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辣手摧花
        这件事情,阿缄在被送回家后,看见家里各种复杂的视线都没有被干扰,现在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尼玛啊,她昨晚睡了一个男人的床!问题是,她当时还觉得那味道挺好挺好的……

         挺好的,现在想起来,还好吗?阿缄的脸色有些不好了……

         张奉深果然是没有食言的,在早饭后就亲自将阿缄送回了纪家。

         当时的情景啊……

         “督军今天的心情很好。”谢行在面前开着车,就看见坐在后座的张奉深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他是张奉深颇为倚重的一个人,年龄同周员一般大,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的年纪。不过,为人沉稳,一直跟在张奉深身边做事,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今天在看见自家的督军大人竟然露出了这样的笑容的时候,不是不惊讶的,这才问出了口。

         “很明显?”张奉深笑了笑,然后便没了多余的话了。

         “是啊,督军今天送了纪小姐回来后,脸上都一直挂着笑。”他没有对阿缄有任何的评价,说完后就认真的开着自己的车了,也没有再回头。

         相比于张奉深的高兴,阿缄这边却没有这么好的心情的。虽然一大早被张奉深这位手握重权,不,应该是手握重兵的男人亲自送回家,是引起了不小的波动,毕竟,当阿缄踏进家门的那一刻,简直是聚光点啊。要是拿来一个凸面镜,保准阿缄就已经燃烧起来了。可是,这样的效果是她想要的吗?她不过就是想安安静静做个美男子,但是,这张奉深这厮却把她的生活搅成了一滩浑水。这样的结果,阿缄怎么不恨得咬牙切齿?

         张奉深只是“顺路”送送阿缄。

         这众人都知道这家的大小姐消失了一晚上,纪老爷子也担心了一晚上。而现在人却被另一个男人送回来了,虽然是顺路,但是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这家里谁心里没有一点点的小九九?

         只不过,没有人说罢了。

         有人是想问,可是,那人都不敢问。除了一个从来都藏不住心事有些二缺的二小姐。

         “纪妍!”阿缄才回到自己的南苑,就听见门外传来了纪彤娇蛮的大喊声。

         她原本心情就不好,收到那么些不知道是什么含义的眼神,阿缄觉得自己就算再怎么置之度外,心里都觉得不怎么畅快。没想到,就是有人这么没有眼力价,就是现在要来找她的麻烦。

         “小姐,我去拦住二小姐。”归丹经过一整天的休息了,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阿缄身边原本就只有她这么一个服侍的人。昨晚阿缄失踪了,她就忙着找了一个晚上,现在都还没有休息。

         归丹就站在阿缄的面前,问她自己要不要出去。

         有些意外的是,阿缄这时候伸手拦住了她。归丹有些诧异,以往,阿缄都是不愿意见自己的这个妹妹的,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让自己开门就是?

         纪彤进了门。她一进来就看尽阿缄正闲适地坐在桌边喝着茶,恩,闲适,这是阿缄装出来的……现在她的心里正窝着火呢,哪里会有闲适这么个东西?

         “纪妍,你太过分了!”这纪家从前的大小姐,现在的二小姐就这样对着阿缄怒目而视,还伸出手指指向坐在桌前的阿缄。

         “过分?”阿缄不急不缓地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看着面前的这个穿着一身小洋装露出了两根匀称的洁白的小腿,不由替她都觉得冷。现在可是深秋了啊,这小姐,难道都不怕冷的吗?“我怎么过分了?”阿缄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她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跟这样的小妹妹发火似乎有些掉价。

         只是,阿缄自己忘了,她不过也是个小妹妹……

         纪彤看着阿缄丝毫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羞耻之心”,心里更加对这个半路才冒出来的姐姐感到不屑。“你昨晚去哪里野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去了一个男人的家里,你说,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还怎么说我们纪家?我们纪家这么多年的清誉都要败在你的手里了!”

         好义正言辞的一番话,阿缄听了都觉得很佩服。这欲加之罪,老早她就在祭堂领教过了,没曾想,在祭堂被一把大火烧光了之后,自己还能够收到这样的“鼓舞士气”的说辞。

         阿缄笑了,不过,那笑容落在旁人的眼中,却是有那么两分的骇人。

         “纪二小姐。”阿缄从来没有叫过纪彤,不过,这次她说话前,却是很有耐心地很是正式地叫了这小姑娘。然后,倏然,阿缄的话锋一转,眼里的不屑一点都没有掩饰,她看着面前还在喋喋不休的纪彤,伸手就一推,倒是没有给她一个巴掌,她觉得女孩子都还是要脸的嘛。

         打脸和打屁股,阿缄觉得自己是很厚道的。

         纪彤自然是没有想到阿缄会有这么一个动作,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阿缄的力气竟然是这么大。恩,然后,纪二小姐就很不雅观的被某缄推倒坐在了地上。这个时期,还没有安全裤这么一说法,穿着洋裙的纪二小姐,被“砰”的一下,来自阿缄牌辣手摧花后,就很不雅观的蹲坐在了地上,然后羞得一脸通红。

         “纪妍!你!”她羞愤极了,虽然这里南苑并没有什么人,可是这光天化日下,一个小姑娘被人像是故意掀了裙子一样坐在地上,怎地说,都是羞死了的。

         纪彤原本打算站起来,用力锤开阿缄的房门的,可是,她都还没有站起来,就被里面阿缄一句轻飘飘的话打击地又重新做回了地上。

         阿缄不觉得自己又多么狠心,她原本就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忍耐纪彤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耐心了。忍她,那是她心情好。心情不好,那就收拾她!

         归丹看着自家小姐把鞋袜一脱,然后又翻上床了。原本心里还有一肚子的说辞,在看见这样的阿缄,还有听见了之前的那几句话后,归丹觉得,自己不说话才是最好的选择。她默默地退了出去。

         阿缄刚才说:“纪彤,张奉深他昨晚对我说,他不喜欢你,让你死心好了……”

         恩,等到躺在了床上,归丹离开后,阿缄这才使劲用力再用力地狠狠地锤了自己的床板!这算个什么事情,就算编谎话,都要这么不明不朗的么!什么叫昨晚!昨晚!是什么鬼!

         还有,最后要是加上一句,“他说他喜欢的是我”岂不是更好?阿缄捶胸……

         阿缄悲愤了。

         明明什么事都木有的啊!为什么变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了呢!她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这是什么鬼啊!

         “禽|兽!”阿缄大骂一声,然后默默在后面加了三个字。

         “督军,您没事儿吧?”今早上,都不知道督军是第几个大喷嚏了,谢行有些担心自家的督军大人是不是感冒了。“这深秋,您要不要去看看?别着凉了……”

         张奉深摆摆手,自己没有感冒,可是,怎么会一直喷嚏不断?

         阿缄坐在床上,心里一边默默狠狠地念着某人,一边美滋滋地想,不喷死你丫的才怪!等等,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睚眦必报了?

         归丹中午来敲门的时候,阿缄依旧在睡觉。真的不是她贪睡啊,昨晚因为张奉深的突然的出现,让她没有跟那袍子说上一句话,今晚,她就要去探个究竟。

         不过,阿缄想到昨晚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原本以为男人带走了她,就是想要问问她知道些什么,毕竟,一个世家的小姐,在大晚上出来遇见这么鬼魅的事情,怎么看都是奇怪极了的。

         可是,男人什么都没有问,甚至连话都没有怎么跟阿缄说。这才是令阿缄觉得最奇怪的原因。

         这太诡异了。

         迷迷糊糊的,阿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不想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要是什么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什么都预料的,人活着就太累了,没意思了。

         不想要掌控未知的事情,这是阿缄的态度。可是,她也同样不喜欢别人来掌控她。而现在。“你来做什么!”这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断了自己的计划,阿缄觉得他快要成为第二个纪彤了,能够把自己的耐心磨光了。

         看着一身变装站在自己门口的这个男人,阿缄有些咬牙切齿。这人果然当梁上君子上瘾了啊,这接连着两天都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纪小姐不介意让张某站在门口说话的话,张某也是不介意的。这不过,这往来的人,毕竟人多嘴杂,到时候……”

         “进来!”阿缄顿时阴沉了脸。这人是想用名声来威胁自己吗?果然是无赖,地痞,流氓!

         张奉深听见了这句话,一个巧身,就进了阿缄的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