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Chapter 51 归途
        江余轩给身后的医生使了个眼色,医生了然地出来说话,“我们需要查看病人的情况,闲杂人等都出去。”

         保全麻利地把徐夫人和老刘押了出去,袁佳妍则被t恤男一推,知道现在情况不利于她,敢怒不敢言,老实地出去了。

         江余轩看筱嫣消沉的样子,不像是有胃口的样子,将餐桌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菜收拾好,等候在一旁。

         顾深将桂圆放进猫包,拿纸巾擦了擦筱嫣面颊上的眼泪,心情复杂道,“筱嫣,这些饭菜凉了,你爸马上就过来,会给你带吃的。你好好休息会儿,我先走了。”

         “顾姐姐,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筱嫣知道今天她是留不住顾深了,只能寄希望于以后。

         顾深垂下眼睫,顿了一瞬才抬眼看她,“筱嫣,顾姐姐最近网上的店铺刚做起来,有些忙……筱嫣,你爸爸会一直陪着你的,很快你就能出院了。”

         顾深没有直接说自己以后不会再来了,但话中的意思也差不多了,筱嫣不傻,顾深没直接点头,便已经猜到她母亲的话终究还是起作用了。

         “顾姐姐,你路上小心,我会等你来的。”筱嫣说完这句后边接受医生的听诊和检查了,顾深安静地离开了病房。

         “袁佳妍他们人呢?”顾深发现走廊里只有几个护士,转头问江余轩。

         “被带到保全室了吧。老板,你想怎么处置她们?”

         处置?顾深意味深长地看了江余轩一眼,突然转了个话题,“不是让你回去了吗,怎么突然上来了,还带了保全?”

         江余轩半真半假地交代,“我下车在医院的超市买了瓶水,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正要走,就看到徐夫人的车,所以留了个心眼,跟在他们后面在病房门口等了一阵。察觉到袁佳妍他们要和老板起冲突,就下楼找了保全。”

         顾深不置可否,“刚才身手挺厉害的那个男人是谁?”

         江余轩装模作样地迟疑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是魏少派来保护老板你的人?”

         顾深原本就是这么怀疑的,江余轩也如此说,更是肯定了她的猜测。她点点头,“问一下就知道了。”

         江余轩暗暗松了口气,很好,至少他自己蒙混过关了。

         顾深和江余轩一道去保全室,一路上想着这事要怎么解决,还没等她拿定主意,半路就遇到了匆匆赶来的段文。

         “段大哥,你怎么这么快?”段文一脸慌张的样子,差点没看见她,让顾深感到奇怪,“筱嫣没事,你不必担心……对了,筱嫣的病房不在那个方向吧?”

         “顾深!今天的事我刚才打电话问过王婶了,实在是对不起。”段文表情复杂,语速很快,一副很着急的样子,“筱嫣那边我一会儿过去看,我母亲刚来这边,去找袁佳妍了,你先回去吧,免得到时候对上事情更不好收拾,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段老夫人来了?上次筱嫣晕倒,顾深和段老夫人见过一面后,段文就私下和顾深解释过。段老夫人身体不好,为人一向和善,十分心软念旧,袁佳妍稍微一点花言巧语就站到她那一面去了。加上筱嫣是她心头肉,现在段老夫人心里必然十分厌恶她。今天发生这种事情,袁佳妍添油加醋一说,说不定真会出个什么意外。

         “好,那我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顾深也不废话,生怕段老夫人突然冒出来,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段文笔直地站在过道上,良久,直到顾深的背影消失不见,才吸了口气,往里走去。

         顾深给魏然打了个电话,让他不必来接了,由江余轩送回了望湖公府。路上,江余轩旧事重提,再次询问了顾深袁佳妍等人的处理方法。

         “老刘只是徐夫人的下人,听命办事而已,威逼利诱再给点颜色看看就行,你看着办吧。”顾深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徐夫人则是袁佳妍手里的一把刀,空有锋芒没有韧劲。她这种人身边埋伏的危机肯定不少,贪恋权财弱点也很明显,你随便挖一挖她就自顾不暇了,这把刀也就折了。”

         江余轩了然,“好的老板,那袁佳妍怎么处理?”

         “袁佳妍……”顾深皱眉,她一直拿不定主意的就是该拿袁佳妍如何。说起来,整件事情都因她而起,她是背后最大的主谋,徐夫人等人不过是被煽动利用罢了,理应她才应该需要好好整治一番。可坏也就坏在这里,她煽动的人中有段老夫人,段文都拿她没辙,她也不好太过分,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

         “说到底,她不过是把我当成假想敌,而且她毕竟是筱嫣的亲生母亲,暂时就给她找点小麻烦吧……”

         顾深话未说完,手机铃声响起,扰乱了车内的静谧。

         “是魏少的电话吗?”江余轩坐在驾驶座上,顾深坐在后排,他看不见手机屏幕,只是猜测魏然在小张报备后会打电话过来。

         顾深没说话,也没接电话,而是果断挂了。之前为了给魏然打电话开了机,没想到那边这么快给她打来了,难得效率啊!

         江余轩看了眼后视镜,心里暗暗猜测究竟是谁打来的电话,识趣地没说话。

         ~

         中午顾深好好做了一顿,结果被袁佳妍等人给搅和了,晚上顾深便没心思做饭了,让江余轩帮忙在酒店订着几个菜送来,省力还好吃。

         魏然回来看到餐桌上摆盘华丽精致的菜肴,摸准顾深的心思,走到沙发后面给她捏背,“今天是不是累了?”

         顾深仰靠在沙发背上抬头,水亮的眼睛正好和魏然温和的眼神对上。

         有些人即使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你身边,就能给你无限的安详,让里充满力量。顾深觉得魏然之于她而言就是这样的人。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突然闪电般地仰头亲了他的侧脸。

         “充电完毕,现在不累了。”顾深一本正经地说道。

         魏然笑了,侧坐在沙发后背,倾下/身单手支在沙发上,另一只手强势地揽过顾深,“我还没冲完,再冲一下。”

         “什么,明明是我……唔……”顾深想推开魏然,入手便是结实紧致的胸肌,往上是领口解开肉眼可见的精致锁骨,往下更是随着呼吸有力颤动的腹肌和人鱼线,进退两难见就被魏然吃得死死的,连思绪都乱了。

         酒店大厨做的菜肴确实美味,奈何用餐的两人心思都不在上面,匆匆吃完就继续饭前未完的活动,夜深了才停歇。

         顾深忙碌了一天,晚上又折腾了这么久,很快睡了。魏然整理善后,又下楼查看了桂圆的情况,再次回屋时,发现顾深床尾凳上的手机亮了一下。

         【顾汴:最疼你的姑妈病了,回不回来看她随你。】

         顾深的哥哥?魏然按灭了屏幕,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早,魏然健完身洗完澡又给顾深做好早饭,跑上楼叫顾深起床。顾深其实差不多醒了,奈何有人叫起床就想任性赖床,被魏然挠了痒痒才投降。

         顾深很快看到了那条短信。她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害怕,筱嫣生病在前,现在她对这种事草木皆兵,生怕又出现她前世完全不知道的意外。但很快怀疑接踵而来。以顾汴那一点就着的炮仗性格,昨天被她接连挂了两个电话却没有立刻发一连串骂人的话来,反而在大半夜如此好声好气地告诉她姑妈生病的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然而顾深的怀疑也就一瞬,她很快拨通了顾汴的号码。

         顾深可以不将顾父顾母看成亲人,只当是给了她生命的人来看,却不能把姑妈看成只有血缘关系的人。顾深的姑妈精神有些问题,神智时常不大清楚。即便如此,因为一些缘由,顾深三岁前是由姑妈带着养着的,从小到大,一堆亲戚里,只有姑妈与她最亲近,甚至可以说是把她当女儿看的。顾汴说姑妈病了,顾深即便知道这可能是骗她的,也不能完全不管。

         电话响了十几下才接通,顾汴懒洋洋有些欠抽的声音带着讽刺意味从那头传来,“我的好妹妹,还记得有你哥这号人啊?”

         顾深直截了当,“姑妈真的生病了?什么时候的事?什么病?”

         “呦!现在知道着急了?昨个干嘛去了?你不是挺能耐的么?挂电话啊!”顾汴掐准了顾深的命门,不急不缓,“不挂啊?你不挂我挂,反正我不关心那疯女人。”说着顾汴真的挂断了电话。

         顾深闭了闭眼睛,再次拨通了顾汴电话,“哥,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你能告诉我,姑妈到底怎么样了吗?”

         “哈哈哈哈,顾深啊,你早这么识相不就得了?”顾汴得意地狂笑,“你说那女人能怎么样,更疯了呗,又没人照顾,我看迟早不行。”

         顾深怒不可遏,“顾汴,你嘴巴放干净点,你以前多少东西是姑妈给买的,你现在不记得报恩也就罢了,说这种话你还有良心吗?”

         “报恩?顾深啊,我的好妹妹啊,你到底是谁生的,你有报恩吗?给了家里多少钱?”顾汴嗤笑。

         顾深挂断了电话。

         “我要回家一趟。”顾深匆匆下楼,头也不抬地说道。

         “二少,这位小姐是?”一个稍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顾深抬头,这才发现屋子里多了穿着正式的老人,大概五十多岁,胡子有些白了,看起来却很精神,也很有气势。而屋外整齐地站着几个人,旁边停着三辆黑色宾利。

         这架势,准是徐家人了。

         “是我女友。”魏然走过来揽住顾深的肩膀,亲了亲她的额头,“端午我也要回去一趟。”</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