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理直气壮
        时间一点一点走过,阿缄好像也很有耐心,就这样看着座位上的两人。她同张奉深站在一起,这时候,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好像已经变得一模一样了。

         “还是不说?”这话,就已经能够感觉到阿缄有些不耐了。

         她的视线从纪君城和叶婧文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满目的深意只化作了一声叹息,“唉……”

         “你想怎么样?”张奉深一手扶住了好像已经站了很久都快要站不稳的女子,一手已经超自己的腰间那别挂的武装带摸去了。

         这个动作,威胁的意味很浓啊……

         纪家两夫妻肯定是看见了,两人的脸色已经变得白的不能再白了,而阿缄,自然也是看见了,她心里微微一笑,果然,很对自己的胃口啊!

         “算了,毕竟,也是我名义上的父亲和二娘。”这话在纪君城听来,觉得简直是对的不能再对了,可是,阿缄的话,哪里有那么容易理解,“干脆,把纪家的家产充公好了,这年头,大战守护老百姓,督军也是很辛苦的。”

         什么叫做祸水,大抵,说的就是阿缄这种人吧。

         阿缄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在纪君城自己的这位老爹眼里,只有家族最重要,现在,没有了家产,看他还有什么家族。这不是纪君城最看重的吗?那就由她亲手毁去,看看他到底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不可!逆女!”果然,纪君城按捺不住了,他在阿缄的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就像是爆发了生命中最大的声音一样,大吼出来。

         阿缄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朝着男人的怀里靠了靠,恩恩,有时候,必要的小鸟依人装出来还是很好玩的。

         男人明明知道这是装的,可是,还是很配合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就好像是告诉她不要害怕一样。“有何不可!”他朝着纪君城威严道,“难道,纪老爷子觉得我手下的将士就有义务就应该为保护你们牺牲吗?”

         这顶高帽子,扣得有些大了…..

         纪君城直接吓白了脸,惊恐地看着站在大厅里,一脸杀气的男人,只有赶紧否认:“怎么会!督军,我纪君城用项上人头担保,我绝技没有这样的想法,要是军中物资紧缺,我们纪家,愿意倾力而为!”

         他说的又快又急,就像是唯恐被流言波及一样。

         张奉深看了阿缄一眼,然后,继续说:“可是,你们纪家,胆子有些大啊,窝藏了灵女不说,还藏了两个!”

         这话,一句道出了纪家最隐秘的事情,纪君城“啊”的失声加了出来,然后就晕了过去。

         叶婧文也同样是惊呆了,可是,因为之前阿缄让她清醒后,她现在是想要装晕也不行。

         “二娘,你应该也知道吧?”就在叶婧文都以为自己灵魂出窍的那一刻,她就被点名了。

         “啊?”她茫然地抬头看着阿缄,就好像是想要极力证明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阿缄眼睛微微一眯,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在里面,只是想要单纯的快点知道自己想要了解的事情。她就不明白这群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明明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被他们搞的无限复杂。

         “二娘,你说,我那亲爱的妹妹现在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你们的事情?”弱点,阿缄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不想要强人所难。

         这话现在说起来,太矫情了。

         叶婧文用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神情看着阿缄,“你想要做什么!!!”她的声音变得很尖锐,虽然,这辈子她做的错事不少,睡觉也不是每日都那么安稳,她最后没有选择逃跑多开阿缄的母亲,只有一个原因,不希望自己的一双儿女受到牵连。她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就换的自己儿女的一生平安。

         “就说说我娘是怎么死的吧。”因为是巫女,所以后院的那些符纸不会伤害卫西,只是禁锢的作用。可是,这不如轮回,终究就会变成恶鬼,最后六亲不认,收拾起来就很麻烦,而阿缄更看重的,是自己的母亲真的变成了恶鬼,最后到死后还要背负骂名,她不想要她变得这么不堪。

         这都不是卫西的错,她不想要她承担原本就不是她的过错造成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