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不男不女
        周员点头后,就立刻走了出去,然后从最外间的房间开始敲门,直到到了阿缄这边。

         打开门,阿缄面带惊喜,听见周员在外面吹嘘,问道:“还有票吗?我先生今晚凑巧有空,正想来剧院看看有什么好戏没。”

         周员乐呵呵,“有有有,太太如果想去,现在就可以在我这里交定金,然后凭着我手中的这章券就可以入门。”说着,他还煞有介事地将手里不知道从哪张报纸上撕下来的纸条递给阿缄。

         阿缄接了过来,“你去忙活你的吧,我先看看这有什么问题没,好找你。”

         周员笑着点点头,然后伸手敲了敲对面的房门。

         “谁啊!”里面传来了一道男音。

         阿缄面色一震,然后下一秒就收藏起了自己的惊讶,他们日夜监视,这屋里却是是只有一个女人,这么多天也没有人进出,男人时怎么来的?

         他们不动声色地看着里面那人开了门,阿缄的视线还放在手中的纸条上,听着周员又开始给那人介绍今晚的电影,突然她开口:“喂,你这个电影多久结束放映?”她问这话的时候抬头看向了周员那边,顺带着也是看见可那里面的男人,阿缄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这个人,她不曾见过。

         周员又转过身,说:“夫人你现在有时间正好可以赶上第一场,最后一场在午夜,不过,天凉,你们可要考虑好。”

         阿缄点头,然后对着屋里那男子礼貌一笑,“尊夫人还好吧?那天无意打扰,还没来得及道歉。晚上,不如你们一起,我们一道看电影,算是我的赔礼。”

         阿缄说得真切,目光灼灼看着那人。

         “我夫人?”他第一反应便是一愣,然后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我夫人前些日子已经回乡里了,这电影,还是您二位请吧。”

         阿缄笑笑,有些惋惜道:“那可惜了,原本我还想着说一起去来着,既然这样,那我先告辞了。”说完,阿缄见那人点头后就关了门。

         合上门,阿缄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哼,这么多天根本没有人进出,我倒是想知道这人是在房里挖了密道吗?”

         张奉深也是听见了阿缄跟那人的对话,心里哂笑,“那我们今晚就一探究竟!”

         阿缄想了想,折戟上次给她带的那本古书,里面一种人,同那千面人倒是有些异曲同工。只不过,这却不是一种蛊,倒是一种天然的变异。忽男忽女,要是是这样,那已经发疯的狱卒,是不是是会因为受到了刺激,神经错乱,导致胡言乱语,不省人事?

         阿缄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身边的人。

         张奉深已经不再对这样的奇闻感到惊诧,毕竟同阿缄相处了这么久,世间还有哪些他不能接受的奇闻异志?

         “那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说,可能那狱卒就是在看见了身为女子的她而故意放走了逃犯,然后,在事后见到了另外一个他,这样一来,精神失常也有了理由了。既然那人用这么一招,那显然是有预谋的。”

         阿缄看了看男人,他已经明白了。“那现在,我们就继续等,我就不信王曼玲会舍弃这么一枚难得的棋子!”

         “没错,这样不男不女姿色卓越的人,天下是不多。”阿缄颇是感慨,然后继续道:“也不知道那女子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么多的奇人,怪哉怪哉.......”后面两句话,阿缄不自觉带出了折戟的口头禅,两人具是一笑,这原本尴尬严肃的氛围一下变得轻松了不少。

         “现在做何?”

         “等!”

         他就不信她不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