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惊世容貌
        阿缄走到了那个站在窗口的男子的跟前,她拿起那人的手,看见手背上已经凸起的青筋,那模样,在阿缄看来有些骇人。“意外,总有发生,再说,我们也不是完全一点线索都没有。”阿缄见不得他这样消沉,开口说。

         张奉深沉默着,然后道:“我已经下令将这几日的城中人员流动信息叫人统计了,明日,会有线索。”

         阿缄笑笑,握住了他的手:“那你有什么值得沉思的?”

         男人转身,定定地看着她,然后发出了一声叹息,“恐怕,这次又需你的帮忙。”他伸手摸了摸阿缄的头顶,他也是个男人,还是一个有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他希望的是阿缄站在他身后,什么他都可以做好,她只需要做要一个悠闲的军阀太太就好。可是,现在看来,他不知道究竟是他带李她脱离苦海还是带着她又走进了一个风云诡谲的世界。

         阿缄看着面前的人的眼睛,“不是帮忙。”她这样说,“只是一起清除障碍。”未来的路是我们一起走。

         这句话,让原本都还有些颓废的男人蓦然眼中迸发了一抹精光。这话,他要是没有理解错,是不是阿缄在承认自己已经同他是一体了?荣辱与共?

         第二日,谢行出现在了督军办公室。他推开门,看见阿缄也在,微微惊讶,然后点头致意。“督军,城中前几日是出现可一批人,外来户籍,不过,按照那狱卒同僚的口供,是几日前有陌生女子进出他房间。这点,我们已经找人控制住了可疑人员的住处,您看,现在?”

         “去看看。”男子说完话就拿起了自己的帽子,然后拉着阿缄走了出去。

         他们三人并没有开车,有些出乎阿缄意料的,被监控起来的女子竟然就住在距离他们政务大厅的不远处的旅馆,走几步路就可以到了。她眼里有写赞赏,毕竟,这样冒着风险做的事情还是说明了这人很有胆量。

         相比于阿缄的赞赏,她身边的男人眼里就有些嘲弄了。那些人的自大在他的眼里就是对他的挑衅。“就是这儿?”

         “是。”谢行站在一边,恭敬道,“这几日也没见她同什么人来往,每天差不多都在旅馆,也不知道做什么。”

         周围都是便衣,已经在这里观察了一些时日。

         张奉深带着阿缄走上楼,扮作一对夫妻,就租下了那女子对门的房间。阿缄出门在楼下转悠了一圈,然后上楼,装作不经意间敲错了房间。这时候,男人已经贴紧了那道门,手里拿着枪,就等着外面只要发出一点异常的声音他就会冲出去。

         不一会儿,阿缄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谁啊呀?”然后就是哒哒哒的走路的声音。

         “咔”的一声,门开了。

         阿缄看着面前的女子,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然后在那人问出她是谁的问题前,就抢先说:“不好意思,我走错了.......”她面上确实是很惊诧,海域那么一点点惊艳。后者很是无所谓地挥了挥手,然后颇是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句“无事”,就合了门。

         阿缄回到屋子,神情都还有些愣怔。

         张奉深看着她就像是着魔了一样,不禁唤她:“阿缄,怎么了。”

         阿缄听见可他的声音,装过头,脸上带着惊叹的神色,“那个女子,生的太美了!”

         张奉深:“.......”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阿缄到头来竟然说的是这么一句话,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要不是那么美的多女子,又怎么能够蛊惑人心?可是,能够将同为女子的阿缄也蛊惑,这人,恐怕不一般。

         “你想到了什么?”阿缄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男人问到。

         “她,是不是不是普通人?”这是张奉深唯一能够想象到的,他没有亲眼见过那个女子,倒是不知道她究竟生得如何,但是凭着阿缄那样的神情,他直觉阿缄是被什么幻术迷住了。

         要是阿缄知道男子现在这么一副愁眉不展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她恐怕就要失笑了。“这个还不确定。”要是仅仅是因为一个人长得太美就怀疑这个人的身份,那还真的是太美也是一种罪过了。阿缄失笑,她不觉得自己是中了类似幻术之类的法术,应该就是那人就是那模样,不过,凡事都没有确定,还是要留个心眼。

         阿缄同男人商量,两人决定留下来,就住在对面,掉了些人手过来,轮流监视对面的情况。

         好几日过去了,阿缄发现这人确实是从来都不出门,什么都是靠门童送饭找人打扫,就像是过期了隐居的生活一样。

         “她不见人的原因是什么?”阿缄不知道,这个却是最大的疑虑,要是怕人找到她,那也应该随时换住处才是,现在这么安静,就好像特地等人去抓她一般。

         “周员!”阿缄突然叫住他,“你去对面敲门,问问那位小姐要不要去看电影,最近从上海过来了一部新片子,你去宣传宣传。”阿缄坐不住了,这大晚上的,一个女子,还是那么漂亮的女子,生活也忒没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