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这床很软
        而阿缄呢?她的感觉绝对不比纪老爷子好。

         阿缄睁眼入目的便是水晶大吊灯,而周围是暗沉的深色的家具,陈设摆置都是井然有序的,一看便知道这主人有…阿缄默默想了想,恩是有强迫症的。不然,为什么就连是窗帘上的流苏都是一根一根的,完全都没有打结或是缠绕的迹象?

         阿缄一起身,就觉得自己后颈出传来了真实地不行的痛感。她低呼了一声,然后身后碰了碰自己感觉到的那个地方。果不其然,阿缄自己的手刚放上去的时候,眉头就再次皱在了一起。

         张奉深!

         阿缄立马就想起了这个人,她恨得有些咬牙切齿。她还没有老得那么健忘,就是上面那个男人给了她重重的一击,然后自己便不省人事,然后就出现在了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鬼地方。

         阿缄环顾了四周,这应该是间卧室,而且还是一件空间很大的卧室。阿缄掀开被子,赤着脚就走了出去。幸好,这地上铺的是厚厚的毛毯,不然,这样的已经快要深秋的天气,踩在地上一定很冷。

         不过,阿缄都还没有走到门口,这卧室的大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

         “醒了?”男人看见这样的阿缄,似乎没有丝毫的意外,就连问话都是那么平淡。

         阿缄看着面前已经换了便装的男人,突然,心里就闪过了一个念头,一个恶作剧的念头。阿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巍峨高大的男人,突然抿唇一笑,那笑容,就像是夜空里绽放出来的烟花,炫目极了。

         而张奉深,一时间,也看呆了。

         “督军叔叔,我现在在什么地方啊?”阿缄憋着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黑的脸色,她脸上的笑容更甜了。不过,这样的甜,让张奉深突然想有一种撕碎它的冲动。

         “叔叔?”他回味着这两个字,然后,伸手抬起了阿缄的下颔,一双眼睛灼灼的,看着面前就像是水一样的女子,好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一样。“怎么办,我还不够格。”他的一句话说的有些无厘头,饶是阿缄“诡计多端”也一时间没有明白男人是什么意思。

         阿缄轻轻一挣,就离开了男人的桎梏,原本,张奉深也没有多么用力。

         她看着男人的眼睛,没有一点点的躲避,脸上还是挂着淡笑,不过,那笑容,分明已经淡了好几分。“让我回去吧。”阿缄显然是不想多跟这个男人纠缠,她现在只想要回去,不然,还不知道现在家里已经闹成了什么样子。她可是没有忘记,出来之前到底遇见了什么。

         张奉深眼里的幽深越来越浓,就像是浓墨一样,深不见底。他当然听清楚了阿缄说的是让她回去,而不是送她回去。男子的眼底浮出一抹笑意,“张某府上的客房颇多,纪小姐住一晚上也未尝不可。”看着阿缄蓦然沉下来的脸色,张奉深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继续道:“这夜已深,纪小姐若是不介意,那就将就一晚吧。”

         他眼里含着警告,让阿缄看得清清楚楚。虽然现在阿缄很想大吼一句“老娘介意!老娘不愿意将就!”可是,最后内心的呐喊只化作了一句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话:“那就打扰督军了……”这话,又偏偏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那样,虽说阿缄已经努力做到脸上言笑晏晏,可是,手指的关节处已经泛白了。

         张奉深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只是笑笑,当做是小姑娘的闹脾气,然后就大笑着走了出去,什么都没有跟阿缄说。后者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只有暗暗在后面张牙舞爪。

         阿缄在官邸歇下了。原本阿缄以为,自己今晚肯定会睡不着了,可是没想到,她刚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怎么样?”在书房里,虽然已经是大半夜了,但是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

         周员看着坐在书桌前面的男人,然后把自己今天在城边看见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张奉深听完后,眉头就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这是什么事情?他没有说话,书房里的气氛顿时就凝滞了。周员站在书桌前面,实在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他是张奉深的警卫员,可是,自从他接到了两周前的任务后,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这个人人羡慕的美差还不如去先前带兵打仗了。

         “就这样?”男人抬起了他那一双包含着严厉的目光的眼睛。

         周员心里暗骂,这世道果然一乱,什么鬼魅就来了。他点点头,他现在都还有些心有余悸,惶惶的,不知道该怎么平息。

         “督军,我在那人的屋子外面蹲了好几天了,确实就是这样的。我没有看错,那人真的是……”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前面的这个男人伸手打断了。

         “恩,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谁都不要告诉,我自然会找人去解决。”

         周员听见这句话,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不让他继续前去监视那人就好,实在是太恐怖了。现在他也没有心思去打听究竟是谁会被督军派去解决“那件事”,要知道,不是谁都有那个胆量去做的。

         等到周员离开关上书房的大门后,张奉深的脸色这才彻底沉了下来。最传来了风言风语,不过,这样的世道原本就容易引起很多乱七八糟的流言。可是,这一次,这留言却是让张奉深不得不注意了。

         他原本旧事掌控者西南地区几乎所有的兵力的督军。这南北两阁早早在几年前都已经水火不容,可是,政府有的是文人,真正的权利却是掌握在想张奉深他们这样的军阀手里。南北两阁都想要拉拢张奉深这样的“人才”,自然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

         张奉深平心而言,自己是不怕的。这俨然已经像是军事重地的通州城,他把这里变得就像是铁桶一样,任何奸细或是别的什么心怀鬼胎的人都是进不来的。可是,最近的这件事情,却是让他不得不注意了。

         传闻,城边出来了一户新人家,说是一户,这有些未免太夸大其词了。进来的只有一人,被张奉深的人在城门口盘检的时候就发现了。是个貌美的女子。

         这算是乱世佳人么?这可说不准,这佳人失踪了,任张奉深怎么找都找不到了。这事情,太过蹊跷。

         灯光下,张奉深无奈地伸手揉着自己的脑门,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心事太多了,这头疼脑热的,一时半会竟然是没有什么好转。

         这一晚上,这个官邸的主人,在书房里将就了一晚上。

         而主卧,被一个还不明白情况的小姑娘颇是不满意的霸占了。

         一大早。

         “扣扣……”是两声不轻不重的有规律的敲门声。阿缄很警惕,第一时间就醒了。她醒来便愣住了,自己怎么就真的在这里睡着了?而且,似乎,好像还睡得挺好。

         对于这样的自己,她有些暗恼。

         听见敲门声,阿缄一下就从床上跃了起来,然后就哒哒哒去开了门。

         门一开,站在屋里屋外的两个女人均是愣住了。

         “督军,今早的晨报已经……”放在下面的桌上了,这几个字都还没有说出来,站在外面的平嫂已经愣住了,原本以为站在门口的是那一脸孤傲的男人,却不知道,怎么开门的是个年纪轻轻,脸色红润的小姑娘。

         恩,不要误会了,脸色红润不过是因为阿缄才起床,脸色红红的而已。可是,这位年过半百,已经是官邸的老人的平嫂一看就还真的是误会了。“请问,小姐…夫人……”平嫂第一次在自己的地盘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到底是不是张奉深未来的妇人呢?不是的话,怎么会出现在官邸,而且,还是主卧?这真真是不科学了……

         不仅仅是平嫂,阿缄也是愣住了的。额,她忘了,自己这是在哪里了。傻乎乎地开了门,看见,额外面手里还拿着铲子的某位阿姨,恩,上面还有蛋花花……看着她一脸的疑惑,她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啊,她肯定是被误会了。“您好,我是……”阿缄后面的介绍都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不远处的书房门被打开了。

         “纪小姐。”是张奉深。

         阿缄突然舒了一口气,幸好,这样也比自己的解释强多了。

         而平嫂,在看见这一幕后,准确地说是在看见张奉深从书房里出来的那一幕时,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这位高高在上,从来都是委屈别人不委屈自己的督军大人,竟然在书房睡了一晚?要知道,那书房,除了几只凳子,什么都没有啊!别说是休息室了,就连一张一米宽的小床都没有的!可是,自己真的是看见督军大人一脸疲惫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督军,您怎么在书房……”平嫂后面的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她看见了那个男人冷厉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想多谈这件事了。

         而阿缄,在平嫂的前半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就好像是明白了。那人明明昨晚说的是这里是客房,可是今早她才知道,这里似乎是主卧……

         阿缄:“……”艾玛,她睡了男人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