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魔教教主篇(2)
        沈浟见到丁凝的时候,那妹子还是一脸病容,但是这丝毫不会对这妹子的颜值有任何的贬低。

         眼前的女子有着精致小巧的瓜子脸,眸如点墨,带着盈盈如水的潋滟秋波,小巧的朱唇,玉骨冰肌,那一丝病容更添一股弱柳扶风的风情,当真不愧是原书中江湖第一美女。

         沈浟也不好意思让这么一个病人下床行礼,看着准备下床的某美女,“免了。”何况这么多年她也帮自己试了大大小小各种蛊毒,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只不过再次打量这位美女,这美女眼中的眼神倒是让沈浟有一点点小惊讶,怎么说呢,带着点受宠若惊,崇拜仰慕,激动莫名,看了小七的报告知道这妹子是被穿了,但是看到这幅像是追了多年终于见到大明星的忠实粉丝的表情,沈浟觉得这个妹子应该是书穿,而且原身很可能特别欣赏这位魔教*oss。

         没办法,谁叫棉花糖在沈浟见到大妖孽的时候颁布了系统任务之后就消身匿迹了,要多坑有多坑。

         “听说圣女一场高烧忘了很多事?”沈浟坐了下来,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有些漫不经心。

         “嗯,感觉好像做了很长的梦,梦醒之后很多事儿都忘记了。”装的到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不过穿到这本书里还是女主,到底还会不会想坐拥江湖怀抱各路美男呢?

         “哦?很好,这么说企图背板本教的事儿,圣女想必也忘记了?”沈浟放下了手中的茶,哪儿的茶都没有秋姨泡的花茶好喝。

         “我,我。。。”这下丁凝真的慌了,这本小说里她虽然很喜欢这位邪魅酷拽的魔教教主,简直是自己心中的女神,可也知道这位可怕的手段,书中明明圣女逃跑之后她才发觉的怎么这么快就发现原主的背叛,她才不会那么白莲花,魔教有什么不好?

         她就喜欢魔教妖女,还有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么多男人还各种ooxx跟丨女支丨女有什么两样?她是坚决1v1的!自己绝不会走前女主的路,那么眼前的boss也不会有那么凄惨的下场吧?

         嘤嘤嘤,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获得教主的信任抱上*oss的大腿呀。

         看着丁凝脸上各种变幻的表情,沈浟决定不再吓唬她了。

         “小七。”话音刚落房内便多出个黑衣少年。

         “小七手中便是生死蛊,只要你不背叛这东西对人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圣女敢吃下么?”

         丁凝一听她记得原文中没有什么生死蛊啊,只记得前任教主蛊术很厉害可是沈浟不喜欢恶心的虫子不爱学蛊术,怎么现实感觉和那本小说差别那么大。不过她感觉眼前带着银色面具的沈浟似乎比原书要强大很多,反正这个人是不屑骗人的二话不说拿起药丸吞了下去,自己真的不会背叛啊,她还想当个魔教妖女呢。

         沈浟非常满意,“你一身内力还在,有时间可以去幽居我指点下你的武功,至于你以前的医术恐怕要重新学了。”哪里是什么生死蛊,她研制的养颜丹而已,生死蛊的炼制可是很麻烦的,她不想浪费。

         丁凝听了一脸兴奋,居然可以让自己崇拜的*oss指导自己武功,幸福来得真快。

         “谢谢教主!”这妹子的心思一眼就能望穿,不过比原主真是讨喜了不少。

         “那本教主不打扰圣女休息了。”探清了虚实,便没有必要再留下了。

         沧溟教的后山是教主独享的禁地,沈浟的两本魔功都是在这里练成的,这里之前是沈浟有事儿没事儿闭关的场地,之后就成了沈浟放松的休闲之地,有山有水,偶尔兴致来了还会吹吹笛子弹弹小曲。

         “这就是魔教,她。。。”那声音温润如玉,如珠如玉又似那溪中的涓涓细流,婉转悦耳,沈浟是个声控觉得这个声音要不是个美男的话不可谓是暴殄天物,回头细细打量了一番,入眼的是一白袍青年,腰间绑了一根月白色的蟠离纹玉带,身上沾着些草叶,他站在花海之中,白色的锦袍随风浮动,宛若流云,不得不令人赞叹好一个无边雅致的贵公子。

         在沈浟打量他的同时那双微冷的俊目也在细细打量着眼前红衣银面的少年。

         这个青年仿佛一个皱眉一个深思都无端带着些高贵雅致,通身的气质总能让人忽略他的相貌,如果说沈浟是从天而降的妖孽那么这位大概能算的上是九重天上的上仙,其形优雅,貌然天生,风采无一,从任何角度都能让人赏心悦目。

         【哎哟,沈浟妹子真不好意思打扰你看美男。十多年没见,有没有想我呀?】脑内一阵幼稚的正太音传了出来。

         “老娘真想你。。。”想到恨不得将你人道毁灭呀,妈蛋。

         【没想到木有我英明神武的指导,妹子的任务也完成的不错嘛,剧情还没开始,都百分之四十五的进度了,沧溟教也被你管得井井有条。】

         “闭嘴,一会儿再找你算账。”嘤嘤嘤,浟浟妹子似乎越来越凶悍了,棉花糖有模有样拿着小手绢擦了擦根本没有眼泪的眼角。

         沈浟毫不客气拔剑而上,那人站在那儿却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神色更无半点慌张。这人能悄无声息进入后山禁地,着实让沈浟头痛万分。

         “阁下何人?光天化日居然敢单人匹马擅闯沧溟教?”棉花糖觉得沈浟这是在说,你没看见电视上都是夜探么,这人太不识相,不给面子。

         那人俊眉轻扬,如沧溟背景一配,果真眉目如画,声音冷冷淡淡如晨间清泉:“抱歉,在下是被人胁迫而至。”

         听完这话,沈浟收起手中的剑,深吸了一口气,用内力将声音传了出去:“公孙扬,你给本教主滚出来。”

         说起公孙扬这个人,来历还不小,这人曾是十几年前叱咤风云的人物,十二年前不知为何销声匿迹,一年前赖在沧溟,死也不肯走,这其中的缘由便是因为一直照顾沈浟起居的秋姨,这段前尘往事说起来尤为沉重,暂且不提。

         不到片刻,某个鬼大叔已经拿着小酒,笑嘻嘻地出现在了沈浟面前。

         “丫头,最近火气不小啊。”老头看沈浟黑着个脸,倒是真怕她生气了,晚秋那么在乎这丫头,真要得罪了她便没有半分后路,他这个徒弟也是个没良心的,看着师父的窘样不为师父解围只知道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傻乐,不过这么多年很少看到这小子真心的笑了。

         “大叔我不是不想劳烦你么,我徒弟这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蛊毒想必丫头肯定感兴趣,这不省得你跑路嘛。”

         “那我岂不是要好好谢谢你?”说实话她还真要谢谢这鬼大叔把任务对象带到了自己面前,沈浟绕过不正经的鬼大叔,站在了这天神一样的人面前。

         “御风公子,听风楼主,闻音阁主,景钰。”不是询问只是陈述。听风闻音,这两大势力在江湖之中赫赫有名,都在景家旗下。

         景家,在江湖上一直处于中立地位,不偏帮任何一方势力,只是专门收集各种情报,你想问的,只要付的起相应的代价,听风楼和闻音阁绝对能给你最真实的资料。

         “小浟,十一年了。”这声音带着笑意,如沧溟谷风拂面,如小泉细流叮咚,让沈浟心头某名一跳,他嘴角微微翘起,朝沈浟灿然一笑,沈浟一时便呆住了。

         棉花糖蹲在角落鄙视地看着她,小声地嘀咕了下:【出息。】

         沈浟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心中万般唾弃:“男色误人!”

         对于自己的任务对象她也慢慢有了回忆,记得自己当年觉得大妖孽蛊术了得怂恿过他去治疗景钰,在听风楼也呆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大妖孽表示没能研究出完全拔除蛊毒的办法只能压制,刚好教内出了事儿,两人便回到沧溟教。

         说起景钰身上的蛊毒,是一种早已失传有个非常看破红尘的名字叫断情弃爱。

         这种蛊只能种在男子身上,只要男子娶妻生子,那么必然会导致妻子分娩之际便会油尽灯枯,蛊毒便会传到孩子身上,你问要是女孩怎么办?女孩的话便是双亡,如果男子一直不娶妻生子,这蛊毒也不会让人活过三十岁,并且每个月园还会伴随致命的心痛。她觉得肯定是他们景家招惹到了毒桃花。

         想起这个,沈浟更是忘不了景钰,那家伙在一次发病的时候咬了沈浟一大口,现在肩膀上还有个小牙印有木有?记得那时候那个羞答答的小正太满脸通红,还说要是留疤以后他便娶了她。当时,她真想给他一掌,看到那家伙痛苦的样子自己便生生忍住了。

         看着沈浟半天没有回应,陷入在自己的回忆之中,景钰笑道:“小浟是被我的美色迷惑了么?”

         这人一笑,她又恍惚了一下,所幸对断情弃爱的研究也临近尾声,刚好送来了试验品,她一定好好招待他:“公子说笑了,那以后请多多指教。”

         “小浟,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两个人,似乎是相同的两句话,却有着不同的意思。

         十一年后,再次相逢,沈浟与景钰,纠缠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