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翻墙的人
        银簪,是很普通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件死物,刺伤了那不明的鬼魅。阿缄伸手拭去了那上面的血迹,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带在了自己的发顶,很快,一头散落的青丝就被一根简单的银簪束好了。阿缄这才走回了自己的院子。

         第二天,阿缄守了归丹一整天,直到这个小姑娘醒来。

         而现在,又快要是晚上了。阿缄想了想,既然昨晚那物受了伤,今晚肯定会有什么动作,不然,就凭着周围的植物的生命,没有一点点的鲜血,是怎么都不会快速的治疗伤口的。阿缄的血,于鬼魅,如砒|霜。

         天生名伶,善歌舞。那天生的巫女,那就善于跟这些真正的鬼魅打交道了。

         阿缄不怕它出来,就怕它不出来。

         阿缄坐在自己的梳妆台前,将自己拿一头的长长的头发挽了起来。今天,她依旧带着昨晚的那根银簪。虽然阿缄自己是非常想要带木剑,可是她今晚是偷偷去的,不是光明正大,带着那么显然的东西,那不是摆明着叫所有的人发现吗?

         迫不得已,阿缄又拾起了那根银簪。

         她的首饰少得可怜,她原本是不喜,自然也没有多少。而近些日子,那名义上的阿爹确实是给她置办了不少,可是都被阿缄胡乱塞进了床底了。那东西,阿缄直觉就是不喜欢,只是头上的这银簪,是从前祭司婆婆偶然去了一次集市给自己买的,阿缄沿用至今。

         想到这簪子的由来,阿缄的眼里不由浮现出一抹叫做温柔的神色。

         阿缄坐在自己的房里,之前纪君城让她出来吃饭,被她以一个不舒服的借口拒绝了。她现在只是坐在凳子上,等着夜幕的降临。

         阿缄不想要去追究为什么纪君城不告诉她这府中的事情,她就当做是自己体谅这位如今把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名门小姐的父亲,可是,要知道真相,又不仅仅是一条路可以走。譬如,现在。

         月色当空,这秋天已经完全的拥抱了整个西南地区。寒冷,倏地一下,让这曾经茂盛了一个夏天的树枝们,都掉光了。有些萧条的意味。

         阿缄就是这样的背影中出了门。她今天仍旧是一身干练的黑衣,不过,远不及那些什么侦探的时髦,穿着夹克衫。她更像是曾经的盗贼,穿着不过也是一身布衣,紧紧地裹着她的娇躯。女孩子在十六七岁的年龄里,身体已经展开了,到处都透着少女的曼妙,而如今的阿缄,这样的紧身衣,自然更加凸显了她的柔软。

         阿缄捡了一条白天都很少人走过的小路,快速地就走到了昨天的“案发现场”。

         她就站在原地,昨晚那空洞的黑孔,不就是在告诉自己它还会来找自己算账吗?阿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那好,就看看到时是鹿死谁手!

         一时间,风吹,没有草,自然没有动。

         “谁!”阿缄一声厉喝,然后倏然转身。

         身后并没有人,可是,阿缄从来都是相信自己的耳朵的,她刚才是听见了脚步声。那谁属于人的脚步声,所以,她断定刚才真的是有人在自己身后。

         可是,还没有等她来得及找出身后隐藏着的人,就被假山后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窜出来的鬼影骇了一跳。今晚,不仅仅是紫袍了,还有,森森白骨!

         昨晚那原本是黑洞的地方,出现了一块头盖骨,没错,不是整个完整的脑袋,只是一块头盖度。

         “妖畜,还敢在这世间横行!”阿缄眉色一凝,作势手上就要施术,却猛然被身后的什么一拉,她直觉就要反击,却一转头,就看见了坚硬的下颔,再往上一瞧,很还可以看见男人严肃的一张俊颜。

         那呼吸,分明是温热的。

         阿缄立马就将凝聚在手指间的力量悄无声息地化解了。

         这头的惊讶都还没有散去,就听见耳边一声枪|声,一点都不含糊的枪|声,一时间,阿缄愣住了。

         “傻了!?”男人不满的声音在阿缄的耳边响起,她被男人拽着已经站在了离假山的不远处。子弹对鬼魅并没有任何影响,那东西见阿缄离开了,更加不满,发出了尖锐的喊叫声。一时间,整个纪府的上空都回荡着这骇人的声音。

         阿缄知道,这是它被激怒了。

         阿缄眉色一紧,这东西,就只是在距离她不远处张牙舞爪,但就是不能前进一步了。看来,昨晚她的猜测并没有错,这附近,定然是有什么阻止了这玩意的脚步,不然,看它那模样,分明就是将昨晚伤了它的阿缄记恨的不行了。

         阿缄微微一笑,这不正是好时机,她有一百种的方法指导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只不过,阿缄偷偷看了眼紧紧搂着自己腰不放的某个男人,就算是做设么,也要避开这人啊!也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她今天可是没有听说家里来了什么督军大人啊!

         阿缄心思一转,突然转身,伸手那模样就是要劈晕眼前的男人。

         只可惜……

         “做什么!”男人这次就不仅仅是不满了,简直就是暴喝。如果他看不出来阿缄的意图,那他真的是白活三十年了。这小妮子,那是要劈晕他!一想到这里,张奉深就不能淡定了。他现在已经完全忘了,自己那是翻墙,非常不光明正大地进来的。

         阿缄一时间被眼前的男人反键靠在了一边的巨石上,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反应这么快,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变脸的速度也像是他的身手一样,这么快。而自己,已经被治得服服帖帖了。

         阿缄今日穿的是夜行衣,这原本就窈窕的身子,在这样一套黑衣下面,更是彰显无遗。那胸前的饱满,恰到好处,而现在,阿缄被男人反键抵在大石上面,微微凌乱的秀发在风中飘了起来,有几丝被风吹得刮在了张奉深的脸上。

         痒酥酥,麻酥酥。男人的心里好像是有什么烈火在燃烧一样,分分钟,就红了眼。

         “快走,这里不宜久留!”阿缄听见了前院里传来的嘈杂声,她知道,府里的人定然是已经被惊动了。

         张奉深被她的这句话,瞬间浇灭了心里所有的旖旎。他一遍暗骂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女人了,竟然在这样的情况来生出了别样的心思,一面又为阿缄时刻不放的警惕暗暗惊心。

         阿缄原本以为,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后,男人就会自己离开。只要张奉深离开了,她自然也会做得没有一点点的破绽回到自己的屋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阿缄估计错了。

         张奉深听了她的警告,是真的离开了,可是,男人不是一个人离开的,是带着她一起离开的。

         “得罪了。”阿缄最后只听到这样一句话,然后就觉得自己后颈一痛,顿时就不省人事了。

         只是,昏迷前的最后一秒,阿缄的心里都还是清明的,泥煤啊!自己没有劈倒人,反而被劈晕了,这对于阿缄来说,简直就是不能忍啊!

         张奉深见到软软的听话的倒在自己怀里的女子,嘴角处蓦然就勾起了一笑笑容。果然还是个孩子,好奇心真是旺盛。他把阿缄今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归咎为了好奇,不若是阿缄知道了,不知道她该是何种表情。

         不过,在自己怀里的,真的是孩子吗?张奉深的目光落在了阿缄的高耸上,额,在某些方面来讲,也不算是个孩子了。

         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进了,张奉深看了眼在假山上空飘荡的鬼影,眉眼间虽然是不解,但是很快,他就转身翻过了灌木林,那后面便是纪家的围墙。即便抱着一个人,男人也毫不犹豫没有费什么力气就翻过了这在旁人看来的“高墙”了。

         等到纪君城带着人赶到的事实,这假山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连,之前的鬼影也不在了。剩下了,只有秋风。

         “呼……”的一声,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有人说:“老爷,这里什么都没有,或许是外面哪家的醉汉,我们回去吧?”众人都露出赞同的表情,大家都没有见过这府中流传的鬼魅,不过,这原本就阴森的地方本身就叫人害怕。纪君城心里有鬼,他见这里也无事,点点头,就转身带人离开了。

         突然,纪君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张脸瞬间就变得惨白,脑门上也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快,快,快!”他连说了三个快,“快找人去大小姐屋里看看,她人在没有!”

         纪君城坐立不安了,他刚才得到消息,阿缄不在了。

         不在了,那阿缄会去了哪里?难道说,刚才的那一声惊叫,不是他的幻觉?纪老爷子觉得自己的这颗心啊,迟早有一点,会被吓得跳不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