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魔教教主篇(4)
        “我是为了浟儿那个丫头。”提起沈浟的名字妇人的脸上会不自觉地带着慈爱和温暖,带着真心的笑意。“那丫头大抵是在意你的。”

         景钰要的从来不是沈浟的在意,而是走进她的心,势在必得,不容有误。

         “江湖上都传言魔教教主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沈浟二字也少有人敢提,人人闻之色变,与前任教主姬无瑕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起因也是因为5年前浟儿领着魔教精英半月之内灭了华琮派、青云山庄和倚剑阁。”

         说到这里,妇人叹息了一声,双手一直扣紧着手中的佛珠,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景钰静静地没有说话,等待着秋姨接下来要说的话,那是沈浟不愿被人碰触的过去。

         秦晚秋沉默了半刻,长长的一声叹息后,她还是缓慢的开口了。

         “世人都说浟儿小小年纪嗜杀成性,丧心病狂,从来不会有人会去想她这样做的原因。天底下哪有人天生就喜欢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更何况是浟儿那个丫头。那些人,死不足惜!”

         妇人的脸色开始有些泛白,拿着手帕轻轻地低头擦着眼角的泪。

         “不知公子可知12年前魔教青龙堂一夜之间被中原三大门派剿灭一事?”

         “略有耳闻。”景钰陷入了沉思,脸上显出极其复杂的神情。

         “小浟是为了报复?”半刻,询问道。

         妇人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可以这样说吧。那场屠杀,浟儿是唯一的见证者,那所谓的围剿也是针对浟儿去的。”

         “生在魔教,浟儿从小也是冷漠的性子。青龙堂主小孙女儿林菁自幼身体不好,沧溟岛内气候宜人,一年有半年菁儿是呆在沧溟修养的,姬教主偶尔也会看看她。一来二去便相熟了,菁儿天生体弱却总喜欢笑,一副乐天安命的性子,可能在岛上孤单,便特别喜欢缠着浟儿,不论浟儿怎么冷脸相对,她就是死缠烂打。那丫头比浟儿大四岁但是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反而浟儿却像个姐姐照顾她。”

         妇人陷入了回忆,难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那年,青龙堂主的大孙子喜得龙凤胎,定要办个宴席庆祝一番,浟儿代表教主前去赴宴。可是,教内出了叛徒,谁都不曾想到,一场喜宴,入夜之后便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青龙堂上下二百余人老幼妇孺一个未留,箐儿死状更是凄惨,连那两个刚出生的幼儿都没放过。浟儿也被抓走,谁都不知道浟儿当天晚上看到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

         景钰眯起了双眼,脸上带着几分危险,语气有一丝急迫和阴森:“之后,他们又对她做了什么。”

         妇人看着景钰,微微有些惊讶,摇了摇头:“具体的,谁都不知道,姬教主当时在闭关,冒着极大风险救出浟儿,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大半年了,我只知道从那以后姬教主身体就大不如前。有次无意见到浟儿沐浴,那丫头全身上下,满布疤痕,鞭伤、剑伤、烙印。。。。。。”

         妇人情绪激动起来,不停地咳嗽,也再也控制不住双眼溢满的泪水。

         景钰起身扶住了妇人,轻拍着妇人的背部。

         “无妨。当时浟儿回教,第一件事,就是在青龙堂众人坟前铩血为誓,必用双手亲手血洗中原三大门派。”

         离开之前景钰回头看着灯光下温婉的妇人,犹豫半响,最终还是地开了口:“师父他。。。”

         妇人立马打断他,挥了挥手不想再谈下去了:“公子,往事休提,你去找浟儿丫头吧。”

         窗外偷听的丁凝肆无忌惮的抹着脸,湿哒哒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

         一旁的纪白也开始慌了:“疯丫头,你别哭啊。。。”准备帮她擦泪的手却停在半空中,丁凝一点不客气,狠狠地用纪白的袖子抹了一把脸。

         “我去找浟浟姐去!”说完就风风火火跑了出去,留下纪白干愣愣地纠结自己袖子上的眼泪和鼻涕。

         房内,沈浟刚洗完澡,披了个外套,坐在椅榻上,就着小酒,翻着医书。

         “男配景钰对玩家好感度提升10点目前为90点,女主丁凝对玩家好感度提升10点目前为85点,纪白对玩家好感度提升10点目前为90点。”

         沈浟扫了下好感度那一栏。

         好感度查询:景钰90点(爱恋)、丁凝85点(朋友)、顾瑾之75点(爱恋)、纪白90点(忠诚)、秦秋100点(亲人)、暗卫。。。。。。

         “怎么回事儿?”

         【不造,貌似秦秋和景钰说了一些你的事儿,刚好丁凝和纪白偷听了。目前他们三个都向这边赶了过来。】

         沈浟放下书,停了下来,习惯性的用食指摩擦着戴在手上的玉戒,陷入了沉思。眉头微微锁紧,之后似是想清楚了什么又舒展开来。

         当丁凝闯进沈浟的卧室,一下子被沈浟给惊呆了。脑子里一片白,全部被教主大人,我要跪舔!!!疯狂刷屏的状态。

         除去银面的教主大人,生的何止是秀美绝伦,简直是颠倒众生,妖颜惑众啊,唇红齿白,秀眉凤目,眸子里似是泛着潋滟波光,一头乌黑的长发肆意的披散着,加上肩上随意披着的红衣,她那样不紧不慢地看着你,带着些散漫与慵懒,简直夺人心魄!

         丁凝完全受不了,脑子里全是教主大人,求跪舔!继续刷屏!她好想在教主大人抬手投足之间全部配上玫瑰花和星光环绕,最好再自带灯光效果肿么破?比起景钰那种禁欲仙人,她果然更喜欢妖孽啊。

         沈浟看着丁凝一幅痴呆花痴的样子,眼睛有些肿,像个红眼的小白兔,虽然是个美人,但是鼻涕一耸一耸的美人,对于在这个世界已经有轻微洁癖的沈浟实在受不了。这家伙要是回过神绝对各种熊扑,果断在丁凝呆愣的情况下一个隔空点穴,利用轻功跑了出去,遇到门口的纪白让他将人带出去。

         被丁凝这么一搅合,沈浟再也无心看书或是睡觉,提了提手中的酒壶,跑到了对面景钰的门口。

         “景大公子,小酌几杯如何?”

         沈浟看着景钰那修长的手拎着白玉酒壶,一直以来沈浟都承认眼前的这个人长得真心不错,可是这个人这双手怎么也漂亮得令人发指,跟个美玉雕成的似的。

         他往两人空杯里斟满酒,似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开口,脸上也显出一些苦恼的表情,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沈浟觉得今天的景钰真是各种接地气儿,没有了平日的仙气,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

         “你是听了五年前屠灭三大门派的前因后果?”沈浟拿起酒杯一口饮尽,叹了口气:“不论有何理由,我屠杀了三大门派将近六百余人这是不变的事实。这世上,有些染血之事可能情有所原有些可能微不足道,但是都都不能抹去自己已经犯下的罪孽。”

         “我啊,早已手染鲜血,满身罪孽。不过,那又如何?”

         在这个人的面前自己果然容易放松,这些事她从不愿意提起的,因为他是他么?沈浟摇摇头,又喝了一杯。

         “这些出自魔教教主口中或许听起来有些可笑,我以前总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复仇,冤冤相报何时了不是么?报复了又怎样呢,死去的人永远不会回来。”

         “后来,我才明白,因为是旁观者,因为没有亲身经历,因为那些死去的人和自己毫无关联,所以我们可以站在救世主的角度大言不惭。不是局中人,永远不会明白那些人的心情。有些事,明知不可为,但是,我们必须去做,谁也不可能阻止,包括自己。”

         景钰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握着沈浟的手,他知道眼前的沈浟不需要任何言语只需要一个聆听者。

         “那个银面是菁儿送我的,魔教少主,红衣银面。”沈浟自嘲地笑了笑,酒也是一杯接着一杯,可是那笑容让景钰觉得心酸。

         “我和菁儿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在众人的保护下后撤,那场混战我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染了多少血,可是最终还是寡不敌众,到最后被人活捉,点了穴,全身都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菁儿在我面前被那些畜生轮jian致死,那丫头一直看着我让我不要看。直到最后,两个双胞胎活生生的摔死在我面前,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沈浟被景钰紧紧抱在怀里,她趴在他胸口,泪流满面。“他们还未能睁开眼,看一眼他们新生的世界,菁儿尚在花季,甚至还没来得及披上嫁衣。。。”

         之后,她说了很多很多,似是要把这些年不敢与人言说的话全部倒出来,直到酒香含着沧溟岛三月的花草香溢满了整个屋子,熏得人昏昏欲睡。

         怀里的人早已沉睡,呼吸平和而悠长,她的睫毛长而浓密,脸上因为饮酒的原因带着不正常的潮红,红衣黑发,衬得她的侧脸更加妖异美艳。

         景钰一步又一步,小心翼翼地将沈浟抱到床上,像是对待稀世的珍宝,眼底的温柔令人心惊,替她掖了掖被角,将她垂在额前的黑发轻轻拨开,顿了顿,在她的额头印上一吻。

         “小浟,让我护你一世,予你一生安宁,可好?”

         愿有生之年,你我之间,只诉温暖不言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