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乱世不轨
        阿缄愣了两秒钟,这才回过神来。鼻翼间,她都还能闻见一阵奇异的香味。哎,真的是好香啊……

         “没事儿吧?”男人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半圈着她,让阿缄靠在了他的怀里。而他身后的几人迅速地从人群里跃出,抓住了刚才撞见阿缄的那个穿着一身灰不溜秋的女人。

         “你,你们干,干什么!”她声音有些尖锐,脸上不难看出她现在内心的恐惧。现在,这位小姐好像之前撞着的人不是什么小人物。周围的人也很有眼力价,看见这边的情形不对,就立马闪开了。

         阿缄是最开始还觉得有些晕眩,她第一反应就是那异香有问题,掺杂了迷药什么的。可是,这世间,有多少迷药能够迷倒她?对于自己的身体,阿缄还是很有自信的。再说,现在看见面前的女子,一身都有不少的补丁,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的女子吧。阿缄伸手一摸自己的手袋,果然,那里面的银元现在都不翼而飞了。

         她无意生事,只是拉了拉身边男人的袖口,小声说:“算了,今天原本就是出来玩儿的,不要扫兴了。”她不说自己丢了钱。

         阿缄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善人,也不会什么悬壶济世的本领,但是,在她的观念里,要是能够帮助一个人,那悄悄的帮助也不算什么大|麻烦。

         她以为她的心思谁都不知道,可是,阿缄不知道的是,刚才在她下意识去摸自己的手袋的那一刻,站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她想要帮助这不认识的陌生人,那他,也愿意悄悄地成全她。

         张奉深听了阿缄的话,对着身后的两人微微点头。顿时,那被抓着的女人就被身边的人放开了。阿缄看着那几人再一次悄无声息地隐匿在了人群中,她这才觉得不好意思从男人的怀抱里退了出来。

         “拉着我!”男人伸出手,眼睛虽然没有看阿缄,但是这话无疑就是对着她说的。

         阿缄:“……”最后,还是没有一丝的商量余地地将自己的小手覆了上去。诶?这算是妥协还是默认?

         阿缄不知道,她只知道,男人的嘴角弯起来了。

         不远处的一道偏僻的胡同口。

         “怎么样?”说话的人声音清脆,却带着莫名的寒冷。

         “应该没错,上次张奉深能够识别出来我们手中的王牌,应该就是现在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姑娘。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角色。”说这话的,要是被阿缄看见了,肯定也会大吃一惊。竟然就是刚才在路上她以为的就是一般的偷儿的那个女人。

         “应该?”那人又说话了,“你知道,我要的是确定,不是应该!”

         “是!处长!”那灰衣女子脸上有些惧怕的模样,然后又悄悄退出去了。

         而另外一旁的阿缄,正坐在最好的包间的位置看着台下的那一出霸王别姬。

         这戏从古至今都很出名,阿缄看得很入神。“怎么样,阿缄还喜欢吗?”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绕到了她身边,站在她的左手边附身在她耳畔边轻说道。

         阿缄想要偏头,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耳根处有些发痒呀。可是,一偏头,那就势必会挨着男人的唇瓣,她可不想做什么大庭广众之下非礼男人的女人。阿缄忍住了,可是,那微微发痒的耳根让她还是情不自禁地笑了。“恩,喜欢。”她简略地回答,可见,她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张奉深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这个可爱的小动作,心里的想法外人却是不得而知了。“那以后每次都带你来看好不好?”这话颇有些诓小孩子的味道在里面,阿缄抬眉,把眉眼间净是揶揄。

         “督军莫把我当孩子。”她如是说。

         男人哈哈一声大笑,他原本就很高,现在站直了背脊,就让坐着的阿缄觉得他更加高大了。“阿缄可不还是个孩子?”他的话别有深意,那一双眼睛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阿缄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可呵呵地笑了笑,然后抿唇不语。

         张奉深见她回避,也不气恼。反正,他横竖是会将这个女子娶回家的,结婚,不急。但是,人,一定是他的!

         这两人的心思在经过了这么一闹腾后,显然,都没有放在那下面的戏台子上了。阿缄的眼睛虽然都还落在唱戏文的人身上,可是,脑子里却是在想着难道这个男人还真的是看上自己了?这对于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张奉深,则是一点都不加掩饰地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阿缄身上。他说过,他看上的,从来都不会轻易放手。尤其是女人,还是自己认定了一辈子的女人。

         两个人之间的火光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或者说,除了一个人看见了他们,关注了他们,周围的人都还是兴致勃勃地看着台上唱戏的几人。

         “小姐?”巧儿站在一边,紧张地看着现在已经快要把自己手中的手绢都快要搅断了的女子,时不时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斜对面的额楼上的男人,那人的身影她很熟悉。不是张奉深又是谁?

         可是,被张奉深围绕的女子又是谁?

         “小蹄|子,还不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白薇薇带着怒气冲着身边的小丫头喊道,她精致的眉眼现在因为眉间聚集的深深地怨气显得有些狰狞和变形。

         巧儿唯唯诺诺的应答了一声,然后就小跑着出去了。

         白薇薇今天也是一个人出门的,原本她也是希望男人能够从公事中抽身陪着自己看一场戏文,可是想到上次男人的警告,她手中揉捏了好久的纸条最后还是进了垃圾桶,没有让巧儿带出去。可是,那人怎么可以这样!自己在外面每日每夜地念着他,什么事情都替他考虑,可是,他为什么还不满意自己?男人从来都没有主动提出要带着自己一块儿进入公众的视线,可是,现在,为什么那百忙之中他却还有时间来陪着另外一个女人出来看戏?

         白薇薇的眼睛湿润了,她爱他啊!

         巧儿很快就回来了。她看着现在一个人独自垂泪的通州第一美人,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告诉她今天跟在张奉深这个男人身边的女子是谁了。

         “是哪家的小姐?”白薇薇现在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她现在内心的起伏。

         巧儿站在门边,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女子的眼色。

         “是纪家的大小姐。”

         “砰”的一声,在巧儿的话音刚落下时,就传来了这一声茶盏破裂的声音。

         巧儿惊惧未定,看着突然摔了茶杯的白薇薇,也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退。

         “小姐?”屋里在传来了那一声破碎声后,就久久没有任何声响了。半响,巧儿开口说,“现在我们是坐在这里还是怎么?”

         白薇薇用手绢沾了沾自己的眼角,然后这才转头,一张脸上依旧是那么好看的笑容,只不过,比起阿缄的微笑,终究还是少了几分明媚。“我好看吗?”她对着巧儿道,一点都不像是之前情绪失控的人。

         巧儿愣愣的点点头,白薇薇是美的,或者应该说,她是媚的。有一张好看的脸,一副好身材,还有一双勾人的眼睛。这样的女人,在哪里不是闪闪发亮的,不然,张奉深这么多年来,身边也不会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

         “那好,我们上去会会她/他。”

         巧儿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其实,她也不知道此刻白薇薇口中的ta究竟是哪个她。是她?还是他?

         一身贴身的旗袍,开着高叉,走路时,若隐若现的雪白的大腿在诱惑着所有的人的视线。这一点,阿缄始终是没有办法跟这样的尤物相比较的。

         绣着芙蕖的旗袍,阿缄现在顶多是能够穿出古典秀雅的味道,却始终穿不出来的是像这位通州第一美人的诱|惑。是那种能够让男人垂涎三尺的诱惑,

         “哒哒哒”,高跟鞋有规律地踩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来了一阵声响。随后,紧接而至的是一阵有规律的叩门声。

         “督军。”外面站着的是谢行。

         “进来。”里面的男人微微蹙眉,除非是有重大的军事情报谢行才会进来,不然,之前他就已经吩咐过了,这一段时间,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现在是有什么事情了吗?男人心中是这样想的。

         阿缄也侧目,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男人。

         谢行从外面走了进来,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阿缄。男人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阿缄开口了,“需要我回避是吧?我先出去……”

         这话一出,谢行顿时就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外面就站的是白薇薇,阿缄这么出去不就是羊入虎口吗?咳咳,事后谢行回想到自己对阿缄的比喻,顿时就忍不住扶额了,什么羊啊?那纪家的大小姐是那种人吗?是那种软软的能够让人去欺负的主儿吗?呸!又乱讲了!

         不过,好在这时,张奉深就不满的开口了:“不用,你就在这里。”

         谢行这才舒了一口气。不要出去就好。

         “什么事,快说。”男人看着一会紧张一会儿神情又变得舒缓的下属,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

         谢行垫了垫脚,然后在男人的耳边轻轻道:“白小姐在外面想见您。”

         张奉深脸色一僵。

         阿缄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谢行的确是算是对着男人说了悄悄话,可是,他们忘记了,她的耳力原本就是异于常人,要好的太多。

         阿缄没有听得太清楚,但是什么小姐在外面这关键的字词她还是听了明白。

         她看着男人,正好,男人也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