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5同居
        “段先生,你之前把桂圆弄丢,现在刚找到就要舍弃它吗?”顾深的态度变差,皱着眉厉声质问道。

         “漂亮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弄丢桂圆的不是爸爸,是我,爸爸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把咪咪交给姐姐养的。”小女孩伸出软软的小白手,扯了扯顾深的衣角,怯怯道。

         “筱嫣。”段文低声呵斥了小女孩的自作主张,略带歉意地看向顾深,“顾小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强人所难,但是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顾小姐,这里不方便,我们进会客室详谈吧。”

         段文态度诚恳,小女孩也乖巧懂事,顾深察觉到其中另有隐情,点点头答应了。

         估计段文已经和宠物医院打过招呼了,前台的护士不仅没有阻拦,还在他们落座后递上了薄荷水,十分周到。

         “我想顾小姐也感觉到了,我和咪咪没什么感情,筱嫣虽然喜欢它,但咪咪反而怕它。”段文眼神温柔,无奈地笑笑,明明是俊朗的容颜却莫名让人觉得染上了抹不开的忧郁。

         顾深想问为什么,顿了顿最终没有问。

         好在段文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其实它是我前妻养的猫,半个月前才刚从国外带回来。”

         段文说到前妻时看似平静,可依旧无法避免地夹杂了一丝痛苦和厌恶,而乖巧的小女孩也恹恹的,对自己的母亲有略微的抵触心理。从两人的反应,顾深能够想象段文对桂圆不亲近的原因。

         “咪咪刚被带回来时因为不熟悉环境有些应激反应,那时候不小心抓伤了筱嫣,我前妻就让保姆狠狠打过咪咪,因此咪咪对筱嫣和保姆十分恐惧。”段文很快调整了情绪,继续娓娓道来,“前妻离开前把咪咪作为礼物送给筱嫣,筱嫣很开心,临时起意带咪咪出去玩。筱嫣从小身体弱,那天逛完公园就发了烧。车子开到t大附近,保姆下车买退烧药,咪咪就趁机逃走了。”

         这样一来,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顾深看了一眼缩在魏然手里不愿意看他们的桂圆,转头直视段文,“桂圆没有做错什么,它是无辜的。”

         “正是因为如此,它才需要一个更好的主人。”段文如是说道。

         顾深沉默,段文无法接受前妻的宠物,桂圆因为受过伤害无法融入他们家,就目前的情况看,段文的放手反而是最好的决定。

         “顾小姐,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咪咪,不对,现在应该改叫桂圆了。”段文温文一笑,“桂圆跟着你也很高兴,恐怕没有比你更适合它的主人了。”

         “当然,桂圆交给你不代表我抛弃了这个小生命,我会支付桂圆衣食住行的各类费用,希望顾小姐可以代养。”段文先动之以情,现在又动之以钱,考虑周全,末了还暗示了先前一直被拦着的筱嫣。

         “顾姐姐,咪咪它怕我,可是它很喜欢你,姐姐收养它好不好,不然它太可怜了……”筱嫣握住顾深的手,可怜兮兮地恳求道。

         这对父女配合默契,一个诚恳一个可怜,顾深没法生气,甚至连责怪的话都不忍说。

         “就算我不收养桂圆,你们也会把它交给别人是吧?”顾深说的虽是问句,但她心里明白这是肯定句。

         段文没有说话,用歉意的眼神表示了肯定。

         顾深吸了口气,像是下定决心般说道:“既然这样,桂圆由我抚养吧。”

         “顾姐姐,你真好。”筱嫣开心地扬起嘴角,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鬼灵精怪的。段文也松了口气,看着顾深的眼里满是感激。

         “段先生,丑话说在前头,你也说了这原本是你前妻的猫,现在你将它交给我,它就是我的所有物,我不接受以后你或者你前妻以任何理由要回桂圆。”段文和筱嫣看着也不像是不上道的人,但有些话顾深还是要说清楚。

         “当然,顾小姐如果有什么顾虑,我们可以签订领养合约。”段文是生意人,明白说再多保障不如一纸协议让人安心。

         顾深点点头,“合约要签,还有一件事希望段先生可以配合。”

         “只要能够帮到顾小姐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顾深和段文签订了领养协议,而后在宠物医院给桂圆做了全套的检查。虽然遭受过打骂,桂圆在吃用上没有被苛待,因此身体状况良好。段文支付了所有检查的费用,并在这家宠物医院办理了金卡,今后桂圆可以在这里消费,账务由他定期结算。除此之外,段文还直接转账了顾深十万元,算是购买桂圆今后吃穿用度的钱。

         顾深原本是不想收的,毕竟桂圆已经是她的了,就该由她自己负责。不过段文对这一点很坚持,“桂圆是品种猫,一直吃得娇气,它现在还小,以后吃得多了而且还需要你抚养十几年。这十万不多,如果你不收,我会一直过意不去的。”

         顾深想了想答应了,有了这笔钱,无论今后她发生什么事,至少桂圆不会挨饿,这样也好。

         临走前,筱嫣朝桂圆扮鬼脸,希望能引起它的注意。在顾深和魏然面前喜欢撒娇的桂圆此时却很高冷,对筱嫣没什么兴趣的样子。筱嫣并不气馁,反而转身问顾深:“顾姐姐,我很喜欢咪咪,我以后可以来看它吗?”

         大概是夜晚的凉风吹拂的缘故,筱嫣的脸颊白得近乎透明,身体也纤细得好似风一吹就能倒。

         顾深语气柔和,“当然可以,我的电话就在合约上,你想来看它随时可以打电话。”

         “好呀!”筱嫣笑容灿烂,脸色也红润了些,“顾姐姐你住哪,我要去哪里看你们?”

         顾深一愣,停顿了一秒后回道:“我住在x区的望湖公府,就在t大边上。”

         ~

         夕阳西下,桂圆被带出来时,还兴奋地东张西望,如今月上高楼,经历了一系列检查,桂圆整个猫都恹恹的,还瞪着大圆眼睛带着点懵逼——和顾深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现在要回兰苑拿东西还是直接回家?”魏然回忆着顾深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懊恼表情,心里偷笑,嘴上还不忘提醒她,顺带将“租住”的房子暗示成“家”。

         顾深望着车窗外的脸回转,“我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回兰苑拿一下吧。”

         顾深要带走的东西不多,她不像李瑶和吴艺辰那样爱买东西,以前也没钱买东西,因此只有必需品。重生后还把穿旧的和长辈退下来的衣物扔了,东西就更少了。虽说少,顾深一个人一趟是绝对拿不动的,需要魏然帮忙。

         魏然在门卫处登记身份,门卫大爷管女寝久了,看的多了,眼光老辣,“小伙子,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是,我是隔壁d大的。”魏然没想到看似凶狠的大爷还是个自然熟,笑笑应道。

         “我就知道,以前没见你在门口等过人。”大爷点点头,看着魏然意味深长道,“d大这么近,接女朋友这么方便,要天天来!”

         顾深哭笑不得,在兰苑这么多年,她竟然不知道大爷还是个喜欢八卦的,“大爷,你说什么呢!”

         大爷是个老油条,看顾深都急红了眼,连忙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这年头的年轻人脸皮越来越薄了,哪像我那时候,喜欢隔壁秋燕就天天守在人家门口,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大爷开始回忆起他的青春往事,一阵长吁短叹,顾深见魏然登记好了,飞快的拉起他的手,逃也似的离开了。

         “那大爷就是这个性子,你别放在心上。”顾深给大爷安了个标签,给魏然解释的同时也安抚了自己。

         “挺可爱的。”魏然看着顾深紧张地拉着他的手不放说道,也不知道是说大爷的性子可爱,还是说这样的顾深可爱。

         顾深没多想,到了寝室门口才后知后觉地放开魏然,脸上又是一片烧红,“我们赶紧拿好东西走吧,桂圆在车里肯定等急了。”

         很好,会拿桂圆当掩饰羞怯的挡箭牌了,魏然暗笑。

         “其他人都不在吗?”进门后,顾深依然有些小别扭,魏然善意地转移了话题。

         “这两天没课,正好赶上小长假,她们都提前回家啦。”顾深把李瑶临走时蹭掉在地上的毛巾捡起来挂好,随口解释道。

         “也是,放假了,你要回q市吗?”魏然当然希望顾深不回去。

         “这个假期不回去,你……你要去哪儿吗?”顾深原本想问魏然回不回,说了一半才想起如今魏然的家人恐怕都不在q市了,及时改口。

         魏然知道顾深要问的是什么,没有主动提,只道:“小长假是旅游高峰,我没有欣赏人山人海的打算。”

         几分钟后,魏然一手一个大号行李箱,肩上还背了个包,而顾深只搬了一个不大的收纳盒出现在兰苑门口。大爷显然对魏然的绅士和自觉很满意,考虑到他腾不出手来写离寝记录,直接自己代劳,挥手让魏然走了。

         月色撩人,灯火通明。车子驶离t大,开进望湖公府,魏然和顾深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