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0冲突
        顾深将温热的鸡汤和其他几个菜端出来放在餐桌上,香味在病房里散开,冲淡了原本浓郁的消毒水味,让人食指大动。(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大概是在吃饭的缘故,原本显得苍白虚弱的筱嫣脸上透了些许红晕,看起来精神多了。

         “顾姐姐,你喂我好吗?”筱嫣逮着机会撒娇。

         顾深无奈,“那就一口。”说着用勺子舀了一点肉末,混着鸡汤递到筱嫣嘴边。

         “喵呜~”因为对筱嫣和保姆还有些许恐惧,再加上对医院味道的不安,桂圆被安置在椅子上后一直一动不动地警戒着,此时闻到美味**,按捺不住,一个起跳跃到了病**上。

         筱嫣一瞬不瞬地盯着桂圆,眼睛都亮了,想伸手去抚摸他,但转念还是忍住了。

         “喵~”筱嫣没靠近桂圆,桂圆也就渐渐不怕了,反而仰着小脸凑近,米分色的小鼻子都快蹭到碗里了。

         “它是不是饿了,要不要给它点吃的?”筱嫣见顾深毫不留情地将碗移到了里面,桂圆又眼巴巴的往里凑,心软问道。

         顾深把桂圆抱回椅子上,“桂圆来之前就吃过了,吃得比你还多呢。它现在不是饿,就是馋,不能惯着它,否则准成一个大胖猫。”

         筱嫣嘟嘴,“猫咪就是要越胖才越可的呀。”

         “行,筱嫣说的都对。”

         “喵呜~”桂圆像是能听懂话般朝筱嫣喵呜一声,而后再次锲而不舍地跃上了病**,在桌子边沿探头探脑。

         顾深无法,起身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小鱼干,打算用它来吸引桂圆的注意。桂圆果然中招,闻着鱼腥味转悠到了顾深这头,抬起小短腿,伸出小爪子要去勾顾深的手。

         “顾姐姐,我可以喂桂圆吗?”筱嫣被桂圆可的动作可怜的眼神萌到了,自告奋勇道。

         顾深笑笑,把小鱼干递给筱嫣。一直站在一旁的保姆见状欲言又止。

         “王婶,你到沙发上坐着就行,这边我可以看着,东西我也可以收拾。”顾深瞧她一个人杵在那儿也累了,说道。

         “我……哎,好。”王婶没什么脾气,也没什么主见,为人老实,吩咐什么就是什么,当下就走向门口的沙发。

         结果王婶还没走到沙发边坐下,病房的门突然开了,袁佳妍、徐夫人以及一位黑衣长裤的中年男人突然进来。

         “筱嫣,妈妈来……”袁佳妍话到一半,原本神采飞扬的面庞在看到顾深的那一刻立马变了。

         顾深举着勺子递向筱嫣的手顿住,筱嫣拿着小鱼干逗弄桂圆的动作也停了,就连桂圆闻声都转过了头,四脚着地,尾巴翘得老高,有些戒备的样子。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得了,看来我给干女儿煲的汤是白做了。”徐夫人的丈夫徐主管因为顾深丢了工作,徐夫人和顾深可是结了梁子的,此时冤家路窄,她轻哼了一声,掀开了不愉快的开场。

         “王婶,既然顾小姐带了饭来,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一声,省得我瞎忙活?”袁佳妍心里不快。她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拿别人做使,又喜欢拐弯抹角,不会一下子冲着顾深去,王婶就首当其冲了。

         “夫人……”王婶怯懦,头低得都快埋胸里了,低低地喊了一声,跟蚊子的声音差不多。

         袁佳妍斜了她一眼,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角色,她连折腾对方的劲都提不起,索性看向了顾深,勾起嘴角,“顾小姐可是贵客啊,正忙着帮段文管理公司还有空来看望筱嫣,未免太辛苦了吧?”

         顾深放下勺子站起身,“我来看一下筱嫣就走。”

         “这话说的,好像我在赶你走似的。”袁佳妍越过王婶,走近几步,“我可不敢这么做,现在这家里,段文被你吃得死死的,筱嫣好忽悠也亲近你,就连王婶都站你那边了,我以礼相待都来不及,怎么会赶你走呢?”

         顾深半点和她唠嗑的心思也无,“病房需要保持安静,不如我们出去说吧。”

         “出去说?你这是暗指我们太吵了是吗?我们一个是筱嫣母亲,一个是筱嫣干妈,来看筱嫣还得被你这个外人指着去外面说话?”徐夫人和袁佳妍相反,喜欢直来直去,不等袁佳妍说话便忍不下去了,“佳妍,你根本不需要跟这贱人维持什么表面关系。你看看她这傲慢的样子!你老公、你女儿、你公司全都到她手底下了,你再退让下去,今后也不用来看筱嫣了!”

         “徐夫人。”顾深拔高声音,脸上染上厉色,“段文和筱嫣有自己的判断力,公司一直都是段文的,如果你继续口无遮拦、污蔑诽谤,休怪我不客气。”

         “你什么意思,威胁我?”徐夫人愣了一下,而后反应过来,恼羞成怒道。

         袁佳妍拦住气喘吁吁的徐夫人,“顾小姐,实话和你说吧,虽然段文站你那边,但是我和老夫人都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和我们一家断得一干二净。筱嫣因为你的疏忽得了这么重的病,我们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已经给了你面子了。”

         “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早就生病了,跟顾姐姐没有任何关系……”筱嫣脸色苍白,眼里蓄满了泪水。

         筱嫣知道父母早已离婚,并且从各种细节中推敲出是自己母亲不好。她心疼段文,加上之前她几次感冒发烧,袁佳妍也不曾关心过她,所以自然恨上了袁佳妍。可是对方终究是她的母亲,怎么会没有感情。很多时候,有多少恨就代表了有多少而不得,筱嫣内心是无比纠结的。

         此时她看着袁佳妍用话语赶顾深走,让顾深和他们断绝关系,除了震惊不解,还有失望和伤心。

         “筱嫣,你还是孩子,你就是单纯。你口口声声喊这女人顾姐姐,她哪里是要当你姐姐,她可是要取代你亲妈的人!”徐夫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句难听的,现在挡在这女人面前的只有你妈一个障碍。你现在生病了,她来看你,带了这么多东西,还有一只猫!这要是有什么脏东西带进来了,沾到你身上,哪天你死了,她就可以直接上位了!”

         顾深吃了一惊,徐夫人这话真是诛心之论了,就连袁佳妍和王婶都是脸色一变,“徐夫人,你这是人说的话吗!”

         徐夫人也知道她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说这种话有些过了,但是在她心里,这种猜测很正常,并且她也认为顾深说不定就是这么想的。毕竟如果是她想要进段家,想办法除了筱嫣这个拖油瓶,这家就完全是她说了算了,以后的日子绝对会舒爽几倍。

         “怎么,被我戳破了心思生气了?”徐夫人毫不示弱地冷笑一声,越过袁佳妍上前,伸手就去抓桂圆,“筱嫣,干妈帮你除了这个后患!”

         “喵!”桂圆被筱嫣护在怀中,依旧不安地拱起了身子。

         徐夫人看着富态,实则很灵活,她冲着桂圆而去,速度很快,力气也很大。顾深伸手去拦,直接就被一把推开。筱嫣身体虚弱,小身板被徐夫人的胖手一按便动弹不得。桂圆很快就落入了徐夫人的魔掌。

         “喵呜!”徐夫人手劲大,桂圆立马吃痛,没了平时乖巧温顺的样子,直接亮出爪子就往徐夫人手上挠了一爪。

         “啊!畜生!”徐夫人吃痛,一把将桂圆扔到了地上。

         “喵!”桂圆也是个敏捷的小短腿,灵活地用脚上的肉垫落地,而后三两下蹿到了病**另一头的柜子顶上。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住了往死里弄!”徐夫人瞄了一眼手上的红痕,凶狠地看向桂圆,指使中年男人道。

         “住手!别碰桂圆!”

         “死婆娘,敢弄猫来抓我!”徐夫人说着抬手要打顾深。

         屋子里乱成了一锅粥,筱嫣要去按呼叫器,被袁佳妍拦住,王婶想打电话被一个眼神吓住。中年男人站起蹲下地捉猫,徐夫人和顾深眼看就要打起来了,一只被晒得有些黑、青筋突出、十分粗糙的手抓住了徐夫人的手腕。

         穿着t恤衫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一声不吭,将徐夫人反手一锁,把她的头狠狠地按到了病**边沿的铁栏杆上。

         “痛痛痛!是谁!老刘快来帮我!”徐夫人叫得比杀猪还难听。那个叫老刘的中年男人连忙放弃了抓桂圆,往这边冲来。

         男人单手押着徐夫人,另一只手轻巧地化解了老刘了攻势,随后一脚踢在老刘膝盖后面,直接让其吃痛跪在了地上。

         袁佳妍连忙按了呼叫器,生怕男人下一个攻击对象就是自己,“你是谁,我报警了!”

         “顾小姐,你没事吧?”t恤男没理袁佳妍,转头问第一时间抱起桂圆安慰的顾深。

         “没事,你是……”桂圆还有些应激反应,顾深心疼极了,不住地给它顺毛,闻言问道。

         t恤男孩没说话,病房门再次被打开了,领头的却是江余轩,后面跟着几个保全,还有医生护士,呼啦啦一群人,场面有些壮观。

         江余轩看了眼屋内的情况,知道顾深没事,松了口气,“就是这两个人闹事,带出去吧。”

         几个保全依言上前,要带走徐夫人和老刘。

         “等等,保安,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打人的是这个人好不好!”袁佳妍指着t恤男,声音尖锐,徐夫人和老刘也附和。

         事情弄成现在这样,筱嫣的状态也不好,顾深一边安抚桂圆,一边拿出手机,给段文发了个短信,让他赶紧过来。

         短信刚发完,段文那边还没消息,手机来了个新电话。顾深皱眉看着来电显示,烦躁的心情更甚,没一秒就把它掐断了,后来索性关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