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魔教教主篇(7)
        金陵。

         正道之人束手就擒,一切尘埃落定。

         可是,沈浟并没有料到小七会成为一个例外。小七跟了她八年,他永远都是一身黑衣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她从来没有在他眼里见过这般复杂的眼神,一直以来他眼里对她只有感激、仰慕、崇拜以及忠诚。

         明明正在手刃仇人,为什么一幅要哭出来的神情呢明明是沧溟数一数二的暗卫,在自己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下结果却没有刺中要害。明明是来刺杀自己的,可是沈浟却觉得眼前的少年只是单纯的在寻死而已。

         小七自然不是出生就叫小七的,沈浟手下有暗卫十八名,沧溟教教主的暗卫一直以暗为姓,各自的编号就是他们的名。小七入了暗营,成了沈浟的直属暗卫更名为暗七,而在小七十二岁之前他是江易,江烽最为宠爱的长孙——江易。

         当年那场叛乱在沈浟血腥镇压之后本来该处理的也都好好安排处分了,可是当时江易身受重伤,昏迷了过去。沈浟见到江易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他身上的伤虽然已经好了但是他和其他人一样被种了忘忧蛊忘记了曾经的一切。最可笑的是,在养伤期间他不知道听说了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认为自己是被自己赦免的叛教罪人,对自己感恩戴德,并发誓一生效忠,誓死守护。

         对于江易这种死脑筋的人沈浟一直很烦躁,因为她从来都不是那种人,不是别人期望的那种人。原书中的江易是不存在的,姬无暇并没有死得那么早,江烽的叛乱是由姬无暇和沈浟一起处理的,自然是屠灭满门,无一生存。

         沈浟让这部分人继续活了下来,在她心里似乎有了那么点责任将他们安顿好,而江易对她来说更是特殊。

         沈浟轻轻拔出并没有刺入多深的剑,那柄剑“锵”得一声掉落在地上,在月色下闪着银光。她记得这是她特地从魔教宝库中选出来的,甚至在江湖兵器谱上赫赫有名,排名十一叫银渊。她突然有些不记得当时小七收到银渊的样子了,大抵是不同于平时的。随手一挥,那柄剑从中间断成两节,就像以后的暗七或者该说江易,再也不可能成为小七,江易与沈浟从此以后两不相干或者是站在对立的两面。

         她默然地看着半跪在地下的江易,他的视线一直钉在那柄短剑上,呆呆愣愣的,周身笼罩着凄然和绝望,似乎他的人生就在剑断的时刻已经戛然而止。她走近他,他抬起头,终于回过神,将目光聚焦在沈浟身上,里面漆黑一片,几近虚无。她知道,他很痛,很痛,很痛。

         他在等最后的审判,或者可以说他在等死,等她亲手杀死他。

         沈浟一直不能理解他,不论是小七还是江易。

         “一直以来,辛苦了。再见,小七。”小七可以站在沈浟身边,而江易是不可能的。在众人错愕的表情下一个手刀将人打晕,一直隐在暗处的十一走了出来从沈浟手中接下小七,她无视十一眼中担忧的眼神,吩咐了下“将他安置好,不要让任何人动他。”

         随后扫视周围一圈,魔教众人又战战兢兢各自处理起手中未完的事情。

         沈浟没有处理身上的伤口,一步步走向那个挂着灯笼的大树,她知道树下的人是顾瑾之。他靠在树上,见到她走近,低低的笑了起来,那声音掩盖了周围的虫鸣,在静夜中,十分突兀。

         “他想起来了,真好,不是吗?我的教主大人。”说完他继续笑着,低沉而愉悦的声音却让沈浟动怒了。

         沈浟不知道顾瑾之怎么查到她已经抹去小七的过去,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解除的忘忧蛊,将十一年前江易那些惨痛的记忆捡起来一片片重新黏在小七身上的,她更不知道他做这些有什么意义。但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很生气,他打破了她给小七安排的一切,看到江易她很压抑,她甚至想杀了眼前的这个人。

         “为什么?”她将手慢慢放到他的脖颈上,甚至不用内力就可以捏断。

         “是啊,为什么呢。完全没有意义不是么?”他似乎在思考,喃喃自语完全不在乎自己脖子上快要取他性命的那双手。

         他抬起手,抚上沈浟的眼角,眼中带着痴迷。

         “你不知道你现在的眼神有多美,里面只印着我,只有我一个人。不论我做了什么,你眼里从来都没有我,背叛也好,伤害也好。可是今天为了一条狗,你居然动怒了,甚至想杀了我。为什么?可能我想让你恨我啊,这才开始,下一次可能是丁凝,再下一次可能是纪白,然后呢,可能是教主心、爱、的、景、钰,可是为什么?”他指了指心口,“它现在很痛。”

         天下第一首富之家,自然没有那么简单,他步步为营还是遭到了亲近之人的背叛,毫无希望的情况下他发出了沧溟的信号弹,此前他从没信过沧溟,也不敢奢望有人会来,只是绝望之下所有生的可能反射性的想要抓住而已。

         可是,她来了,红衣似火,在他末路穷途的时候。他们比肩作战,生死与共,可是为何,她的眼里从来没有他。

         沈浟更加烦躁了,毫不客气拍开顾瑾之的手。她从来没有想过顾瑾之会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感情,因为原书的影响她一直以来对他都是猜忌的,她对他没有任何感情,爱也好恨也好都没有。

         当初她是看着他一步步踏入绝境,又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拉他一把,只不过是种手段而已,她想要的不过是他的感激,从而避免原剧情中沧溟内忧外患的处境。

         “我说过我不会喜欢你。”不是爱也不是不,是喜欢是不会,过去、现在、将来连喜欢都不会。她叹了口气,松开手定定的看着顾瑾之。

         顾瑾之应该是张扬的肆意的,他不需要扭曲痛苦的感情。

         “看着我,忘记沈浟的一切,不论现在或者将来,顾瑾之永远不会爱上沈浟。”她花了100积分在棉花糖那里买了一张永久性催眠卡。

         【浟浟,你的伤口。可以购买张治愈卡。】

         【不用。】

         处理完金陵这些事儿,沈浟侧身躺在床上,看着房间中间桌子上的蜡烛,当一切过去她并没有感觉伤心或者失望。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毕竟自己犯的罪,做的恶不是粉饰太平之后就会不存在。不过,她从不后悔。

         【浟浟,你在想景钰?你已经知道了?】

         【嗯。】在第二个世界回来后她就怀疑了,每次回到系统空间,她都有吸收上一个世界所有的记忆,系统空间和那些世界的时间她不知道怎么换算的,那是回来的第一天上个世界的自己就已经过完了一生。

         【林翰墨,季晗,景钰他们很多习惯神情喜好几乎一样。】

         【他是什么?又是谁?】

         【暂无权限,不予回答。】

         【你和他会一直陪着我么?】原来的沈浟,虽然大大咧咧爱笑爱闹,骨子里却最是凉薄,她的情绪极其容易平复,在现世她唯一赔了她十几年的发小曾经说过她伤心不过三天。沈浟一直以来都是个奇怪的人,她可以无条件对别人好,真心真意。但是对于爱情,她不会允许那个人心里没有她,她从来不是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那类人。

         就像现在不过是过了几个小时她已经不在意了,或者在她放弃杀死顾瑾之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了,现世的凉薄和任务世界的无情完美的结合起来了。

         【嗯。等满级的时候你会知道一切真相的。】

         【好,我睡了。】

         棉花糖也知道因为在这个世界沈浟爱着景钰也只在乎景钰,可是当这些感情被回收,沈浟也还只是沈浟,虽然她知道攻略对象是一个人,但真正的她依旧不会多动几分心思,除非把那些感情还给她。毕竟,她是那位大人啊,不过总有一天他的心愿会实现,它也是为此而存在的。

         等沈浟沉沉睡过去的时候,那边的江易早已醒了过来。

         十一想着之前沈浟对小七的安排,看着一言不发的小七,叹了口气。在她眼中,小七在教主心中是所有暗卫里面最特别的,无关情爱,应该说是亲人般的存在。对于小七来说更甚,教主是他唯一的信仰,是全然的信任,是一切的支柱,是恩人也是亲人。

         可是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轰然倒塌,荡然无存。十一不知道小七的心里有多难受,但她想一直陪着他,哪怕他一点也不需要。

         “教主说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她随时恭候,如果你放弃报仇你可以去宁阳镇找你还在世的亲人,还有如果你实在觉得痛苦的话圣女带着神医谷少主回来了,他可以帮你忘记一切,重新开始。”虽然现在的小七不想知道任何关于沈浟的话,但是十一还是将沈浟的吩咐说了出来,接下来的该怎么走只能由小七选择。

         他怎么可能还去报仇呢。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刺入那剑的时候颤抖的有多厉害,他有多害怕伤害她,那一剑似乎是花光了他毕生所有的勇气。

         “还有,教主说你要多保重,还有谢谢。”

         听完这句话,江易苦笑着站了起来,迎着晚霞向院外走了出去,他的每一步仿佛是走在刀尖上一样。如今的自己,将何处何从?她让自己保重啊,所以绝对不可以轻易死掉。

         十一看着小七的背影,默默的跟在他的后面。其实教主吩咐了很多,比她入教以来所有的话还要多。

         “十一,好好照顾小七,不要放弃他。他过于心善,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你的好,百倍还之。”

         她和小七一直最听教主的话,所以,不论是小七还是江易,她都不会离开他,她会乖乖的听话,照顾他,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