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魔教教主篇(1)
        沧溟教总坛位于这片大陆东部的一座海岛上,四面环海,常年雾气萦绕,远远看去倒似书中所说蓬莱仙岛的样子。岛内四季如春,青山如黛,绿水常青,四处鸟语花香,谁也不会想这样一处人间仙境就是当今江湖魔教至尊沧溟教的总坛大本营。虽说是魔教总坛,但是这般山清水秀的地方孕育出来的俊男美女自然颇多。

         而此刻,在沧溟教一处桃花林中,只见一位红衣男子在桃林之中山下翻飞,辗转流连,剑随心舞,轻盈如蝶,桃花花瓣漫天飞舞,突然他转身出掌推剑,那柄剑直直地向一颗桃树射来,快如闪电,仔细观察剑身上还依次排列好十朵完整的桃花,站在桃树下的少年这才回过神来,即刻跪下行礼,红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然临至。

         红衣男子逆着阳光的脸很美,惊为天人,美得让人自惭形愧,少年觉得这世上所有华美的词藻都不足以去形容眼前的人。

         最为惑人的是那双眼睛,如琉璃一般,清澈而通透,纤尘不染,但是如若仔细看进去能让人陷入一汪深潭,怎样都探不到潭底,周身的气质慵懒而高贵,这是个十足的妖孽,他便是令人闻风丧胆魔教教主——沈浟。

         “参见教主!”

         “圣女自从高烧后行为举止颇不正常。”少年恭敬地将自己连日对圣女的观察递交上来,沈浟接过看完之后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魔教圣女——丁凝,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此女虽生在魔教养在魔教,但是用原文中的话来说此女是出淤泥而不染圣洁的莲花,这般高洁自然不会与魔教同流合污,便一心想脱离魔教,这部小说也就是她历练江湖,躲避魔教追杀,招收各种美男集合各路势力,推翻最终*oss魔教教主一统武林达成np结局的故事。

         沈浟好死不死进入这个世界就是主角最大的绊脚石成了文中最大的反派boss,她进入这个世界已经15年了,已经过了15年了但是沈浟觉得回想当初进入这个世界的场景一点也不费事儿,可谓记忆犹新。

         她是被痛醒的也是被臭醒的,一般刚进入这个世界都有点头疼,因为系统传输资料的原因,可是她当时觉得肚子快疼死了,因为那里被人捅了个窟窿,全身上下大大小小也是各种伤,然后最受不了的是身上以及周围刺鼻的血腥味。当她向周围扫视一圈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可以再晕过去一把,可是肚子太疼了想晕都晕不过去啊。

         这个地方是完全封闭的空间,能出去的只有正前方一扇最大的石门。

         四周的石墙上是一直在燃着的火把,各种已经倒地或者被毁坏的兵器架在场地之中,最后是重中之重了就是这里各种的残头断臂,全部都是六七岁孩子的头啊手啊脚啊,甚至脑浆啊肠子啊各种人体器官都有,沈浟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那么淡定连口苦水都没吐出来。

         根据各种小说和电视的推测,这应该就是一个巨大的格斗场,放一两百个孩子进去最后活着的就是胜利者。

         而她现在的这具破烂身体应该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如果系统把她送到这场格斗之前,沈浟觉得自己只会直接死回系统空间。她当时就忍者肚子痛,带着自己手中满是血的柴刀,一步步走向了那扇青铜门,用刀子敲了几下。

         青铜大门被慢慢打了开来。

         狭长的门缝里,一束光照在了沈浟的身上,那束光亮的刺的人眼睛发疼。

         越来越亮,沈浟自然地眯着眼适应这光束。

         “总算有个小东西活到了最后。”这是个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冷漠至极,毫无任何感情起伏,逆着光亮沈浟看不清这个人的任何表情。沈浟只知道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跟个黑无常一样。

         然后沈浟就被这个黑无常带走了,其实形容成黑无常也不无道理,这里是沧溟教专门选拔下一任继承人的地方,叫八重地狱,一起八层,沈浟是在最后一层无间地狱幸存的最后一个孩子,不出意外也就会成为沧溟教下一任教主。

         在肚子上的窟窿被填好以后沈浟见到了沧溟教的上一任教主,姬无瑕。后来沈浟一直没明白除了那张脸可以说是无暇以外,白璧无瑕这个词语怎么也用不到这个大妖孽身上。

         那一天,那个人牵着她的手向众人宣布从此她就是沧溟教的少主,他唯一的徒弟。

         从那天起,她成了沧溟教的少主,大妖孽的小妖孽。

         也是从那天起,沈浟开始一步步丧失原则,丢弃节操,被大变态一步步调教成了小变态。

         沈浟一直坚信祸害遗千年这句话,可是姬无瑕那个妖孽在八年前就死了。他死后,魔教便由沈浟全权接手。

         沈浟接手的时候,才十三幼龄。除了真正的死忠,基本上魔教大的也好小的也好各个头头对这教主之位可谓是虎视眈眈。这也是情理之中,先不提魔教教主在江湖上统领成千上万各路妖魔的权势,魔教上百年来代代相传的魔功“镜花水月”和“浮生若梦”就已经足够成为他们叛乱的理由。

         这两本绝世武功只有历代教主才能修炼,就算没能练到十层,单单练成一半在江湖之中不论单挑还是群攻都鲜有敌手,那个时候沈浟的魔功刚刚练到第六层,故事结束女主称霸武林也是因为“无意中”偷到了这两本秘籍。不过那时候说老实话真和魔教七大长老硬拼的话胜算很低,毕竟这些长老这么大年纪也不是在魔教吃干饭的。

         大魔头曾经说过沈浟根骨极佳,也就是电视上那种千年难遇百年难逢传说中的练武奇才,不仅是个练武奇才还是个练蛊奇才,没办法,系统的主线任务就是要魔教称霸武林,要是在这儿就被推翻了,沈浟直接会被当成病毒销毁了。

         另一个任务就是要救听风楼的楼主御风公子,还前世他的一个人情。沈浟也不明白为什么女魔头死后还记得这位御风公子,直到后来亲身经历之后才明白在万人唾弃的时候一个人不顾一切的维护真的无法忘记。咳咳扯远了,这位御风公子有从娘胎里带的一种非常难缠的蛊毒,所以沈浟蛊术必须学好。

         姬无瑕去后不几日,按现在的话来说掌控魔教长三角地区的江烽就按耐不住了。其他长老也想这个出头鸟打打前阵,都保持观望态度看看戏,试试这个小教主的深浅。

         其实对付他们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因为各个掌事都早已被沈浟下了生死蛊,和天山童姥的生死符有点像,这还是她和大妖孽一起研究的,可惜的是还没全面推广大妖孽就死掉了啊。生死蛊平时对人并没有什么伤害,但只要操纵母蛊便可以让人生不如死肠穿肚烂。

         对付江烽,只是因为在上位之际,她要给魔教这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打个预防针,威慑一下。不然这教主的位子就算坐了也坐的不稳当不是?杀鸡儆猴就是如此。这群人总是这样,老虎不发威,你就当老娘是y。

         那一天江烽带着几百多所谓的精英团队把沧溟教的正殿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沈浟招摇地拿着两本假秘籍坐在大殿的椅子上,除了她周围还有那个大妖孽留下的10个暗卫和10个死士,她再不济当时能调动的手下也有百来人,至于剩下的人在江大长老出发来总坛的时候那群人也出发去了江大长老的老巢。

         他们拿出各种兵器在外面晾着却不敢打开门进入正殿,没办法大妖孽在世的时候懒得要死对教内事务漠不关心,但是对奇怪的东西万分感兴趣,比如蛊毒比如暗器机关,这大殿里所有的暗器机关都在沈浟坐着的椅子上,他们闯进来之前大概最起码要折损三分之一的人,加上沈浟手上的两本秘籍,一个不高兴就毁了,江烽实在不敢冒险。

         所以他们想拖,拖到沈浟没水没粮自动求饶。

         沈浟在大殿里一直好吃好喝,没事烤烤羊肉涮涮火锅。

         在第七天夜里那群人终于忍不住了,因为江家老宅一把火给烧个精光,沈浟当时下的命令是反抗者杀所以江家到底死了多少人自己委实不太清楚,成年男丁差不多全死了吧。

         那群人红着眼不要命的一个个冲了进来,和沈浟预料的一样死了差不多两百多人,当她的人又解决了一半大殿上上下下都是血的时候,沈浟拿着个小铃铛走了下来,刚一走下来江烽的二儿子就冲了过来,为什么不是老大因为上面那个早就死了。

         当时看着他拿的那把亮闪闪的大刀实在碍眼的很,沈浟毫不犹豫便废了他的双手,摇了摇铃,这些人惊恐的发现以江烽为首的人全部趴在了地上,之后随手将两本假秘籍丢进了火里,等都烧成灰的时候那群人已经四处求人杀了自己。

         众人都被吓蒙了,之后才用一种恐怖至极的眼光看着沈浟,这种蛊毒一催动自杀都没可能,当江烽七窍流血全身上下被自己弄得没一处好皮的时候,额外六大长老早已带人来各种护驾了,一个比一个快,生怕一个不小心落到此般下场。

         那天晚上,生死蛊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胆战心惊,那天晚上,魔教江氏从此消失。

         沈浟下令,所有活下来的叛党都被化去武功,分到各路魔教最底层男的为奴女的为婢,为基层做贡献。至于那些懵懂无知的小孩子,全扔给了罗刹堂,专门培养魔教精英人才的地方,当然为首的几个沈浟是不管的,因为被废去武功魔教重要教徒丢到江湖中的下场不言而喻。

         自此,魔教的权利牢牢掌控在沈浟手上。

         自此,各大长老也各堂堂主也好,魔教上下,无人敢对沈浟有半丝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