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6合照
        第二天,顾深发了一条图文并茂的长微博,详细说明了自己从收到疑似桂圆主人下属私信到会面后接手桂圆的全过程,截图、照片齐全,还附有领养协议,以及唯爱宠物医院相关见证人的作证。

         【gs花生:打码原主人长相以及签名姓氏是为了保护*,原主人放弃桂圆的原因不便说明,但可以理解(请自行脑补)。不管如何,桂圆现在是我的啦!请大家恭喜我!当然,不恭喜我的我会无视哈哈哈哈[花生人无所畏惧表情]】

         顾深放下手机,躺在沙发上自在地伸了个懒腰。早上起床时顾深就发现魏然不在,那辆闷骚的玛莎拉蒂也不在车库,随后她就发现了冰箱上的便利贴。龙飞凤舞的大字,比高二时潦草了许多,也气派了许多,大意是他要很晚回来,除了他的房间,其他地方以及任何物品她都可以随意。

         顾深当时就撇嘴:谁要进你房间了,特意指出来是什么意思?而后拿冰箱里的食材熬了小米粥解决了早饭。

         可是现在饭吃完了,微博也发了,桂圆吃完猫饭窝在纸箱里睡了,顾深百无聊赖,突然就起了好奇心……

         先从冰箱开始:蔬菜、肉类品种多样,全部都由保鲜袋封好,卫生干净。饮料区有果汁、酸奶还有两罐啤酒和一瓶葡萄酒……嗯,营养均衡,细致入微,还懂得享受生活。

         厨房:微波炉、咖啡机之类应有尽有,摆放整齐,所以餐具不多不少正好两套,柜子基本空着,没有杂物……嗯,物品丰富却不失整洁,完全不需要她添什么东西。

         健身房:跑步机、杠铃还有单车和沙袋之类,房间很干净,大概是魏然每天在这里锻炼的缘故,顾深每次呼吸都能感觉到魏然强烈的男性气息,看着每一个器材都能想象到他半裸着上身流淌汗水运动的样子……嗯,很好,不适合她这种年轻易冲动的女生进入。

         楼下看得差不多了,顾深又蹑手蹑脚地转战楼上。自己的房间忽略不计,小型的茶吧也没什么看头,顾深一路摸到了魏然的书房。

         魏然的书房很大,但有不少书柜,还有简约的屏障作隔断,让整个空间层层叠叠的,很整齐也很充实,没有了客厅那种空旷感,显得有些温馨。

         顾深意识到这里恐怕是除了卧室外,魏然的痕迹最多的地方。

         都说单反穷三代,魏然的一个柜子全部摆满了各类相机和镜头,完全一副摄影发烧友该有的样子。还有一个柜子则是各类晦涩难懂的书籍,中文外文的都有,绝大部分是金融相关的,也有涉及具体领域的,餐饮、服装、建筑都有,当然还有一部分是摄影书。

         这些顾深略略一看也就过了,引起她注意的是魏然的书桌以及旁边的照片墙。魏然的书桌很大,上面有不少厚厚的文件夹和档案袋,顾深不敢打开,但眼尖地看见偶然露出的一片页脚上的黑色字迹以及红色印章的一角。

         ……定代表人(授权代表):魏然?

         顾深吸了口气,她和魏然再次相遇以来,她都恪守着距离,不曾询问那年究竟发生了,现在又是怎么样的情况。她对他的了解止于普通朋友的表面,去了英国又回来读研,可是背后是什么她一概不知。现在顾深因为合租踏入到魏然的领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对于发生在魏然身上的事情也就越发好奇了。

         至于一旁的照片墙,绝大部分都是魏然微博中自己拍摄的打印出来的照片,只是最中间的一张是魏然和她母亲的合影。

         你问顾深怎么知道那是魏然母亲?不仅是因为魏然和他身旁的妇人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更是因为高二那年顾深有缘见过她。

         魏然的母亲很美,顾深的母亲年轻时也是村里一枝花,也十分美丽,但魏母的美和顾母完全不同,除了外貌还有气质。照片上魏然还只有几岁,魏母也就三十多,即使她身着褴褛,站在破败的楼房前,却能让人忽略周遭,只被她吸引。

         顾深眼里染上黯然,她记得魏然高二那年她见到魏母时,魏母已经完全没了照片上的精神气。美则美矣,却脸色苍白,已是美人迟暮。大概是生活艰辛的缘故,她的皮肤也很粗糙,眉目映着化不开的忧愁。看着顾深时虽有笑意,却只是强撑。

         现在有钱了,条件变好了,也不知道魏母过的怎么样,会不会比照片上还美了,顾深想着,右手触上了照片。

         咦?照片后面怎么还有两个小孔?魏然的照片墙十分简单粗暴,只是将照片用大头钉按到墙上而已,大概是这样方便拿下替换,随时更新。中间的合照被一圈风景照围起,留有空隙,看着孤零零的,顾深碰到的时候不小心就滑动了一下,正巧看见后面的小孔。

         难道中间的照片换过了?顾深随意地翻了一下旁边的照片,后面都没有小孔,有些纳闷,但没多想。

         离开书房到顾深自己房门之间就是魏然的房门。大概是冰箱上的“禁令”起了作用,顾深反而转动了门把手想看看魏然有没有上锁。

         “咔嚓”一声,门就这么简单地开了,而顾深毫无防备。

         既然不让人进,怎么不直接锁上呢?顾深撇嘴,恶作剧似的将门开了个小缝,把脚踩进去一只,心里想着:谁让你不锁门,不让我进我偏进,你能把我怎么样!

         顾深耀武扬威一番,正要志得意满地收回右脚,抬头正巧透过门缝看到魏然原木色床头柜上的相框。

         手掌大的相框,照片却只有一半大小,尽管如此,照片上的人像依然很模糊,可见其像素之低。和魏然用那些昂贵的相机拍摄的照片一比,这张照片着实不够看的。不过顾深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原因无他,照片里的人是她和魏然。

         那一年智能手机已经慢慢开始出现,顾深不了解这些,但吴艺辰偷偷带了一个到学校,每天在班级和寝室不是打电话就是发短信,当然还有企鹅聊天。顾深不羡慕这些,反正她也没有可以打电话发短信的人,不过她最喜欢吴艺辰手机的照相功能。

         吴艺辰用她的手机拍了很多照片,老师的同学的,其中就有偷拍魏然的。吴艺辰把自己放在镜头最前面,默默写字的魏然就会在她斜后方,她做各种鬼脸和搞怪动作,从拍照的角度看就像是在逗魏然。那时候顾深就觉得拍照真好,可以把两个人永远地印刻在照片里。

         顾深的哥哥顾汴很快也换了手机,但还好用的旧手机轮不到顾深,由顾深的母亲用了。好在那天她和魏然从市里的图书馆出来后,意外遇到了魏母。

         “魏然,你出了好多汗,要不我们买根冰棍吃吧?”顾深走在前面,和魏然错开了小半步的距离,她的眼角一直注意着他,想找些话说。

         那是在魏然突然离开之前的一个月,那天的魏然特别温柔,太阳毒辣他替她打着伞,因为步伐不同,两人总是不小心碰到手臂。那种亲密,恍若情侣,给了顾深他其实也喜欢她的错觉,以致于后来她鼓起勇气告白……

         “好。”魏然点点头,四下张望。他们已经过了图书馆门口零食店最多的地方,周围也没超市,只有前方街口转角一家装修精美的咖啡店旁摆着一个冰柜。

         顾深望着透明的冰柜挑冰棍,努力猜测魏然的口味。咖啡店的玻璃大门正好开了,一个纤瘦的身影从里面出来。顾深感觉到身旁的魏然转头后一顿,而后喊了声“妈”。

         魏然的母亲穿着整齐,烈日下,她整个人都给人一种要飘走的虚幻感。听到熟悉的声音,魏母也是一愣,表情由惊讶转为慌张,等看到顾深后勉强镇定了下来。

         “阿然,你和同学一起啊,怎么不跟妈妈介绍下?”魏母很和善,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有种奇异的心疼的感觉。

         突然见到魏然的母亲,顾深紧张极了,不等魏然说话,连忙自己介绍道:“我是魏然的同学,魏阿姨,我就和魏然一起在图书馆做作业。”

         话刚说完顾深就后悔了,什么叫“就做作业”啊!一股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好在魏母好像没多想也没在意,只是拉起了顾深的手说了句乖孩子。

         “妈,你怎么会在这里?”咖啡店里面被落地窗帘挡着,十分昏暗,魏然透过玻璃门往里看,只看到隐约的人影。这店绝不是他母亲会来的地方,魏然知道其中有什么怪异。

         魏母却随便打了个哈哈,“不来这里哪能这么巧遇上你们?在买棒冰吧,小深想吃什么,阿姨给你买。”说着就拉着顾深看起了冰柜。

         顾深要了自己一直想吃却没怎么买的随便,魏然只要了瓶冰水,两人和魏母一路走到公交车站,眼看就是又一次分别,魏母突然提出了拍照。

         魏母的手机不是最新的智能机,甚至比顾汴不要的旧手机还旧些,但即使如此,顾深也高兴得不行,当场就答应了。

         少年少女一高一矮并靠而站,一个如清浅的月光,嘴角轻抿,目光柔和,一个如四月的梨花,略歪着头,眉眼弯弯。

         除去吴艺辰不小心拍到的她和魏然的同框的照片,这大概是他俩最正式的合影了。那之后过了没两个月,魏然匆匆离开,从此没了音讯。

         所以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