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魔教教主篇(5)
        从十三岁那年开始,景钰他啊,就在等一个姑娘。

         可是,直到他十六岁成为景家家主,搜寻完景家所有的资料,自己还是找不到当年那个一不留意就走进自己心里的小丫头。景家人对外人都是冷心冷情的,这一点印证在他身上更是彻底。既然已经留下了痕迹,就怎么也忘不了,没办法,谁叫他天生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呢。

         他自小蛊毒缠身,每月必尝蚀骨钻心之痛。景家找了几十年也没能找到解蛊之法,甚至发布皇榜全国寻医,刚开始门庭若市到后来门可罗雀,直至无人问津。中了这种蛊毒,也只怪他的祖父卖相太好,又生性固执,招惹了不该惹的姑娘,弄得后世子孙都不能与相爱之人在一起。

         第一次见到沈浟是自己刚刚病发,身体十分虚弱,只能躺在床上,听说又有神医过来看病,他那时并不抱任何希望,只当给亲人聊以慰藉。

         沈浟师徒就那样被人迎了进来,姬无暇易容成六旬老人的样子,沈浟一身黑色锦袍,拿着把短剑,静静地站在姬无暇的身侧,如墨的头发被蓝色的锦缎高高束起,看上去是个粉雕玉琢的少年,尤其是眉间的一点朱砂更是让她不自觉吸引众人的眼光。

         用景家小四的话除了自己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大哥哥。

         可是,那时候的沈浟十分冷漠,似乎看不到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时候眼中才微微有些光彩,不是惊艳不是欣喜,而是一种终于可以放下一个包袱的轻松。

         他不明白明明从不相识,为什么这样一个少年见到自己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眼里什么都看不到却又无比的沉重。

         这个十岁的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就已然看尽了沧桑。

         她满不在意地打量了自己一下,便看向了身边姬无暇:“能解么?”清清脆脆的声音,带着点尊重和期待,可完全不是个孩子的语气。

         姬无暇把完脉,思考了片刻:“还真是断情弃爱,丫头,你还真给我找了个好玩的。”听完姬无暇的话才知道,这是个小姑娘,嗯,十分有意思的小姑娘。

         后来,应他们师徒的要求移至有温泉的郊外别庄。当时他以为是为了他的病,然而事实的真相仅仅是姬无暇想泡温泉。

         在那里,他们遭遇过一次刺杀。

         他想,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幕,那个小姑娘毫不犹豫地挡在自己身前,长剑刺入她的左肩。片刻之间,她直接运功欺身上前,他甚至能清楚的听到铁片与她肩膀血肉的摩擦声,她却只是皱了皱眉,果断将自己的短剑插入刺客的心脏。

         她养伤的期间,他问她。“姬姑娘,疼么?”她自称姓姬。

         因着自己的这句话,她似乎有点惊讶。

         “嗯,有点,不过没有你想象的那种程度。”受过的伤太多,痛感可能在那些过程中削弱了。

         她似乎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不等他开口。

         “就当我是报恩吧,不必有任何愧疚或者亏欠。总之,你不能死,可能是上辈子欠的。”

         说完,她不经意将视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上次发病被他咬了右肩,这次左肩,还真是成双成对。

         她颇为忧伤无奈,像个大人一样叹了口气,这样的表情在她十岁稚嫩的小脸上表现出来颇有几分滑稽可爱。

         趁她分神,他将玉戒塞入她的手中,她定睛一看,纠结万分,那双凤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等待着解释。

         “姬姑娘舍身救我,在下心中委实不安,这是景家信物,他日若是姑娘有难,可用它来通知景家。”这是景家给未来少夫人的信物,景家上下,必全力以赴。

         沈浟对古人的习俗倒是不太清楚,不过她觉得玉这种东西男女之间大抵都是用来定情的,但想想自己才十岁对面的人也才十三岁,虽然自己有点早熟但是十三岁的男孩应该不会想那么多。本来想询问,不过觉得自己不应该带坏小少年。

         唉,只能怪沈浟想的太少。

         她本想还给少年,不过对上少年那种万万不可推辞的眼神后没骨气的将玉戒收了起来,毕竟江湖上能得景家一诺,可谓千金难求。

         “怕经年以后,相遇不相识。不知。。。姬姑娘可有随身之物?”听完这句话,小姑娘的眉毛都快纠结在一起了,自己只能低下头,生生压抑住。

         这真的不是私定终生?不要欺负魔教boss一心练武,书读的少啊,况且她真心讨厌麻烦。

         “我觉得像我这种眉间一点朱砂,如此标志的美人江湖上寥寥无几,想必很难认错。”

         终是压抑不住,点了点头,轻轻的笑了起来。

         景钰的思绪被门外的敲门声生生给打断了。

         此时,门外的沈浟无比烦恼,更是懊悔万分。

         这间客栈本来就是魔教的一处据点,可是没想到这个据点是归分堂堂主林媚主管的。林媚在江湖上也是臭名昭著,尤其是那些青年才俊更是避之不及。林媚主要掌管的是沧溟教的女子,手下弟子虽是武功不及其他教徒,但是全教上下无人敢小看她们,因为他们的媚杀之功。

         林媚此人早年因心爱之人的背叛,心碎之后拜入魔教,成名之后更是放浪不羁,说句大白话那就是私生活相当紊乱,面首无数。武功高强,又练着媚攻一日七次郎那什么的,咳咳,更是不在话下。

         江湖上很多青年才俊都是其裙下之臣,明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那群所谓正义之士各种污帽子都往林媚头上扣,林媚对此也全不在意。

         一般情况下,林媚从不用强。可是,景钰公子实在不一般,风光霁月盛名在外的第一公子对于林媚来说自然是不能抵挡的诱惑。

         这也怪沈浟第一时间没有亮出自己教主的身份,刚刚召见完林媚就被告之景钰被下了媚毒,关键无药可解。

         【妹子,你不要大意地上吧。这么大年纪从来没吃过禁果真是不应该,况且景钰颜值爆表,浟浟妹子好好享受。景钰好感度都95点了,ooxx之后任务就完成了啊。】这种极其不要脸又猥琐的童音,自然是棉花糖那个变态。

         “享受你妹。”现在只希望景钰还没有洗澡,那个□□名叫“鸳鸯浴”通过水慢慢进入人的身体,林媚吩咐在景钰的洗澡水里添加了,只要景钰没有沐浴,便不会中鸳鸯浴的毒。

         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沈浟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此时,景钰正穿着白色的里衣,长发披散开来,因为刚刚沐浴过,湿湿的,少许还滴着水滴。

         沈浟带着焦躁,大步跨入屋内,景钰不知缘由,随后关上了房门。

         “你刚刚沐浴过。”不是疑问,只是陈述事实,语气恹恹的。

         “怎么了,我。。。?”

         “棉花糖,你能抽离我本人,暂时留下复制体吧?”没等景钰说完,沈浟就已经认命,脑内和系统沟通着。

         【可以是可以,妹子你真不考虑亲身体会?】棉花糖似乎觉得十分可惜。

         “去屎。”

         因为沈浟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景钰的眼神带着不解和疑惑,沈浟有些难以启口,不敢对上景钰的眼神。“啊?你说什么,不管其他。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那个,你。。。可能中了鸳鸯浴。”鸳鸯浴在江湖上众所周知是魔教独创秘药,作为听风楼主不可能不了解。

         沈浟说完立马拿起桌上的茶,有些口干舌燥,灌了一口又继续装作埋头喝茶,完全不敢看景钰。

         半天没有听到景钰的回答,室内一片静谧,沈浟心里的心虚和愧疚越来越多。她偷偷打量着景钰,他坐在桌边左手衬着额头,看不见他平常精致的脸,只是低着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周身泛着浓浓的失落和哀伤。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十分了解景钰,他绝对是个风清月朗般的谦谦君子,有着自己的骄傲。现在,给了他这般难堪,沈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都怪我治下无方。。。”沈浟停顿了片刻,接下来的话实在是令人羞耻,她的脸不争气的红透了,两人在一起仿佛被下丨春丨药的是她。

         “你不嫌弃的话,要不我给你当解药?”虽然知道景钰喜欢自己,可是这个人应该不想被强迫,不知道有没有伤人自尊,心里把林媚骂了个百八十遍。

         “只是因为你要弥补部下的过错么?”因为沈浟的那句话似乎让景钰受到了伤害,语气中也带着几分自嘲。

         沈浟是在不忍他这副自轻的样子,连忙否认:“不是,绝对不是。我喜欢你,绝对会负责的,真的!”沈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变成了这种情况,貌似吃亏的是自己吧,该死的林媚。林媚继续躺枪。

         沈浟看着景钰殷红的嘴唇,漂亮光洁的脖颈,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感觉体内有些燥热,不是景钰中了春药么?怎么反倒是自己快抑制不住了。

         沈浟看着景钰额间沁出细密的汗珠,慢慢滴落到景钰白皙的锁骨中间,又滑到景钰微敞开的胸口,自己又不自觉的吐了吐口水,难道这个人是*丨春丨药?不对啊,自己明明是丨禁丨欲丨系的。

         “其实。。。”景钰还想说着什么,突然沈浟懊恼地用手拎了拎眉心。

         “该死的,这茶也有问题。”随后无奈地看向景钰:“这下只能互为解药了。”

         她将景钰扶起,两人接触的那一刹那,酥酥麻麻触电一般的感觉从沈浟的手臂上蔓延到全身,沈浟真怕自己兽性大发立马将景钰扑倒,只能再次催动内功压制。

         “那,我们到床上去吧。”说完这句话,沈浟简直无地自容,深深感觉自己像是勾引良家少女的登徒浪子。

         两人费力的到了床边,沈浟的脸开始泛着薄红,眼神开始有点迷离带着迷茫和慵懒。她开始有些无意识地散发自己妩媚妖娆的风采,双手也攀附到景钰的身上。

         “小浟。。。不后悔?就算。。。”景钰声音带着明显的*,低迷而喑哑,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不后悔。。。阿钰,我。。。要你。”没说完的话被沈浟急急打断,她主动地吻上了景钰的双唇。

         这样的沈浟根本无法让人拒绝,反身将沈浟压在身下,托起沈浟的下巴,吻了上去,吻的十分轻柔,群舌相缠之间,慢慢的解开了沈浟的腰带。看着身下意识有些模糊的沈浟,这个人是自己最爱的女子,务必,珍之,重之,怜之,爱之,护她一生,守她一世。

         【哟哟哟,说好的复制体呢。。。】棉花糖的幸灾乐祸已经陷入丨情丨欲的沈浟怕是不可能听见了。

         我们只能看到一大片河蟹爬了过来。。。