖拉,一天到晚宅寝室,连饭都在寝室吃,因此逮着机会就要气气大大咧咧的李瑶。

         “扭了脚?”李瑶吃惊,看着顾深被孙思思扶着做到座位上,“穿不惯高跟鞋吧。个子高,平时不穿是这样的,不像我,不穿高跟鞋出门,看世界都矮了一截,早就适应了。”

         顾深应了声,搁上辈子这个时候,她的确是穿不惯高跟鞋的,这也是她上一世在这个兼职上没有表现好的原因之一。

         “可这不该啊,扭了脚能给自己买饭,不能顺带买我的?”李瑶肚子又叫了一声,话题再次转到了晚饭上,这次绝对一针见血。

         顾深还没想好措辞,孙思思突然眼一亮,“对啊,我都忘了问了,花生,刚才车上那个帅哥是谁啊,把你送回来还给你买药买饭这么好,是不是在追你?”

         “什么什么!帅哥!买药买饭!我天,思思你说清楚点!”李瑶一听,嗓门立马大起来了。

         “没,没有很帅,就是今天兼职的一个工作人员,我受工伤,所以才把我送回来的。”顾深信口胡诌。

         “哪有,我记得很帅的。”孙思思回忆了一下。

         “思思,你没带眼镜,又隔了车窗,根本没看清吧?”孙思思是寝室的学霸,进大学后挑灯看书,一直戴着眼镜,不过她度数不高,今天临时下楼便没有戴,顾深抓着这一点,信誓旦旦地说她没看清。

         孙思思成绩好,但论小聪明,还是已经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几年的顾深厉害。她确实往回张望了几次,但魏然坐在车里,距离也没有非常近,没有5.2视力的人还真不能看的一清二楚。

         “反正我感觉挺帅的。”孙思思最终只能用感觉来肯定自己了。

         这个话题于是不了了之。

         顾深用孙思思烧的热水浸湿毛巾热敷自己的脚踝,同时打开笔记本,登了企鹅微博,然后随便找了本电影看,边看边吃魏然给她买的盒饭。

         校区边上的快餐通常都物美价廉,一荤两素还有配汤,菜和汤都有不少选择。魏然选了宫保鸡丁、土豆丝、麻婆豆腐以及蛋花汤。这几个都是快餐或食堂里最常见的菜式,顾深也常吃,可是由魏然选,感觉却全然不同。

         她记得那年高二,轮到他们班值周,需要提前吃饭然后在其他学生吃饭时站岗。因为食堂只有两个窗口提前开给值周班吃,其他还在准备中,因此整个班吃饭就特别集中,菜也没多少可以选。

         顾深倒也不是挑食,只是很多荤菜都太油腻,有些又根本只是掺点肉丝,算成荤菜有点亏,顾深权衡以后,那一周荤菜清一色的宫保鸡丁。而恰好,宫保鸡丁里面有花生。

         顾深在女生里算个子高的,同样,魏然在男生里也是。值周任务里有一个是看身高颜值的,就是站在学校大门口,带个红绶带,领导进出就鞠躬送迎。这个任务必须两男两女,顾深和魏然就在其中。学校的大门和教学楼食堂这种其他值日的地方距离最远,也需要去得最早,且因为是门面,不能东去一个西去一个,要一起到岗。为此,他们四人便会在一起吃饭,而后一起行动。

         魏然爱吃花生和他的成绩、颜值一样出名,大概是因为某天从来不买任何零食的他突然在课下吃花生,还吃得很帅很酷炫的缘故。当然,从来不买零食的人那么多,也就他时时刻刻受到无数关注吧。

         反正就是魏然爱吃花生,众所周知,他们在一起吃饭,她买了有花生的宫保鸡丁,并且她对他有好感。

         所以顾深突然脑子一热就问了句:“你要吃我的花生吗?”

         时过境迁,宫保鸡丁依然美味,花生依然香脆,只是他们之间已经恍如隔世。顾深嗤笑自己,可不就是隔世么,上辈子高二后她可是再也没有见过魏然的。

         吃完晚饭,顾深查看了一番企鹅号和微博号,帮助自己回忆这段时间的情况。不同于几年后企鹅号慢慢成为鸡肋聊天软件,这时的它还是有许多人用的,尤其是不怎么懂得赶时髦玩语音玩微信甚至玩国外软件的顾深,企鹅一直是她主要的聊天工具。

         那时候的顾深喜欢在企鹅上聊天,喜欢发发空间状态,她性格内向慢热,平时交际十分被动,隔着屏幕或手机的网上聊天反而让她更加自在。

         顾深注意到她最近的聊天对象是梅雨,而且十分明显的是两人的情侣头像,分别是q版的梅雨和顾深。梅雨从小学习美术画画,虽然专修方向是油画,但并不代表他其他画就不好了。事实上,对于不懂得欣赏油画的普通人而言,他画的水彩素描等更加美轮美奂。这两张彩铅的q版头像就是如此,可爱俏皮,栩栩如生,比油画灵活多了。

         顾深记得那时候她刚得了这个q版头像就兴奋了好几天,将她所有需要头像的账户全改成了这个头像。要知道,顾深原来的头像是她的大头自拍,那是那时最流行的头像类型,而且她的自拍确实很美。

         梅雨画得很赞,她和梅雨刚在一起,又是初恋,这第一份礼物,浪漫、与众不同,那么特殊,让她沉沦其中。即便是此时回想起来,那份感动还是在的。

         可顾深知道,她和梅雨是回不去了,尤其是现在她要走的这条路根本就是在踏足梅雨的底线。

         顾深下了企鹅,梅雨这两天忙着完成学校下周举办的美术展的作品,一直呆在画室里,她不好打扰,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结束这段恋情。至少在此刻,她完全找不到不伤害梅雨的和平分手理由。

         至于微博,顾深在大一大二时参加了学校的学生会,加了不少校友微博转发宣传学校活动,所以粉丝有两三千。两三千的粉丝于普通人而言,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顾深想成为网红,以后将微博作为宣传主途径,这点粉丝绝对不够。

         爆红需要契机,但若没有充足的准备,契机来了也抓不住。

         顾深想了想,将自己的头像改回了原来的自拍,而后把一板一眼的真名昵称改成了gs花生,发了条微博:【gs花生:今天拍照遇到了几年不见的老同学,更帅了,想花痴。】

         这应该是顾深严格意义上第一条微博,以前不是转发学校活动就是转发大v名言,因此这条微博发出后,顾深也没期待有人评论点赞,很快关了开始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顾深学的是工商管理中的会计专业,学得多且杂,没有作业的时候很轻松,有作业起来也挺悲催。大学里大部分专业都是如此,表面光鲜亮丽,内里各有糟心之处。

         顾深对这个专业没什么感觉,不喜欢也不讨厌,也确实学到很多。当初她背着家里来到魔都读书还是靠着吴艺辰鼓励才有的巨大勇气,在选择专业上无论如何都不敢乱来了。顾母没读过书,不知道读厌恶的专业是什么感觉,但她知道在家乡那个小地方,女生当会计绝对是个拿得出手的职务。顾母愿意让女儿读大学,很大原因是希望她以后去镇上的小公司当会计,距离近好拿捏,还利于说亲事。

         顾深叹了口气,至少她来了t大,现在又经历了重生,以后的日子不会像上辈子那么糟糕就行。

         十点寝室熄灯,三人洗漱后陆续上床。临睡前李瑶嘟囔了句:“艺辰是明天回来吧?可千万别一大早回,我要睡懒觉。”

         顾深心里一个咯噔,瞬间又清醒了几分。她从早上重生醒来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吴艺辰,也没有联系过她,内心对她是逃避的。但是她知道,吴艺辰这两天不在是正好回家喝堂姐的喜酒,也正是这样,她才壮着胆子出去做这种兼职的。

         吴艺辰明天就回来了。顾深回忆上辈子的情形,那天她拍完照片就跟着工作人员一起离开,没有闲逛没有扭脚也没有遇到魏然,早早地回了寝室,很快交代了孙思思和李瑶帮她保守秘密。后来被揭穿,她被吴艺辰好一顿骂,虽然被拒后吴艺辰转而安慰了她,这事依旧给她造成了不少伤害。

         这一次,她不想掩饰。穷就是穷,兼职就是兼职,靠脸吃饭就是靠脸吃饭,被看不起就是被看不起。现实如此,何必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